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樂園【新裝珍藏版】
失樂園【新裝珍藏版】
失樂園【新裝珍藏版】
失樂園【新裝珍藏版】

失樂園【新裝珍藏版】

定價 $111.00 售價 $123.00 單價
作者  : 米爾頓
出版社 : 好讀
出版日期: 2020-12-01

 


分享產品

  【傳諸百世不朽的經典史詩】
  《失樂園》是十七世紀英國詩人米爾頓的作品,取材自《聖經.創世紀》,被公認為是任何語言文學中最宏偉的史詩。

  【神、撒旦、亞當、夏娃、伊甸園的故事】
  《失樂園》描述撒旦對神的叛亂與爭鬥,以及人類祖先亞當、夏娃被逐出夢想樂園,是米爾頓既磅礡又哀愁的文學巨著。

  【通俗易讀的改寫,附英文原詩】
  ●原書為共十二卷、一萬多行的長篇敘事詩,為引起閱讀興趣,本書改以小說的體裁表現。
  ●為突顯故事張力與內容緊湊,省略了原詩部分華麗的詞藻、頌讚之辭和比喻。
  ●考量方便閱讀,文中將引自希臘羅馬神話故事和《聖經》之典故直接安排於故事中,減少註解的呈現。
  ●附上原版英文全文,可一同領略原詩沉鬱頓挫之美。

  【悲壯神魔史詩精緻呈現】
  ●收錄180張藝術名畫,搭配精闢的藝術賞析,包含:畫家、畫作名稱、繪製年代,以及畫作與故事內容之關係。
  ●以雪銅紙內頁全彩印刷,閱讀體驗更精緻豐富。

本書特色

  ●章節前言:綜觀每卷精要,迅速掌握故事重點。
  ●經典原文對照:原著以高超的想像、色彩濃郁的詩筆書之,每一行都是雄渾、優美、音韻和諧、洋溢詩情的交響樂。
  ●通俗流暢的改寫:為符合現代人的閱讀習慣,重新進行改寫,完整敘述《失樂園》的故事。
  ●世界名畫圖釋:收錄180幅古今藝術大師所繪製的相關畫作。
  ●精闢的藝術賞析:包含畫家、畫作名稱、繪製年代、畫作與本書內容的關係說明。 

作者簡介

米爾頓 (John Milton, 1608-1674)


  生於倫敦一個富裕的清教徒家庭,年輕時鑽研古代和文藝復興時期文學,深受人文主義思想薰陶。他是堅定的英國共和派,寫了不少文章捍衛共和國,因積勞過度而導致雙目失明。《失樂園》即是他在失明時所創作。

  1660年,王朝復辟,米爾頓被捕入獄,不久又被釋放。從此他專心寫詩,為實現偉大的文學抱負而艱苦努力,在親友的協助下,共寫出3首長詩:《失樂園》(1667), 《復樂園》(1671)和《參孫力士》(1671)。1674年11月8日卒於倫敦。

  尤其是《失樂園》的成功使米爾頓成為史詩詩人中的巨人,並公認為是任何語言文學中最為宏偉的史詩。

改寫者簡介

劉怡君


  筆名童心口子,東海大學中文系畢業。童心口子的願望:
  *家=圖書館
  *書=生活=坦然=富足

圖片解說者簡介

陳彬彬


  學的是法文,熱愛旅遊和寫作,喜歡一切美麗的事物,包括美酒美食、音樂文學、藝術戲劇,2008以《客家文學大戲—菸田少年》和陳美珊、曹曉華共同入圍電視金鐘獎戲劇節目編劇獎。目前專職於寫作和翻譯等工作。

  著有《藝術裡的秘密》、《藝術裡的地獄天堂》、《藝術裡的人體之美》(以上好讀出版) 、《從0開始圖解西洋名畫》、《從0開始圖解達文西》、《從0開始讀莫內的光與影》、《歐洲瘋》、《義大利的迷情遊走》。 

作者:米爾頓/ 原作; 劉怡君/ 改寫; 陳彬彬/ 圖片解說
出版社:好讀
出版日期:2020-12-01
ISBN:9789861785301
頁數:320
規格:16 x 22.5 x 1.6 cm
 

●約翰.米爾頓簡介
●關於本書

第1卷 撒旦的叛變
第2卷 地獄群魔會
第3卷 上帝的預言
第4卷 初探伊甸園
第5卷 天使的警示
第6卷 天庭的戰爭
第7卷 創造新世界
第8卷 人類的誕生
第9卷 人類的原罪
第10卷 上帝的懲罰
第11卷 人類的懺悔
第12卷 逐出伊甸園 

關於本書

  《失樂園》是十七世紀英國詩人米爾頓晚期三大詩作之一。內容敘述魔鬼撒旦發動天國叛變,被基督打落地獄;他為了要達成復仇的心願,無懼於艱險的路程,長途跋涉來到上帝創造的新世界,並潛入伊甸園中,誘惑人類的始祖亞當和夏娃犯下偷吃禁果的罪行。之後,人類被趕出伊甸園,除了要自行謀生,且必須以死亡和堅貞的信仰來求得救贖;而撒旦與其黨羽,不但報不了仇,且沉淪在更黑暗的深淵裡。

  原書為十二卷、一萬多行的長篇敘事詩。但為引起讀者的閱讀興趣,本書改以小說的體裁表現,且為突顯故事張力、展現故事內容的緊湊,故省略了原詩部分華麗的詞藻、頌讚之辭和比喻。為了方便讀者閱讀,多將文中引自《希臘羅馬神話故事》和《聖經》的典故直接安排在故事中,減少以註解的方式呈現。

  本書並於每頁附上《失樂園》原版英文全文,方便讀者在閱讀之際,可以一同領略原詩沉鬱頓挫之美。 

節錄自 第二章〈地獄群魔會〉

寬敞如競技場的惡魔殿大廳中群魔集結,撒旦威風凜凜地坐在裝飾著無數珠玉鑽石的寶座上頭,它的奢華遠勝於東方珠寶集散地奧木斯(Ormus)和印度地方的富麗堂皇;在魔鬼大軍的簇擁下,撒旦重新拾回信心,渾身散發著王者的傲氣,趾高氣昂的對底下的魔鬼軍發表聲明。
「親愛的部眾們!今天,我得以坐擁最高權力地位,乃是經由大家一致的推舉;我的領導權是合理且站得住腳的,應該不會有人懷疑才對。請仔細想一想,地獄之王的名銜並不像天國的王位那般擁有許多好處,反而危險多多,是上帝雷擊的第一目標;因此,相信沒有人會蠢到來嫉妒我,覬覦這個寶座吧?」
撒旦以充滿威嚇的目光向群眾掃射一遍,接著說道:「現在請大家商量一下,看是要重整大軍攻返天庭,還是施用權謀,以智力取回天使地位?有意見的請直接發言。」
「這還用討論嗎?當然是發動戰爭,攻打回去。」摩洛雙眉緊蹙,聲如洪鐘地大喊。他曾是戰場上衝鋒陷陣、最驍勇善戰的英雄,若要他像老鼠一般地躲在漆黑的地獄,還不如拚死一搏保住尊嚴。
「我們的外表雖然因為受到雷擊而變得襤褸不堪,但我們的實力並未消減,仍有足夠的力量反攻天庭;再說,就算不幸又打了敗戰,那又有什麼關係呢?死亡並不能摧毀我們的本質,況且再也沒有比現在更艱惡的處所了。你們應該知道,地獄中那一大片火湖的名字叫做忘湖,飲了它的湖水會遺忘所有的記憶;趁著咱們記憶未失,快領著地獄的火燄和雷電,振翅飛回天上去焚燒天庭、電擊天國軍,如此必能點燃上帝心頭的怒火,讓祂無法安安穩穩地坐在寶座上頭享樂,這也算報了一箭之仇呢!」摩洛說完,帶著復仇的神色退向一邊,讓其他人發言。
「我反對!」
彼列爾(Belial)緩緩地站起來,嘴角帶著一抹微笑,不懷好意地對摩洛說:「摩洛兄,尚未開戰哪!你就先懷有不幸戰敗的心理準備,這表示你對魔鬼軍並無信心,那又何苦要大夥兒陪你去逞一時之勇呢?何況,真正聰明的作法應該是保存實力,用智謀去贏回尊嚴;而不是像你這樣莽莽撞撞,枉送性命。」
語畢,彼列爾轉頭面向群眾,以婉轉悅耳的聲音說道:「大家都知道,天庭四周本來就有軍隊在負責巡邏,經過一次叛變的衝擊之後,更是警備森嚴;此刻無論天庭內外、白晝或黑夜,到處佈滿了警哨,選擇這個時候發動戰爭,無異於以卵擊石、自取滅亡。況且若再次激怒上帝,祂勢必斬草除根,徹底消滅我們,屆時,我們將永無翻身的機會。所以依我個人的看法,暫時按兵不動是比較安全的選擇。」
接著,瑪門站起來發言:「無論發動戰爭或求和都不是我們的本意,與其去追求難以獲得的地位或委身為僕,倒不如安居此地,努力消除環境中的惡質元素,求得一片新天地。這兒雖然陰暗恐怖,遠遠比不上天庭的美好;但在烈焰熊熊的地底,卻埋藏了挖掘不盡的黃金,我們可以用它來建造一座座宮殿,我保證,絕對會比天上的宮殿來得富麗堂皇。
「或許有人會說,地獄中炙熱的火燄讓人難以忍受;須知,只要我們把它視作生活的一部分,時間久了,自然就能夠習慣它、將灼熱化成溫暖了。」
瑪門的建議正好切中兵士們恐懼重回戰場的心理,所以立即獲得眾人熱烈的掌聲。
最後,副首領別西卜在撒旦的授意下,撐起如扛天巨人阿特拉斯(Atlas)的碩大身軀 ,威風凜凜地說道:
「瑪門的建議固然好,但就算我們在地獄建造了金碧輝煌的堡壘,卻也只不過是陷入另一個牢籠罷了;事實上,我們仍處在上帝的股掌之中,地獄原是由祂所創造,我們在此地的一舉一動,完全逃不過祂的眼睛。我們在此地安身,也只能是暫時的選擇,當今之計,唯有派出一個機智過人、心思縝密的戰士,前去探查預言中的新樂園。據說,在天堂和地獄之外,有一個美麗的新世界正在形成,生活在其中的新種族叫做『人類』;他們承受上帝的特別恩寵,在新樂園快樂無憂地生活著。
「如果真有這樣一個地方,我們大可取代人類,遷移到那兒生活,就如同上帝驅趕我們一般;或者,用陰謀詭計引誘人類,讓他們加入我們的陣營,一起反對上帝,這樣更能叫上帝忿怒痛苦,有什麼比被自己深愛的人背叛更痛苦的呢?同時祂必得忍痛摧毀自己親手創造的新種族,這樣的復仇方式豈不更加痛快?」
別西卜額頭上思慮的刻痕,因發表了這番激動的演說,而愈發閃現出智慧的光華。
「好啊!真是妙計。」
「對呀!就這麼辦。」
眾人紛紛附和別西卜的建議,吵雜的喧囂如山谷迴音,在寬廣的惡魔殿大廳嗡嗡地迴響著。
「那麼,有誰願意前去尋找新樂園的所在地?」別西卜問道。
沒有人敢冒險承擔這個重責大任,大家面面相覷,聲浪漸漸變小了,如同狂風暫歇,海浪輕輕拍打岸邊岩石的節奏,囈語般的茫然。
「我去。」
撒旦從寶座上一躍而起,以無比威嚴的聲調向群魔宣布:
「身為領袖,如果連這點擔當都沒有,怎有臉面繼續領導各位。」
語氣中無一絲恐懼,而且神情泰然自若;眾人聽聞,一時皆羞赧於己身的膽小懦弱,並對撒旦生出一股崇敬之情,他們不由地抬起頭來,以無比尊敬的目光望著大首領,聆聽他接著發表的言論。
「首先,這旅途的艱險是無庸置疑的。就說這地獄吧!本身就有九層深淵,處處佈滿著炙熱的烈火;一面堅硬的金剛石大門阻絕了出路,得另覓蹊徑才能離開。但在地獄外頭的『黑夜』,早已張開血盆大口,虎視眈眈地等著旅人自投羅網。如果幸運的躲開黑夜的魔掌,誰又能知曉未知的新世界是個什麼樣子?會不會佈滿更多的險惡。
「我這番獨自冒險,完全是出於想為各位尋得美好生活環境的熱切心理,希望各位耐心些,暫時把地獄當作居所,等我帶好消息回來。」
說畢,撒旦隨即宣布解散,不讓部眾有反對的機會,藉此來堅定自己的決心,並對士兵們彰顯己身非凡的氣魄。
對於首領充滿自信的決定,將士們除了暗自佩服之外,並無其他異議;解散之後,從惡魔殿湧出的人潮,如高山上的瀑布向下傾洩,白花花的水珠濺向四方,兵士們也分散開來,在地獄中尋找各自的樂趣。
有的在平野上狂奔比快,或在天際翱翔爭勝,如奧林匹克競技場上爭相競逐的選手,喧嚷紛紜;有的編排成伍,如上戰場般地向前衝鋒;更有人以怒吼來宣洩情緒,發出泰坦巨人般狂暴的叫聲,似山岩崩塌,轟隆隆地響徹地府,讓人聯想起希臘神話中的大力士海克力斯(Hercules)悲慘的遭遇。當時海克力斯背叛妻子愛上了其他女人,被妻子以毒袍焚身,劇痛難當之際,以顫抖的雙手連根拔起數棵巨松,並舉起無辜的妻子拋向大海,剎時激起一陣巨浪,發出海浪拍擊的狂嘯聲。
個性較為溫和的一群則漫步到山谷,閒散地坐臥於岩石,一邊撫琴彈奏出柔和優美的樂章,那和諧美妙的歌聲吸引了許多聽眾,齊來聆賞宛若天籟般悅耳的音樂。還有些喜愛思考的,他們聚在一塊兒,討論著理性、命運與自由意志等高深的學問,談的雖多,卻無明確的結論,猶似墜入茫茫雲霧,虛空而無益。
另外一些具有冒險性格的則展開探勘行動,他們沿著四條注入火湖的河流向前邁進。這四條地獄之河的名稱為恨河、怨河、嘆河與火河,分別有憎恨、愁怨、悲嘆、炙燄的意涵;另外,離它們稍遠處尚有一條忘河,若飲了忘河的河水,不但會遺忘所有過往的記憶,而且連喜悅、憤怒、哀傷、快樂等情緒也會一併喪失。
忘河流經一片廣闊的冰原,終年冰天雪地,不斷遭受颶風和冰雹的襲擊;冰雹無法消融,經年累月堆疊成一座座冰山,像是廢棄古城裡的斷壁殘垣,無比荒涼。冰原的外圍環繞著一道無底深淵,有如埃及的撒卜尼斯湖(Serbonis),四周佈滿沙漠,當大風一吹,瞬間飛沙走石、遮雲蔽日,讓一整隊的埃及大軍淹沒其中;深淵異常乾燥,且冷風陣陣刺人肌骨;復仇三女神把世間的罪犯抓來此地,先丟進烈火裡焚燒一段時日,再命令他們渡過忘河來到深淵受冰凍之苦,一遍又一遍,犯人的肉體得反覆遭受極熱與極冷的痛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