西藏,焚燒的雪域: 中共統治下的藏民族

西藏,焚燒的雪域: 中共統治下的藏民族

定價 $233.00 $0.00 單價
作者  : 茨仁夏加
出版社 : 左岸文化
出版日期: 2022-03

 


分享產品


西藏正式成為「中國不可分割之一部分」,始於1951年的《十七條協議》。
二十世紀上半葉,西藏政府一直擁有充分的內政與外交自由。

中國共產黨人相信現代中國的領土疆界止於喜馬拉雅山腳下;
受到中國民族主義的號召,他們決心不計一切代價取得勝利。


  1959年初,康巴地區對中共的反抗運動已經蔓延至整個西藏。面對北京的壓力,西藏噶廈政府戒慎恐懼、步步為營,卻無力處理眼下發生的危機。3月10日是二十五歲的達賴喇嘛預定前往人民解放軍西藏軍區觀看文工團表演的日子,然而「謠言像冰雹一樣落下來了」,拉薩民眾確信他將被中共挾持至北京。該日清晨,成千上萬的群眾為了保護他,包圍夏宮羅布林卡,最後演變為大規模起義,要求中國共產黨離開西藏。一周後,達賴喇嘛與官員倉皇逃離夏宮,開啟了他在印度六十餘年的流亡生涯。

  這場起義不但引起解放軍對拉薩的血洗鎮壓,也讓西藏人民的精神領袖從此遠離故土,無神論的共產主義者卻依然橫行於聖域。中共在八年前簽定的《十七條協議》中承諾:「和平解放」西藏後,「現行政治制度,中央不予變更」,「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然而,中共一旦進入西藏,就開始破壞協議內容,先是成立並行的政府機構,再來強制推行「民主改革」,其目標仍然是將西藏整合為中國行政架構的一部分。中共不但不能與西藏統治精英達成共識,其作為也受到眾多普通民眾的敵視。

  歷史學家茨仁夏加身為流亡藏人,卻堅持以不偏不倚的態度完成這部西藏現代史的里程碑著作。他廣泛收羅浩繁的第一手史料,將其化為簡明清晰的敘事。本書先詳盡地刻畫中共入侵西藏的始末,呈現出西藏政府在冷戰與去殖民化運動中,雖試圖爭取國際盟友支持,但最終孤立無援的處境。其次敘述了達賴喇嘛出走印度之後中印藏三邊關係的發展,以及中國共產黨在西藏所推行的各項政治運動。最後則介紹了1980年代後西藏問題的發展,包括中共和達蘭薩拉流亡政府之間的交涉。

推薦人

  李江琳(作家、歷史學家,專研中共黨史與當代西藏史)

各界好評

  茨仁夏加教授的《西藏,焚燒的雪域》是按照當代史學規範,對當代西藏史全面搜集資料,冷靜分析研究,平衡地敘述評論的一部著作,在西藏歷史學上具有里程碑的意義。……。藏人要傳承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認同,有藏人自己的自我意識,為此,藏人的後代要瞭解和記住,這條坎坷的道路是怎樣走過來的。茨仁夏加教授的這部著作,是瞭解現代西藏歷史的必讀書。──李江琳(作家、歷史學家,專研中共黨史與當代西藏史)

  從任何標準來看,《西藏,焚燒的雪域》都是戈爾斯坦《西藏現代史:喇嘛王國的覆滅(一九一三至一九五一)》夠格的續篇……對於中共掌控下的西藏,《西藏,焚燒的雪域》是一部我們目前所擁有的最公正、也最具見識的歷史敘事。—Dawa Norbu,印度賈瓦哈拉爾.尼赫魯大學中亞研究教授

  作者的主要長處在於,可以從不同的角度,仔細分析幾個外國政府對西藏問題互為衝突的回應……確實,他提供的證據顯示,西藏人民的志業或許終將勝利,因為正義與寬容永遠會比憎厭與壓迫走得更遠。—Kevin Garratt,澳洲執業律師、獨立學者,曾多年於達蘭薩拉「西藏作品與檔案圖書館」從事研究

  本書不帶怨惱地呈現了,印度在英美的期許下,仍然無法成功履行捍衛西藏利益的角色。一九五○年代初的韓戰讓世人從西藏被併吞一事中轉開視線。—《今日印度》

  徹底且公正的,茨仁夏加闡明了一個其複雜現實經常為人忽略的國家,這個狀況甚至在那些西方最為關心西藏事務的倡議者間也同樣如此。—《出版者周刊》

  《西藏,焚燒的雪域》極有可能在一兩個世代內成為西藏現代史的權威定本……作者在剖析關鍵事件時尤為出色,像是導致達賴喇嘛出走的那場令人困惑的起義。他也有能力將西藏文革的混亂梳理為由兩支左翼黨派鬥爭構成的清晰線索,在令人讚嘆的細節中解釋這場事件,並展現對中國政治的敏銳洞察。同樣的技能也出現在他對達賴喇嘛與北京在一九八○年代秘密談判的詳盡敘述之中。—《紐約時報書評》

  *本書初版為《龍在雪域:一九四七年後的西藏》
  *新版內容經過重新編修,並收錄新推薦序,增加年表與藏文以外專有名詞對照表

作者簡介

茨仁夏加(Tsering Shakya)


  1959年生於拉薩。父親是一所私立藏語學校的校長,不幸在他小時候過世。文化大革命橫掃西藏後,他的家庭四分五裂,大哥大姐堅定支持左傾路線,二哥卻因為反對文革而下監服刑。1967年,母親帶著么兒夏加與二姐離開西藏,前往尼泊爾。夏加接著在北印度的小鎮慕蘇里上學。1973年他贏得獎學金前往英國讀書,之後以優異的成績得到倫敦亞非學院的社會人類學與南亞史學士學位,2004年再於同校取得藏學博士學位。目前為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亞洲研究中心的國家級講座教授。

  除本書外,合著有《雪山下的火焰》(前衛出版社),編有Song of the Snow Lion: New Writings from Tibet、Seeing Lhasa: British Depictions of the Tibetan Capital: 1936-1947等書。

譯者簡介

謝惟敏


  台灣花蓮人。台大歷史學士,多倫多大學歷史碩士。現旅英從事翻譯工作。另譯有《遮蔽的圖伯特》。

作者:茨仁夏加
譯者:謝惟敏
出版社:左岸文化
出版日期:2022-03
ISBN:9786269564620
頁數:608
規格:17 x 23 x 3.7 cm
  

推薦序 站在現代世界的門檻上李江琳
前言
第一章 暴風雨前的寧靜
第二章 中共入侵
第三章 西藏向聯合國請願
第四章 恓惶的共存
第五章 嫌隙
第六章 起義
第七章 達賴喇嘛遠走印度
第八章 國際的反應與西藏在聯合國
第九章 改革與鎮壓
第十章 喜馬拉雅之戰
第十一章 西藏向社會主義過渡
第十二章 文化大革命
第十三章 來日再革命?
第十四章 通往新西藏的路
第十五章 跋語
附錄一 《十七條協議全文》
附錄二 藏文專有名詞對照表
附錄三 非藏文專有名詞對照表
附錄四 西藏大事年表(一九四七年以後)
注釋
參考文獻

推薦序

站在現代世界的門檻上
◎李江琳(作家、歷史學家,專研中共黨史與當代西藏史)

  茨仁夏加教授的《西藏,焚燒的雪域》是按照當代史學規範,對當代西藏史全面搜集資料,冷靜分析研究,平衡地敘述評論的一部著作,在西藏歷史學上具有里程碑的意義。

  人們常說,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又說,歷史就像一個小姑娘,任人打扮。當代歷史學界卻不這樣認為。確實,任何歷史都是當代史的說法有一定的道理,它說明當代人的所有思想觀點都不可避免地受到歷史認知的影響,所以強權都要極力壟斷歷史敘述的話語權,而當代史學則把擺脫強權束縛視為自身作為一門人文學科之根本。為此當代史學界形成了自身的規範,對歷史學家的研究和著作提出了一些標準和要求,主要是資料的可靠性和分析的客觀性。正是在這個意義上,茨仁夏加教授拿出了一部優秀的史學作品。

  茨仁夏加教授這部著作講述的歷史從一九四七年開始。選擇這個起始點,因為那是印度獨立的年份。兩年後中共贏得內戰,奪取政權。印度和中國,歷史上就是西藏一南一北兩大強鄰。在此之前,英帝國和沙俄帝國曾經和這兩大強鄰一起在這一帶展開「大博弈」,爭奪對這一帶地區的影響力。西藏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自然地理條件來維持傳統,得以在很長的時間裡拒世界風雲於高原之外。直到十九世紀末,西藏仍然延續著自己獨特的制度和文化。然而,從一九四七年開始,南北兩大強鄰相繼發生巨大變革,位於其間的西藏再也不能無視外部世界的變化,被迫面對現代世界的風雲變幻。茨仁夏加教授的講述,就從西藏站到了現代世界的門檻上開始。

  此後半個世紀的歷史,對藏人來說,是極其慘烈和痛苦的經歷。在涉及印度、中共、國民黨政府、美國等各方的一系列事件中,被迫應對世事巨變的西藏政府極端缺乏國際政治經驗,缺乏現代政治、經濟、外交和內政人才。藏民族歷經艱難,受盡困苦,處於死地求生的境地。把這半個世紀的浩瀚史料收集起來,加以分析,合理地編排,清晰客觀地敘述,需要史學家的精深造詣。我讀茨仁夏加教授對這段歷史的客觀陳述,常常會想到,從這半個世紀藏民族的遭遇中可以得到什麼樣的經驗教訓?雖然歷史不能假設,後來人卻永遠需要從歷史中學習和提高。我覺得,歷史的教訓可以分兩大部分。

  對外,要瞭解你的對手,看清你的對手,永遠不要上中共統戰策略的當。這半個世紀裡,藏人深受中共統戰之苦。中共是建立在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基礎上的政治集團,它有明確的政治綱領,那就是通過階級鬥爭來改造社會,為此無論造成多少殺戮和苦難都是理所當然的,使用任何手段和策略也都是應該的。共產黨的理論認為,道德是階級社會的上層建築,不同階級各有各的道德,世上不存在人類共同的超階級道德倫理。根據這一理論,搞階級鬥爭就談不上講道德,不僅可以欺騙,而且作為一種策略,欺騙對手是應該的,因此,中共的統戰政策實質上就是最大的系統性欺騙。統戰的要義是策略的階段性,分化敵人,在一定階段內聯合次要敵人來打擊主要敵人。打敗了主要敵人以後,在次要敵人中選擇新的主要敵人而打擊之,最終目標是消滅所有的敵人。統戰手段其實並不複雜,無非花言巧語加名利誘惑。在中共的理論中,他們並不諱言這種一個階段一個階段地分別消滅所有敵人的謀畫。藉助龐大的統戰系統,中共把每個「統戰對象」研究得十分透徹,找到了每個人的弱點,軟硬兼施,精準攻擊人性中最薄弱的地方。

  對內,藏人要瞭解自己,看清自己,要致力於團結。回頭看歷史,當藏民族面對現代政治疾風暴雨的時候,也是藏民族十分困難的時候,但是由於長期自我封閉於世界風雲之外,藏人缺少政治經驗。在很多至關緊要的歷史關頭,藏人往往受歷史延續下來的內部矛盾影響,無法達成一致而形成統一的力量。茨仁夏加教授多次說到,面臨危局,藏人內部「離心離德」。在真正的千年未有之變局面前,內部的分歧,缺乏共識和大局觀念,非常不利於處於弱勢的民族。藏人必須看到,人性中最容易出現的弱點是面對複雜困難局面的時候,一廂情願地傾向於自己希望看到的東西,而那些一廂情願的良好願望所看到的往往只是幻象。

  所幸的是,達賴喇嘛尊者從年輕時就認識到,藏民族必須走出前現代,跨過這道門檻,走向現代化。達賴喇嘛尊者主張藏民族要改革舊的政治體制,他是藏民族的改革派。他又是一個願意學習,善於學習的人。在走向流亡之後,藏人出於對嘉瓦仁波切的崇敬和服膺,擁抱現代化,成為二十世紀世界政治流亡群體中最為團結、和平、善良、組織良好的流亡社區,廣受世界的尊重。

  同時也要看到,在西藏境內,經過中共六十多年的政治宣傳和教育,沒有經歷過苦難歷史的一些年輕人,被中共革命理論的烏托邦幻象所吸引,中共則利用這些人作為統戰力量來達到他們管治西藏的目的。中共在西藏壓制藏人語言文化,在限制宗教的同時推出「藏傳佛教中國化」,提倡跨民族通婚,以文化交流為名來促進民族同化。漢化藏人是中共永久占領和改造西藏的唯一途徑。而為了防止境內外藏人民眾瞭解達賴喇嘛尊者的思想和對未來西藏的願景,中共千方百計割斷境內外藏人之間的連繫,以便對境內藏人實行思想封鎖。

  藏人在這被占領被統治的困難時期,既要汲取歷史教訓,走向現代化,又要保持藏文化,做到「亡國不滅種」,這需要藏民族的每一個成員有明確而強烈的自我意識和民族認同。達賴喇嘛尊者流亡六十年,他一步一步地帶領藏人走進現代化。他用幾十年時間使流亡藏人社會實現了政治民主化,結束了僧侶和貴族統治的傳統。他實現了流亡藏人的教育現代化,流亡藏人開始了人才輩出的時代。他把科學對話帶進了佛教僧院,在藏傳佛教寺院裡建立了現代科學教育和考試的制度。他強調藏民族的長遠生存依賴於科學教育,依賴於現代化。同時,他強調藏人要繼續弘揚佛法,繼承佛教傳統,興盛藏語言文字和文學藝術。

  長遠而言,藏文明不滅,就是藏民族的勝利。說到底,藏人的未來,取決於藏人自己。中共關於社會發展必然規律的說法,已經被證明是荒謬虛幻的,是站不住腳的。中共宣傳的藏人只有走中國的社會主義道路才能實現現代化,根本就是謊言。藏人有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選擇自己的現代化道路的權力和能力。藏人要傳承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認同,有藏人自己的自我意識,為此,藏人的後代要瞭解和記住,這條坎坷的道路是怎樣走過來的。茨仁夏加教授的這部著作,是瞭解現代西藏歷史的必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