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獺與朋友們記得的事(上)

水獺與朋友們記得的事(上)

定價 $127.00 $0.00 單價
作者  : 池边金勝
出版社 : 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 2021/03/16

 


分享產品

這四十年,你有關心過我們嗎?

最「值得收藏 教育教學 資料保存」的野生動物書
*台灣第一本專業關於野生動物書寫、插畫
*全記錄、深入探討:四十年來台灣面對野生動物的視野轉變
*觀察世界各地與野生動物共處方式
*融合台灣特有民情探討野生動物處境,如:放生、飲食
【版稅5%捐助「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 野生動物急救站」】

一九八○年前後,台灣隨著國家公園的陸續設立以及對自然環境關懷的增加,自然保育的議題突然在大眾媒體上大量增加。四十年來,有關的社團或民間組織由個位數增加到上百個之多,不僅政府在農委會之下成立了保育機關,學術界也積極投入,於一九九一年成立特有種生物保育研究中心。
然而,即便如此,社會大眾仍不知許多野生動物在人類的威脅下,已近瀕危。許多非野生動物,也因人類滿足私欲而遭受非人道對待。適逢自然保育意識覺醒滿四十年,本書將以生動可愛的繪畫,盤點四十年野生動物的處境,包括水獺、石虎、鱟、白海豚、食蛇龜、鼬獾、台灣狐蝠、白鼻心、食蟹獴、東方草鴞、麝香貓、小虎鯨、黑熊、黃喉貂、黃魚鴞、柴棺龜、水鼩鼱、綠繡眼、穿山甲等,野生動物們即將消逝的身影。作者透過精緻插畫以及動人故事,企圖喚起現代人對動物的關心以及同理。 

作者簡介

池边金勝


  野生動物畫家。復興商工繪畫組、國立台灣藝術學院視傳系畢業,熱衷繪畫創作,擅以水彩與油畫傳達山川海洋的寧靜祥和,以及野生動物的美好姿態,盼透過繪畫啟發社會對自然的感動與關注。

  獲獎包括一九九六年台南美展油畫類鳳凰獎、一九九八年全國美展油畫類、二○○一年朱銘美術館「觀雨季」平面美術類、二○○三年國軍文藝金像獎西畫類優選,並於二○一五年至今於台北、台中多處舉辦過八場個展。曾獲國光劇團之邀繪製舞台屏風原始設計,並與文化部、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台北市蝙蝠保育協會、台北市雙連國小、挺挺動物合作。二○一六年起,持續發行繪本創作年曆、文創文具,並以部分所得支持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 

作者:池边金勝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1/03/16
ISBN:9789571386478
頁數:160
規格:14.8 x 21 x 0.93 cm
 

金勝用藝術,深切表達出語言文字無法詮釋的、對野生動物的情感。透過他細膩可愛的畫風,人類和動物有了美麗和美好的相遇。用畫筆做保育,喚醒人們的同理心,這是金勝的畫家志業,令人敬佩感佩。--白心儀 東森電視台製作人/主持人

金勝是長期關心國內野生動物議題的創作者與畫家,他也持續用實際行動支持野生動物救傷單位,這本書記錄了近四十年來臺灣野生動物遭遇歷史。每次欣賞金勝的畫作,「野生動物如嬰兒般徜徉在母親懷抱之中」的影像,溫暖祥和,悠遊自在,以及個個充滿希望。因此,更提醒自己守護好屬於個人的慈悲心與熱忱,關心野生動物每個人都不能缺席。--詹芳澤 特生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研究員/獸醫

以美麗的筆觸,金勝不只帶著我們更細緻的去欣賞與領略動物的美麗,也讓我們有機會循著水獺與朋友們記憶的軌跡,去了解美麗之島上的動物們曾有過的經歷。而這樣的了解,雖然無法讓我們喚回已經滅絕的台灣雲豹,但或許可以帶著我們更懂得珍惜與更努力去守護住,這些美麗動物們的未來。--劉偉蘋 挺挺網絡社會企業執行長

儘管現實中野生動物的處境令人沮喪,金勝仍用畫筆為動物們建構了圓滿的世界,療癒他們憂傷的生命,也為我們講述這些不該被遺忘的過往。--阿鏘 「阿鏘的動物日常」

我們與世界上的野生動物看似遙遠,但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我們與生物的互動和理解,也逐漸地更新、演變。台灣人的歷史、文化和大自然,彼此交織成一段時而哀戚、時而動人的故事。這本圖文書不只帶著我們認識世界上的各種野生動物,更娓娓道來我們從古至今是如何因愛而誤傷了或是守護了野生動物。相信透過金勝筆下的小動物,以及他所陳述的故事,你我都能更加了解,何謂真正的愛。--玉子 「玉子日記」/ 動物圖文作家

名人推薦語
透過他細膩可愛的畫風,人類和動物有了美麗和美好的相遇。用畫筆做保育,喚醒人們的同理心,這是金勝的畫家志業--白心儀(東森電視台製作人/主持人)
金勝是長期關心國內野生動物議題的創作者與畫家,他也持續用實際行動支持野生動物救傷單位--詹芳澤(特生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研究員/獸醫)
以美麗的筆觸,金勝不只帶著我們更細緻的去欣賞與領略動物的美麗,也讓我們有機會循著水獺與朋友們記憶的軌跡,去了解美麗之島上的動物們曾有過的經歷。--劉偉蘋(挺挺網絡社會企業 Chief Executive Supporter)
用畫筆為動物們建構了圓滿的世界,療癒牠們憂傷的生命,也為我們講述這些不該被遺忘的過往。--阿鏘(「阿鏘的動物日常」插畫家)
這本圖文書不只帶著我們認識世界上的各種野生動物,更娓娓道來我們從古至今是如何因愛而誤傷了、或是守護了野生動物。--玉子(「玉子日記」 動物圖文作家) 

推薦序
作者序--觸動愛與關懷的路
第一章 一九八○年(民國六九年)森林來的噪音--長臂猿
第二章 一九八一年(民國七○年)國寶魚重現高山溪流--櫻花鉤吻鮭
第三章 一九八三年(民國七二年)雲霧裡的山中幻獸--台灣雲豹
第四章 一九八四年(民國七三年)台灣南方的風之谷--墾丁國家公園
第五章 一九八五年(民國七四年)黑市交易下的面目全非--犀牛角
 
第六章 一九八六年(民國七五年)北國來的冰原困獸--北極熊
第七章 一九八七年(民國七六年)銀白世界裡的鮮紅獻祭--海豹
第八章 一九八八年(民國七七年)追尋飛羽的守護者們--野鳥學會
第九章 一九八九年(民國七八年)經濟起飛後的保育萌芽--野生動物保育法
第十章 一九九○年(民國七九年)歡迎光臨我的家--福山植物園
 
第十一章 一九九一年(民國八○年)未來的根、希望的芽--珍古德
第十二章 一九九二年(民國八一年)槍擊後重新飛舞的濕地--黑面琵鷺
第十三章 一九九三年(民國八二年)野保法之後的動物醫護--野生動物急救與收容
第十四章 一九九四年(民國八三年)培利修正案後的野保法--野保法三十年
第十五章 一九九五年(民國八四年)陸蟹也要過馬路--椰子蟹
 
第十六章 一九九六年(民國八五年)傳頌多年的野保標語--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
第十七章 一九九七年(民國八六年)豬事告急--台灣野豬
第十八章 一九九八年(民國八七年)從財產變成同伴--動物保護法
第十九章 一九九九年(民國八八年)動物福利守望者--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第二十章 二○○○年(民國八九年)神話之鳥降臨--馬祖列島燕鷗保護區 

森林來的噪音--長臂猿
異鄉猿
被擄走後離鄉背井的故事成千上萬,我是當中比較幸運的那一個,新的家人對我疼愛如親,直到有一天,他們的年老讓我們必須分離。再次離家的我痛苦惆悵,儘管新家豪華有美食有玩具,但我不思飲食只想回去和家人團聚。
突然有一天小白鴨出現,讓我懷疑他是不是也被遺棄?那讓我來照顧你,我們相依為命。
**
「阿祿」是一隻白手長臂猿,一九八○年代因野生動物飼養潮而輾轉被販運到了台灣,後來飼主年事已高無力照養,因為擔心阿祿的晚年生活,便請託「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收養。
只是,換了新家又與原飼主分離的阿祿極度適應不良,毫無食慾瘦到將近原本體重的一半,於是中心突發奇想帶了一隻小鴨到阿祿的籠舍與他作伴,阿祿從此有了心靈寄託,開始與小鴨形影不離,甚至會與小鴨一起進食,逐漸適應了新生活。

第一章
一九八○年(民國六九年)
森林來的噪音--長臂猿

奔放的吼音,節奏由慢而快,由低聲逐漸轉高,那是長臂猿獨有的曲調,同伴多時會成為此起彼落的盛大合唱,這是叢林裡家族之間聯繫情感的日常。
本該像是歡慶同樂的鳴唱,誰料卻在人類居住的環境裡,成為了沒有回應的孤獨吼聲,也讓不了解的人聽著膽顫,更在鄰里間被當作一種不明所以的神祕噪音。
一九八○年代,台灣的政治經濟發展趨於穩定,在國際上宛如一個剛站起身的小巨人,除了讓「台灣製造」開始揚名世界,也逐漸連接起其他國家的經濟活動,台灣人的消費能力不僅活絡了本土的食、衣、住、行、育、樂,也開始向其他國家展現自己的經濟奇蹟。於是各國的名牌精品、旅遊觀光、飲食文化等,紛紛來向這個小巨人招手,這個剛嶄露頭角的小巨人,也像是個急於滿足好奇心的孩童,歡天喜地迎接著各式各樣來自異國的珍奇異寶。只是,當時興沖沖地收下各種包裝華美的神祕禮物,誰料拆開了卻是不如預期又難以善了的苦果。
野生動物飼養潮,便是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成形,與政治經濟盤根錯節四十年,至今仍是無法妥善圓滿解決的問題,只要民眾對飼養珍奇的野生動物仍有欲求,便會帶動本國與他國野生環境裡的盜獵及走私活動,而當不適合人類居所的野生動物,遇上了完全不了解野生動物習性需求的飼主,結局大多是,動物們終生身處窄小籠舍直到命喪異國。
台灣的〈野生動物保育法〉於一九八九年,在國際輿論下誕生,在此之前,許多來自世界各國的野生動物活體與非活體販售,早已行之有年。雖然當時並無網路的推播宣傳,但在沒有明確法律可約束的年代,只要人有想要滿足蒐集新奇動物的需求,暗中進行的銷售管道自然能連接起買賣雙方的溝通交易。
在寵物店與影視媒體的渲染作用下,人對飼養珍奇可愛的野生動物總是會充滿美好想像,而長臂猿也是在這個野生動物走私販售盛行的黑暗時期,被帶進了台灣的寵物市場。
「長臂猿」主要產於亞洲,分布範圍東起中國雲南、海南省,西至印度阿薩姆邦以及整個東南亞地區,棲息的環境為熱帶雨林或常綠闊葉林等,善於用長長手臂在林間飛快的以攀樹擺盪的方式移動,因此在野外的生活範圍以樹上為主,有森林特技家的稱號。或許因為是那樣奇特的畫面,加深了人們對這異國奇獸的想望,不惜花費重金也要一睹靈猴風采,成為少數人心中最獵奇的收藏。
但是要將一隻長臂猿寶寶帶到買家的手上,首先在他的原產國家,必須先執行一段充滿血淚的掠奪。由於所有猿猴類的嬰孩幾乎與母親形影不離,時常緊緊抱著母親方便一起活動,所以盜獵者就必須先將長臂猿寶寶與他的母親一起捕捉,有時最快的方式便是直接獵殺長臂猿媽媽,再捉拿只會依偎在母親身邊的小長臂猿。
歷經母親慘死的長臂猿寶寶,隨後的命運就是與其他相似命運的猿猴寶寶一同關在狹小的籠內,在缺乏食物與水的狀態下長時間被走私到購買國。通常這樣的波折還會令半數以上的長臂猿寶寶和其他小猿猴死亡。而交到買家手上後,雖然可能會被萬般寵愛幾年,一旦發育期開始,原本的小猿猴逐漸孔武有力並且不受控制,最後就是從被疼愛的天堂進入終身的牢籠監獄,或是因為飲食不恰當導致的營養失衡,而讓健康出現問題所以早夭。
也就是說,因為少數人想要滿足自己追求時髦的欲求,嘗試新奇的寵物飼養經驗,卻讓這些聰明的猿猴寶寶從出生開始就遭受身心上的磨難,不論買家飼主付出多少愛與關注,最終這樣扭曲的喜愛,都是身心上的虐待,更別說死在盜獵與走私過程中的生命,也讓原產國的野外猿猴族群大幅度減少。
台灣自野保法訂定後的三十年間,不斷的在替野生動物飼養潮善後,而「屏東科技大學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便是政府因應這股浪潮催生出的主要收容機構,在屏科大所收容的二十幾隻長臂猿,每一隻都有自己的遭遇。
二○○五年來到收容中心的保羅與球球,都是在幼猿時期就被不同的飼主買下。原本嬌小惹人憐愛的模樣,當進入成猿階段,力氣與體型都逐漸增大,令原本疼愛他們的飼主也心生防衛,於是保羅便被關進狗籠中,球球也因為咬傷人而被套上了鐵面罩。但狗籠或面罩終究無法讓人與猿之間有美滿結局,保羅的吼叫聲雖然擾民,卻也喚起了飼主想改善這一切的想法,因此委託屏科大收容中心接管照養;而球球的飼主也出資興建籠舍,延續了對球球的關愛。這或許算是野生動物飼養浪潮中,錯誤的相遇裡比較善了的故事。
已故知名畫家張大千,生平也曾陸續飼養過十多隻長臂猿。據傳大師出生前一夜,其母夢見一位白髯長袍長者,用銅鑼托著一隻黑猿交給她,次日黃昏便產下張大千,也因此大師自認為是黑猿轉世,愛猿也畫猿,不僅臨摹北宋易元吉的作品,更喜歡有猿作伴,所以飼養長臂猿朝夕相處,也可就近觀察長臂猿的各種姿態,有助大師畫筆下的長臂猿們更添生動逼真之感及猿猴類獨有的靈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