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小舌尖時時救我
她的小舌尖時時救我

她的小舌尖時時救我

定價 $127.00 $0.00 單價
作者  : 曹疏影
出版社 : 黑眼睛文化
出版日期: 2021-06-30

 


分享產品

詩可以出入於殘酷世界、人之常情、脈絡史地、情緒戰場,而不止於此。從香港,到林口,到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初生嬰兒小舌尖砥礪乳頭,所生出的臨界感,那便是璀璨而真實的,曹疏影的世界。

  如瓢蟲群,於微小的深空駛過——
  妙想翩翩,好像老底片顯影了新景物。
  ──唐捐 

曹疏影

  哈爾濱人。北京大學中文系文學專業學士、比較文學與世界文學碩士。2005年移居香港。手作詩集《拉線木偶》、《茱萸箱》,出版詩集《金雪》、散文集《虛齒記》、遊記《翁布里亞的夏天》、童話集《和呼咪一起釣魚》。曾獲香港文學雙年獎、香港中文文學獎、中國時報文學獎、劉麗安詩歌獎。多與音樂人合作,實驗文字與音樂。曾受邀參與美國Vermont詩人駐村翻譯計劃、亞洲詩歌節。現居台北,任職傳媒。

作者:曹疏影
出版社:黑眼睛文化
出版日期:2021-06-30
ISBN:9789866359873
頁數:260
規格:15 x 21 x 1.3 cm

推薦序 豪華的強盜史/唐捐
序詩:情人節

香港
僧人
In a landscape
tomato buddha haiku
物理實驗
Bill Evans 的手指
春祭
平衡
渣華道
幾何
給C
banana cosmos in reggae
豔麗懸崖
命運女神如今也老了
學習空氣的人
強盜史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dusty question
情人節

辜負詩
on stage
夜絕句
小時間
蕭紅
apple store
寶貝
小西灣
在太古

雪花
既然
 
大魚山
小雷音
總有
鹹的三味線
中秋
影子

聽Piaf
茨維塔耶娃
秋吉敏子
太陽稀少,幸福亦然
不再
天涯
小敘事詩
sylvia plath的打字機
溫柔阱
跟鏡子說的話
勺海

strange fruit
冷記憶
慢慢
蜂蜜
功利主義者
 
夜九龍
水杉調
Mysticism, Science
上海街自殺華爾茲
沈香
小銀河
Candy Crush

 
心湖城
 
南丫島
沙田圍
給D
爵士詩
 
 
綠島
枯草為什麼要哭泣

魂斗羅
八月
以眼還眼
給八烈士
是夜
中秋
春夜
四味
 之一 大腸包小腸
 之二 鯊魚煙
 之三 芭樂
 之四 黑白切
月光光
 
光半勺
春柿少年
奈良
千利休
小泉八雲
京都第一日,雨
大阪機場
在白川
solitude
仲冬
 
嬰囈灘
公元前
嬰兒I
嬰兒II
第七日
金乳
她的小舌尖時時救我

妹豬
日長一肉
弗蒙特
哭的時候
心臟

金瓜石
bloody moon
母親節

給初初的情歌之十三
兔子
紅氣球
鯨與粉星星

給初初的飛機詩
最美的時光
野獸建築師
茨維塔耶娃
後記 

後記——《她的小舌尖時時救我》
曹疏影
瑪瑙、琥珀、雨花石,叫不出名字的……在我哈爾濱的家裡,有一隻玻璃罐,存放著一些我童年收集來的石頭。父親去各處出差帶回來的,別人贈予的。每種石頭有奇異的紋理,微光。玻璃也有微光,交融在一處。這隻玻璃罐又被母親收在玻璃門的五斗櫥裡,如果是冬天,我會把罐子拿到窗台前,窗外是雪光,灑落的陽光,我把石頭一一擺開,欣賞每一顆。
1
也許沒有這麼儀式化,但這是我小時候愛擺弄的一些小玩意。和許多小孩一樣,那些莫名的微光總是輕易吸引我,放射的、內斂的、散漫的、稀薄的......它們後來,在我寫詩的時候,一再出現在我的腦海裡,我也希望將它們記下。大概一首詩寫到中途,情緒與字句的動力來到大小不一的橋的前面,亟需一渡之時,我便總是把自己交給這些記憶深處散射而來的微弱光線,引導我跳往下一處。

字與字之間的深淵,總是我的深淵。

字們若碩大的星斗,巨型岩瘴,「能指」們拼盡全力,伸展自身星雲的每一輻射觸角,能籠絡到的塵世間事物情狀,收為己身「所指」的,就總是一種「不盡然」。於是,每顆字,與每顆字之間,的漏洞,我時常發現自己處身在那裡。每在夜晚,或白日不知哪一瞬,我便突然跌入深淵,無著無落,又同時是反向的——意即我突然發現自己仍在某處陳舊或新鮮的深淵裡,從來沒有出去過。

因此我常說,自己寫詩,是為了從這些沒有字、沒有語言的黑暗裡,發明出一些字句來。這樣的黑暗,就是宇宙本身。以人類約三千五百年歷史的文字來說,以約十萬年歷史的智人同時長足發展的語言淵源來說,都多麼像那蒼茫黑暗中火光之一栗,劈啪一點,稚拙可愛。

而在此黑暗深淵中,試圖一「說」,這大概是我所有詩作的情況。

文字如橋,千招百式。而許多時候,我的意識偏偏蟄居水深處。愈上升而無限接近橋底之時,也是逐漸感受到光線微弱滲入散漫的一次旅程。這樣的旅程,實在很耗心神。所以我對詩的理解,不是摹習,不是「散文」那樣的附著塵世已有之物的再表達,而是從「無」中生出「有」來,是發明本身。是穿透漫散到其他大腦同時存在的此世來。

2
常處深淵自然是痛苦的,這痛苦之絕對,有別於塵世那種和甜美並存的浮於表面的痛苦。

本來,兩界出入也自由,只自璀璨之城陷落後,精神日漸挫頓。我本在那大城陷落之前離開,但海水燈火常在,是有別於塞北雪地、燕京西山水光的又一處——那是童年和成長的時期。而璀璨海波之城,是我浪遊一處、來到精神自由之地的居所,adopted home——但更多時刻,它就是一個真實的情人。

沿明滅之江一路流離逃亡,夜裡於岸偶遇的篝火。耳邊低語。樂聲。香港是一處晶芒閃爍的溜冰場,每人於其上滑翔,無需記掛任何來處,無需擔心去處,你只要享受那刻下的速度、刺激與冰晶鋒芒就好,它浪蕩不羈,胸口掛著一個可以為它自己隨時放大的太空,愛上它的,會跌進去,飛升,沒有以前,不想以後。

燈火陷落,再而隔絕。法律、政制、瘟疫、時局,無不具體而實質,日復一日,變異消息紛沓而至,身居異鄉之異鄉,中年之境,漸及嶙峋。

說來有趣,我沒想過中年的這種嶙峋境地的。表面看來就是街巷中行走如常的,但裂隙在你身後雲光不著眼處。時間一長,香港的事情在外地被去脈絡化理解,甚至不是理解,而是「得知」,這完全是人之常情。就如處香港凡人,也未必能即刻理解台灣在常年戰爭消息中的奇異如常狀態。既然我愛每種奇異,這種奇異也是我喜歡的,這有些像是鮮豔果皮上的浮雕,面對刀鋒呈現自我傷害後美麗花紋與內在「我」之由來的果肉部分的緻密。

但丁在三十五歲人生中途,叢林迷路,如今看來,那不過是人生的序曲。只經此一役——此一役卻是由各種形態、或隱或顯的大小戰役,前仆後繼而來,「血」、「砲彈」、「淚水」等詞,在詩中有了切實所指,而不再是青春狀態下借來放在自己情緒裡的意像,卻就是殘酷世界本身。但丁所寫的,也就是殘酷世界本身,正如剛才說的,不過是時間久了,去脈絡化而變為象徵與隱喻,就彷彿人之常情了。

詩可以出入於殘酷世界、人之常情、脈絡史地、情緒戰場,而不止於此。並非我自戀般生出「嶙峋」這個詞來,而是近年來世界板塊激盪,光譜慌亂,自覺為詩,索性放任自流,任由種種世情、黑天白晝穿越自己的情緒、生活、記憶......

詩人是個探測器,就是溪水中毫不吝惜自身堅硬、任水流擊穿自己的石塊,拋擲自己在這世上感受所有,經歷所有,每種身份和生活,都有其意境與悲歡,然後無需想,只自指尖無意識流露,成句,成行,成篇,連通與你同在經歷這些身份、生活、悲歡的。抑鬱或歡欣,每種個人際遇,也即時代,眾人的。

我這樣理解自己在做的事。順便說一句,也是在這個意義上,有一天我不再抱怨自己是母親。

有時我會驚訝,最初寫詩時讀過的艾略特非個人化,與情感逃避,里爾克的克制,羅丹在《法國大教堂》裡對線條與坡面的非情緒化描述,巴哈音樂裡的數字感,這些都如此深的在我的世界裡,從來都在;而與這些彷彿構成了對面的維度的,Nirvana或是吉普賽音樂,Bob Dylan,Janis Joplin,Can,Cohen,Talking Head,Miles Davis,Aphex Twin......這些是鏡子另一面放鬆的部分。

策蘭說,數數杏仁。數數苦的,把我數進去。

一旦找到那鏈結,宇宙會有奇蹟。

3
這集子裡,收了我2012到2020的一些詩,上一本詩集《金雪》之後的。地理上主要是香港——又分別對照港、九、新界和離島,後來是台灣,也有一些去過的其他地方,包括嬰兒的舌尖處。詩集題目,來自初生嬰兒後哺乳,被她小舌尖砥礪乳頭晝晝夜夜,所生出的臨界感。

初生舌尖,化晝晝夜夜為一秒接一秒的舔吮,裹覆......也讓我時時新生為人,來到一處不可言狀的高原處,洪荒宇宙,我未必一人,先苦的,然後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