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和他的子民

定價 $140.00 $0.00 單價
耶穌的經歷成為生命的典型,
為當時、現在、未來的所有人類開闢一條道路。
沿著這條道路進入、身處之境,
是信仰、希望,與愛;生命活潑地躍動著。

國際知名猶太教研究學者保祿・薩奇教授,在當今世代有更多史料知識之後,應用他對猶太教世界的博學多聞去解釋福音,特別是為了認識耶穌這個人,在耶穌生活的場景中,勾勒他的樣貌,以薩奇教授自己的話來說:「我的所能在於我受過猶太宗教文化學和古典哲學的培育,以希臘文和拉丁文研讀過包括福音在內的一些文獻。所以,我會試著在包括『古木蘭文件』和『舊約經外著作』的歷史與文化思想背景上,描繪福音中的耶穌」,亦即,作者嘗試在耶穌當時的社會脈絡中去認識耶穌,解讀福音所呈現和說明歷史的耶穌:他如何表達自己、實現使命,直到死亡。
在薩奇教授具體而鮮活細膩的描繪裡,我們體會到耶穌如何逐步彰顯和行動他的默西亞身分,以及「天主的國」來到人世間的好消息,以及這個好消息的內涵;
在如同我們一樣血肉之驅、和尋常人一樣也吃也喝的耶穌身上,逐步依循聖神的痕跡。

本書的特點之一是:書中的切入點在福音的更早階段。薩奇教授在某種程度上,是將自己置於傳統編纂的神學解釋——這些神學解釋已經出現在新約聖經中,並發展成為接下來幾個世紀的豐富神學,一直到我們這時代——稍微早一些的時間。因此,讀者們幾乎可以立刻感受到聖經「這些事件正在發展」的當下的張力與奧秘;在我們對此歷史所知更多、明白耶穌所處的環境與世界樣貌之後,我們對新約以及耶穌的教導,將會有簇新的視野。

二十世紀中葉「古木蘭文件」和「舊約經外著作」的發現,開啟了史料富藏的世紀新頁。分布在古木蘭洞穴裡的舊約經外著作殘篇,讓人注意到:原來在基督之前的猶太教中,並不是只有一種神學路線,而且神學思想也在發展進程中。這些企尋天主的神學路線和派別多不勝數,當中有些立場不同,甚至有些立場是彼此對立。我們知道的對象不再只有法利賽人、撒杜塞人和熱誠黨人,還有匝多克派、哈諾客派、古木蘭派等等。相較於把耶穌放在只有法利塞人存在的猶太教世界,複數的猶太教世界能更切合實際環境地去認識耶穌、以及他的宣講和行動。

文中,薩奇教授出自肺腑、感性又啟迪人心之語:「「只要談到耶穌的宣講,總像在寫一部新的福音,同時又感到不能完全詞盡乎義的遺憾。事實上,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對耶穌的理解,這是個人專屬,也因此無法阻止每個人在自己心靈裡寫下他的耶穌福音。」在這個意義下,這本書也可以說是薩奇教授編寫的福音,是在二十一世紀完成的福音;帶領著讀者穿越時空,彷如置身耶穌講道時的聽眾席裡,而成為他的門徒之一。

分享產品

耶穌的經歷成為生命的典型,
為當時、現在、未來的所有人類開闢一條道路。
沿著這條道路進入、身處之境,
是信仰、希望,與愛;生命活潑地躍動著。

國際知名猶太教研究學者保祿・薩奇教授,在當今世代有更多史料知識之後,應用他對猶太教世界的博學多聞去解釋福音,特別是為了認識耶穌這個人,在耶穌生活的場景中,勾勒他的樣貌,以薩奇教授自己的話來說:「我的所能在於我受過猶太宗教文化學和古典哲學的培育,以希臘文和拉丁文研讀過包括福音在內的一些文獻。所以,我會試著在包括『古木蘭文件』和『舊約經外著作』的歷史與文化思想背景上,描繪福音中的耶穌」,亦即,作者嘗試在耶穌當時的社會脈絡中去認識耶穌,解讀福音所呈現和說明歷史的耶穌:他如何表達自己、實現使命,直到死亡。
在薩奇教授具體而鮮活細膩的描繪裡,我們體會到耶穌如何逐步彰顯和行動他的默西亞身分,以及「天主的國」來到人世間的好消息,以及這個好消息的內涵;
在如同我們一樣血肉之驅、和尋常人一樣也吃也喝的耶穌身上,逐步依循聖神的痕跡。

本書的特點之一是:書中的切入點在福音的更早階段。薩奇教授在某種程度上,是將自己置於傳統編纂的神學解釋——這些神學解釋已經出現在新約聖經中,並發展成為接下來幾個世紀的豐富神學,一直到我們這時代——稍微早一些的時間。因此,讀者們幾乎可以立刻感受到聖經「這些事件正在發展」的當下的張力與奧秘;在我們對此歷史所知更多、明白耶穌所處的環境與世界樣貌之後,我們對新約以及耶穌的教導,將會有簇新的視野。

二十世紀中葉「古木蘭文件」和「舊約經外著作」的發現,開啟了史料富藏的世紀新頁。分布在古木蘭洞穴裡的舊約經外著作殘篇,讓人注意到:原來在基督之前的猶太教中,並不是只有一種神學路線,而且神學思想也在發展進程中。這些企尋天主的神學路線和派別多不勝數,當中有些立場不同,甚至有些立場是彼此對立。我們知道的對象不再只有法利賽人、撒杜塞人和熱誠黨人,還有匝多克派、哈諾客派、古木蘭派等等。相較於把耶穌放在只有法利塞人存在的猶太教世界,複數的猶太教世界能更切合實際環境地去認識耶穌、以及他的宣講和行動。

文中,薩奇教授出自肺腑、感性又啟迪人心之語:「「只要談到耶穌的宣講,總像在寫一部新的福音,同時又感到不能完全詞盡乎義的遺憾。事實上,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對耶穌的理解,這是個人專屬,也因此無法阻止每個人在自己心靈裡寫下他的耶穌福音。」在這個意義下,這本書也可以說是薩奇教授編寫的福音,是在二十一世紀完成的福音;帶領著讀者穿越時空,彷如置身耶穌講道時的聽眾席裡,而成為他的門徒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