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人(韓文版「小王子」、「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國民詩人鄭浩承震撼文壇之作!)
戀人(韓文版「小王子」、「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國民詩人鄭浩承震撼文壇之作!)
戀人(韓文版「小王子」、「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國民詩人鄭浩承震撼文壇之作!)

戀人(韓文版「小王子」、「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國民詩人鄭浩承震撼文壇之作!)

定價 $96.00 售價 $107.00 單價
作者  : 鄭浩承
繪者  : 朴勳睿
譯者  : 蕭素菁
出版社 : 聯經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 2019-03-11

 


分享產品

「愛」究竟是什麼?你/妳是否對「愛」感到疑惑?
被喻為韓文版「小王子」、「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韓國狂銷超過百萬冊童話寓言
一則鯽魚風鈴追尋「愛」的奇幻浪遊,用最簡單的童話寓言,體現「愛」的本質,「愛」的真意!
「素月詩文學賞」、「東西文學賞」、「鄭芝溶文學賞」、「片雲文學賞」得主,韓國國民詩人──鄭浩承震撼文壇之作!寫給所有人的愛情經典寓言!
韓國知名美術家朴勳睿跨域繪圖

詩人林婉瑜:這個故事以童話的方式書寫,談論的卻是大人世界的愛情。
作家彭樹君、作家敷米漿 感動推薦


本書的主角是兩個鯉魚飾品,一個有著藍眼珠,另一個有著黑眼珠,掛在鄉下寺廟裡一棵大樹的風鈴上;在作者詩意的筆下,這兩個無生命的物體變得栩栩如生、獨一無二。藍眼珠想要流浪,他無法忍受跟黑眼珠一起過著單調乏味的寺廟生活;然而黑眼珠是如此地忠貞不變、恆久不渝,日復一日,愛著藍眼珠。藍眼珠覺得他的生命無聊極了、令人生厭。有一天,奇蹟出現了,他掙脫了拴住自己的繩索,飛入高空之中;藍眼珠一路漫遊到首爾,踏上了一趟尋找冒險和新愛情的旅程。
藍眼珠的旅程十分驚險,有情有愛,有自由卻也孤單,幸好不乏善心人與佛陀的指點仍倖存了下來。經歷了這些顛沛流離的困境之後,藍眼珠回想起廟裡的黑眼珠,他們能否重聚,過著極為幸福快樂的生活?
《戀人》是一顆小小的寶石,在讀者閱畢最後一頁後,將會訝異於作者的文字之美、意象之純粹,卻道盡了這世間對於愛的各種迷思與想望,並縈繞心頭久久不去,熠熠地散發出隱約又持久的光芒。
作者深受安徒生作品的啟發,《戀人》的故事呈現了愛情的錯綜複雜,關於為何人不該孤獨以終,為何每個人能夠相互學習、圓滿我們所愛之人;人們緊密相連,使彼此變成在一起的最好之人。這個寓言探討了愛情的犧牲以及無條件、永恆、忠誠特質,就像安徒生,鄭深信藉由純真的故事,人心之中最美好的部分可以藉此被照亮、並成為驅動世界的力量。

※ 本書佳句:
這個世界沒有愛情是完成的,只有想要完成愛情的過程而已……。
那個過程的連續,就是愛情。
愛情一定也需要努力,世間所有的事,顯然都可以靠努力來完成。
不過很不幸地,愛情有一部分似乎無法只是單靠努力。
所謂的分手又是什麼?是想見面時也見不到啊
見不到人,會令人這麼恐懼嗎?只要還想見對方,分手就會讓人恐懼。
死亡終究是為了生命,沒有死亡,我們的生命也就不可能存在;
死亡是生命的果,生命則是死亡的因。
愛不一定需要很多時間醞釀,愛可以是突如其來的。
一眼,一瞬間,都可能因為喜歡而有了愛。 

■作者簡介

鄭浩承(정호승 Jeong Ho-Seung)
1950年出生於大邱,畢業於慶熙大學(Kyung Hee University)韓國語文學系及同系研究所。1972年在《大韓日報》新春文藝發表童詩〈爬上石窟庵的英熙〉;1973年在《大韓日報》新春文藝發表詩歌〈瞻星臺〉;1982年在《朝鮮日報》新春文藝發表短篇小說〈慰靈祭〉,從此登上文壇。作品包括詩集《悲傷致快樂》、《首爾的耶穌》、《清晨的信》、《愛上之後就去死》、《因為孤獨,所以為人》、《若是流淚就上火車》、《這短暫的時間當中》、《擁抱》;詩選集《不動搖的蘆葦》、《我所愛的人》、《我愛你,對不起》;散文集《鄭浩承的安慰》等。曾經獲得韓國「素月詩文學賞」、「東西文學賞」、「鄭芝溶文學賞」、「片雲文學賞」。

朴勳睿(박향률 Park, Hyang-Ryul)
1950年生,漢城大學美術系、弘益大學美術研究所畢業,現任大學教授、西洋畫家。曾在漢城、紐約、巴爾的摩、福岡等地舉辦過19次個展及多次聯展。主要作品收藏於駐歐洲共同體韓國代表部、駐日內瓦韓國代表部、駐尼泊爾韓國大使館。他的畫裡經常出現高句麗壁畫中的神話動物如:飛魚、人面鳥、三足鳥、天馬等等。總是沉默無語的他,宛如深山中靜默的清澈溪流,帶著源遠流長的歲月所凝聚出足以穿石的力道,然後慢慢向著我們走來。

■譯者簡介

蕭素菁
韓國漢陽大學社會學碩士班畢業。目前從事專職韓文翻譯/口譯工作,並擔任台北市信義社區大學韓語教師。譯著包括《一天》、《不可思議的世界文化遺產》、《上哈佛真正學到的事》、《離開後留下的東西:遺物整理師從逝者背影領悟到的生命意義》、《尼采先生之沒禮貌的上班哲學》、《韓國飲食的素顏:從泡菜到蔘雞湯,形塑韓國飲食文化的100個事典 》近五十本。目前最大的心願是「核電歸零」。 

作者:鄭浩承정호승
繪者:朴勳睿(박향률)
譯者:蕭素菁
出版社:聯經
出版日期:2019/03/11
ISBN:9789570852783
頁數:192
規格:14.8 x 21 x 1.25 cm 

※ 專文推薦
林婉瑜(詩人)

※ 名家推薦
彭樹君(作家)
敷米漿(作家)

愛的確認 林婉瑜(詩人)
作者的話 /〈繫著風鈴〉
戀人

繫在詩人心中廊簷端的風鈴聲 金龍澤(詩人)

作者的話

  參拜過雲住寺的臥佛後往山下走,
  就在佇立大雄殿前那個時候,
  我突然發現,大雄殿廊簷下原本懸掛的
  風鈴鯽魚少了一條,
  只留下空蕩蕩的鐵絲線隨風搖晃。
  我心中掛念著,那條魚是為什麼,
  而又是飛向了哪裡,
  於是寫下這一篇童話故事。
  我終於領悟到,為什麼我的人生會刮風,
  為什麼我會聽不見風鈴傳來的聲音,
  而我存在的位置,又是哪裡。
  最後,我原諒了自己。

  一陣風吹來,
  我把這篇童話送給雲住寺的風鈴,
  也把它獻給相愛、
  並成為彼此風鈴的所有戀人們。

推薦序(節錄)

愛的確認

林婉瑜(詩人)


  如果把愛情視為一種經驗累積,面對情人的離開,經驗值高的人,會比愛情初學者更容易釋懷嗎?
  會因為先前的經驗累積,就能更輕巧地放下、走開嗎?

  每次的愛情都是不同的,因為戀愛的對象不同,所以並沒有一種「只要如何如何,就可以完美分手」的公式,每一次,都在兩人的相處中重新學習、獲得不同以往的體會,每次戀愛都是新的,所以每次的失戀也都是新的。

  人的心時刻改變,一開始是好的甜的那麼愛的,後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最後兩個人還是就地解散了?
  要怎麼去迴避/矯正/重寫使兩人分開的那些情節?

  情感流失後,兩個擁抱的身體像是冰冷器械,進行重複的機械動作,想要藉此做出一些愛情,一個人,把另一個人鑿深,進入對方的裡面,的再裡面,的更裡面,直到發現裡面空無一物……,這個身體裡,並沒有住著一顆愛戀的心。

  隨機採訪路人,請他們把愛情的複雜情節,簡化成幾句故事梗概,可能會得到這種抽樣結果:
  「很久很久以前,我愛上了一個人,分手時我用新細明體字級12打字分手信給他,後來覺得應該選別的字體,這樣太像在寫報告了。」梳著空氣瀏海的女學生說。
  「很久很久以前,愛過一個人,分手後,他欠我兩本絕版書沒有還我,已經16年了。」某出版社編輯忿忿地說。
  「很久很久以前,我愛上一個人,但她說她更喜歡自己一個人生活。」趕搭捷運的上班族J先生,一邊說一邊推著不斷滑落鼻梁的黑框眼鏡。
  「很久很久以前,我深愛一個人,那時我們經常一起想像,很久很久以後……」受訪者眼中流出眷戀的蜂蜜。

  在一年尾聲、歲末之際,出版社傳來《戀人》這個故事,此時整個城市充滿年終結算、盤整、浮亂騷動之感,一邊讀《戀人》一邊感覺有什麼沉落下去,像是喧譁之中,目睹一片翠綠的新葉主動告別枝頭,落在許多枯舊的落葉之上。

  這個故事以童話的方式書寫,談論的卻是大人世界的愛情。

  童話經常帶有教育意味,〈龜兔賽跑〉說的是「勤勞」、勤能補拙。
  〈湖中女神〉說的是「誠實」。
  〈三隻小豬〉讚揚的仍是「勤勞」。

  《戀人》雖然借用童話的口吻和角色設定,但它並非專門寫給孩子看的,也沒有什麼教育意味在其中,這是一個大人童話,用並不誇張、毫不渲染的語氣,訴說一個輕盈、帶有思考性的愛情故事:

  「玫瑰的美麗,正是來自於它的傷。」
  「當海浪撞到峭壁時,就會變成白色的碎浪。」
  「海有因為浪碎,而消失嗎?」
  「虛度的今日,正是昨日逝去的亡者曾經渴望的明日。」
  「會遇到誰來填補我的人生?又是誰為了遇見我,正努力過著今天?」
  「世間所有的事,顯然都可以靠努力來完成。不過很不幸地,愛情有一部份似乎無法只是單靠努力。」

  隨著故事主角「藍眼珠」的遭遇,作者帶出了對於愛情、死亡、生命、友誼的探問,我一邊讀一邊感覺:這是一個溫柔的人所寫下的澄明故事。

  不需要帶著任何成見、不需要預設自己將會讀到什麼,放心的走進書裡建立的場景,這樣,當你讀到故事裡的提問時,心裡也會浮現,每一個屬於你自己的答案。

〈自由〉

愛情的風鈴聲

隨風飄來的一枚松葉,輕觸我的身體後,掉落地上。那是從圍繞臥佛的那片松林中,飄過來的新綠吧。在松葉落地前,我正對著天空的蔚藍,傳遞叮噹叮噹的鈴聲。我的身體,隨著引領松葉而來的風搖晃,一直在等候我擺動的十字小鈴錘也跟著搖晃。鈴錘奮力撞擊風鈴的下半部,於是我化身為叮噹的清脆響音,靜謐地傳遍山寺每個角落。

我的響音,落在大雄殿後山岩縫中冒出的草葉上,接著再碰觸供佛碗。在春天,我會發出竹林中竹筍冒出的聲音;在秋天,會發出落葉結霜的聲音;在冬天,會發出踏過雪中小徑的孤寂腳步聲。不只一、兩位師父說過,若是沒聽見我的聲音,晚上就無法入睡。來到寺裡的訪客也說過,一旦沒聽見我的聲音,心中就難以平靜,思緒會先轉頭往寺外飄去。

風一吹就隨之搖晃,發出清亮而透徹的響音。這樣的我,無人不愛。就連城市裡也有人將我掛在陽台上,等待風起的時候。

看到這裡,或許已經有人知道,我就是掛在全羅南道和順郡雲住寺大雄殿西側廊簷下的風鈴鯽魚。雖然是薄銅片做的,但我的體內卻流著清澈的血液。魚尾栩栩生動,即便是從遠方吹來的微風,都能讓魚鰭片晃動,宛若就要飛入空中一般。當然我有個美麗的名字叫「藍眼珠」,掛在東側廊簷下的風鈴鯽魚也有名字,他叫「黑眼珠」。

黑眼珠和我的相遇,是因為首爾曹溪寺裡的一位師父而起。當時我孤單地掛在一家釘有「佛教百貨店」招牌的店舖天花板上。還記得是某一天午後,街頭的銀杏葉已經長出如手指甲般大小,一位師父走進店裡,輕輕碰了我的身體。我發出一下聲響,師父很快就跟店舖主人說要把我買下來。

 「正好可以掛在雲住寺的大雄殿,聲音很好聽,無執師父應該會喜歡。」

師父對店主人這樣說,嘴角還浮現滿意的微笑。

我還來不及明白那微笑代表什麼意思,就立刻被從天花板取下,用淡粉紅的韓紙包裹得精緻美麗。

就在我即將被韓紙包覆之前,竟發生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店舖女主人打開堆滿佛教物品的倉庫門,拿出另一個跟我長得一模一樣的風鈴鯽魚,放在桌子上。

驚訝到快喘不過氣來。從沒想到過,會有個外表和我相同的傢伙,被層層的報紙捲住,藏在塵封的倉庫裡面。

當時在太過孤單之餘,我總想要思念著誰,我懇切祈禱能有一段相守終生的真正相遇。好想知道,會遇到誰來填補我的人生?又是誰為了遇見我,正努力過著今天?

我們的生活,會隨著所遇見的人,而呈現不同的形態。生活是相遇與分離拼貼出來的馬賽克,我的生活卻連最初的相遇都未完成。沒想竟然有和我一樣的風鈴鯽魚被塞在倉庫裡,只為了等待與我相遇,這怎能不令人吃驚?

「你好!」

我壓抑顫抖的心,對著他搖尾巴。

「妳好!」

他抖落鱗片上的薄塵,也對我搖起尾巴。

我的瞳孔,是秋日天空般的蔚藍;相較之下,他的瞳孔像是深夜散發的黑暗。

「看來得先取個名字。妳是藍眼珠凸出的鯽魚,叫『藍眼珠』;你是黑眼珠凸出的鯽魚,就叫『黑眼珠』。」

師父取好名字後,立即將我們裝入灰色的網袋裡。

我們才剛相遇,就這樣進入師父的網袋裡。能遇見使自己生命完整的真正伴侶,讓我沉浸在喜悅之中,至於網袋裡會不會沈悶,我全然沒有注意。曾經殷切祈禱的一段相遇,終於完成,現在只覺得滿心感謝。

「別吵架,要彼此照顧。」

在雲住寺大雄殿的西側廊簷掛上風鈴的那一天,師父對我們這麼說。

從那天起,我們成為雲住寺大雄殿一隅的風景,日日看著對方,伴隨著風鈴聲。

至今我仍然無法忘記,與黑眼珠初見時怦然心動的一刻;也無法忘記,在師父網袋中被他擁抱時無盡的暖意。

相遇是神祕的,愛情也是神祕的。透過相遇,每個人開始寫下自己生命中的神話。

當風穿越松林而來時,我的聲音會散發松葉的氣味;當刮起沙塵時,會散發從田間捲入的全羅道黃土味。春天捎來的花信風,是杜鵑花瓣的味道;秋天的風輕拂過楓葉,我的聲音就隱約帶著楓葉的味道。

從全羅道和順郡來到雲住寺的人,都知道這些事。只要聽我的風鈴聲,他們就能知道全羅道正吹著什麼樣的風。

各式各樣的風當中,我最喜歡春天的風。每當春風吹起時,總能讓人感受到生命的氣息。

今天吹的是春風,一片杜鵑花瓣飄落在我身上,久久不肯離去。所以我身上也散發出杜鵑花的味道。

不過我心中卻覺得寂寞。像一個躲在松樹後面目送男人遠離的女子一樣,連雙手整齊擺在胸前、沉默站立的石佛,祂的衣角也感受到了寂寞。傳聞千餘年前,雲住寺有位神通廣大的師父在一夜之間建造了千佛千塔,祂們都到哪裡去了呢?

即使現在和黑眼珠一起,我還是感到寂寞。因為寂寞,所以隨著風晃動。偏偏今天,連守護臥佛的侍衛佛和蓮花塔都不見蹤影。

總之,黑眼珠變心了。不知從何時起,他對我的態度變得無心。只有在風吹來時,會照例晃動身體;當天空絢爛時,會像小狗一般眨著眼,其他時候,都是面無表情。即使我特別發出只有他能聽見的風鈴聲,音色就像玄鶴琴(譯註:韓半島傳統的彈撥弦鳴樂器。)一樣,他也裝作沒聽見。

這種事以前不曾發生過,連原本該遵守的承諾,如今他也不在乎了。說好要珍藏白晝映照在大雄殿前的陽光,等黑夜氣溫下降後再送給我,這個約定他沒有遵守;說好要收藏美麗的十月星空在夜裡所灑下的星光,等隔日我感到孤單時再傳遞給我,這個約定也沒有遵守。我們還互相承諾,要在流星消逝於地平線彼端之前,互相為對方許願,最後還是沒有許願。

現在他幾乎不再喊我的名字。就算要喊我「藍眼珠啊」,話裡也感受不到一絲情意。在以往,當早晨落下覆蓋雲住寺的皚皚初雪時,他會高喊著「藍眼珠啊!快起床,快點。是初雪,初雪啊!」,這樣的讚嘆聲現在也聽不到了。

不過當他望著掛在毗盧殿廊簷下的紅眼珠時,他的眼神卻有些不同,那正是以前看著我時曾經閃過的多情眼神。有時風停了,四下靜謐,他的眼神必然像是準備射向紅眼珠的箭矢一般,定住不動。或許他愛上了紅眼珠也說不定。

愛情,重要的就是此刻。所謂的愛,需要有智慧去懂得珍惜此刻的心。啊,不過黑眼珠實在也變太多了。難道世間就沒有不失初心、恆常不變的愛嗎?

我們初次見面那一天,在師父的網袋裡也沒事先約好,就分享了彼此的身體和情意啊。掛上雲住寺廊簷的第一天,師父親手持著錘子把風鈴掛在廊簷下的那一天,我們不知有多興奮,還發出了如秋日天空般明亮清澈的響音。那一夜的月光下,被稱為石佛的石佛們,聽到我們的風鈴聲,不也都歡欣鼓舞嗎?「你們已經成為一體,要彼此互愛度日。」師父一邊說,一邊輕撫著我們,他燦爛的笑容,黑眼珠你已經忘了嗎?

天空依然陰沈,料峭的春風繼續吹著,我想依偎在黑眼珠的胸膛,讓他融化我冰涼的身軀。不過黑眼珠卻只是無心地,隨塵沙揚起的春寒風搖晃。

到處都還有未融的堆雪。我看到踩踏殘雪來到雲住寺的人們,參加瓦片祈願佛事的模樣。一名年輕女子在瓦片上,用白色字跡充滿古意地寫著「所願成就」。她所願的是什麼?她也祈願能夠遇到真正填滿自己一生的人嗎?

鳥飛走了,我想成為在空中翱翔的飛魚。高句麗壁畫裡的魚,在天空中飛來飛去,我也想成為在藍天下任意飛翔的魚。像這種只能掛在屋簷下的生活,不是真的生活。

歲月流逝,我和黑眼珠相處至今,又是一段漫長的時光過去了。不過我依然掛在雲住寺大雄殿的廊簷下。春天來了,吹著涼風;冬天到了,刮起暴風雪。儘管如此,我還是過著一成不變的日子。

我的生活枯燥無味,要忍受這樣的無趣,是種極大的痛苦。沒有夢想地過著每一天,這種日子愈來愈多。「虛度的今日,正是昨日逝去的亡者曾經渴望的明日」,這點我明白。但是空虛的時間愈來愈長,難道沒有比掛在屋簷下更好的生活嗎?



就這樣又過了幾年。孤獨與煩悶的痛苦日漸加深,愈是如此,我就會為了愛黑眼珠而更努力。到了晚上,只要新月一躲進雲層裡,我會伸長手,愛撫他最敏感的性感帶--胸鰭;當晨星一顆顆消失,我會把原本抱在胸口、最亮的星星,細心地傳遞給他。

愛情一定也需要努力,世間所有的事,顯然都可以靠努力來完成。不過很不幸地,愛情有一部份似乎無法只是單靠努力。

「我不懂為什麼,我們的愛那樣不冷不熱,心意無法流通。現在我連牽你的手,都沒有感覺了。」

只要我這麼說,黑眼珠就會告訴我:「長久的愛情,原本就是如此。」然後沉默良久。

「你怎麼不說話?」

我受不了他的沉默,一邊搖晃著尾巴,一邊鬧脾氣。這時他才開口說:

「最初相愛時,本來就會有很多話要說。但是長久的愛情,是在沉默中實現的。」

他老是這樣,我常對這樣的他感到不滿。

「我們這樣不是愛,也不算不愛。」

某一天晚上,我把已經昏睡的他喊醒。如果生活終究是相遇和分離的拼圖,與其這樣過日子,我想還是寧可分手比較好,於是急著把他叫醒。

「黑眼珠啊,我們分手吧,這樣似乎比較好。隱藏彼此的感情是不對的。再繼續這樣一起生活,只是在浪費生命。我不想要這樣過一輩子。」

我用顫抖的聲音,把這些話說了一回,感覺好像分手是理所當然的事。

「黑眼珠啊!愛應該要像日照一樣溫暖,像陽光一樣發燙發熱啊。但是你的愛,卻像即將乾去的鳥糞。那種乾涸、生膩的愛,已經不是愛情。你可曾見過有鳥兒飛來,停留在已死的枯木上?不相愛的雙方一起生活,是一種罪惡。只有相愛的人,才有資格共同生活。」

關於分手的提議,我再重提一次。

他沉默不說話。不管我怎麼提分手的事,他只是嘴邊帶著微笑。

「我們又不曾在證人面前辦過婚禮,我們隨時都可以分手。」

我受不了他的沉默,開始放聲大叫。黑眼珠這時才像要喝蓮花池裡的水似地,稍微把嘴張開了一點。

「藍眼珠啊,妳難道忘了,我們被掛上廊簷的那一刻嗎?那一刻就是我們的結婚典禮啊。天和風、草,鳥兒和雲、花兒們,全都為我們的婚禮獻上祝福,他們都是我們婚禮的見證人。看來妳完全誤會了。」

「我沒有誤會。但這哪是什麼結婚?」

「魚結婚本來就是那樣。所謂結婚,不是用嘴巴說,而是要像我們一樣生活在一起,這就叫結婚。所以不要再提分手的事。生活中有些部份是已經確定的。」

「不,才不是。所謂的生活,是由自己創造的。沒有什麼是規定好或已經確定的。尤其愛情,更是如此。」

「不是的,我們的愛情,是生活中已經確定的部份。否則連我們的相遇,甚至連我們這麼長久的愛情,都不會發生。遇見妳,是我生命中最重大的事件,也是最大的喜悅。光是和妳在一起這件事,就足以讓我心懷喜悅和感謝。」

黑眼珠的眼神像黑珍珠一樣閃閃發光,和平日不同。

「這些話,是真的嗎?」

「是真的啊。」

「才不是,這些都是騙人的。你說愛我,那怎麼可以這麼無心,讓我度過無數孤獨的夜晚。」

我生氣了,狠狠地說著。皎潔的月亮正在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