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的魔術師:隱藏在人心深處的魔性舞台.谷崎潤一郎經典小說集

慾望的魔術師:隱藏在人心深處的魔性舞台.谷崎潤一郎經典小說集

定價 $127.00 $0.00 單價
作者  : 谷崎潤一郎
譯者  : 陳系美
出版社 : 大牌出版
出版日期: 2021/05/19

 


分享產品

在越演越烈的慾望遊戲中,
被禁止的快樂再次覺醒。
詭麗の犯罪,推敲人性慾念的本相
耽美與惡魔主義兼具,為日本犯罪文學劃出新時代
──唯有谷崎潤一郎──

★深刻影響日本推理之父江戶川亂步
★當代文壇更讚譽是日本推理小說黎明期的重要原點!

日本文壇聞名的唯美派大師谷崎潤一郎,文學創作強烈追求女體崇拜、耽美與變態的官能慾望,以凸顯隱藏在人性深處的「惡之華」。然而,除了這類主題作品,鮮少人知谷崎也跨足推理小說領域,雖然他自己不認為是推理小說家,但其獨樹一格的推理視角與故事,不僅深刻影響日本推理之父江戶川亂步,給予高度評價:「日本在海外引以為傲的偵探小說家之一。」當代文壇更讚譽是日本推理小說黎明期的重要原點。

本書以「慾望遊戲」與「詭麗犯罪」為主題,收錄八篇谷崎潤一郎的經典小說,包括谷崎潤一郎引以為傲的〈少年〉,自詡這是他前期作品中最完美的一部;江戶川亂步盛讚的〈途中〉,評為:「世界上第一部以機率犯罪為主題的謎團。」;以令人懷念的大正東京為舞臺,描繪禍害深重的精神扭曲〈白晝鬼語〉,以及數篇超越時代的傑作。

一旦了解這個世界,
就無法回到過去的自己……

超越時代且充滿艷麗的谷崎文學,慾望遊戲悖德且帶有魔性,充滿魅惑卻不覺驚悚。犯罪進行得悄然冶豔,宛如戀人絮語溫柔地完成。隱藏在人心深處的惡渾然天成躍於紙上,像在凝視一幅燦亮奪目的人性畫作,不知不覺中悄然征服人心。

※──慾望遊戲──※

〈魔術師〉──只要跟你一起去,我也應該絕不會被迷惑……

「城裡的人說,那位魔術師的身材與容貌,美得過於令人目眩神迷,
所以有戀人的人,最好不要靠近他比較安全。
很多人都說,那個人表演的魔法,與其說詭異不如說妖豔,
與其說神奇不如說可怕,與其說精湛巧妙,不如說是一種邪惡妖術。
可是很奇怪的,去小屋看過魔術表演的人,
一定會著魔似的每晚都去……」

在某個國家某個城市有一座如大海般壯觀的公園,無論善惡美醜、歡笑淚水,能夠溶解一切事物,綻放出巧妙炫目的光芒。而那座公園,有著更犀利的東西,會威脅我們的靈魂,更加嶄新地蠱惑我們的官能。因為在公園深處,有一個堪稱完美人類的魔術師,擅長演出令人作夢都想不到的破天荒表演節目……

〈少年〉──慾望消除了我的恐懼,反而魅惑般征服了我的心

「仙吉整張臉被畫得亂七八糟,痛苦難捱地哭了起來,後來乾脆死心任由信一亂畫。這個平日在學校作威作福的小霸王,變成這副難堪的醜態,整張臉簡直像妖怪一樣。看到這一幕,我心中萌生一種從未有過的奇妙快感。」

隨著四個少年越演越烈的遊戲,被禁止的快樂逐漸覺醒。不知不覺他們的身體與心靈都成了某人的傀儡而樂在其中。

※──詭麗之犯罪──※

〈白晝鬼語〉──可怕的東西都很美。惡魔和上帝一樣美

「6*;48*634;‡1;48†85;4‡12?††45……
佛陀入滅之夜,黛安娜殞命之時,Neptune北方有一片魚鱗,
我們必須在那裡親手執行那件事。」

紈褲子弟園村偶然得到的一張不可思議的紙條密文。他向朋友高橋斷言,一定會發生殺人事件。並邀請他半夜共同前往現場直擊犯罪現場…… 

作者簡介

谷崎潤一郎


  1886年生於東京日本橋。東京帝國大學國文科肄業。1910年初試啼聲,發表短篇小說〈刺青〉、〈麒麟〉等,大受好評,從此登上文壇。作品多以女性崇拜、戀物癖、嗜虐等強烈慾念描寫作為基底,將感官美學推展至極致。日本文學界奉其為經典的耽美派大師。曾以《細雪》獲得每日出版文化賞及朝日文化賞,以《瘋癲老人日記》獲得每日藝術大賞,1949年獲頒日本文化勛章,1960年曾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提名。1965年因腎病辭世。

  代表作有《春琴抄》、《痴人之愛》、《細雪》、《鍵》、《瘋癲老人日記》等。

譯者簡介

陳系美


  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日本筑波大學地域研究所碩士,專攻日本近代文學,碩士論文《三島由紀夫《鏡子之家》論──以女性像為中心》。曾任空中大學日文講師、華視特約譯播,現為專職譯者。譯有:夏目漱石《三四郎》、三島由紀夫《鏡子之家》、太宰治《人間失格》《維榮之妻》、山田詠美《賢者之愛》、平野啓一郎《日間演奏會散場時》《那個男人》等書。 

作者:谷崎潤一郎
譯者:陳系美
出版社:大牌出版
出版日期:2021/05/19
ISBN:9789860741001
頁數:304
規格:14.8 x 21 x 2 cm
 

輯一 慾望遊戲
魔術師
少年
幫間
日本的可里平事件

輯二 詭麗之犯罪
柳湯事件
途中

白晝鬼語 

〈魔術師〉
如今我已記不清楚,我是在哪個國家的哪個城鎮,看到那個魔術師。我覺得那像日本的東京,有時又覺得是南洋或南美的殖民地,或像中國或印度的小碼頭。總之,那是遠離世界文明中心的歐洲,在地球小角落的國家首都,而且是極其繁榮富庶的地區,非常熱鬧的夜晚巷弄。若你想更進一步掌握此地的性質、光景與氛圍,那麼簡單地說,你可以把它想像成淺草公園的六區。它和淺草公園的六區很像,但是個更奇妙、更雜亂,且更頹廢糜爛的公園。
若你覺得我說像淺草公園,你不會有美麗或懷念的感受,反而聯想到令人不愉快的汙穢之地,那是因為你對「美」的看法與我截然不同。我指的「美」,當然不是棲息於凌雲閣下的那群娼婦,而是說整座公園的氛圍。背面有著節制的黑暗洞穴,繞到正面是常保歡愉開朗的臉,閃耀著好奇大膽的眼眸,夜夜以化著濃妝為豪,這樣的整座公園情調。那是一座偉大的公園,如大海般壯觀的公園,無論善惡美醜、歡笑淚水,能夠溶解一切事物,綻放出巧妙炫目的光芒,充滿燦爛絢麗的顏色。而我現在要說的某個國家的某座公園,就偉大與混濁這點而言,我記得它是個比六區更具六區氛圍,充滿詭異且殺氣騰騰的地方。
那是涼風習習拂來的初夏向晚時分,我與戀人在那城市的咖啡館享受愉快的約會後,兩人手挽著手,親暱地散步在電車和汽車與人力車往返頻繁的路上,她忽然睜大妖豔的大眼睛,在我耳畔低語:
「今晚我們去那座公園逛逛吧?」
「公園?公園裡有什麼嗎?」
 我些許驚訝地問。我這麼問是因為,迄今我不知道這城市有那樣的一座公園,而且那時她語氣有種可疑的蹊蹺,聽起來像在慫恿我做什麼不可告人的壞事。
 「因為我猜你應該很喜歡那座公園呀。我第一次去那座公園時非常害怕,覺得女生走進那座公園是一種恥辱。可是自從愛上你之後,我不知不覺受到你的感化,現在已經能領會那種地方有種難以言喻的趣味。就算沒認識你,我也開始覺得,只要去那座公園就會見到你。……就如你很迷人一樣,那座公園也很迷人。就如你喜歡獵奇一樣,那座公園也是獵奇的好去處。你應該不至於不知道那座公園吧?」
……
「可是那座公園,可能有更犀利的東西,會威脅我們的靈魂,更加嶄新地蠱惑我們的官能吧?或許也有喜歡獵奇的我,作夢都想不到的破天荒表演節目吧?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我想妳一定知道吧。」
「對,我知道。最近公園的池畔出現了一座雜耍小屋,那裡有位年輕俊美的魔術師。」
 她立即回答,並繼續說:
 「我常經過那個小屋,但還沒有進去過。因為城裡的人說,那位魔術師的身材與容貌,美得過於令人目眩神迷,所以有戀人的人,最好不要靠近他比較安全。很多人都說,那個人表演的魔法,與其說詭異不如說妖豔,與其說神奇不如說可怕,與其說精湛巧妙,不如說是一種邪惡妖術。可是很奇怪的,只要曾經走進那扇冰冷鐵門,去小屋看過魔術表演的人,一定會著魔似的每晚都去。連他們自己也不曉得為何那麼想看。我猜一定是他們連靈魂都被施展了魔法吧。可是你應該不怕那個魔術師吧?畢竟你愛鬼魅勝於人類,比起活在現實裡,你更熱愛活在幻覺裡,所以你應該會忍不住想看那個評價很高的公園魔術。就算魔術師會施展什麼毒辣的詛咒或魔法,只要跟你一起去,我也應該絕不會被迷惑……」
 「如果被迷惑了就被迷惑,有什麼關係呢?既然那個魔術師長得那麼俊美。」
 我說完哈哈地笑了起來,快活的笑聲如雲雀在春天原野啼鳴。但下一個瞬間,我卻忽然被湧上心頭的淡淡不安與輕微嫉妒背叛了,忍不住粗聲粗氣地迅速補上一句:
 「那我們現在就去那座公園看看。我和妳一起去測試那個男人,看他能不能對我們的靈魂施展魔法。」
……
舞台背景垂掛著一面黑幕,中央高起的階梯上,擺設了一張富麗堂皇的寶座。這就是所謂「魔術王國」的王座吧。年輕魔術師,頭戴真蛇王冠,身穿羅馬時代的袍衣,腳趿黃金涼鞋,端坐在王座上。王座階梯下方的兩側,各有三名男女助手,像奴隸般畏縮拘謹,腳底暴露在觀眾眼前,極其卑微地向魔術師跪趴磕頭。舞台上的裝置與人物,就只有這樣,顯得過於簡單。
 我翻找上衣口袋,取出進門時拿到的節目表,打開一看,上面記載著莫約二、三十種表演,每一種都像前所未有、驚天動地的魔術。最煽動我好奇心的,若要舉兩三個來說,第一個是催眠術。旁邊有小字說明,說是會讓全場觀眾起催眠作用,因此場內所有的人,都會照魔術師給的暗示產生錯覺。譬如,魔術師說:「現在是清晨五點。」大家都會感受到清爽的晨光,留意到自己的懷錶不知何時也指向了五點。又譬如魔術師說:「這是原野。」大家都會看到原野。若魔術師說「這是海」,大家就會看到海。若說「下雨了」,大家的身體就會開始被淋濕。第二恐怖的是「縮短時間」這種妖術。魔術師取出一種植物的種子,將它種在土裡,然後徐徐地唸咒,十分鐘就會冒出芽、長出莖、開花,結果。而且植物的種子,也可以讓觀眾自行帶來,看是要長成聳立雲霄的高挺樹幹,或長出蓊鬱遮天的繁茂樹葉,都一定在十分鐘完成。與此類似,但有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名為「不可思議的懷孕」的魔術,據說這也同樣以咒語之力,十分鐘就讓一個婦女懷孕分娩。被施予這種魔法的女人,通常是「王國」的女奴隸,但若觀眾裡有女性願意嘗試,說明書上也寫著「非常歡迎」。各位看了以上幾個例子,想必也能明白,這位魔術師與一般魔術師有多麼不同吧。

(本文未完,更多精彩內容請看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