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洲國的實相與幻象

滿洲國的實相與幻象

定價 $150.00 $0.00 單價
作者  : 山室信一
譯者  : 林琪禎, 沈玉慧, 黃耀進, 徐浤馨
出版社 : 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 2016/05/05

 


分享產品

傀儡國家? 偽滿政權?
在傳統國共史觀中,
滿洲國是受日本關東軍扶持之政權,以奪取中國利益,已是一種定見。


王道樂土?民族協和?
但對於日本人而言,無論在科學上、良心上,
滿洲國都是果敢地往理想邁進、十分獨特的近代國家建設。

日本左翼學者筆中的滿洲帝國,理想與現實衝撞下的愛恨情仇。

◎日本爭奪滿蒙之目的是為了與勁敵美國展開「世界最終戰」?
◎王道樂土、五族協和等建國理想均是日本創造出來的美好幻象?
◎在溥儀執政的風光表象下,關東軍的獨裁與歧視政策才是滿洲國的真面目?
◎滿洲國其實並非「日本唯一之活路」,而是日本帝國崩潰的最終因素?


「日本這個國家並未舉辦滿洲國的葬禮,就像偷吃東西後,卻又抹乾嘴巴般裝作不知道。」
——日本漢學家 |竹內好
「無論如何,滿洲國的一生,在中國東北這片大地上吸取無窮的養分,並不時轉變其形貌,與東北大地這個母體同生共死。希臘神話之中的奇美拉,正是口中噴著火焰,焚毀大地,掠奪家畜而去的怪物。」
——本書作者 | 山室信一

在華人世界裡,滿洲國無疑是被歷史遺忘的角落、被政治掩蓋的議題。這個近代日本所創設出來的「幻造國家」,原本應是某種烏托邦理想,卻以最慘烈的現實之姿誕生;它打著王道樂土與五族協和的大旗,但不可否認它是關東軍主控下的傀儡國家;它是與西洋文明相逢的最前線,但這個石原莞爾所謂的「日本唯一之活路」最終卻隨著帝國日本一同幻滅。

滿洲國,是絕非用「偽政權」這樣的簡化思考就可輕易定位的存在。它是日本與中蘇等鄰國關係下的產物,應該將之當作世界或東亞近代史的一環來思考。滿洲國也和二十世紀的各種議題,如戰爭、革命、壓迫與解放等問題環環相扣。從這個角度思考滿洲國的問題,就等於探討了二十世紀這個時代的問題。

糾纏的日滿關係是理解滿洲國的關鍵,日本學者山室信一從日本觀點,深入探究了滿洲國與日本的關係以及滿洲國建國的來龍去脈。對於山室而言,滿洲國就像是隻擁有獅頭(關東軍)、羊身(日本天皇)與蛇尾(中國皇帝)的幻獸(奇美拉),此政權確實是以關東軍為首之傀儡國,目的在於掌控日本於滿蒙之利權。但從「善意的惡政」此論點出發,我們也能看到,滿洲國得以建立並非僅靠關東軍,眾多抱持復辟、保境安民理想的東北要人,與抱持興亞主義、民族協和、王道樂土理念的在滿日人,以及期望改革日本的日本知識分子,基於各自的考量,對滿洲建國也紛紛展現出樂觀其成的態度。

然而,滿洲國的美好幻象,經由自我民族中心主義的日本人所實踐之成果,卻成為了令人畏懼的「沒有國民的軍營國家」,以致興起「反滿抗日」浪潮,而原本冀望滿洲成為「唯一之活路」的日本帝國,也在「日滿一體化」的實相惡果下,雙雙於一九四五年走向滅亡。 

作者簡介

山室信一

  日本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教授,研究領域為近代日本政治史、法政思想史。除《滿洲國的實相與幻象》外,亦著有《法制官僚的時代——國家的設計與知識的歷程》(一九八四年每日出版文化獎)、《作為思想課題的亞洲——基軸.連鎖.投企》(二○○一年亞洲太平洋特別獎)、《憲法九條的思想脈絡》(二○○八年司馬遼太郎獎)、《日俄戰爭的世紀——從連鎖視點所見的日本與世界》等書。

譯者簡介

林琪禎

  一橋大學大學院言語社會研究科博士(學術),曾任出版社外稿譯者多年,現為和春技術學院應用外語系專任助理教授,文藻外語大學日本語文系兼任助理教授,內容力有限公司內容流通總監。著有《帝国日本の教育総力戦:植民地の「国民学校」制度と初等義務教育政策の研究》(國立台灣大學出版中心,日本學研究叢書18)。

沈玉慧

  九州大學人文科學府東洋史講座博士、同人文科學研究院專門研究員。譯有中島樂章〈十七世紀初九州中部海港與閩南海商網絡:肥後地域之明人墓與唐人町〉等。內容力有限公司特約譯者。

黃耀進

  曾任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研究員,現為日本一橋大學大學院言語社會研究科博士候選人,內容力有限公司內容製作總監。譯有《東京日和》、《寫真的思考:攝影的存在意義》、《活著回來的男人:一個普通日本兵的二戰及戰後生命史》、《亂世的犧牲者:重探川島芳子的悲劇一生》等書。

徐浤馨

  日本國立北海道大學法學博士。曾任政大國關中心博士後研究、淡江大學亞洲研究所助理教授。現為真理大學應用日語系兼任助理教授、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員、內容力有限公司代表。 

作者:山室信一
譯者:林琪禎, 沈玉慧, 黃耀進, 徐浤馨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6/05/05
ISBN:9789865842864
頁數:400
規格:17 x 22 x 2 cm
 

目次

序章_重讀滿洲國

滿州國的影子

傀儡國家——滿洲國

理想國家——滿洲國

「奇美拉」——異質勘合的滿洲國家


第一章_日本唯一之活路——關東軍「佔領滿蒙論」的興起

滿蒙——難解之結

展開佔領滿蒙計劃

自給自足圈的形成與國家改造

朝鮮統治與阻斷赤化

對蘇戰略據點

日美戰爭與世界最終戰論

佔領滿蒙的正當依據


第二章_建造滿蒙各民族之樂土——摸索新國家的建設工作與建國理念

轉而建設獨立國家

省政府獨立工作與石原的轉變

於沖漢與保境安民及不養兵主義

滿洲青年聯盟與民族和諧

大雄峯會與興亞的大浪潮

橘樸與自治的王道


第三章_欲為世界政治之模範——道義立國的大旗與滿州國政治的形成

賦予建國的動機和道義協助

順天安民與五族共和的王道樂土

龍歸故里——一場復辟大夢

執政是由全體人民推舉

政府形式和統治實態的乖離

滿洲國政治的四個關鍵概念


第四章_經邦之長策為與日本帝國協力同心——王道樂土的挫折與日滿一體化的過程

曇花一現的夢想——逐利終日

王道主義的退卻——凍結的建國理念

荊棘之道——滿洲國承認與鄭孝胥

菊與蘭——帝制滿洲國與天皇制的輸入

日滿一體的悖論——統治權力間的相剋

蛻化移形——奇美拉的變身

死生存亡,斷弗分攜——日本洲國的命運


終章_奇美拉的實相與幻象

滿洲國的雙面性——民族的協和與反目

安居樂業——凜雪如刀

王道國家——沒有國民的軍營國家

奇美拉的死滅


後記


補章_滿洲與滿洲國的歷史意義究竟為何?


增補版後記


史料與參考文獻 

序章 重讀滿洲國

滿洲國的影子

過去,曾經有個國家叫作滿洲國。

這個叫作滿洲國的國家,於一九三二年三月一日突如其來地出現在中國東北,一九四五年八月一日隨著皇帝溥儀的退位而曇花一現地走入歷史。滿洲國的生命僅有短短的十三年五個月。



  不過,對於生活在當地的日本人而言,滿洲國的結束,恐怕才是真正體會到何謂滿洲國生活的開始吧——他們面臨著蘇聯軍的入侵,以及漫長的返鄉路,或者是被送到西伯利亞拘留的命運,徘徊在生死之間的悽慘苦難,絕非三言兩語所能道盡。滿洲國到底是什麼?滿洲國對其自身而言又代表了什麼?這些問題不停地徘徊在他們的腦海裡,並幻化成對滿洲國的各種想像。這些在滿日人記憶中對滿洲國的各種片段的記憶,鑲嵌在大量的日記和回憶錄裡,也成了我們得以窺知其神秘面紗的線索。



到了如今,數倍於滿洲國存在時間的歲月已然流逝,而對大多數日本國民而言,滿洲國已經成了單純的歷史名詞,不再帶有任何想像。



確實,半世紀的歲月,對於將體驗轉成記憶,再將記憶化為歷史,已經是段十分足夠的時間。時間長到能夠將嚐遍辛酸的體驗醇化成鄉愁,甚至就連滔天的罪業也如白日夢般地受到遺忘。生活在日本的日本人,就算試圖刻意遺忘,將滿洲國封印在記憶之中,但滿洲國留下來的傷痕,以及殘留在中國的孤兒、婦人問題,即使終將被日本人對常識的無知所埋沒,但如今依舊存在於那片土地上。滿洲國雖然消失了,然而對於在那片大地上生活的人們來說,滿洲國所留下來的傷痕,恐怕仍然在隱隱作痛,難以消散。



話說回來,這些傷痕絕對不是只在日本人身上才有。對於生活在滿洲國上的中國人及朝鮮人來說,這些傷痕的印記更為深重。這些中國人和朝鮮人,戰後被當成反滿抗日的「匪徒」,遭到人民的「討伐」,或者在戰前被東亞勸業、滿洲拓殖公社奪走安身立命的土地。只要是曾經參與過滿洲國相關活動而被認定為親日派的人們,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大多會受到同胞們的迫害和清算。對這些人而言,滿洲國的陰影恐怕終生揮之不去。再加上,在日本及滿洲國的開拓移民政策下,半強迫地遷居滿洲國的朝鮮半島人中,不少人受到關東軍的勞役動員,並在戰後被拘留在西伯利亞。其中不少人在滿洲國滅亡後,想要回到日本故土,卻因為經濟能力有限被迫留在異地,徒然對著鄉愁嘆息。



滿洲國的影子如今仍然活在時空的軌跡裡。舉一個十分老套的說法——就算日本人早已忘了滿洲國,滿洲國卻永遠不可能忘了日本人。



傀儡國家——滿洲國

如今,從未聽過滿洲國的人已經愈來愈多,但滿洲國所帶來的傷痕,至今仍然像芒刺般如實地扎在日本、中國、朝鮮以及相關的其他民族的記憶上,伴隨著那些永不間斷的疼痛。



半個世紀的時間,對於生長於同一個時代,卻不曾聽過滿洲國的人們來說,要忽略這段歷史是綽綽有餘;但對於那個時代生活在當地的人們而言,要遺忘這段過去卻又過於短暫。再加上,歷史對於滿洲國的評價,人工斧鑿的痕跡過於明顯,因此到目前為止,仍然未有一個定論。



當然,若查閱中國的字典或歷史辭典,關於滿洲國的定位大概都定案了。例如,滿洲國是一九三一年九月發動滿洲事變的關東軍,在中國東北部的佔領區,以清朝最後一個皇帝溥儀為執政(一九三四年即位為皇帝)所成立的國家。國防、政治的實權皆操縱在關東軍手裡,為日本侵略大陸的軍事經濟基地,一九四五年,隨著日本的戰敗而瓦解。這樣的說明,幾乎已經成為一個定論了。當然,還有不少的書籍將滿洲國直接定位為日本或者是關東軍的傀儡國家。



另一方面,中國的歷史書及辭典之中,對於滿洲國的解釋如下——滿洲國是日本帝國主義武力侵略東三省後所扶植的傀儡政權。依照《日滿議定書》所規定,中國東北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一切大權皆掌控於日本帝國主義手中,等於是日本侵略中國的殖民地基地。一九四五年,滿洲國在中國人民抗日勝利之後瓦解。此外,為了強調滿洲國的傀儡性及反人民性,中國習慣以「偽滿洲國」或「偽滿」稱之,對滿洲國的組織、官職、法令等也多以「偽國務院」、「偽立法院」、「偽《政府組織法》」加以記載。不只限於中國本土,在中華民國(臺灣)出版的書籍也相同。



  前述為當事者的國家對於滿洲國的解釋,在英語圈的記載中也雷同。「Manchukkuo」(Manchoukuo)——日本於一九三二年於中國東北所建立的傀儡國家(puppet state)。溥儀雖為名義上的統治者,但所有實權都由日本的軍人、官吏、顧問所掌控。滿洲國的成立,等於宣告了日本在長達半世紀面對中國及俄羅斯(蘇聯)在滿洲(Manchuria)大地的競逐中,獲得最終的成功。但即使滿洲國獲得多數國家承認,其本質仍是傀儡國家,隨著二次大戰後日本的投降而瓦解——大多數英語書籍,也是如此記載。



  姑且不論由誰主導或統治方式等政體上的問題,若說這種具有獨立國家形式、但其政府卻不是為了自身國民的利益而運作的政體為傀儡國家的話,那麼稱呼滿洲國為傀儡國家,或者說滿洲國是個採取國家型態的殖民地,這類的說法應不為過。尤其是對於被無情地奪走畢生財產,並飽受折難的當地人民而言,無論這個國家的建國理念是多麼輝煌壯麗,只要人民的生命財產受到威脅或剝奪,那麼這個國家的正當性就不存在。



  當然,即使稱之為魁儡國家,其型態跟實際狀況還是有所差異,因此對於滿洲國的傀儡性質,恐怕也會有許多不同程度的認定。但是,當看到中國長春市偽滿皇宮博物院、哈爾濱市東北烈士紀念館、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罪證陳列館、撫順市平頂山慘案遺址紀念館中所陳列的各種令人鼻酸的資料和照片時,我想就連對於日本人而言過於刺耳的偽國家、傀儡國家的說法和概念,也都無法如實詮釋出滿洲國的真實面貌吧。



  此外,一九三九年起發動的北方振興計劃,有人認為犧牲者恐怕高達上百萬人,東北境內散落在各地的萬人塚,以及傳聞之中燃燒人體以煉取脂肪的煉人爐的存在等,都是屬於滿洲國的黑暗歷史。雖說這些黑暗的歷史仍然需要接受近一步的探討與檢視,但可以確定的是,在滿洲國的一般監獄以及矯正輔導機構中的收容人,最後大多難逃死亡的命運,更何況這些執法組織中所監禁的人民,大多未經法律程序就遭到任意地強行逮捕。思考至此,與其說滿洲國是個傀儡國家,不如說是類似奧斯威辛集中營式的牢獄國家。每當我面對這種油然而生的感觸,都會感到不寒而慄。



理想國家——滿洲國

  另一方面,在一九四五年之後,也一直存在著認為滿洲國絕不只是個單純的傀儡國家或殖民地國家的看法。此派論述大多認為滿洲國是為了排除歐美的帝國主義支配,在亞洲打造一個理想國家的運動,也就是一種烏托邦理想的實現。



  日本文藝評論家林房雄指出,「在這個短命國家的背後,存在著西洋諸國對亞洲侵略二百年的漫長歷史。明治維新是亞洲首次成功抵抗西方侵略的作為,滿洲國則是在這個抵抗精神上的延續。將滿洲國定位為傀儡國家,是不見容於亞洲歷史的結論。在世界史的發展歷程上,滿洲國仍然是個延續性的課題。」(《滿洲國史,總論》,滿洲國史編纂刊行會編)林房雄認為,滿洲國的評價,在百年後自然會獲得平反。另外,曾任滿洲國總務廳次長、戰後當上首相的岸信介,也曾經回想道:「民族協和、王道樂土的理想十分耀眼,無論在科學上、良心上,滿洲國都果敢地往理想邁進。滿洲國確實是種十分獨特的近代國家建設。直接參與這場建設的人,不只懷抱著滿腔希望跟熱情,還獲得了日滿兩國國民強烈的支持,連印度聖人甘地都從遠方聲援。當時,滿洲國是東亞的希望。」(《嗚呼滿洲》,滿洲國史編纂刊行會編)滿洲國將要瓦解前夕,同樣任職總務廳次長的古海忠之則確信,「滿洲國的建國過程,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嘗試。在歷史上這個侵略及殖民地化萬能的時代,試圖在滿洲這片土地上成立一個理想國家的嘗試,是日本民族的驕傲,當時的日本青年,不計名利只為理想努力邁進的過程,更是日本青年的驕傲。」(〈滿洲國的夢不會消逝〉,《頓挫的滿洲國》)認為滿洲國的建國理想將隨著歷史的發展而益發光輝,並永世流傳。推動滿洲國建國的關東軍參謀片倉衷認為,滿洲國所揭櫫的王道樂土及民族協和的理念是人道主義的昇華,「是東亞邁向安定的基石,也是理念的開花結果」(《滿洲國的回想》)。曾任總務長官的星野直樹則對滿洲國讚賞道:「不只居於指導者地位的日本人,滿洲國將廣泛團結東亞諸民族的力量進行開發及發展,並將其福澤與各民族廣泛地分享,以創造出一個全新的安樂天地。」(《未竟的夢—滿洲國外史 —》)。星野還在回憶滿洲國的文章中以「二十世紀的亞特蘭提斯」(《嗚呼滿洲》)為題。亞特蘭提斯是記錄在柏拉圖的對話錄《克里特阿斯》(Critias)和《提邁奧斯》(Timaeus)中,一個位於直布羅陀海峽上的西方遠古理想社會。雖然星野並無交代本身在文章中對於為何以「二十世紀的亞特蘭提斯」比喻滿洲國,因此無法得知其根據。位於海峽對岸的亞特蘭提斯,具有嚴謹的都市計劃及強大軍事力量的城市,原本正打算稱霸歐亞大陸,卻在面臨雅典人反攻的前夕,被突如其來的地震及洪水所淹沒——這個虛幻的偉大國度,似乎正與滿洲國的某些形象不謀而合。然而,滿洲國真的會像夢幻的王國亞特蘭提斯般化成千古的傳說嗎?甚至是在英國哲學家法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鳥托邦故事《新亞特蘭提斯》(New Atlantis)中的描述中重生,並在歷史上佔有一席之地嗎?



  就算無法與相關著作超過二萬冊的亞特蘭提斯傳說相比,但仍有不少書籍持續在描繪理想國家滿洲國的形象。其中有一半的理由,恐怕是因為滿洲國瓦解後的體驗大多太過於悲慘及辛酸,基於不希望這種勞苦白費,而產生的一種對消失的國家產生寄託的心理補償作用。



  不過,主張以諸民族共存共榮為理想的滿洲國,與其他殖民地在本質上有所不同,絕不只前述這些站在指導者立場的人的主張。比如以縣參事官或合作社員身分與當地人民直接接觸的日本人,或者來自日本的移民及滿蒙開拓青少年義勇隊等,這些與滿洲國的形成或運作有關的人事物,對於滿洲國本身或多或少都在主張和情感上有某種程度的共識吧。既然如此,對於高喊理想國家的聲音,我們也應靜下來傾聽,並深入探討這些人賭上生命的理想國度究竟為何?滿洲國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國家?對於這些問題,我想不只是日本人,就連中國人也應不斷努力去理解,難道不是嗎?



  在戰後的部分研究也指出,對於滿洲國,不應偏重於其侵略的一面,也應對於其在建設方面給予正面評價。此外,在滿洲國的短暫歷史中,對中國東北的近代化帶來不少貢獻的「滿洲國遺產」,比如產業的開發、振興、教育的普及、交通的發達、行政的整備等,不只值得評價,其在民族協和的指導理念下所執行的政治及行政體系,在如今看來不僅可供檢視,其方法中所具有的「未來實驗」的意義,對於將來不同民族之間的合作也提供了可能性。這些主張雖然都有其提出的角度及理由,但究竟是否是妥當的說法呢?



  如上所述,從理想國家論開始,到滿洲國的遺產論,這些著重於滿洲國正面意義的論調,聽在他國人耳中會產生怎樣的反應?而我們日本人又應用何種角度去接受這類論點?在這些為滿洲國「翻案」的論述散播之際,我們也應認識到,滿洲國的問題並非一個已經過時的課題,反而具有與現今的時代脈絡息息相關的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