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玩笑的夏天

開玩笑的夏天

定價 $160.00 $0.00 單價

作者  : 清如
出版社 : 誌傳媒
出版日期: 2021-07

 


分享產品

《開玩笑的夏天》 是一本由獨立記者清如撰寫的訪談集。 清如是千禧後「香港人」,酷愛香港文化。她從內地來港兩年,遇上反修例運動,一次民主初體驗,引發她一場身份認同思考。朦朧間她看到前線、後勤也有新移民的身影,她不想用顏色去標籤一個人的價值觀,只想好好尋究他們的想法。2019年,一個甘心被戲弄的夏天,少女訪問26位她身邊的人,一筆一頁寫了那一年的日記。

每個受訪者都有著不同的中港背景,對於運動由截然不同的看法。清如以「人」的角度出發,記錄中港矛盾之間的縫隙。 這是千禧後記錄者首本著作《開玩笑的夏天》,一書中英文合本。
 

作者:清如
出版社:誌傳媒
出版日期:2021-07
ISBN:9789887512417
頁數:295
規格:A5

導讀 —
▀ 翻閱千禧後少女筆記 重新審視香港的「他者」

二零二零月七月一日,我們開了全世界的玩笑,我們的歷史像粉筆字被匆匆抹去,新聞畫面左刪右減,路面如常,荒謬如一。疫情中我們怒不可遏,香港頃刻變作威權法治之都,我們又敢怒不敢言。說話咽在喉嚨裡,歷史快要煙沒在大時代漩渦之中。

二零一九年,當年十九歲的少女在烽烽火火之間尋找她認定跟自己有相同身份、特質的人群 — 新移民、內地港人進行訪談,《開玩笑的夏天》宛如她一本獨有的歷史筆記。每個訪問都是她內心熾熱的、誠心的尋找答案:「我是什麼人?」「抗爭是什麼?」「自由是什麼?」,終究「什麼才是香港人?」二十六篇的訪談文章,是這位少年記錄者內心一連串的疑問,這些疑問既是內地人跟香港人的心結,也是現在香港人應接不睱題目。

一次機緣巧合,去年夏天讓我有幸翻讀作者清如的作品,她訪問的人物顛覆了很多人對新移民 (內地、其他國家) 的刻板印象,他們屬於建制的,是經濟動物,是香港的過客,他們都是被稱之為建制陣營的「藍絲」,擁護傳統,⋯⋯,諷刺的是在外國人眼中的香港人,我們同樣是對政權逆來順受的經濟動物,只是2019年的抗爭運動令他們對香港人刮目相看。

你是過去的她,還是,她也是現在的你?

那年夏天,橫時空的黃藍二元對立,甚至有點對倒的「玩笑」,狠狠的炸毁了中港之橋。訪談中盡見「中港人」的愛恨交纏,亦流露了我們眼中的有些「新香港人」的價值如何凌駕身份,因此在煙霧中的有志之士都稱2019年為香港的價值之戰,亦開啟了身份之思辯。

《開玩笑的夏天》說出香港人二零一九年開始身份流動,價值共有的現況。新來港的新移民,他同樣跟香港共享自由價值,有權否定自己出身的身份,追求世界主義,同時也因在這片土地上釋放內心的自由而對它你產生強烈的歸屬感;反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似是永久領取「虛擬香港人」的身份,只要是土炮,他無論移民到內地多久,他們都會自認香港人。我們忘了,他們也是內地的「新移民」,當混雜了經濟改革開放的城市價值,昔日一九八九年的價值也是會隨時代褪色或扭曲,那他還算不算是香港人?

二零一九年的夏天,為香港而糾結的事不止在街頭,每一個香港人也在詰問普世價值如何實踐下去。如果用出生地去劃分香港人是陝隘的想法,那單單用普世價值去區分香港人的身份亦流於表面。香港人,或是愛香港,畢竟是複雜的,是混沌的,是不能言語的,是令人又愛又恨的,糾纏不清的。

二零一九年的衝擊,如作者所說,就像被愛情戲弄了,但她是甘心被這趟「自由的初戀」戲弄的。

二零二一年的夏天,《誌》剛好完成了梁凌杰死因庭報道,他被裁定死於不幸;在反修例運動中備受關注的周梓樂及陳彥霖案,他們被裁定死因存疑。三人分別生於一九八四年 (中英聯合聲明)、一九九七年 (香港回歸)、二零零四年 (沙士翌年),三個年份也連繫着香港的命運,但這三個世代有沒有足夠的話語權去表達他們的訴求?新一代在寫歷史,那些歷史是否大眾能觸及?世人還有沒有耐性和勇氣凝視千禧後心中「開玩笑的夏天」?

翻開這本少女筆記,一起來顛覆對「來者」、「去者」以及「他者」的觀念。只要歷史記錄的覆蓋面拉濶一點,無論香港往後回歸多少次,對方持什麼政治取態,之後一句「我係香港人」,可以包含得更廣更有力。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八日 清晨
責任編輯 關震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