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尋祕境卡達斯:H.P. Lovecraft幻夢境小說傑作選(全新重譯版)

夢尋祕境卡達斯:H.P. Lovecraft幻夢境小說傑作選(全新重譯版)

定價 $123.00 $0.00 單價
作者  :  H.P.洛夫克拉夫特
出版社 : 堡壘文化
出版日期: 2021-07

 


分享產品

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古典恐怖故事作家
史蒂芬.金、尼爾.蓋曼、喬治.馬丁、伊藤潤二創作的原點
二〇二〇年追頒雨果獎最佳系列作品


  深入「克蘇魯神話」的世界,與地球神明、舊日支配者和外神正式接觸!
  最知名的夢境探險家藍道夫.卡特,帶領讀者進入《死靈之書》中的異次元空間幻夢境,展開神魔交錯的黑色奇幻冒險!

  要對洛夫克拉夫特作品有更全面的理解,就必須閱讀他的幻夢傳奇。

  大多讀者對洛夫克拉夫特作品的第一印象,通常是潛藏在人煙罕至的地帶中的神祕怪物、邪教徒呼喚出的邪神,或因追尋真相而精神受創的主角。彷彿一提到洛夫克拉夫特,就會聯想到人類難以理解的異次元生物。但在洛夫克拉夫特的寫作歷程中,克蘇魯神話並不是他筆下唯一的作品範疇。

  《幻夢境小說傑作選》,是由一連串異次元空間幻夢境的相關故事所組成。收錄的十篇故事,以藍道夫.卡特的冒險事蹟作為主軸,再加上幻夢傳奇的重要篇章《奈亞拉索特普》、《烏撒之貓》與《末日降臨薩納斯》,和劇情看似獨立、卻對後續故事有重要連結的恐怖短篇經典《皮克曼的模特兒》,以及將上述元素串聯在一起的長篇故事《夢尋祕境卡達斯》。

  在這個由夢境構成的奇幻世界中,各種奇異生物都生活在同一個空間,同樣的,地球諸神也在這個幻夢境中活動,像是由夜魅服侍的凱爾特神祇諾登斯,以及在克蘇魯神話中惡名昭彰的外神使者奈亞拉索特普。

  幻夢傳奇與克蘇魯神話最大的不同,就在於它偏向帶有微妙恐怖的奇幻故事,而非完全傾向克蘇魯神話深淵般的太空恐怖劇情。此外,洛夫克拉夫特在其他故事偶爾提及的諸多神祕地名(像是《死靈之書》中經常提及的冷之高原),也會在本書中完整呈現在讀者眼前,讓這個系列,與《克蘇魯的呼喚》相關故事息息相關,卻又展現出自己獨特的生命力。

  有趣的是,在這裡,作者本人的化身──藍道夫.卡特,會如同神話故事中的英雄,循序漸進,帶領讀者深入幻夢境,首尾相連,將各個段篇故事拼湊為一個完整的冒險歷程,打造出一個如同《魔戒》般,精彩刺激的傳奇故事。

作者簡介

H.P.洛夫克拉夫特(H.P. Lovecraft,1890—1937)


  美國恐怖與怪奇小說家,因創造發展出日後被稱為「克蘇魯神話」體系的各類作品而聞名。

  他在世時可說是名不見經傳,雖然產量頗豐,作品散見各大雜誌,但一生從未能夠靠著編輯與作家的收入養活自己,但他樂於與許多作家與文學家通信,訴說自己的世界觀與生活,並輔導年輕作家,此通信圈也被稱為「洛夫克拉夫特圈」。

  後因長期貧困的生活並得到癌症,於四十六歲過世。雖然過世,但由於「洛夫克拉夫特圈」中許多作家經常借鑑洛夫克拉夫特作品中的設定與想法,使得他的名氣越來越大,影響力擴散至遊戲、音樂、影像等領域,也影響了史蒂芬.金、尼爾.蓋曼等眾多現代知名作家,且被譽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古典恐怖故事作家。」

譯者簡介

李函


  畢業於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英文系,與英國格拉斯哥大學中世紀與文藝復興研究所。喜歡透過不同的語言與文字,讓作家們的心血能被更多人閱讀。譯作有《此乃書之大敵》、《百年回首》、《克蘇魯的呼喚》(堡壘文化出版)、《碳變》等。

  個人網站:brokenheartstudio.blogspot.tw/

作者:H.P.洛夫克拉夫特
譯者:李函
出版社:堡壘文化
出版日期:2021-07
ISBN:9789860651379
頁數:276
規格:14.8 x 21 x 1.7 cm
 

專文推薦

  龍貓大王通信

各界推薦

  「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古典恐怖故事作家。」——史蒂芬.金

  「這十個故事,串連出一個比灰暗地球更華麗的奇幻夢境,同時展現洛氏文筆真正的功力。」——龍貓大王通信

 一、《藍道夫.卡特的供詞》(The Statement of Randolph Carter)
卡特熱衷黑魔法的朋友哈雷.華倫,取得了一本用神祕語言寫成的古書。透過解讀該書的內容,華倫推論,現實世界與陰間存在著門口與通道,能導向不同的世界,也能讓人類與惡魔穿梭其中。兩人來到位於南佛羅里達州大柏樹沼澤附近的一處古代墓穴。打開墓穴後,兩人發現了一道延伸到地下的神祕階梯……

二、《無可名狀》(The Unnamable)
卡特與好友喬.曼頓,前往阿卡漢近郊墓園旁的一棟廢棄房屋。卡特向曼頓敘述,傳說中居住在該房屋內的神祕物體後,兩人決定在半夜進入老屋探險。空無一人的老屋中,散發出的怪誕氛圍,讓兩人不寒而慄。而兩人深入屋內時,竟遭到神祕物體的攻擊……

三、《奈亞拉索特普》(Nyarlathotep)
敘事者講述了,外神奈亞拉索特普在埃及出現後帶來的災厄。奈亞拉索特普化為人形,並穿著法老的裝扮,在許多不同城市引發了驚人奇蹟。敘事者等人被奈亞拉索特普趕入市區,而當街燈的光芒逐漸變得黯淡後,眾人便見識到,諸多夢境般的超現實景象……

四、《皮克曼的模特兒》(Pickman’s Model)
皮克曼是位知名的波士頓畫家,以畫出恐怖形象而聞名。但由於作品太過駭人,使他不受同業歡迎。敘事者來到皮克曼住處觀賞他的作品時,逐漸發現皮克曼作品的逼真恐怖程度……

五、《烏撒之貓》(Cats of Ulthar)
鎮上有對農民夫婦,慣於殘殺闖入他們土地上的貓。某天,有批來自遙遠國度的商隊途經烏撒,商隊中的小男孩養了隻年幼黑貓。待在烏撒三天後,男孩卻找不到自己的黑貓……

六、《末日降臨薩納斯》(The Doom that Came to Sarnath)
一萬年前,一群遊牧民族在姆納中央的湖泊旁,建立了富麗堂皇的城市薩納斯。附近的古老石城伊博,居住了來自月球的兩棲類生物,牠們祭拜偉大的水蜥波克羅格。牠們醜惡的外表,招來薩納斯人民的嫌惡,因此薩納斯發兵將伊博的兩棲類居民全數殺害,並將兩棲生物祭拜的塑像帶回薩納斯的主神殿。但隔天,塑像神祕消失,大祭司也遭到殺害,且臨終前,他在祭壇邊寫下了「末日」……

七、《瑟勒斐斯》(Celephaïs)
一位獨自居住在倫敦的夢行者,在夢中見到了一座雄偉城市。現實中失去家庭與財產、又孑然一身的他,開始沉迷於夢境裡的鮮明奇景。對現實失望的他,逐漸將生活完全投入夢中。歷經長途跋涉後,他才發現,自己心心念念的城市,居然位於……

八、《夢尋祕境卡達斯》(The Dream Quest of Unknown Kadath)
藍道夫.卡特經常夢見一座古老的雄偉城市,在夢中卻無法靠近它。為了抵達目的地,卡特在幻夢境中踏上了冒險旅程。途中遇上了不少奇異生物,也得到烏薩貓群以及畫家皮克曼為首的食屍鬼族群幫助。穿越了恐怖的冷之高原後,卡特終於抵達卡達斯,並遇上了外神使者奈亞拉索特普……

九、《銀鑰》(The Silver Key)
年歲漸長的卡特,逐漸失去了做夢的能力。隨著年紀增長,現實世界的科學化理性思考,使他的想像力逐漸枯竭,卻又無法解釋許多問題。某次夢境中,他想起祖父曾提過一把藏在閣樓中的銀鑰,對方也告訴他,銀鑰將打開夢境大門……

十、《穿越銀鑰之門》(Through the Gates of the Silver Key)
藍道夫.卡特的親友們聚集在他的宅邸中,討論卡特失蹤後的遺產分配方案。當律師與眾人們對遺產爭論不休時,一位穿著長袍的神祕人士史瓦密.強德拉普特拉,聲稱自己知曉卡特失蹤後發生的事……

推薦序

先把無可名狀與克蘇魯放一邊,這是洛夫克拉夫特的《魔戒》
龍貓大王通信


  對台灣讀者來說,多年來要進入H.P.洛夫克拉夫特筆下的魔幻宇宙,有著無法忽視的高牆。除了他的翻譯作品並不多之外,另一個原因在於,這些中短篇作品很難集結出一個完整的脈絡。固然,這些小篇幅作品裡確實都很精彩,但對洛氏而言,在這些詭麗多變的文字背後,有一個共通完整的黑暗宇宙背景。而這麼多年後,《夢尋祕境卡達斯》算是終於為台灣讀者打造出一條深入黑暗的大道。

  常常能聽到有人以「克蘇魯」來代稱洛氏作品,彷彿只要有海中伸出的巨大觸手、有著如鬍鬚般的軟肢在臉上蠕動的怪物,這樣神似克蘇魯的作品,就能被稱之為洛氏風格。但如果有讀者被這樣的形容勾起興趣,那麼當他們踏進洛氏世界時,卻可能落入「無以名狀」的恐怖——他們找不到克蘇魯大人的身影。克蘇魯確實是洛氏創作出最著名的一個邪神,卻並非唯一一個。當讀者享受完短篇小說《克蘇魯的呼喚》裡無處不在的克蘇魯古神形象後,他們就只能在《敦威治怪談》、《暗夜呢喃》、《瘋狂山脈》等等故事裡,看到少數隱晦的克蘇魯典故。

  克蘇魯是個沉睡的形象,是個將來卻始終未來的模糊影子,牠很恐怖,即便尚未覺醒就已經如此駭人,但牠對於故事的主角來說,仍然是個過於遙遠的存在。這樣的「無可名狀」有點虛無飄渺,難免讓剛入教的新教友們感覺不夠過癮。而他們明顯地需要《夢尋祕境卡達斯》,這本書的十個故事,引出了多位洛氏最知名的造物,包括了惡名昭彰的「伏行混沌」外神奈亞拉索特普、包括了浩瀚無邊的惡魔之王阿撒托斯(Azathoth)、包括了源自太古的大深淵之主諾登斯等等,除此之外,還有躲藏在陰影與腥臭氣味中的食屍鬼、夜魔、月獸、如軟泥般的複眼怪物、與左右開闔血盆大口的古革巨人等等。喔,我漏了一個——還有溫順慵懶的貓貓唷,你想過洛氏小說裡會出現「可愛」這個形容詞嗎?他用「可愛又好動的軍團」,來形容一群圍繞著主角行動的貓貓軍隊。

  《藍道夫.卡特的供詞》描述藍道夫卡特與朋友的一趟古墓冒險;《無可名狀》描述卡特與另一位好友在鬼屋裡的不幸遭遇; 《奈亞拉索特普》突然跳脫時空,講述包藏惡意機心的外神奈亞拉索特普,突然出現在埃及,以各種神蹟迷惑人們的心智,最終帶領著人群見識地球的末日;《皮克曼的模特兒》又再度帶領讀者來到波士頓的藝術圈,參觀特立獨行畫家皮克曼的作品,並了解他是如何畫出怵目驚心的畫作;《烏撒之貓》像是走錯書架的小短篇,這篇洋溢寓言氣質的奇幻童話,描述一隊神祕商隊行經烏撒小鎮,隊上小男孩的黑貓卻神祕走失,似乎與鎮上一對愛殺貓的老夫妻有關…… 《末日降臨薩納斯》則是一篇奇幻史記,描述一萬年前的湖畔繁華城市薩納斯,如何興起、茁壯與驚異毀滅的歷程。而《瑟拉斐斯》介紹了一位能深入夢境的「夢行者」,他找尋童年夢境中的絕美之城,甚至為此不惜使用毒品,只求永遠沉睡下去……

  《夢尋祕境卡達斯》的十個故事一口氣介紹了洛氏宇宙裡最重要的多位神明與種族,但這不是這本書最偉大之處。這十個故事看來依舊是典型的洛氏短篇故事集,至少以上七篇故事看來如此,但當讀者讀到第八篇故事《夢尋密境卡達斯》,才會驚覺以上七篇故事在此集結成一個完整的故事。第一二篇故事的主角藍道夫卡特,成為了《瑟拉斐斯》裡的夢行者,他一樣在夢境中探索人類世界前所未聞的仙境卡達斯。他在這個宛如地球人類集體潛意識的幻夢境之中,造訪了烏撒鎮、《藍道夫.卡特的供詞》與《無可名狀》裡出現的「怪物大軍」、從皮克曼那得到了協助……這是一趟混合奇幻、冒險、恐怖、甚至是戰爭元素的刺激旅程。更重要的是,陰險狡詐的外神奈亞拉索特普,可不希望一介區區凡人如此趴趴走,祂的異形軍隊以各種方式阻礙卡特的冒險。本書最令人興奮的高潮,當屬一路鬥智鬥勇的卡特與奈亞拉索特普,在天外魔宮當面對峙的一幕——這可比《克蘇魯的呼喚》那充滿絕望與無力感的結尾,更令人熱血澎湃。

  《夢尋祕境卡達斯》十個故事串連出一個比灰暗地球更華麗的奇幻夢境,同時展現洛氏文筆真正的功力。他不只是一個腦洞大開的設定大師而已,除了構想這些奇想天外的邪神與怪物之外,他其實能夠構思長篇的冒險史詩,以及打造最符合冒險氣氛的奇幻世界。在這個彷若中世紀背景又處處透出詭異氣氛的夢中宇宙裡,有著更絢麗華美的風景、與更不可思議的世界邏輯。光輝的騎士們宛如電影《天能》一般在時空中逆行;神祕的大船飛越世界的盡頭漂向月球;夢行者在墜落深淵的體驗中回到現實,當然會讓你想起《全面啟動》。洛氏在《夢尋祕境卡達斯》裡不只帶給你無可名狀的恐怖,還要帶給你許多紮紮實實的想像力刺激。

導讀

帶領讀者實際踏入克蘇魯宇宙的幻夢境故事
本書譯者 李函


  大多讀者對洛夫克拉夫特作品的第一印象,通常是潛藏在人煙罕至地帶中的神祕怪物、邪教徒呼喚出的邪神,或因追尋真相而精神受創的主角。彷彿一提到洛夫克拉夫特,就會聯想到人類難以理解的異次元生物。但在洛夫克拉夫特的寫作歷程中,克蘇魯神話並不是他筆下唯一的作品範疇。與克蘇魯神話有直接關聯的故事中,劇情背景大多設定在現實世界,主角儘管對超自然事物有一定理解,卻始終對暗潮之下的恐怖真相感到大為驚駭。這點樹立了大眾對洛夫克拉夫特作品的既定觀點;但要對洛夫克拉夫特的作品(甚至是他的人生哲學)有更全面的理解,就必須閱讀他的幻夢傳奇(Dream Cycle),以及他筆下的自傳式角色藍道夫.卡特(Randolph Carter)。

  相較於將禁忌真相藏匿於現實生活之中的克蘇魯神話,幻夢傳奇則是以一連串發生在異次元空間幻夢境(Dreamlands)的故事所組成。故事中的人們居住在由夢境構成的奇幻世界中,與各種奇異生物生活在同一個空間;地球諸神也同樣在幻夢境中活動,像是由夜魅服侍的凱爾特神祇諾登斯,以及在克蘇魯神話中惡名昭彰的外神使者奈亞拉索特普。幻夢傳奇與克蘇魯神話最大的不同,就在於它偏向帶有微妙恐怖的奇幻故事,而非完全傾向於克蘇魯神話深淵般的太空恐怖劇情。居住在幻夢境中的人們與智慧生物,都清楚地球神明、舊日支配者與外神的存在,也不時透過祂們的祭司與之互動。現實世界中異於常態的超自然狀況,在幻夢境中只是再常見不過的生活須知。在這裡,化為人形的神祇在人類之間行走;周旋在奇異生物間的人類建立了不同聚落與王國,有時與非人生物和平共處,有時則與信奉異教的對方掀起流血戰爭。無論是舊日支配者或外神,在幻夢境中都擁有比克蘇魯神話中更顯著的直接影響力。從文筆上來看,洛夫克拉夫特在幻夢傳奇的設定與描寫上,大量仿效並致敬了愛爾蘭作家鄧薩尼勛爵的奇幻作品。鉅細靡遺的夢境世界描寫,不只跳脫了克蘇魯神話的陰鬱結構,也巧妙地混入了神話體系中的邪神與怪物,讓它們在幻夢境中成為能夠觸及的物體,也使角色們能以更具體的方式與它們互動。洛夫克拉夫特在其他故事中偶爾提及的諸多神祕地名(像是《死靈之書》中經常提到的冷之高原),在幻夢傳奇中則完整呈現在讀者眼前;它與克蘇魯神話息息相關,卻又展現出自己獨特的生命力。

  而洛夫克拉夫特筆下最知名的夢境探險家,則非藍道夫.卡特莫屬。藍道夫.卡特是位來自新英格蘭的作家,曾就讀阿卡漢的米斯卡托尼克大學,善於撰寫主題奇詭的連載小說,卻不受大眾青睞,作品每每被認為難登大雅之堂。卡特對各種稀奇古怪的知識特別感興趣,尤其是來自亙古的禁忌真相。從這裡不難發現卡特與洛夫克拉夫特本人的相似之處:兩人對神祕事物著迷的態度如出一轍,性格內向,求知慾卻極為旺盛,並對新英格蘭抱持著強烈的鄉土情感。卡特是洛夫克拉夫特在書中的化身,並引領讀者踏上幻夢傳奇中最浩大的史詩冒險。在《夢尋祕境卡達斯》,為了找到在夢中出現的神祕城市,卡特決定啟程前往幻夢境中諸神居住的古城卡達斯,以便得到眾神的許可,讓他能前往夢中大城。旅途中,卡特遇上了型態各異、卻擁有獨特文明與生態的異形生物,並遭到奈亞拉索特普的百般阻攔,甚至還親自與這位外神使者交涉。而在《銀鑰》裡,失去做夢能力的卡特,則企圖使用祖父留下的神祕銀鑰回到質樸的孩提時代,並進一步打開失落的夢境大門。夢的影響在洛夫克拉夫特各篇作品中始終十分顯著:夢能帶來恐怖預兆,也能成為邪神與人類互動的媒介,但夢同時也為夢行者們帶來靈感與啟發,甚或是超越現實的解脫。沉睡的克蘇魯透過夢境向人類傳達訊息,卡特也藉由夢境一窺宇宙奧祕;幻夢傳奇中的夢境 不如克蘇魯神話中的陰森惡夢來得駭人,卻往更廣闊的方向探索了各種可能性。

  本書收錄的九篇故事,以藍道夫.卡特的冒險故事為主軸,再加上幻夢傳奇的重要篇章《奈亞拉索特普》、《烏撒之貓》與《末日降臨薩納斯》,和劇情看似獨立、卻對後續故事有重要影響的恐怖短篇經典《皮克曼的模特兒》,以及將上述元素串聯在一起的長篇故事《夢尋祕境卡達斯》。克蘇魯神話探討了理性現實中種種異常狀況所催生的恐怖感,幻夢傳奇則帶領讀者直接踏入《死靈之書》所描述的異次元空間,在化為「正常」的「異常」裡,探索洛夫克拉夫特心中對故鄉與平靜生活的依戀。幻夢傳奇與克蘇魯神話始終是相輔相成的存在;除了共享諸多元素,幻夢境也讓讀者見識到洛夫克拉夫特心中的奇幻世界。人與神魔在此共處,不再需要透過魔法書或神祕儀式,彼此便能互動。與《克蘇魯的呼喚》與《瘋狂山脈》等經典克蘇魯神話作品不同的是,在這裡,作者本人的化身——藍道夫.卡特,將帶領讀者一同探索幻夢境中的各種瑰麗奇景,展開神魔交錯的黑色奇幻冒險。
  這是洛氏最奇幻的一面,《夢尋祕境卡達斯》呈現了他深受奇幻作家鄧薩尼勛爵(Lord Dunsany)的巨大影響,如同《魔戒》作者J.R.R.托爾金也從鄧薩尼勛爵身上學了不少,你可以說《夢尋祕境卡達斯》與《魔戒》有不少聲息相通之處。當然,《夢尋祕境卡達斯》仍然有著洛氏獨到的黑色幽默、以及對現實的沈痛批判。我推薦各位在睡前閱讀《夢尋祕境卡達斯》,它會為你的夢境多染上一些無可名狀的色彩,同時讓你更加不願從夢中醒來。

 藍道夫.卡特的供詞

我再度重申,我不曉得哈利.華倫(Harry Warren)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我認為(幾乎是希冀如此),他已經平靜地安息了,只希望世上確實有這麼美好的下場。五年來,我確實是他最好的朋友,有時也與他共同進行了深入未知領域的恐怖研究。儘管我的記憶模糊不清,卻不否認你的證人或許曾看過我們走在一起。如他所說,當時是那糟糕夜晚的十一點半,我們位於甘斯維爾路上,走向大柏樹沼澤。我還可以告訴你,我們帶了電提燈、鏟子,與一捲上頭裝設了儀器的線圈。這些東西,在整樁醜惡事件中,都發揮了部分作用,事件,則深深烙印在使我心有餘悸的回憶中。但關於後續發生的事,以及隔天早上,我獨自一人迷茫地站在沼澤邊緣的理由,我得堅持以下這點:除了我一再告訴你的事以外,其他我什麼也不曉得。你告訴我,沼澤裡頭和附近,沒有任何會催生那可怕事件的東西。我回答說,除了自己看到的光景外,我什麼都不知道。我的內心,只塞滿了當我們遠離人煙後,在那些駭人時刻中所發生的事,儘管它可能是幻覺或惡夢(我非常希望那只是幻覺或惡夢)。而哈利.華倫沒有回來的原因,只有他或他的陰影(或是某種我無法描述的無名之物)才清楚。
如我先前所述,我相當熟悉哈利.華倫的怪誕研究,自己也參與了部分研究。在他數量龐大、敘述禁忌主題的罕見藏書中,我讀過所有以自己了解的語言所寫成的書籍。但與以我不懂的語言撰寫的書目相比,我看過的書,只不過是冰山一角。我相信,大部分這類書籍,都以阿拉伯語書寫,而那本帶來厄運的邪書(也就是他失蹤時放在口袋中的書),則以我從未在他處見過的文字寫成。華倫從不告訴我書中的內容。至於我們的研究主題……我得重申自己並不全懂嗎?我覺得幸好自己不懂,因為那些研究非常可怕,我則是受到夾雜著猶豫的好奇心所驅使,而非傾心於此。華倫總是宰制我的決定,有時我也畏懼他。我記得恐怖事件發生前晚,他臉上的駭人神情,曾害我打起冷顫,當時他喋喋不休地談著自己的理論:為何有些屍首永不腐朽,反而在墓穴中維持健全的體態。但我已經不怕他了,因為我猜想,他知曉超出我理解的恐怖事物。現在我則為他感到擔心。
我再度重申,我不清楚我們當天晚上的目的。這點明顯與華倫帶在身上的那本書有關。一個月前,他從印度取得了那本,以無法解讀的文字寫成的古書。但我發誓,我不曉得我們究竟會發現什麼。你的證人說,他在十一點半看見我們出現在甘斯維爾路,並前往大柏樹沼澤。這可能是真的,但我對此毫無記憶。只有一個景象烙印在我心中,且當時肯定已經過了午夜,因為一抹彎月正高掛在雲霧飄渺的天空。
那裡是個古老墓園,古老到使我對該處諸多歲月痕跡感到一陣顫抖。它位於一處深遂又潮濕的窪地,裡頭長滿了濃密的雜草、苔蘚與蔓生的草藤,也瀰漫著一股微弱的臭味,而我的想像力,則荒謬地將它與腐爛的石頭聯想在一起。到處都是無人照管與衰敗的跡象,我也似乎為這樣的想法所困擾:即華倫和我,是首批入侵這股數世紀以來致命沉默的生靈。山谷邊緣的彎月,從彷彿無人聽聞過的墓穴中飄出的惡臭蒸汽之間,透出光亮。且藉由微弱又飄逸的月光,我看到一堆可憎的古老石板、骨灰罈、衣冠塚與陵墓的正面結構。一切都已崩塌毀損,滿佈青苔,也飽含濕氣,茂密的不潔植被,則覆蓋了部分廢墟。
我對自己在這座恐怖古塚間的第一個鮮明印象,是和華倫停在一處半毀的墳墓前,並拋下了某些我們攜帶的物品。我帶著一只電提燈和兩把鏟子,而我的同伴,則帶了相似的提燈和可攜式電話設備。我們並未交談,因為大家似乎都清楚當下的地點與任務。我們毫不遲疑地抓起鏟子,開始清除雜草與藤蔓,並從平坦的古老墳墓挖起土壤。挖掘出由三塊龐大花崗岩石板組成的陵墓表面後,我們後退了一段距離,以便觀察眼前的墓地。華倫心中,似乎天人交戰了一陣子。接著他走回墳墓旁,用鏟子當作槓桿,打算扳起靠近一處礫石廢墟的石板,那處廢墟,當年可能是塊紀念碑。他並未成功,且揮手要我幫他。我們倆終於合力鬆開了石板,再將它抬起,並使其向一旁傾倒。
移開石板後,就露出了一處漆黑的洞口,裡頭湧出一大股令人作噁的瘴氣,使我們驚懼地後退。但稍作停歇後,我們再度靠近洞口,也發現氣體不再那麼噁心。我們的提燈照亮了一列石砌階梯的頂端,石階上滴下了某種骯髒的地底液體,兩旁潮濕的牆面,則佈滿硝石。我的回憶中,首度出現了語言交談的片段:華倫以溫和又高昂的嗓音跟我說話。奇特的是,他的嗓音,完全不受我們周遭的怪異環境所影響。
「很抱歉,我得請你留在地面,」他說,「讓像你這樣神經脆弱的人下去,就太殘忍了。即使讀過資料和聽我講述過,你也無法想像我得見證和做出的事。這是個可怕的任務,卡特,我也不認為任何缺乏堅強意志力的人,能夠在經歷這一切後,還毫髮無傷並維持理智。我不想冒犯你,天知道我很高興有你陪我,但這種責任該由我承擔,我無法拖著緊張兮兮的你,踏入死亡或瘋狂。我得明說,你沒辦法想像實際情況!但我保證會用電話告知你一切。你看,我帶了足夠的纜線,足以抵達地心再回頭了。」
我依然能聽見記憶中那段語氣冷靜的話語,也還記得自己的抗議。我似乎急於陪我朋友一同走進墳墓下的深淵,但他無比頑固。他一度脅迫道:如果我繼續堅持,就要放棄這場冒險。這句威脅相當有效,因為只有他握有一切的關鍵。我依然記得事件的一切經過,不過已不記得我們究竟想找什麼了。當華倫遵照自己的旨意,取得我不情願的默許後,就拿起那捲纜線,並調整了儀器。他點頭示意,我則拿起其中一台機器,坐在新發現的洞口旁,一座老舊又褪色的墓碑上。接著他和我握手,把纜繩圈掛在肩上,並消失在那座難以描述的墓穴深處。
接下來有一分鐘的時間,我的視線追隨著他提燈的光芒,也聽到他將纜線放在身後時的摩擦聲響。但那道光芒迅速消失,彷彿他在石階上轉了個彎,聲音也幾乎瞬間消失。我孤身一人,但神奇的纜線,卻將我連結到未知的地底,在彎月黯淡光線的籠罩下,纜線的絕緣表層呈現出一股鮮綠。
我不斷用電提燈的光檢查手錶,並帶著緊張情緒聽著電話聽筒。但時間已經超過了二十五分鐘,我還是什麼也沒聽到。接著機器傳來一陣微弱的喀聲,而我用緊繃的音調,朝著地底叫喚我朋友。儘管我相當焦慮,卻完全沒準備好聽到從怪異墓穴中傳來的話語,我從未聽過哈利.華倫這麼緊張又顫抖的語氣。不久前,他才冷靜地離開我,現在則從地底,用比驚聲尖叫更嚇人的聲音說道:
「天啊!如果你能看到我眼前的東西……」
我無法回答。無言以對的我,只能乖乖等待。接著又傳來了他驚慌的嗓音:
「卡特,太可怕了──恐怖──難以置信!」
這次我發出聲音,並往話筒說出一連串興奮的問題。我害怕地重覆道:「華倫,那是什麼?到底是什麼?」
我朋友因恐懼而顫抖的嗓音再度響起,現在還明顯夾雜了絕望:
「我不能告訴你,卡特!這完全超越了想像……我不敢告訴你……知道真相後,沒人能存活……上帝啊!我從來沒想像過這種事!」
除了我口齒不清又驚懼的一連串質問外,另一頭安靜無聲。接著華倫訝異又驚愕的嗓音傳了過來:
「卡特!看在上帝份上,把石板蓋上,然後盡力逃走!快!放下所有東西,往外頭逃……這是你唯一的機會!照我說的做,別要我解釋!」
我聽到他的話,卻只能不斷重述自己驚慌的問題。我周圍環繞著墳墓、黑暗與陰影,腳底下則潛藏著某種超乎人類想像的危機。但我的朋友身陷更龐大的危險之中,儘管我十分害怕,一想到他認為我會在這種狀況下拋下他時,卻感到一股微微的慍怒。聽筒中傳來更多喀噠聲,而華倫在片刻後,發出了可怕的慘叫:
「快逃!看在上帝份上,蓋上石板逃跑,卡特!」
驚慌失措的同伴口中孩子氣的用語,激發了我體內的潛能。我鼓起勇氣,喊出了一個解決方法。「華倫,撐著點!我要下去了!」但聽到這句話時,對方的語氣便轉為絕望的尖叫:
「不行!你不明白!太遲了……這是我的錯。蓋上石板後快逃……沒人能挽救這一切了!」
他的語調再度改變,這次軟化了些,彷彿已消極地放棄。但依然聽得出對方因擔憂我而感到緊張。
「快逃!趁一切太遲前快逃!」
我試著不理會他,也試著喚醒自己癱軟的身軀,想照自己的話衝下去幫助他。但當我聽到他接下來的低語時,驚駭不已的身子卻依然呆站在原地。
「卡特……快跑!沒用的……你得離開……一個人死總比兩人都死好……石板……」
話筒另一端停滯了一下,又傳來幾次喀噠聲,華倫微弱的嗓音隨即響起:
「幾乎要結束了……別讓狀況惡化……蓋住該死的階梯,快逃命……你快沒時間了……再會,卡特……我們不會再見面了。」
華倫的低語化為叫喊,叫聲又逐漸飆高為尖叫,聲音中涵蓋了亙古以來的恐懼……
「這些恐怖的東西……大軍……老天啊!快逃!快逃!逃啊!!」
之後只剩下一片靜默。我不曉得自己呆坐了多久,對聽筒低語、咕噥、呼喚與尖叫。在極為漫長的時間中,我不斷低聲說話,有時則尖聲吶喊:「華倫!華倫!回答我,你在嗎?」
接著我碰上了最恐怖的東西:令人難以置信、無法想像,卻又無從描述的真相。我剛提過,華倫在尖叫中吐露最後的絕望警告後,似乎已過了數千萬年,我自己的叫喊聲,則劃破了死寂。但過了一陣子,聽筒中傳來另一陣喀噠聲,而我豎耳傾聽。我再度往地底喊:「華倫,你在嗎?」並聽到了使我的心智籠上陰霾的聲音。各位,我不會試圖解釋那個東西──那個嗓音──也無法詳細描述它,因為對方吐出的第一句話,便讓我失去知覺,並創造出一種精神上的空白,這個狀態一直延續到我在醫院醒來那刻。我該說那嗓音低沉空洞,黏膩又宛如飄自遠處,毫無現實氣息,異於人類且虛無飄渺嗎?我該怎麼形容?這是事件的結尾,也是我故事的終點。我聽到那聲音,接著失去知覺。當時我呆坐在窪地中的不明墳場,身邊盡是破敗的石碑、傾倒的墳墓、茂密的植被,與裊裊瘴氣。當我看著型態變化萬千的古墓陰影,在可憎的彎月下舞動時,就聽到那股聲音,從邪惡的墓穴洞口深處飄出。
它這麼說:
「蠢蛋,華倫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