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球的時代:偉大歷史的圖像

琉球的時代:偉大歷史的圖像

定價 $108.00 售價 $120.00 單價
作者  : 高良倉吉
譯者  : 蘆荻
出版社 : 聯經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 2018-04-12

 


分享產品

了解琉球,看見東亞文明歷史文化的進程!

作為臺灣第一本面世的琉球史,《琉球的時代》不僅是我們認識琉球的起點,也引領我們思考臺灣的歷史定位。
琉球最著名歷史學者高良倉吉力作
「故事」網站創辦人涂豐恩專文導讀:《琉球的時代》最精彩,也具魅力的地方,在於作者將琉球放入了一個更為廣大的歷史框架中,極具說服力地論證琉球王國的歷史,是「透過對外交易的形式,和東亞史、世界史一同連繫並進的歷程;其範圍之廣闊,區區狹隘的『鄉土史』藩籬根本不足以容納其中」。

沖繩並非一開始就是日本一員。
在古琉球時代,沖繩是有別於日本的獨立國家「琉球王國」。


位於亞洲海洋中的琉球王國,它的全貌籠罩在一片迷霧中,彷彿一個神話般的世界。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古老的琉球王國曾建立宏偉的海上貿易路線,有過一段值得誇耀的輝煌文化。
在沖繩漫長的歷史過程中,古琉球所占的分量,遠比我們一般認知的還要更加重要。然而相當遺憾的是,就實際上來說,能夠供我們一窺這個時代具體形象的史料,可說少之又少,在僅存的史料當中,足以信賴的更是稀少至極。這個時代的歷史意義,和殘存的史料篇章完全不成比例。然而它是日本國家形成史中,一個獨一無二的重要關鍵。故此,儘管有著史料的嚴重制約,古琉球仍然是一個值得傾注心力探討其深遠意義的時代。

琉球最著名歷史學者高良倉吉的《琉球的時代:偉大歷史的圖像》,從琉球時代的傳說談起,直到1611年琉球被日本薩摩藩控制為止,敘事主軸著重於古琉球王國在什麼樣的形勢下創造了自己的歷史。他希冀以島嶼的古代歷史喚起今日「沖繩人」的自覺,強化「琉球人」意識。並能還「琉球」這個辭彙,以及它所包含的活潑多彩世界一個真面目。當然,更進一步希望能為現在還活著的沖繩縣民,取回「琉球」這個辭彙的詮釋權。
琉球與臺灣存在許多相似性,同樣都是海島國家並具有重要戰略地位,也同樣歷經被殖民時期,並在國家主權議題上存在情境相似的糾葛。觀看琉球的歷史,可讓我們回頭審視自己,思考我們自身的歷史定位。對於「臺灣」這個辭彙,我們是否也能自行掌握詮釋權?這個問題,需要更多元的討論。不妨先以琉球作為他山之石,從觀看他者的歷程裡,回過頭來審視自身。 

■作者簡介

高良倉吉
1947年出生於沖繩。琉球大學名譽教授。專攻沖繩歷史研究,尤其是琉球史,特別是琉球王國的內部結構及其與亞洲交流的歷史,博士論文即為《琉球王國史的基礎研究》。
曾任沖繩史料編集所研究員、浦添市立圖書館館長、琉球大學教授等職。也曾擔任沖繩縣副知事、NHK大河劇《琉球之風》監修。

■譯者簡介

蘆荻
臺大歷史所碩士畢,大隱於市、靜觀紅塵流轉的癡人一枚。曹雪芹與劉姥姥的愛慕者,目前正致力於如何將茄子做出雞肉味的祕訣。譯有:野島剛《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和《台灣十年大變局:野島剛觀察的日中台新框架》、峯村健司《站上十三億人的頂端:習近平掌權之路》、松田良孝《被國境撕裂的人們:與那國台灣往來記》。

作者:高良倉吉
譯者:蘆荻
出版社:聯經
出版日期:2018/04/12
ISBN:9789570851021
頁數:288
規格:14.8 x 21 x 1.44 cm  

導讀 東亞歷史中被遺忘的一塊拼圖:從民族國家中拯救琉球史 涂豐恩

序章 馬六甲
第一章 黎明期的王統
第二章 邁向琉球王國之道
第三章 大交易時代
第四章 御城的世界
第五章 尚真王的登場
第六章 琉球王國的確立
結 語 古琉球與現代
後記

還「琉球」一個本來面目――文庫版代後記
解說 站在海岬上的史家 與那原惠

導讀(節錄)

東亞歷史中被遺忘的一塊拼圖:從民族國家中拯救琉球史

涂豐恩(「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創辦人)


  二○一七年,臺灣的中學歷史課綱又經歷了一次變革。或許因為不像前一次的改革般,充滿強烈的意識型態色彩,這次調整不像以往那般引發激烈的衝突,相對而言,在媒體上受到的關注也比過去要少。唯一比較受到矚目的,大概是在這一次的調整中,課綱委員們決定,要將中國史放進「東亞史」的脈絡。

  不過,什麼是「東亞史」?這個詞彙和概念,在臺灣過去的歷史教育與媒體上,似乎都還顯得陌生。可惜的是,隨著新聞風潮過去,大多數人似乎也不再去追問這個問題。其實,這個詞彙的內涵遠比表面上看起來複雜,也因此更值得我們關注—尤其當它即將登堂入室,成為臺灣歷史教育的一環。

  在英語世界、或是歐美各地的大學院校中,「東亞」通常指的是中、日、韓三國,東亞系的研究與教學,也經常圍繞著這三個國家的社會、語言與文化—有時再加上西藏,以及在歷史上長期受到漢字與儒家文化影響的越南。這或許也是一般人在提到「東亞」的時候,最直覺的想像。

  幾年前,中、日、韓的學者聯手編纂了《東亞三國的近現代史》(第二版名為《超越國境的東亞近現代史》),以共同編寫教科書作為政治外交的手段,也是冀望能為三國之間劍拔弩張的殖民與戰爭等歷史問題,找到一條和解的道路。這樣的嘗試是否成功,不是在此三言兩語能夠道盡的。不過,作為來自臺灣的讀者,我們不免要思索:在這樣的歷史敘述中,臺灣的位置在哪裡呢?或者換個方式問:對於臺灣而言,東亞究竟意味著什麼?而對東亞而言,臺灣又是什麼?

  這讓我們必須回過頭來,認真地檢視「東亞」的定義。

  以中、日、韓來定義東亞,固然看似簡便而符合直覺,卻未必能夠反映東亞內部的繁複錯綜。就例如在上述的三國共寫教科書中,我們不僅可以質疑何以臺灣缺席(或被缺席),也會注意到,所謂中日韓的韓國學者,指的不過是南韓—北韓成了被代表的對象。這樣有意或無意將某些群體消音、忽視或排除的做法,不禁讓人懷疑,所謂的共同編寫,是否真能達到他們理想中的歷史和解。

  當然,國際政治有其現實的一面,三國共寫歷史教科書的計畫,當然也不可能全然置身事外。不過,如果從歷史的角度出發,我們也必須意識到,就是在今天中、日、韓三國國境之內,也曾經存在過不同的政治或社會群體。比如說,十九世紀以前的北海道,其實並不接受日本政府的直接管轄,而是當地原住民阿伊努人的天地;又比如在二十世紀,現代中國的土地上,曾經同時並存著許多個政權相互競逐;又像是在二十世紀中葉出現的滿洲國,有越來越多的歷史學者認為,它難以用傀儡國家或偽政權這樣一語概括,借用日本學者山室信一的話來說,滿洲國有如希臘神話中獅頭、羊身、蛇尾的怪物奇美拉(chimera),是個打破範疇、難以歸類的奇異存在。換句話說,如果只把東亞化約為中、日、韓三個現代國家,不但與現實政治有所抵觸,更沒有辦法捕捉多元而豐富的歷史情境。
 
  這也是高良倉吉《琉球的時代》一書的意義。他在在要提醒我們,不能將當代所認知的日本,強加在琉球的歷史之上。正如他所寫道,這塊今天被稱之為沖繩的地方「並非一開始就是日本一員。擁有日本文化一環的文化、使用和日語同系統的言語,這樣一群人居住在沖繩的各個島嶼上,發展其獨自的歷史,最終在古琉球的時代,建立了有別於日本的獨立國家『琉球王國』」。也因此,他對於把琉球/沖繩與長崎、群馬等日本地方史等同看待的做法,「抱持著重大的疑問」。
 
  高良倉吉是琉球歷史學界的重要學者。他從一九九三年自九州大學獲得博士,之後曾經在沖繩的不同文史機構任職,也長期任教於琉球大學,直到二○一三年退休,期間出版了大量關於琉球王國歷史的研究著作。

  《琉球的時代》首次出版於一九八○年,此後也曾改版重出,至今已經超過三十年,屬於高良倉吉早期的作品,但他對琉球歷史的觀點,從中已經可見端倪。借用美國歷史學者杜贊奇(Presenjit Duara)的詞彙,高良倉吉念茲在茲,是要「從民族國家中拯救琉球史」。

  儘管高良倉吉坦然承認,被日本併吞、納入國土(即所謂「琉球處分」)後的沖繩縣,無疑必須視為日本史的一環;但他也提醒我們,不能因此忽略或遺忘另一個同等重要的歷史事實,也就是,曾經,「琉球王國是與日本社會有所區別的獨立國家。」換言之,琉球歷史有它獨特的脈絡,需要被獨立對待。

  但獨立不是孤立。《琉球的時代》最精彩,也具魅力的地方,在於作者將琉球放入了一個更為廣大的歷史框架中,極具說服力地論證琉球王國的歷史,是「透過對外交易的形式,和東亞史、世界史一同連繫並進的歷程;其範圍之廣闊,區區狹隘的『鄉土史』藩籬根本不足以容納其中」。這也是為什麼,在這本書中,高良倉吉選擇了一趟馬六甲之旅作為開場。琉球王國是一個商人的國度,琉球的歷史就是海洋的歷史,連結著東北亞的中國、韓國、日本,也連結著東南亞的海上之國,甚至也因此與遠自歐洲而來的海權國家產生了互動。隨著高良倉吉的解說,一幅世界史的圖像彷彿在我們眼前一步步展開,就像寫在琉球首里王城的「萬國津梁之鐘」上頭的那段話:

  琉球國者 南海勝地 而鐘三韓之秀 以大明(中國)為輔車 以日域為唇齒 在此二中間湧出之蓬萊島也 以舟楫為萬國之津梁 異產至寶 充滿十方剎 地靈人物……

  高良倉吉筆下,處處充滿著對這個曾經的「萬國之津梁」的熱情。不過,對於自己故鄉的情感,並沒有因此讓他喪失了歷史學者追求真相的本色。琉球早期歷史留下的資料極為稀少,其中又有不少虛實交錯的神話傳說,造成後來重構歷史的困難。學者一方面必須極富想像力,將蛛絲馬跡串連成言成理的故事,一方面又必須步步為營,避免將文獻史料所說的內容照單全收。高良倉吉屢屢像他的前輩—「沖繩學之父」伊波普猷—致意,因為在他看來,活躍於二十世紀上半葉的伊波普猷,在少有先行研究參考、手中材料也十分有限的情況下,竟然依靠著敏銳的直覺,在許多歷史議題上做出了令人信服的判斷。跟隨著伊波普猷的角度,高良倉吉也像是一個訓練有素的偵探,仔細地檢視琉球古代史的文獻,並一一揪出其中不合邏輯之處,毫不放過。藉由這種做法,他打破了不少代代相傳的英雄傳說,卻也給了我們一個更為清醒、更為持平的琉球早期歷史。

序章(節錄)

  話說回來,我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前來馬六甲呢?為這座海峽都市的滿身創痍感到同情、為過往伊斯蘭國家的榮耀遺跡消失殆盡而感傷不已,我之所以如此,究竟是為了什麼呢?

  事實上,這塊土地曾經是與沖繩歷史間有著深深連繫的重要舞臺。距今大約五百年前,當時沖繩的交易使船就曾通過馬六甲,在當地進行商業交易。根據沖繩的外交文書集《歷代寶案》,天順七年(一四六三年),沖繩曾經派遣一艘名為﹁控之羅麻魯﹂的船隻,前往滿剌加國(馬六甲)。當時,琉球國王呈遞了一封咨文(類似現在的親書)給馬六甲國王,其內容如下:

  琉球國王咨 滿剌加國王殿下
  蓋聞交聘睦鄰為邦之要,貨財生殖富國之基;
  邇審賢王起居康裕,深以為慰,
  且敝邦與貴國雖出自西自東,禮信往來,未嘗少替。
  曩歲復蒙厚惠,銘刻於懷;
  茲者特遣正史吳實堅等,賚禮物詣前酬獻,以敘寸忱。
  伏希少番亦有微貨載裝前來……令行屬早與買賣,回還利仗。須至咨者。
  今開禮物
  色段五匹 青段二十匹 腰刀伍把 扇三十把 大青盤二十箇 
  小青盤肆百箇 青碗兩千箇 
  右咨 滿剌加國
  天順柒年捌月初肆日
  控之羅麻魯
  恭字號差正使 吳實堅
  副使那嘉明泰 通事田泰 鄭傑

  這封文件中的琉球國王是尚德,馬六甲國王則是自始祖拜里米蘇拉數來的第六代,曼蘇爾‧沙阿。

  咨文的大意是:「國家間的友好關係,對兩國而言乃是至要之事,交易則是令國家豐饒的基礎。聽聞馬六甲國王您身體康泰,敝人誠感欣慰之至。貴國馬六甲與我國琉球,在地理位置上相隔雖遠,但迄今卻始終一直保持著相互交流的關係。先前承蒙閣下厚意,敝人由衷感謝之至。此次謹遣正使吳實堅前往貴國,攜帶致贈閣下之禮物,並傳達感謝之話語,還請您務必海涵。又,使船前往貴國之際,亦會載運些許交易之商品;在此還望交易順利進行,不至於延滯,以便使船得趁季風順利歸國,在此謹感謝您的關照。」色段、青段是中國產的高級絹織物,腰刀(日本刀)、扇子是華麗且精雕細琢的日本產品,大青盤、小青盤、青碗是中國製的瓷器,這些全都是給馬六甲國王的禮物。有點遺憾的是,為了在馬六甲進行交易而在船上所積載的商品,其內容如何,在這裡並沒有記述。另一方面,控之羅麻魯號的乘員,當然不只是正使吳實堅以及副使、通事(通譯官)等四人而已;據估算,上面大概載有一至兩百名水手及兵員(防止海盜侵襲)。

  《歷代寶案》所收錄的文件中,展露馬六甲與琉球之間交流的最古老文件,即是上述的咨文;不過從文中可以明確看出,琉球和馬六甲的關係,毫無疑問從更早以前就已經開始了。

  從《歷代寶案》來看,在控之羅麻魯號後,天順八年(一四六四年)琉球又以讀詩為正使,派遣船隻前往馬六甲,成化元年(一四六五年)遣正使阿普察都,成化二年再遣正使讀詩,成化三年遣正使沈滿布,成化四年遣正史安遠路,成化五年遣正使阿普斯,成化六年遣正使安遠路,成化八年遣正使王達魯,同年又遣正使沈滿志,每年幾乎都有琉球的使船往來馬六甲之間。另一方面,從馬六甲致贈琉球的禮物與親書,則分別在成化三年、五年、六年、十六年(該年有兩封親疏)各自抵達(東恩納寬惇,《黎明期的海外交通史》)。

  在其他咨文裡,琉球國王盛讚馬六甲「舟航不遠萬里而來,樂善之人所愛,四方商旅雲集」,馬六甲國王也對琉球的親睦深感愉悅,厚讚為「四海之內皆兄弟」。

攤開地圖,我們可以清楚發現,沖繩乃是以九州南端為起點、畫出一條拋物線直抵臺灣,這一長串島鏈當中的一環。有些人稱這些島嶼為「弓狀列島」,另外有些人則稱之為「花綵列島」。橫亙屋久與種子兩島以南、奄美大島以北的吐噶喇海峽,其位置大約與生物學者所稱的渡瀨線相當,以其為分界,南北之間的動植物群像有著極大的變化。大體來說,沖繩是由以漂浮在北緯二十七度線附近的伊平屋島為限,直至得以用肉眼遠望臺灣的與那國島,大大小小六十餘座島嶼(其中有三十九座島嶼為有人島)所構成的(不過,孤懸在奄美大島西方海上的硫黃鳥島也是屬於沖繩縣)。整座群島的總面積大約是兩千兩百五十平方公里,和佐賀縣、神奈川縣差不多大小,在全國都道府縣中,大約算得上是前四、五位。

當我們要列舉這塊土地的特徵時,首先不能不提起的,便是它那位屬於溼潤亞熱帶海洋性氣候的地理特性。沖繩的年平均氣溫為二十二點三度,年溫差約在十到二十度之間,即使到了冬天,也很少降到十度以下,破十度就已經是足以上新聞的程度了;既然如此,那當然也不會降雪。雨量每年約兩千毫米上下,溼度達到年平均百分之七十五,但因為年中風速頗強,所以比想像中還要來得清爽。

沖繩的第二項特徵,便是它的島嶼社會性質;日本唯一全由島嶼構成的縣即是沖繩,這一事實透過這種社會性質,清楚地呈現出來。中國人古來便稱沖繩為「琉球三十六島」;這個「三十六」並非指琉球真由三十六座島所構成,而是和東山三十六峰、閩人三十六姓的用法相似,以此數字來形容其「多」。這個稱呼的確掌握住了沖繩身為島嶼社會的特質。這種島嶼性特徵,乃是讓沖繩得以和其他地域產生區分、擁有一定獨特性的天然條件,這點也相當值得留意。

第三項特徵,則是沖繩獨特的地理位置問題。以沖繩為中心向四方眺望,往北是日本、朝鮮,往西是中國,往南跨越巴士海峽,則能與東南亞相連繫。一八五三到一八五四年間,由培里率領的黑船敲開鎖國日本門戶,在其前往浦賀之前,曾經順道路過那霸。培里前後一共五次來航沖繩;他認為,若是德川幕府不接受合眾國政府的開國要求,那美國便有必要在遠東地區尋求一個據點落腳,而其中最適合的地點之一便是琉球。他將這樣的建言,呈給了當時的美國總統。另一方面,戰後的美國在評及沖繩獨特的戰略重要性時,不只稱之為「太平洋上的要石」(keystone of the Pacific),還將這樣的文字大大寫在了當地的車牌號碼上。這兩個插曲,在在暗示著沖繩在軍事、戰略觀點上,所具有的地理位置特徵。

沖繩從一月下旬到五月中旬,可以看見處女座角宿一、長蛇座、射手座等星座,在夜空中美麗地閃爍著;在它們的正下方,可以清楚看見宛若自水平線冉冉升起的十字架的南十字星身影。過去被南海洋面上旅行的船員當成是航海指針的這顆星,在沖繩也能清楚望見;這點在我看來,也是明確象徵著沖繩的獨特地理位置。



﹝註﹞居住在今歸仁村的村上仁賢牧師,為了親眼確認在沖繩也能望見南十字星,於是在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九日半夜,在夫人陪同下登上了附近的乙羽岳(海拔兩百八十九公尺)。然後,他在射手座的正下方、清澈的南國夜空與水平線接壤之處,確認了他的目標—南十字星,正閃爍著美麗的光輝。感動不已的牧師,於是以〈我在山原看見了南十字星!〉為題,向當地的迷你漫畫誌《山原》做了這樣的報告。



在東亞占有獨特的地理位置、為溼潤亞熱帶海洋氣候所籠罩的島嶼地區――這就是形成沖繩歷史之母的舞臺。沖繩的歷史在這舞臺上誕生,然後歷經無數迂迴曲折、逐漸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