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涎三尺:說不出口的沉悶與孤單,就這樣不自覺地嚥下
垂涎三尺:說不出口的沉悶與孤單,就這樣不自覺地嚥下
垂涎三尺:說不出口的沉悶與孤單,就這樣不自覺地嚥下

垂涎三尺:說不出口的沉悶與孤單,就這樣不自覺地嚥下

定價 $108.00 售價 $120.00 單價
作者  : 金愛爛
譯者  : 許先哲
出版社 : 臺灣商務
出版日期: 2020-12-05

 


分享產品

你不可不知的韓國當紅最具代表性小說家金愛爛,獲獎無數!
被封為「都市生態觀察員」、「文壇偶像」、
「最關心年輕人生活的作家」……
「韓國文壇最大的收穫之一」


以韓國「都市生態觀察員」著稱的超人氣暢銷作家金愛爛,
風靡韓國暢銷榜,更得遍韓國文壇大獎!
由八篇短篇故事編織出城市中的壓力與束縛,
金愛爛以最細微的觀察與筆觸描寫出新貧世代的幸與不幸。
在透支人生的同時,還能獲得什麽!?


  「韓國讀者不論男女老少都喜歡她的作品,
  每次出版新作就會登上暢銷排行榜!」

       
  備受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勒‧克萊喬高度讚譽的小說家金愛爛,更是韓國多項著名獎項的得主,包括《韓國日報》文學獎、李箱文學獎的最年輕的獲獎者。
  受封為韓國「最關心年輕人生活的作家」……
  這本書由八部短篇小說構成,以都市經驗為主題,也涵蓋家庭問題與生活面貌,如城市租屋問題和就業困難、不同習慣與世界的人因合住而產生的摩擦與心理變化、青年上班族為生計奔波的樣貌等,也涵括韓國青年對未來前途的徬徨與迷惘。

  也許正是那句話,讓她決定跟學妹一起住吧。學妹用甜甜的嗓音說道,那天以後,每當想到消失的媽媽,還有每當跟深愛的人們離別時……被強塞了半根口香糖的她,有氣無力地繼續說道,在離開的時候,滿心哽咽地,那殘酷的每一刻……。嗯,學妹用無比清澈的表情說,「我的嘴裡總會噙滿口水。」──摘自〈垂涎三尺〉 

作者簡介

金愛爛(김애란)


  1980年生於仁川,成長於瑞山,畢業於韓國國立藝術大學表演藝術學院戲劇系。

  2002年以短篇小說〈不敲門的家〉贏得第一屆大山文學獎並正式踏入文壇,之後陸續獲得黃順元文學獎、韓國日報文學獎、李孝石文學獎、今日新銳藝術家獎、申東曄創作獎、金裕貞文學獎、新銳作家獎等多項大獎的肯定。2013年更成為韓國三大最有影響力的文學獎「李箱文學獎」最年輕的得主。

  作品包括短篇小說集《奔跑吧!爸爸》(臺灣商務出版)、《飛機雲》與長篇小說《噗通噗通我的人生》等。此外,《奔跑吧!爸爸》於2014年出版法文譯本,並榮獲法國Prix de l’Inaperçu文學獎。《噗通噗通我的人生》則已授權台、中、日、法、德、俄、越等多種版本,並已改編拍成電影。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勒.克萊蕎(J. M. G. Le Clézio)推崇金愛爛是韓國最有希望獲得諾貝爾獎的作家之一。

譯者簡介

許先哲


  自由職業人,2007年因翻譯《聖誕特典》一書獲得第六屆韓國文學翻譯新人獎,從此踏入文學翻譯的世界。至今已有多部翻譯作品,其中翻譯代表作有長篇小說《張石兆家房客們》(金昭晉著)、短篇小說集《奔跑吧!爸爸》(金愛爛著)。 

作者:金愛爛 김애란
譯者:許先哲
出版社:臺灣商務
出版日期:2020-12-05
ISBN:9789570532937
頁數:272
規格:14.8 x 21 x 1.45 cm
 

  受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勒.克萊喬高度讚譽,他認為金愛爛是韓國最有希望獲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之一。
  曾獲韓國李箱文學獎、韓國日報文學獎、李孝石文學獎、金裕貞文學獎與法國 Prix de l'inaperçu 文學獎等多項大獎肯定。

  陳慶德(文化研究者)、彭紹宇(作家)、楊宗翰(淡江中文系副教授)重磅推薦

  「金愛爛書寫一個又一個的房間,打開人們心門,我相信讀者總會在她的筆下,找到一個,我們既熟悉卻又陌生的房間。推薦給喜歡當代韓國小說的您。」——(文化研究者、《他人即地獄》作者)陳慶德

  「情感濃如夕霞,文字清若晨露,舉重若輕地托出社會輪廓,這是一本會與所有人產生共鳴的書。」——(作家)彭紹宇

  「金愛爛筆下這些哀樂悲喜,雖然是韓國現今年輕世代的故事,也映照出台灣窮忙一族的處境,以及對人事物深刻的理解與關懷。」——楊宗翰(淡江中文系副教授) 

雅致的生活
我用雙手撕開了包子。由粉條和胡椒、豆腐、豬肉填滿的包子餡恍如爆竹一般炸了出來(……)。我忽然想到,度過了二十多個年頭的姐姐和我的肉體,是不是由媽媽賣出去的數千個餃子組成的呢。

垂涎三尺
被強塞了半根口香糖的她,有氣無力地答道,在離開的時候,滿心哽咽,那殘酷的每一刻到來的時候。嗯,學妹用無比清澈的表情說道:「我的嘴裡總會噙滿口水。」

聖誕特典
男子也並非未曾在自己的房間裡跟戀人做過愛。可是在那裡,只要有一點小小的動靜,他們也要神經緊繃,總感覺馬上會有人闖進來,立刻得起身離去……

經過子午線時
那年的我是活在編號裡,而不是活在一個時空中,我頓然有了這種感覺。不過對我來說,那也是一段對得起自己的時光。所以每次生活感到吃力時,都會想:只要跟當時一樣去做,什麼都能解決……。

刀印
刀噔噔噔地走在了菜板上。媽媽手快,刀聲節拍也輕快。媽媽和那把刀很像,都是又年輕又堅韌。媽媽握著刀煮東西時,那身影透著某種犀利……

祈禱
學位就像是價格幾千萬的資格證,拿到了也沒什麼不好的。幸好男子沒有再問。他遞過文件,拜託我簽名(……)。「就業途徑」越是浮出水面,我就越是感到惶恐……

四方印記
學長和我徘徊的那條道路,那條百轉千回的巷子。不知為何,我感到年華不染的兩個人還在那個巷子裡徘徊。一直都沒有從那裡脫身……

漂浮資料記錄島
陸地人都離開了。他們拿著有人放到燈塔下的黑盒子,發著震耳欲聾的旋翼噪音,消失離去。墜落之前,三十分鐘的錄音內容因為黑盒子零件的損傷和雜音,大部分都無法解讀……

附錄
我的房間,宇宙地理學 李光鎬(이광호,音譯)著,陳慶德譯
作者的話 金愛爛著,劉宛昀譯 

附錄評論(選摘)

我的房間,宇宙地理學


  那個叫做金愛爛的房間

  又是金愛爛。對我而言,從兩千年來,金愛爛這位上天特選之人,獨具寫作天分的作家,就像一份禮物誕生在南韓文壇。她所具有的獨特寫作魅力,總是吸引我的目光,仔細想想,金愛爛的寫作魅力,可以說是突然橫空問世,無跡可循的,她藉由她的筆端,把城市鄉村內的尋常之事,抑或人們視為平凡之物,轉移到一個想像空間,而這個空間所寓含開展出來的感情,是如此透明,而金愛爛也在作品內,發揮她獨特的機智問答、豐富的幻想等,都讓人不得不讚嘆她的書寫魔力。尤其金愛爛寫作魅力中,最吸引人的一點,在於她所處理的主題並不是遠離現今人們生活,或者為過往時代久遠的時光,反倒是屬於當下的韓國,這樣的時空,即您和我一起生活的當下,甚至也有可能是在同一個大城市內,我們共同生活在一起的一個小小房間內。

  為什麼我會用到「房間」意象來論評金愛爛呢?因為這位與我同時代的年輕作家的生動想像力,完全迥異於過往作家,一言以蔽之,金愛爛是從一個較低、較窄的位置,激發她創作小說的想像力。而她從短篇小說〈不敲門的房子〉開始時,就開始圍繞「房間」此意象,開拓出房間的禁閉感,與試探和外人交流的可能性,繼而擴展到「宇宙地理學」的新面向。而金愛爛的房間,包含著「新林洞的考試村」(〈祈禱〉)、「四人閱覽室」(〈經過子午線時〉),抑或「半地下室房」(〈雅致的生活〉)等等,各式各樣狹窄而破舊的房間,而生活在這些房間內的人們,皆為了生活努力拼鬥著(〈聖誕特典〉)。綜觀這些金愛爛所描繪出來的房間,讓人聯想到,這些房間也成為身為作家的她,個人的敘述延伸與表象,呈現出她的想像圖像。我們由此也可觀察到金愛爛的敘述,是家庭羅曼史的變奏曲,從她對當代房間意象的敘述內,試圖找到其定位……。(未完)
 

文/李光鎬(이광호,音譯)(陳慶德譯)


作者的話

  我想像了一下作者們在撰寫「作者的話」的夜晚,想像那些透過作者散播出去的文字、血淚。我在想,文字傳播出去的力量,是否源於那些試圖阻擋文字傳播的行動呢?我想像著我未知的、已知的那些夜晚。因為想的不是「寫小說的夜晚」,而是「寫作者的話」的夜晚,所以作者們看起來變得較渺小,感覺更加親近。

  原本就希望假如能再寫一次「作者的話」,一定要表達我的感謝,即使會讓這版面看起來既無趣又老套。我一直以為自己瞭解,但其實不然,是感謝辭本身的重要性。眾多的「作者的話」之間的共通點是,作者們都認為是身邊有某個人持續的陪伴,才成就了自己。多虧身邊的這些人,我總是獲得幫助,受到感動。

  一直以來都想說的話,現在終於說出口了──向那些對我來說太重要,而無法輕易表達謝意的人們。也感謝那些告訴我,因我的書而感覺自己受到安慰的讀者,那些我叫不出名字的各位。既然已借用本書最後的空間,我想說:我也從各位身上獲得了安慰。

  對於在結尾變得無趣的自己,我非常滿意。
 

金愛爛/文 (劉宛昀譯)

 

選摘
(……)在她半閉眼睛半躺在靠枕上的時候,學妹蹲坐在旅行包旁邊翻了起來。像是要給她看一樣東西。學妹靠到她眼前坐下,輕輕伸出了手掌。她的掌心裡有一個小木盒,是個很樸素的木盒,但油亮的表面卻充滿了歲月的質感。學妹低聲說,姐姐,我給你講個有趣的故事吧。她點了點頭,那個木盒也激起了她的好奇心。我來到這裡,是因為一直以來寄居的那個房子被銀行扣押了,雖然沒有要求我離開,但我也不能厚著臉皮繼續住那兒。她開始緊張,她害怕這樣下去,就得憑一次無害的善意,換來自己不願意知道的秘密。我小時候都是四處晃蕩著長大的,我在大學時代不也是全勤獎學生嘛。她記不得學妹是不是全勤獎學生,只是祈求往下的故事不要是灰暗又具衝擊性的。要是留下那種故事,這個十三坪的單身公寓可是承受不住啊。不知道該從哪兒開始說起,嗯,這故事沒什麼大不了啦,就放下心來聽吧,姐。她露出了尷尬的微笑。學妹淡淡地繼續敘述。小時候去過市圖書館。雖然記得不是太清楚,不過從我家乘公車的話好像得走兩個小時。她也回想了自己第一次上圖書館是在中學的時候。學妹像是把記憶中的圖書館搬到現在一般,把生活在別處的自己的表情移到了臉上。那天,牽著媽媽的手進入巨大的寂靜中的那一刻,我記得我的心狂跳不已。學妹的眼神彷彿盲人一樣飄渺。她低頭望著手中的木盒子。猜不出學妹要講一個什麼樣的故事。媽媽讓我坐到了圖書館大廳的椅子上,叫我稍微等她一下,她要去借兩本書。之後,媽媽給了我一盒口香糖,說要是待得無聊就嚼著玩。她點了點頭。媽媽一進閱覽室,我就拿出一根口香糖開始嚼。我記得嘴裡不停湧出濃濃的口水,所以總是咂吧著嘴。我坐在椅子上,觀察圖書館裡的人們,打發著時間。我雖然不知道圖書館是做什麼的地方,倒應該明白得保持肅靜。她輕輕點了頭。可是等了不知多久,媽媽還是不回來。我開始焦躁起來,所以又拿出一個口香糖開始嚼。嚼了十分鐘,二十分鐘,直到把糖水嚼光為止。媽媽沒有回來。她發現自己在聽一個再熟悉不過的故事,而且只因這個故事很面熟,自然對學妹的不幸沒了興趣,反而感到些許倦怠。「這世上哪有母親會把自己的孩子丟到圖書館,而不是市場或車站?」當時的我因為焦躁不安,所以不時吹起了泡泡。我啪啪吹破泡泡嚇自己,練習著一個人玩。我怕真正嚇人的時刻會冷不防到來。我嚼著第三根口香糖,決定進閱覽室看看。一盒口香糖裡面不是有六根的嘛。圖書館是安靜的場所,所以我想媽媽也許在哪裡睡著了。我開始找媽媽。書本都長得差不多,我也不知道哪兒是哪兒,只是因為那裡像迷宮,讓我更加認定媽媽就在那裡。我感到喉嚨哽咽,就開始嚼第四根口香糖。嚼完一整盒為止,是還不能確信什麼的,對吧?要不然,媽媽怎會特意給我國下一整盒口香糖離開呢?她慌忙點了頭。媽媽花這麼長時間,到底是要借多少本書呢?圖書館寂靜得可怕,我剝開了第五根口香糖,沙沙的聲響跟翻書的聲音一同消散。我把裹著糖衣的口香糖卷起來送進了嘴裡。媽媽不在,心很痛,卻不能放聲大哭,要是我在圖書館哭起來,那將是世界上最大的哭聲吧。她肅然傾聽著學妹,媽媽到底還是沒有出現。學妹端看著她的臉提到,而這個就是最後一根口香糖。學妹伸出了木盒,小心翼翼地打開了盒蓋。她像是被勾住了魂一般,鬼使神差地傾斜上身望向盒子。一根扁扁的人參口香糖平平正正地躺在裡面。她感覺透不上氣來。真的嗎?學妹反問道,什麼?沒……沒什麼。促膝而坐的兩個人之間,淌過了一陣沉默。她望著優雅地躺在天鵝絨上面的人參口香糖,褪色的包裝紙因常年受潮而早已變得軟乎乎的,儘管富含人參精華,可是看來對人體百害而無一利。而就在下一秒,學妹的所為實在令人驚訝。她拿起那片口香糖,毫不猶豫地對半撕開。她嚇了一大跳,問道,你要幹麼?學妹說,分給姐姐。她臉都被嚇白了,彷彿是在哄勸著攥著手榴彈以自殺相脅的逃兵一般,急切地喊道,不要啊。學妹嫣然一笑,答道,沒關係。
「……什麼沒關係?」
口香糖的截面輕輕顫抖。只不過是口香糖而己嘛,學妹說道。謝謝你,她心煩意亂。一切都像謊言,同時也像真的。她甚至感覺學妹的存在本身就是個虛構。是為了矇騙我嗎……?在學妹家的謊話倉庫裡,是不是囤積著一百多盒過期的人參口香糖呢?但最重要的,並非是故事真實與否,而是學妹的故事在「打動」著她的心。經過幾番謝絕,她最後也只好收下那半個口香糖。她把那片口香糖放進了梳妝台上面的收據保管盒裡,收了起來。口香糖而已,只要在學妹離開之前還給她就可以了。反正拋開這一切,她難以忘懷學妹最後留下的一句話,也許正是那句話,讓她決定跟學妹一起住吧。學妹用甜美的嗓音說道,那天以後,每當想到消失的媽媽,還有每當跟深愛的人們離別時呀……被強塞了半根口香糖的她,有氣無力地繼續說道,在離開的時候,滿心哽咽地,那殘酷的每一刻。嗯,學妹用無比清澈的表情說,「我的嘴裡總會噙滿口水。」(……)
學妹住進來的第二天,她踮著腳跟,小心翼翼地穿上衣服化了妝。學妹像個死人一樣一動不動地躺著。她盯著學妹看了一陣,走出了家門,沒有比叫醒熟睡中的人,要求她離開,更沒良心的了。她帶著煩亂的心緒講課開會,照例忙了一整天之後下班回家。等她打開玄關門一看——整理得乾乾淨淨的起居室內,學妹在身旁放著自己的旅行包,恰如可寄到任何地方的包裹一般,端坐在中央。因為姐姐你不在,想打聲招呼再離開。她站在門廳口,怔怔地點了頭。可是,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嗯,那就一路小心吧,該這麼回答?還是該說,保重,以後有機會再見?是不是該問她有沒有車費呢?她不知不覺間隨口應聲道,那麼,喝杯紅酒再走吧。
那麼說,大概就是那個時候吧,忽然萌生出要不要跟那孩子一起住下去的念頭的那一刻。那天晚上,她喝光了一瓶紅酒之後,自己先倒頭酣睡,在第二天卻得了重感冒病倒了。學妹用冰涼的手不時地摸她的額頭量體溫,給學院打電話幫她請假,默默為她煮了大米粥。她從被窩露出了雙眼,觀望了一會兒學妹的一舉一動,而後用昏沉沉的聲音開口道,要是不介意的話,在下一步計畫有著落之前,先在這兒住著吧。學妹悶不吭聲地切著泡菜。那已經是三個月前的事了,學妹在她家住了下來,在她上班期間把房間擦得閃閃發亮,或者在網上下載熱門電影和美劇,井井有條地分門別類整理儲存在硬碟中,以便她下班後可以直接觀看。偶爾還會把小雛菊插在玻璃杯裡,增添房內的擺設之外,她也會時刻抽空查找招聘資訊。她漸漸開始思考跟學妹一起住下去的一個合理的理由。既然學妹有心找工作,那麼一起分擔月租也可以吧。這樣一來,也會讓學妹舒坦,同時對自己來說,也何嘗不是個很經濟的方案呢。過了一陣子,當她間接提出這個想法時,學妹遲疑不定地問道,這樣沒關係嗎?

「沒關係嗎?」這是什麼意思呢。天空上迴蕩著「理事長發言」。沒關係嗎?這句話的目的是不是假裝客氣,實則推卸責任呢。運動場上,四個巨大帳篷互相面對著,正面是主席臺,剩下的都是觀眾加油席,主席臺上,幹部們面無表情地坐在蔭涼處。她告訴自己不要再想學妹的事了。主持人介紹說,抽籤獎品有泡菜冰櫃和自行車,MP3播放機,足球等。運動場內開始湧蕩起興奮的騷動和期待。全民廣播體操的音樂響了起來,大家都隨著音樂的節拍,蠻不情願地做出原地踏步的樣子。音樂中間夾著「一二三四」打拍子的口令,還有「彎腰」、「呼吸」等充滿戰鬥性的指令。她打從幼稚園的時候就開始聽全民廣播體操的音樂,每當聽到這音樂的時候,會讓她不禁感到內心澎湃,心情繼而變得肅然莊重。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在體操的高潮部分播音員喊「全身運動」的時候,在悲壯的旋律下做的竟然只是划槳動作,一想到這個就好笑得不知所措。音樂一結束,五顏六色的巨大人浪各自結隊散開。職員們都是以T恤顏色為準,分為各科類代表隊──紅,橙,黃,綠,藍,總共五隊。她再次感慨著,「想不到我的單位原來是個規模這麼大的組織呀」。主運動場上預定要展開足球預賽,副運動場要召開工人三腳遊戲和藤球比賽。啦啦隊分散為兩三組,在選手面前就位。她雙手拿著白色加油棒,坐在足球場邊。語文科和數學科的男老師們各自站成一排,跟對手握手敬禮。那邊廂的加油席上爆出「哇哦」一陣呐喊聲,語文科加油席上也不甘示弱地發出「嗚嗚」歡呼聲。她抽著鼻涕敲擊了手中的加油棒。隨著一聲哨響,比賽開始了。晴朗燦爛的夏日天空下,正各就各位的選手們,身姿頗為輕巧。加油!

地鐵五號線。晃蕩的車廂裡,她面色蒼白,雙手抱著一大堆成套的「樂扣樂扣」保鮮盒,那是運動會的紀念品。人們不時瞥向她,她連感到丟臉的氣力都沒有了。她邊趕著睡魔,回想了一遍今天發生的事。語文科在五個隊裡拿了第三名,自豪或慚愧都挨不上邊的尷尬名次。頂點舞是沒有搞錯動作次序,順利跟著跳完了,可是相比語文科的辛勤努力,觀眾的反應倒是很冷淡。畢竟頂點舞本身除了方便當作集體舞之外,談不上新鮮更談不上優美,最受歡迎的是社會科男老師們的性感舞。文藝表演的時候,某個隊開始捧自己的主任,高唱起「隊內龍飛御天歌」。這樣一來,別的隊也不甘示弱,喊起高捧自家主任的口號。而下一個隊也為了抬高主任面子,唱起了其他版本的馬屁歌,到最後大家都由衷盼望著「不要再搞下去了」,可最終,所有隊伍還是以相同的方式擁戴了自己的領隊。等活動進入尾聲,大家都鬆著一口氣默默念著「這一天終於結束了」時,開學院班車的司機突然走上講臺握住了麥克風,那是當主持人問「有沒有人最後上來給我們唱一首?」之後。那一刻,儘管氣氛說不上來地尷尬,不過誰都沒能攔住或者指責那位司機。畢竟司機也是學院的工作人員之一,也因此才參加了今天的大會,可是在他開始唱無聊而老套的《南行列車》時,大家都感到了說不上來的不快。只有幾位喝多了的學院班車司機在一旁鼓掌而已。奇怪的是,那一刻她想起了學妹。她在司機師傅登上舞臺的那一瞬間,忽然有念頭,不想再跟學妹繼續住下去了。儘管要是學妹問為什麼的話,總不能回答說「因為你拿筷子的方法很怪,而且你還不愛吃蔬菜」等,但也許真的僅僅是因為那些理由而已。她明白自己是說不出那種話的人,也許今天也會跟昨天一樣獨自皺著眉頭,向心中的史官揭發學妹的惡習,以此平息自己的不滿吧。她緊抱著成套的「樂扣樂扣」保鮮盒,閉上了眼睛。(……)

回想著忙得一塌糊塗的一天,發生過很多事,同時也是個很折騰的一天。可最重要的意義就在於,這一天已經「過去」了,跟學妹要度過的那些不舒服的日子,也會在轉眼間過去的。她仔細清理了耳廓和肚臍上的污垢。槽孔上,她的還有學妹的髮絲纏成一團打著旋。洗完澡,感覺身心都緩下來了。她決心在學妹離開之前要儘量對她好一點。她披上浴巾走了出來,隨後在擦腳墊上蹭著腳底,環顧四周。奇怪,房間中央只有久違的寂寥,像陌生來客一般靜坐著,角落一邊放著疊得整整齊齊的被子,被罩是被扒下的狀態。再次環顧了屋內,時刻都在衣掛下面的學妹的旅行包不見了。學妹已經不在了。(……)

她再次平躺在被褥上,放在頭頂上的筆電螢幕背光幽幽蕩漾,遠處,好比是順著水管飛來的幾千隻蝴蝶成群一般——乘著光纜飛來的位元,那無數個故事的點點滴滴,正輕輕積落在她的電腦上。她等待著悄聲堆積在自己頭頂上的故事的終結,躺得跟死人一樣時,忽然記起了一樣東西,這幾個月把它給忘得一乾二淨,不知為何會突然想了起來。她起身走向梳粧檯,打開了收據保管盒。在各種收據和信用卡帳單之間,半片人參口香糖可憐巴巴地躺在中間。她小心翼翼地拿起了那片口香糖。隨後,剝開包裝紙,撕開軟乎乎地黏在上面的銀箔紙,人參口香糖彷彿皮肉一般疲憊地垂下。她把口香糖拿到鼻子前聞了聞,隱隱約約的香料味,觸動了一絲敏感的嗅覺細胞。人參香恰如灰塵味一般悠久而充滿懷舊。她毫不猶豫地把口香糖送進了口中,「天啊。」她像是大吃一驚,自言自語地嘟噥道:「還是甜的。」她慢慢嚼著口香糖片,面無表情地躺在了被窩裡,滿口甜甜澀澀的人參口香糖的味道,跟口水一同噙在口中漸漸消失,轉而又湧起。她趴著身子嚼著口香糖,直到嚼光糖水為止,耐心等待著美劇的「下載完畢」提示。不知是因為昏暗的螢幕背光燈,還是因為澀澀的人參味,嚼著口香糖的她,表情又像哭喪著臉,又不像是,總之頗為古怪。鬧鈴還沒有響起,當然也沒可能響起的,一個深深的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