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的告白:三島由紀夫奠定文壇地位成名作【精裝典藏版】

假面的告白:三島由紀夫奠定文壇地位成名作【精裝典藏版】

定價 $120.00 $0.00 單價
作者  : 三島由紀夫
出版社 : 大牌出版
出版日期: 2021-07

 


分享產品

當別人以為我在演戲,
卻是我想回歸真實本質的表現;
而別人眼中看似自然的我,
其實才是我在演戲。


  ★諾貝爾文學獎提名,三島由紀夫奠定文壇地位成名作
  ★本書濃厚的自傳體色彩,為研究三島文學觀、美學觀的重要依據
  ★日本文學大師.川端康成盛讚:「1950年代的希望。」
  ★資深日本文學翻譯名家劉子倩傾力重現原典,以精準的文辭,帶領讀者一窺三島華麗、詩意與細膩的語言之美
  ★全書採硬皮精裝設計,由設計名家許晉維操刀,極具收藏價值

  《假面的告白》出版於1949年,為三島的半自傳長篇小說,更奠定其一生文學的創作基調。全書以第一人稱,描述主人公從出生到青年期的成長告白,而書中所描繪的事件更大量取材自三島本人的經驗。在書中,「我」大膽審視了自身的青春期性心理、性倒錯意識的醞釀、懷疑與發展,與其散發著殉道式光輝的死亡想像。從童年時期,無論是身著深藍色緊身褲的挑糞人、身上充滿汗水味的士兵、童話故事裡被殺的王子,在在喚起「我」官能的慾望。到了戰時,「我」抱著嘗試戀愛的心態接近異性園子,卻對她沒有性的慾望,文中深刻展現了對愛的本質的爭辯,以及試圖隱藏自身脆弱所經歷的掙扎。

  只有青春,只有光芒,只有絢美,只有逸樂。
  我的心在這種瞬間驀然沉醉幸福。
  落幕的時刻既已不遠,
  演給我自己看的假面劇也該演得更賣力才對。


  「這部小說就像三島遺留人間的私人日記。」

  《假面的告白》為三島由紀夫的成名作,該書出版後,即轟動日本文壇、廣受評論家好評,三島自此躍升為令人矚目的文壇新星。書中對於愛與性慾;美與死亡;肉體崇拜與鮮血;病態軟弱與陽剛的極致臨摹,不僅描繪了三島心中的浪漫美學源頭,展現存在於三島性格中的衝突與矛盾,也貫穿了三島文學的創作始終。《假面的告白》不僅是他最重要的自白,也是其美學核心,更揭開二十世紀文學史的新篇章。

作者簡介

三島由紀夫


  本名平岡公威,一九二五年出生於東京。一九四七年自東京大學法學部畢業,通過高等文官考試,隨後進入大藏省任職,隔年為了專心從事寫作而從大藏省離職,開始專職作家的生涯。

  三島由紀夫在日本文壇擁有高度聲譽,其作品在西方世界也有崇高的評價,曾三度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提名,也是二戰結束之後西方譯介最多的日本作家之一。

  三島對日本傳統的武士道精神深為讚賞,他對日本二次大戰後社會的西化和日本主權受制於美國非常不滿。一九七〇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他帶領四名「盾會」成員前往陸上自衛隊東部總監部,挾持師團長要求軍事政變,期使自衛隊能轉變為正常的軍隊,但是卻乏人響應,因而切腹自殺以身殉道,走上了日本武士最絢爛的歸途。

  主要著作有《豐饒之海》四部曲、《假面的告白》、《金閣寺》、《鏡子之家》、《盛夏之死》、《憂國》、《反貞女大學》、《不道德教育講座》等。

譯者簡介

劉子倩


  政治大學社會系畢業,日本筑波大學社會學碩士,現為專職譯者。譯有小說、勵志、實用、藝術等多種書籍,包括三島由紀夫《金閣寺》、川端康成《伊豆之旅》、谷崎潤一郎《春琴抄》、太宰治《女生徒》、夏目漱石《我是貓》、宮澤賢治《銀河鐵道之夜》等日本文學作品。

作者:三島由紀夫
譯者:劉子倩
出版社:大牌出版
出版日期:2021-07
ISBN:9789865511906
頁數:256
規格:13 x 19 x 3.58 cm
 

 第三章(節錄)

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學會抽菸喝酒。不過,抽菸只是拙劣的模仿,喝酒也是。戰爭教會我們莫名感傷的成長方式。那是在二十幾歲就結束人生的想法。是完全不考慮未來的態度。在我們看來人生不可思議地輕盈。人生就像正好被區隔在二十歲之前的鹹水湖,鹽分濃度驟然升高,變得容易漂浮。落幕的時刻既已不遠,演給我自己看的假面劇也該演得更賣力才對。但我的人生旅程,雖然一直想著明天就出發、明天就出發,卻一日拖過一日,幾年來
毫無出發的跡象。這個時代或許才是我唯一快樂的時代?儘管有不安,但那只不過是模糊的感覺,我仍懷抱希望,總能在未知的藍天下望見明天。旅途的幻想、冒險的夢想、我將來有一天應該會建立的成熟形象,以及我尚未見過的美麗新娘的肖像、我對名聲的期待……這些東西,就像旅行用的指南書、毛巾、牙刷牙膏、替換的內衣、替換的襪子、領帶、肥皂等等物品,在等待啟程的行李箱中早已一應俱全,那個時代於我而言,就連戰爭都是孩子氣的歡樂。當時真心相信就算中彈我也不會痛的過剩夢想,在這時絲毫不見減退。就連對自己死亡的預想,都讓我因未知的歡愉而戰慄。我感到自己擁有一切。想必也是。為準備旅行而忙碌的時候,也正是我們完全擁有旅行的時候。之後剩下的作業,是摧毀這擁有。那就是旅行那種完全的徒勞。

我對接吻的固定思維,後來鎖定在某個嘴唇。那難道不是單純地只想給幻想找個理由嗎?正如前面也提過的,明明不是慾望,我卻拼命想相信那是慾望。換言之,我把無論如何都想相信那是慾望的、不合理的慾望,和本來的慾望搞錯了。我把「不想做自己」這個強烈的、不可能的慾望,和世人的那種性慾、從「他是他自己」湧現的那種慾望搞錯了。
當時我有個完全聊不來卻來往密切的朋友。這個名叫額田的輕浮同學,為了初級德語課的種種問題,似乎選中我作為好相處的求教對象。事事都只有三分鐘熱度的我,在初級德語方面被視為成績優秀的學生。貼上優等生(這麼說有點神學生的味道)標籤的我,內心不知有多麼厭惡優等生的標籤(但是除了這個標籤以外,我找不到能夠幫助我保障安全的標籤),或許額田憑藉直覺看穿我有多麼嚮往「惡名」。他的友情含有刺激我弱點的成分。因為額田是個嫉妒心強令硬漢派看不順眼的男人,因為他就像通靈的靈媒,身上若有似無地傳來女人世界的消息。
來自女人世界的第一個靈媒就是近江。但當時的我更保有自我,因此我把近江身為靈媒的特質,當成他的一種美就已滿足。可是額田扮演的靈媒角色,卻替我的好奇心形成超自然框架。那或許也是因為額田一點也不美。
我前面提到的「某個嘴唇」,就是去他家玩時看到的他姊姊的嘴唇。這個二十四歲的美人兒輕易將我當成小孩。看著圍繞她的那些男人,我逐漸明白自己身上完全沒有吸引女人的特徵。那讓我絕對無法變成近江,反之,也令我恍然大悟,自己想變成近江的心願其實是我對近江的愛。
儘管如此,我還是深信自己愛著額田的姊姊。我就像和我同齡的清純高中生,時而在她家周圍打轉,時而在她家附近的書店賴著不走,等待她從書店前經過好伺機攔下她,時而摟著抱枕幻想抱女人的感覺,也畫了很多她的嘴唇,甚至悲痛欲絕地自問自答。那樣究竟算甚麼?這些人為的努力給我內心帶來異常麻痺般的疲憊。這是因為不斷告訴自己我愛她的這種不自然,讓我明確發現真正的心意,於是用惡意的疲憊來抵抗。這種精神疲勞似乎帶有可怕的毒素。心在人為努力的空檔,不時有令人戰慄的掃興襲擊我,為了逃避那種掃興,我又傻呼呼地朝別的幻想前進。於是我立刻生龍活虎,變回我自己,朝著異常的心象熊熊燃燒。而且這火焰被抽象化後留在心中,彷彿這股熱情是為她而產生,在事後加上牽強附會的注釋。──我就這樣再次欺騙自己。

如果有人怪我到此為止的敘述過於概念性有失抽象,那我只能回答,這是因為我實在提不起勁去囉嗦描寫我在外表上和正常人的思春期肖像毫無分別的表象。如果除去我內心不可告人的隱私,以上和正常人的那段時期就連內心都如出一轍,到此為止我和他們完全相同。各位不妨想像一下,一個好奇心一如常人,對人生的慾望也一如常人,只是或許太過內省導致有點內向,動輒臉紅,而且對容貌也沒有自信能夠受到女人青睞,只知拼命啃書,成績還算不錯的十幾歲學生。不妨想像這個學生會怎樣憧憬女人,怎樣內心焦灼,怎樣空虛煩悶。想必沒有比這個更容易、更缺乏魅力的想像了。所以我當然省略了照實勾勒這種想像的無聊描寫。內向學生那段毫無光彩的時期,與我完全相同,我立誓要絕對忠於導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