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的滋味:為食物而戰,重整國際秩序的第二次世界大戰 

戰爭的滋味:為食物而戰,重整國際秩序的第二次世界大戰 

定價 $240.00 售價 $266.00 單價
作者  : 莉琪.科林漢
譯者  : 張馨方
出版社 : 麥田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1/01/28

 


分享產品

蛋白質與卡路里點燃第二次世界大戰戰火!
第一本從帝國糧食供需、殖民及戰地飲食角度出發,
全方位探討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因與後果的歷史專書。
莉琪‧科林漢繼《帝國的滋味》之後又一重磅著作。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一本書顛覆我們對於看似老調重彈且眾所周知的議題的看法,而莉琪.科林漢這本著作就是一例,它出色地描述了食物(及其短缺)在二戰期間扮演的角色。現在,我們不可能再從舊有角度去思考戰爭了。——英國歷史學家理查.奧弗里(Richard Overy),《文學評論》(Literary Review)
 
野心勃勃,說服力強大,令人大開眼界。——《衛報》(The Guardian)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一本書顛覆我們對於看似老調重彈且眾所周知的議題的看法,而莉琪.科林漢這本著作就是一例,它出色地描述了食物(及其短缺)在二戰期間扮演的角色。現在,我們不可能再從舊有角度去思考戰爭了。——英國歷史學家理查.奧弗里(Richard Overy),《文學評論》(Literary Review)

劇力萬鈞、舉足輕重之作。——牛津大學基布爾學院院士黛安.帕基斯(Diane Purkiss),《獨立報》(The Independent)

……不可思議……這本書推出後,歷史學家都必須著重於糧食生產與消耗的各方面議題,才能構築出二戰的完整歷史。——英國歷史學家安德魯.羅伯茲(Andrew Roberts),《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

莉琪.科林漢的作品極具原創性……〔她〕串起多條脈絡,探討一個橫跨全球範疇的重大議題。作者提醒了我們一個亙古不變的真理:人類與政治行為無不息息相關。——軍事歷史學家克斯・哈斯汀斯(Max Hastings),《週日泰晤士報》(Sunday Times)

 

糧食供需影響政治外交、國際關係,成為未來人們如影隨行的夢魘。此刻的人們,該怎麼做,才能避免讓饑荒再次成為人們的集體記憶?

近幾年來,人造肉等未來食物的市場興起,饑荒的問題時有所聞,甚或因武漢肺炎的影響,導致各國爭搶食物。這些都和糧食不足有所關聯,加上氣候變遷等因素影響,糧食戰爭一觸即發。

只是,糧食不足的問題,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作者將時序更往回推進,早在工業革命之後,農業人口大量移往都市,都市人口遽增,糧食供需問題便已蟄伏,隨後,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逐漸突顯,不但造成許多人飽受飢餓所苦,甚至有許多人活活餓死,進而開啟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序幕。

作者梳理這段歷史的過程發現,當大英帝國享有大片殖民地資源、美國正值開闢大片疆土、物產豐饒之際,歐洲的德國以及亞洲的日本,正苦於國內糧食缺乏的窘境。於是,英、美兩國順理成章成為典範:德、日兩國認為,唯有奪取廣大土地,保障國內糧食供應無虞,才是成為世界強國的唯一途徑。結果,納粹興起,緊接著便是對蘇聯人、猶太人的迫害,而日本,則在亞洲興起大東亞共榮圈的念頭,名為共榮,實為壓榨。

在糧食短缺驅動德、日兩國向外侵略的同時,以英、美為主的同盟國,在糧食供需上,是否做錯了什麼,否則,何以在二戰結束後,原以為所有問題都解決的當下,卻見世界各地盡是挨餓的人、餓到死的人,尤以印度、非洲、中國最為嚴重?即便在屬於英國占領區的人民,「一天也只吃兩片抹了薄薄一層人造奶油的土司、一匙稀飯和兩顆馬鈴薯——馬鈴薯還經常缺貨。」作者一一透析造成這個結果的失當政策。

書名為《戰爭的滋味》,意在人們已嚐過戰爭所帶來的各種苦澀滋味,尤其在糧食不足的情況之下,連想像食物的滋味都太過奢求,瀰漫四周的,只有煙硝味和營養不良的人全身所散發的將死之氣。而鑑古知今,解決糧食不足問題,爭地、搶糧以及戰爭,顯然不是最好的解決方法,我們必須為人類、地球的永續而思考,找出更人道,也更有效率的因應之道,避免再讓饑荒成為人類的集體記憶。 

作者簡介

莉琪‧科林漢Lizzie Collingham
曾在華威大學教授歷史,也是劍橋大學耶穌學院的研究員,後來成為獨立歷史學家。著作包括《咖哩群像--印度料理文化誌》(Curry: A Tale of Cooks and Conquerors)、《帝國的滋味:從探索海洋到殖民擴張,英國如何以全球食物網絡建構現代世界》(The Hungry Empire: How Britain’s Quest for Food Shaped the Modern World)《戰爭的滋味:為食物而戰,重整國際秩序的第二次世界大戰》(The Taste of War: World War II and the Battle for Food)。

譯者簡介

張馨方
政大阿語系畢,英國愛丁堡翻譯研究碩士。現為自由譯者,作品包括《監獄大學》、《恨意、精神分析與羅夏克墨漬測驗》、《脂肪的祕密生命》、《俄羅斯方塊》等。譯作賜教:nurachang@gmail.com 

作者:莉琪.科林漢
譯者:張馨方
出版社:麥田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1/01/28
ISBN:9789863448457
頁數:760
規格:21 x 14.8 x 3.6 cm
 

引言

第一部  糧食——戰爭的驅動力

2德國的帝國雄心
3日本的帝國雄心

第二部  糧食戰爭

4 美國經濟的黃金時期
5飢腸轆轆的英國
6大西洋戰役
7大英帝國總動員
8餵飽德國人民
9德國將飢餓輸出到東歐
10蘇聯的潰敗
11日本的飢餓之路
12中國的分裂
13日本——為了天皇挨餓
14蘇聯——餓著肚子打仗
15德國與英國——爭取食物權利的兩種方式
16大英帝國——戰爭就是福利
17美國——擺脫經濟大蕭條,邁向富饒

 第四部  戰爭的餘波

18飢餓的世界
19糧食富足的世界

註釋
參考書目

 

引言

「饑荒造成的死亡不足為奇。血淋淋的死亡,暴亂或轟炸等屠殺造成的大量死亡本身就是血腥殘酷的;這些畫面令人激憤,在你我心中刻下難以磨滅的景象。然而,饑荒所造成的死亡截然不同,那是一種巨大、緩慢、消極且無聲的冷漠。或許駭人聽聞,然確實有無數人都因此喪命……人們對此奇觀無動於衷,直到烏鴉盤旋在屍體上頭,老鼠、鳶禽、犬隻以及禿鷹才聞風而來。」這是報刊編輯伊恩.史帝芬斯(Ian Stephens)對一九四三年造成三百萬名印度人死亡的孟加拉饑荒所做的評論。飢餓導致的死亡無聲、未引人注意,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明明有眾多生命死於飢餓,卻多為人們所忽視。即便越戰深深烙印在西方的集體記憶裡,多數西方人卻從未聽聞一九四三至四四年間,越南東京(Tonkin)地區爆發的饑荒所導致的農民死亡人數,可能遠高於之後幾年的戰爭死亡人數。儘管如此,「飢餓造成的死亡仍令人心驚膽顫。」一名列寧格勒圍城戰的倖存者不安地透露,「被子彈或炸彈打死並不可怕,餓死才是最可怕的,臉都扭曲了……像行屍走肉一樣……慘不忍睹。」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至少有兩千萬人死於飢餓、營養不良以及其所造成的疾病,這個數字幾乎等同於一千九百五十萬名戰死的士兵。因此,戰爭對於糧食供應的衝擊,跟軍事行動對於世界人口的影響一樣致命。本書旨在探究糧食在二戰中扮演的核心角色。筆者之所以聚焦在糧食,不是為了排除關於這場戰爭的其他解讀,而是想讓大眾在理解這段歷史的同時,也能納入一個經常被人忽略的面向。

本書開端,便揭露了糧食在驅使德國和日本點燃戰火中的重要作用。十九世紀期間,歐洲都市勞動人口的肉類消耗量大幅增加,而日本都市人口對稻米的需求也顯著上升。這兩個國家無不深恐國內農業區無法生產足夠的糧食來餵飽都市人口。因應這個問題,英國尋求自由貿易,進口大量糧食以及動物飼料。反觀德國與日本,咸認為自己在英國和美國主導的國際貿易下屈居弱勢。同時,兩國國內的右翼人士更力促政府改採更激進的方式解決糧食和貿易問題。希特勒不甘心從屬於美國,意圖爭奪世界霸權的位置,並尋找一個足以提供糧食以及其他資源的東方帝國,如此一來,德國有望自給自足且無需仰賴國際貿易。東歐展開一戰,因此在所難免。日本軍隊則試圖鞏固對中國大陸的控制以降低對美國的依賴,許多官員認為,中國是殖民與資源的據點,最重要的是,還能供應糧食。然而,日本積極攻取中國的舉動,為其在太平洋地區與美國之間的衝突埋下種子。

這種對於二戰起因的觀點和當代全球糧食情勢有關。德國和日本在三○年代所遭遇的問題,也就是如何以更營養、但也更昂貴的食物來滿足日益成長的都市人口,在二十一世紀初再度考驗開發中國家,這次不只難度更高,還有可能跟之前一樣影響世界各地。

在中國、印度、印尼以及巴西等開發中國家,隨著人口逐漸增加的都市中產階級生活水準提高,飲食習慣也出現顯著變化。張修文(Zhang Xiuwen)出身雲南省鄉村的貧窮農戶。他時常餓肚子,一年只有一、兩次特定節日才有肉可吃。他從來沒喝過牛奶。如今,他在北京擔任網球教練,而以他和家人的經濟能力,負擔得起每天吃肉、喝牛奶。這種飲食從穀類為基礎的純素到富含肉奶的轉變,在中國與其他開發中國家隨處可見,數億名消費者的飲食偏好已隨著營養狀況的進步而有所改變。過去二十八年來,中國的人均肉品消耗量從一九八○年的二十公斤上升到二○○八年的五十四公斤。這種口味的變化帶來了廣泛影響,導致全球有愈來愈多穀類作物進到動物的胃裡,而不是供人類食用。二○○七年,中國進口國際市場上百分之四十五的大豆來餵養豬隻、家禽以及養殖魚類。今日,全世界約有三成的穀物被當作家畜的飼料。

本書開端,便揭露了糧食在驅使德國和日本點燃戰火中的重要作用。十九世紀期間,歐洲都市勞動人口的肉類消耗量大幅增加,而日本都市人口對稻米的需求也顯著上升。這兩個國家無不深恐國內農業區無法生產足夠的糧食來餵飽都市人口。因應這個問題,英國尋求自由貿易,進口大量糧食以及動物飼料。反觀德國與日本,咸認為自己在英國和美國主導的國際貿易下屈居弱勢。同時,兩國國內的右翼人士更力促政府改採更激進的方式解決糧食和貿易問題。希特勒不甘心從屬於美國,意圖爭奪世界霸權的位置,並尋找一個足以提供糧食以及其他資源的東方帝國,如此一來,德國有望自給自足且無需仰賴國際貿易。東歐展開一戰,因此在所難免。日本軍隊則試圖鞏固對中國大陸的控制以降低對美國的依賴,許多官員認為,中國是殖民與資源的據點,最重要的是,還能供應糧食。然而,日本積極攻取中國的舉動,為其在太平洋地區與美國之間的衝突埋下種子。

這種對於二戰起因的觀點和當代全球糧食情勢有關。德國和日本在三○年代所遭遇的問題,也就是如何以更營養、但也更昂貴的食物來滿足日益成長的都市人口,在二十一世紀初再度考驗開發中國家,這次不只難度更高,還有可能跟之前一樣影響世界各地。

在中國、印度、印尼以及巴西等開發中國家,隨著人口逐漸增加的都市中產階級生活水準提高,飲食習慣也出現顯著變化。張修文(Zhang Xiuwen)出身雲南省鄉村的貧窮農戶。他時常餓肚子,一年只有一、兩次特定節日才有肉可吃。他從來沒喝過牛奶。如今,他在北京擔任網球教練,而以他和家人的經濟能力,負擔得起每天吃肉、喝牛奶。這種飲食從穀類為基礎的純素到富含肉奶的轉變,在中國與其他開發中國家隨處可見,數億名消費者的飲食偏好已隨著營養狀況的進步而有所改變。過去二十八年來,中國的人均肉品消耗量從一九八○年的二十公斤上升到二○○八年的五十四公斤。這種口味的變化帶來了廣泛影響,導致全球有愈來愈多穀類作物進到動物的胃裡,而不是供人類食用。二○○七年,中國進口國際市場上百分之四十五的大豆來餵養豬隻、家禽以及養殖魚類。今日,全世界約有三成的穀物被當作家畜的飼料。

二○○七到二○○八年間,糧食危機在各種因素的結合下爆發。生物燃料產量的增加帶動了糖、玉米、木薯、油籽作物與棕櫚油的價格。乾旱致使小麥價格高漲。汽油價格飆升提高了肥料成本,糧食運送的成本也因此高出一倍。面對國庫財力可能不足以進口小麥的威脅,印度禁止稻米出口,隨後泰國也跟進。菲律賓唯恐之後無法進口足夠的糧食來餵飽人民,於是大量購買稻米,導致稻米價格上漲至每公噸超過一千美金。這種情況、再加上投機者的炒作與囤積,糧食價格又進一步飆升。在埃及,政府用於貧戶糧食補助的開支比衛生或教育建設的預算還多,有愈來愈多人購買政府補助的福利麵包,導致配給供不應求。排隊買麵包的人龍愈來愈長,而窮人愈來愈難以溫飽。隨著穀物價格不斷攀升,世界的飢餓人口呈現指數成長,糧食再次成為政治衝突的導火線。這兩年間,因糧食問題而起的暴動在埃及爆發,其漣漪效應也擴散到塞內加爾、喀麥隆、尼日、海地與墨西哥。

將糧食做為二戰研究的重點,其中一項最有力的論據是,納粹政權的農業政策據披露,是助長這場衝突中,最駭人聽聞的暴行的主要因素之一。國家社會黨領袖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經驗學到,充足的糧食供應是維持軍隊和人民士氣的關鍵。一九一八年,前線士兵與國內人民的糧食短缺嚴重挫敗全國上下的士氣,使德國淪落到投降的不堪下場。國家社會黨深恐當年民心頹敗的情形重蹈覆轍,而且深信德國人理應優先享有取得糧食的權利,因此下定決心絕對不讓人民在這場戰爭中挨餓。換句話說,其他國家的人民必須被犧牲。

任由特定族群挨餓的蓄意滅絕行為,成為國家社會主義糧食制度的特徵。構思出這項激進計畫以確保德國糧食供應無虞的人,便是農業學家赫伯特.巴克(Herbert Backe, 1896-1947)。他主張,奪取烏克蘭供應給蘇聯的穀物,就能餵飽納粹德國國防軍(Wehrmacht)。這麼一來,既可解決人數眾多的軍隊糧食問題,蘇聯的都市人口亦會因為餓死而順勢被消滅。一旦征服了東歐地區,同時強制根除原有居民後,德國的農業學家計畫在當地建立一個農業帝國。總而言之,納粹政權掠奪東方糧食的野心,催生出謀殺多達一億人口的計畫。戕害一百萬人死於飢餓的列寧格勒圍城戰,還有封鎖烏克蘭城市基輔(Kiev)和哈爾可夫(Kharkov)、導致至少二十萬人死於饑荒的行動,都只是這項謀殺計畫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