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川國芳江戶浮世錄

歌川國芳江戶浮世錄

定價 $73.00 $0.00 單價
作者  : 崗田屋愉一
出版社 : 黑白文化
出版日期: 2021-07

 


分享產品

 日本江戶時代晚期浮世繪大師歌川國芳,作風新奇大膽,充滿懾人的氣魄與天馬行空的想像。本書描述國芳與慧眼獨具的富商遠州屋佐吉邂逅,得其資助,以銳利熱情的藝術家之眼,凝視江戶的人情世故,並從中汲取養分,在歌舞伎演員與劫富濟貧的大盜身上,看見江戶子令人屏息讚歎的豪情俠義,納為筆下一幅幅震撼人心的肖像浮世繪而聲名遠播,最終成就一代大師的傳奇。

本書特色

  作者從業餘同人漫畫家時期便多次將時代小說中的劍客化為漫畫,《千》系列與《飄飄國芳一門浮世譚》問世後,更以描繪江戶時代劇漫畫廣為知名。作者以跨越不同領域、陽剛與細膩兼具的筆風,描繪江戶人引以為傲的人情豪氣,向日本浮世繪大師歌川國芳強烈撼人的武者繪等作品致敬。現代漫畫媒體與往昔浮世繪藝術,在本作當中交相輝映,引人入勝。

作者簡介

崗田屋愉一


  原筆名岡田屋鐵蔵,於2016年改名。2007年以岡田屋鐵蔵之名的《跳探戈的男人》(宙出版)一作出道。2010年發表奇譚時代劇作品「千」(白泉社),開始跨足時代劇領域。2011年以國芳一門為題材的《飄飄國芳一門浮世譚》(太田出版),獲選為日本文化廳媒體藝術祭推薦作品,大受好評。2016年的《口入屋兇次》(集英社)進入日本漫畫家協會大賞決選。2018年以描繪歌川國芳年輕時期的《歌川國芳江戶浮世錄》(日本文藝社)一作,再次獲選為日本文化廳媒體藝術祭推薦作品。目前有描繪幕末劍士的作品《無盡~MUJIN》於少年畫報社月刊《YOUNG KING Ours》連載中,及池波正太郎原作的《雲霧仁左衛門》於LEED社月刊《COMIC亂》連載中。

譯者簡介

郭台晏


  從事娛樂文化產業工作多年,目前為專職日文譯者。喜愛文字、音樂、電影、漫畫。

作者:崗田屋愉一
譯者:郭台晏
出版社:黑白文化
出版日期:2021-07
ISBN:9789869935760
頁數:240
規格:12.8 x 18.2 x 1.7 cm
 

推薦人

米 雷《過氣英雄傳》漫畫家
由崗田屋 愉一老師細膩繪製的濃厚江戶時代背景,無論是場景、人物性情、言語、詞彙都非常到位,老師的畫風有特有的雄漢氣質,粗獷豪爽又帥氣給讀者大飽了眼福。隨著認識江戶時代末浮世繪師——歌川國芳,擅長繪製英雄豪傑也愛貓成癡,以及看重國芳的貴人——遠州屋佐吉,捲入了一場謀殺事件,歷史虛實交織的懸疑故事引人入勝。讀著《歌川國芳江戶浮世錄》漫畫彷人就身在江戶時代中,深深著迷而無法自拔的時代劇。

TAMON《鬼滅超解析》作者
以俐落明快的畫風,勾勒出趣味的史實故事,深入淺出地描繪江戶時代末期最具代表性浮世繪大師——歌川國芳的一生,日本版畫藝術巔峰中最精采的一頁。

李孟學《典藏ARTouch》編輯
浮世繪是日本江戶時期都市庶民文化所孕育出來的璀璨花朵,反應出日本當時多樣的娛樂活動,以及高度商業化的宣傳方式。浮世繪繪師的嫻熟技術,與印刷師、出版社的細膩分工,不僅風靡江戶日本,其影響力甚至輻射到西歐的印象派畫家,成為舉世聞名的日本藝術代表。歌川國芳是江戶浮世繪中著名的「武者繪」繪師,透過漫畫的表現,讓讀者得以進入浮世繪背後畫家「波瀾萬丈」的跌宕人生,體會有血有肉的浮世百景。

林齊晧《udn Global 轉角國際》編輯
崗田屋愉一筆下勾勒的「狂氣」+「骨氣」之大江戶美學,在現今日本漫畫亦是難得一見。在血與墨交織的物語,見證浮世繪鬼才的誕生!

 非常感謝您選購拙作,我是崗田屋愉一。
  您還喜歡第一章的內容嗎?希望如此。
  對了,這部作品的內容全為創作。登場的人物、團體名稱等純屬虛構,與真實人物團體一概無關……倒不盡然。這就是時代劇漫畫的有趣之處。
  本作品的故事本身當然是創作的,但其中所用的橋段,交雜著部份流傳已久的史實。一一贅述何者為「虛」就庸俗無味了,且讓我來說說關於登場人物「實」的部份。
  因為會稍微帶有第二回的劇透,討厭被爆雷的朋友請小心。如標題所述,這只是天南地北閒聊,直接跳過往下一個章節看也毫無問題。
  那麼,就向各位借用一點時間。

◆歌川國芳(1798〜1861)
  「討厭的傢伙討厭到底,喜愛的傢伙可以捨命相交。」這是某個江戶武士說過的話,但國芳也是這一類人。
  他最厭惡裝模作樣、庸俗無趣的事物,無法忍受扭曲之事,男子氣概滿溢。但他並非偏執乖僻之人,而是個愛熱鬧又對有趣之事無法抗拒,充滿調皮愛玩之心的可愛之人。
  從年幼時期曾短暫隸屬國芳門下的河鍋曉齋,晚年留下描繪當時情況的畫作看來,場面十分溫馨。國芳懷裡抱著貓,笑嘻嘻地工作著,一旁有兩個弟子在玩摔角(?),而其他弟子見狀露出「又來了」的苦笑。這張畫讓人感覺到「如果入門到這裡當徒弟,每天應該都會很開心吧?」而讓人心生羨慕。(續)
  國芳厭惡扭曲之事的本性,也留下了而批判幕府的畫作,而被稱為「反骨繪師」。實際上他也幾次被叫到番所,接受嚴正警告,但他並非反政府主義者。有段時間他也受到上面的監控,然而報告書上寫著:「雖然持續監控,但他並非什麼危險人物。看來只是個好好先生、愛貓大叔而已。」(意譯)由此可知,平常國芳給人的印象良好,是個有趣之人。
  他心中有著一套「男性美學」,尤其憧景「鳶工匠」(建築現場負責高處作業的工匠)男性們的帥氣。他把「鳶半纏」——一種鳶工匠常穿的傳統衣著(法被)——當作日常穿著,一遇到火災就馬上衝到現場協助救火,他這樣入迷的樣子,豈不是有點可愛嘛。說到可愛,國芳畫自畫相時絕對不畫正面,不知是否覺得五官扁平到被取「平平」為綽號的臉不值得一畫,他的肖像永遠是背影……然而光看他生後弟子所畫的右邊這張肖像畫,五官其實長得很不錯,恐怕是相當怕羞吧。
  篇幅有限,尚不足以讓我道盡國芳的趣事,如果想知道更多,請務必參考書末的參考文獻,相當有趣。最後,再說一件我個人非常喜歡的軼事,聽說國芳總是把衣擺折短塞進腰帶,原因是「十分在意自己的屁股很大」……真是個可愛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