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資本主義編年紀事

反資本主義編年紀事

定價 $140.00 $0.00 單價
作者  : 大衛‧哈維
出版社 : 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 2022/03/08

 


分享產品

資本主義已死?我們還要它嗎?
或者提倡更美好的社會主義?
 
  何明修:在二十一世紀前二十年,全球已經面對了金融風暴、不平等急遽惡化、中國的資本輸出、右翼民粹主義、AI取代人工、冠狀病毒等挑戰。大衛.哈維帶領讀者重新閱讀十九世紀的馬克思著作,逐一剖析這些新興現象背後的政治經濟學之根源。
 
  萬毓澤:哈維將2019年全球爆發的社會抗爭(包括臺灣讀者比較熟悉的香港反修例運動)當成本書的出發點。這些抗爭各有不同的觸發因素,但背後的共通點往往是經濟與民主治理同時失靈:一般人的經濟生活困頓,而又無力透過政治矯治弊病。
 
  新冠肺炎發生後的今日,全球世界經歷一波波的經濟危機、公共衛生危機、階級鬥爭和新法西斯反動,但極少人能像全球知名公共知識分子大衛‧哈維那樣看清事態和展望未來。多年來他一直追蹤資本主義體制的演變和反資本主義基進浪潮。在《反資本主義編年紀事》中,哈維介紹了理解全球資本主義危機和爭取更美好世界的鬥爭的新方式。
 
  除了解釋暴力和災難,哈維也闡述希望和可能性,發揮個人的典型的才智,藉由談論新自由主義、資本主義、全球化、環境、科技、社會運動和冠狀病毒等危機,概述了如何在非常艱難的情況下構思社會主義替代方案。他提供一個馬克思主義框架,有助分析反資本主義鬥爭中不受重視的面向和它們的國際關聯。
 
  本書的靈感來自哈維的「反資本主義紀事」(Anti-Capitalist Chronicles),一個每月兩次的播客和線上影片節目,以馬克思主義的視角審視當代資本主義。
 
  《反資本主義編年紀事》提出的分析,對政治和社會運動,以至關注不義的當前階級鬥爭形態非常重要。本書共十九章,哈維在當中論述當代重要議題,包括經濟中金融和貨幣勢力集中的現象、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通用汽車關廠事件、新自由主義者與新法西斯主義者在巴西和世界各地的新興聯盟,以及二氧化碳排放與氣候變遷。他探討了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的關鍵概念,包括資本的起源和發展、疏離異化、社會主義與「不自由」,以及資本積累的地理和地緣政治。哈維也談到川普政府解決新自由主義危機的嘗試和失敗,以及組織社會主義替代方案之必要。
  
  眼下是黑暗和危險的日子,非常需要深入分析和認識對我們不利的力量,以及改造社會以滿足所有人需求的富遠見的替代方案。哈維的努力在世人面臨攸關生死的當代迫切鬥爭之際,照亮前路。
大衛‧哈維(David Harvey)
 
  人文與社會科學領域被引用次數最多的學者之一,都市研究方面的主要理論家,獲《圖書館雜誌》(Library Journal)譽為「20世紀後期影響力最大的地理學家之一」,目前是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人類學和地球與環境科學傑出教授。著作等身,包括《資本思維的瘋狂矛盾》、《挑戰資本主義:大衛哈維精選文集》、《資本社會的17個矛盾》和《新自由主義簡史》。

作者:大衛‧哈維
譯者:許瑞宋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2/03/08
ISBN:9789571398914
頁數: 304頁 
規格: 14.8 x 21 x 1.62 cm
 

國際媒體專家學者一致好評

 大衛‧哈維鼓舞我,也鼓舞那些迫切希望建立公正世界秩序的人。他是進步運動中最有洞察力和智慧的思想家之一。──歐文‧瓊斯(Owen Jones)
 
大衛‧哈維在他的領域裡引發了一場革命,激勵了一個世代的基進知識分子。──娜歐蜜‧克萊恩(Naomi Klein)
序言    喬丹‧坎普(Jordan T. Camp)
編輯前言  喬丹‧坎普(Jordan T. Camp)與克里斯‧卡魯索(Chris Caruso)
作者前言
 
導讀一/葉浩(國立政治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導讀二/萬毓澤(國立中山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兼社會科學院副院長)
 
第一章   全球動盪
第二章   新自由主義簡史
第三章   新自由主義的矛盾
第四章   權力的金融化
第五章   威權轉向
第六章   社會主義與自由
第七章   中國在世界經濟中的重要性
第八章   資本主義的地緣政治
第九章   成長症候群
第十章   消費選擇受損
第十一章  原始積累
第十二章  剝奪式積累
第十三章  生產與實現
第十四章  碳排放與氣候變遷
第十五章  剩餘價值率和剩餘價值量
第十六章  疏離異化
第十七章  工作上的疏離異化:關廠的政治因素
第十八章  冠狀病毒瘟疫時期的反資本主義政治
第十九章  以集體方式應對集體困境
致謝
問題討論與延伸閱讀

 

序言/喬丹‧坎普(Jordan T. Camp
 
藉由出版《反資本主義編年紀事》,我和我的共同編輯希瑟頓(Christina Heatherton)和卡魯卡(Manu Karuka)非常自豪地推出我們的「紅字」(Red Letter)系列圖書。紅字系列的作者是從國際主義的角度關注北美窮人、勞工階級和被剝奪者的鬥爭的知識分子。受葛蘭西(Antonio Gramsci)啟發,我們出版新興基進知識分子、作家、學者,以及政治和社會運動的長期遊說者的作品。在人們對社會主義的興趣高漲的情況下,我們希望我們出版的書成為教育資源,幫助大眾認識勞工階級和社會主義運動,並成為課堂用書。我們的目標是將反帝國主義和階級鬥爭置於政治與知識議程的核心。
 
我們希望以《反資本主義編年紀事》介入圍繞著新自由主義資本體制危機和社會主義左派復興的辯論。它是從人民論壇(The People’s Forum)的討論中發展出來的,人民論壇是紐約市一個運動育成中心(movement incubator)和教育與文化空間。在此一努力中,我們有幸與美國和全球南方(Global South)的政治和社會運動互動,包括巴西的無地農民運動(MST);南非的棚戶運動(Abahlali baseMjondolo)和南非全國金屬工人工會(NUMSA)的運動;以及北美的窮人運動(Poor People’s Campaign)、「爭取十五美元」(Fight for $15)和反戰運動。在這些鬥爭中,我們看到了社會根本變革的新願景。能與美國以至世界頂尖的馬克思主義學者大衛‧哈維合作,使我們感到非常自豪。
 
極少人能像世界知名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大衛‧哈維那樣看清世局和展望未來。自二○○五年出版暢銷著作《新自由主義簡史》(A Brief History of Neoliberalism)以來,哈維一直追蹤新自由主義資本體制的演變和反抗這種體制的基進浪潮。在世界經歷一波波的經濟危機、階級鬥爭和新法西斯反動之際,哈維解釋了為何社會主義有可能替代資本主義,並闡明邁向社會主義的轉變如何能夠而且必須藉由運動來組織。《反資本主義編年紀事》代表哈維對危機和可能性的深入思考,是他對《新自由主義簡史》出版以來這些年間的世界局勢富洞察力的最新評估。

雖然有些著作宣稱新自由主義已死,《反資本主義編年紀事》認為新自由主義仍充滿活力,但值得注意的是,它已喪失其正當性(legitimacy)。新自由主義因為無法再像以前那樣獲得大眾支持,為求生存,已經與新法西斯主義結盟。因此,民族主義和暴力反動勢力崛起,並不是資本體制求生的偶然產物;一如哈維指出,這種暴力自從資本體制血腥面世以來一直存在。
 
在《新自由主義簡史》中,哈維指出,一九七三年美國中央情報局支持智利政變,是世界轉向新自由主義的一個關鍵時刻。當時美國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命令中情局在智利「使經濟尖叫」(make the economy scream),以阻止在民主選舉中當選的社會主義者阿葉德(Salvador Allende)「上臺掌權」。結果是民主力量遭軍事力量暴力鎮壓。在美國支持拉丁美洲政變、美國支持極右翼,以及南半球左派政治運動受鎮壓的當前時刻,哈維的洞見對我們理解新自由主義國家的演變以至眼前的鬥爭至關重要。
 
無論是當年還是現在,如果不考慮美國乃至世界的階級鬥爭,新自由主義國家崛起是無法想像的。在一九六○和一九七○年代,民族解放和社會主義鬥爭流傳於非洲、亞洲和拉丁美洲。這些鬥爭與北美和歐洲不斷擴大的城市叛亂有關。正如我已指出,越南等地的反帝國主義鬥爭,與一九六五年洛杉磯瓦特區(Watts)和一九六七年底特律等地的暴動有具體的關係。整體而言,這些鬥爭造成了資本和國家的霸權危機。國家和資本主義勢力對此一危機的政治反應,產生了一個新的歷史和地理關頭。如果脫離這個全球叛亂背景,新自由主義興起是無法理解的。
 
一如《新自由主義簡史》所述,在這段時期,統治階級的利益證明是與大眾利益脫節的。戰爭和武力方面的支出增加,例如耗費巨資在大規模監禁和警政上,助長了新自由主義的正當性危機。為了解決此一危機,資本主義國家提倡威權政治和自由市場解決方案。正是這些作為標誌著這些國家轉向新自由主義。我們必須記住,這場全球新自由主義反革命是政治和階級鬥爭的產物;這些鬥爭本來可以有不同的結果,現在也還是可以產生不同的結果。
 
新自由主義國家的發展伴隨著歷史上特有的一種常識之產生。哈維像義大利馬克思主義理論家葛蘭西(Antonio Gramsci)那樣,利用常識的概念描述那種使人們接受強制措施的「普遍持有的假設和信念」。

常識利用關於種族、性別、性、宗教、家庭、自由、腐敗、法律與秩序的文化主義和民族主義敘事,掩蓋政治和經濟問題的根源。這些敘事被動員來確保人們接受哈維所講的「階級力量的復辟」。
 
哈維認為,政治問題如果被文化敘事掩蓋,就會很難回答。例如二○○五年紐奧良的卡崔娜(Katrina)颶風是一場環境大災難,需要國家組織疏散計畫,部署緊急公共衛生措施,以及分發食物和藥品。但這場災難被重塑為一場法律與秩序的種族危機,由國家利用警察、軍事介入和槍支解決。這樣的重新定義使聯邦資金得以轉用在鎮壓和企業投資上,而不是用來救災;這是明顯的階級復辟計畫。
 
新自由主義常識已經藉由媒體、大學和智庫組織流傳了數十年。非洲、亞洲、美洲和歐洲的反資本主義運動,則利用哈維的理論研究成果對抗新自由主義常識的流傳。這些左派群眾運動,以及從智利到黎巴嫩以至海地的週期性反緊縮政策抗議,揭露了新自由主義已無法獲得大眾接受的事實。當前事態相當於葛蘭西所講的「權威危機」或「統治階級失去其共識」的時刻,也就是統治階級「不再『領導』,只是『主宰』,只靠行使強制力」,因此「這意味著廣大群眾已經脫離了傳統意識形態,不再相信他們過去相信的東西」。這種時刻是不可預料的,但它也賦予行動者和反對勢力獨特的機會去組織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