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在我月經來時逼迫我

不要在我月經來時逼迫我

定價 $100.00 $0.00 單價
作者  : 謝曉陽
出版社 : 印刻
出版日期: 2021-09

 


分享產品

以詩為力量欲言
「與其當女神,不如當個能反擊的人」


  香港詩人謝曉陽,亦為模特兒、演員、策展人,行為藝術家,作品風格鮮明、大膽且直接。其詩作可視為一次行動藝術的展演,句中常見各種陰性力量,衝擊出被侷限、隱藏在習以為常的有形和無形的界線。在《不要在我月經來時逼迫我》,她像社會觀察家,描繪對關係、愛的不安,以及生活上的各種渴求,猶如手術刀,下筆犀利切入、快速縫合,最後更帶點自我解嘲。

  「你仍是一個打電話來就害我
  搞錯列車方向的男人
  ——魅力指數:三個站」

  「相信我
  沒有靈魂伴侶這回事
  真的
  你叫他去洗碗
  如果他立刻去洗
  就已是你的靈魂伴侶」

  「他是一齣買了票卻沒去看的
  恐怖片」

  「人生是一座精神病院
  一個男友就是
  一間病房
  所以
  最好選有冷氣的」

本書特色

  她的詩是警語,亦是一種通行。新生代香港詩人謝曉陽,用詩來為女人發聲暢言。

作者簡介

謝曉陽(Milo Tse)


  於香港大學畢業,主修比較文學,後於澳洲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修畢純藝術,以「Milosophy」和「謝豬」之名於雜誌及網上平台發表短篇小說和詩歌,並於立場新聞撰寫評論。同時參與藝術創作及擔任廣告模特兒。未婚,未絕育。

  IG:milosophy__

作者:謝曉陽
出版社:印刻
出版日期:2021-09
ISBN:9789863874775
頁數:192
規格:14.8 x 21 x 1.2 cm
 

特別推薦

  黃秋生|演員
  吳  芬|詩人

  謝曉陽,我稱她米蘿(milo),好像身分挺多的。模特兒、演員、策展人、行為藝術家,現在又以詩人身分登場。      
  我是在我的演技班中認識她,印象中是多話、好辯、思路怪異和性感的雙唇。      
  多年來其實沒很多的交集,只在年度的學生聚會中見面,偶爾互通短訊。從有的沒的話題中發掘出她思路和性格獨特的蛛絲馬跡。    
  一直以來難以將她定位,我認為,所有的模特兒,策展人等等,只可算是她從事過的職業而已,還好她沒從事過餐飲業,不然再.另加一項侍應生。   
  直至有天她發給我她的作品,是的,是作品,絕對不是一堆模糊不清,概念詞彙含混的堆砌。   
  我雖不懂寫作,但我懂得欣賞。正如老饕不需有高妙厨藝一樣。   
  再分析再介紹下去也是枉然,藝術這種東西是要自己感受的,由其是詩,只是有一點要提醒各位,曉陽的詩,對男性來說,由其是那種自以為是的雄性動物來說,是種衝擊!小心!──黃秋生(演員)

  曉陽的詩非常生活化,讀起來真切,自然容易走入許多人的內心,特別是作為女性讀者,都應該將她的作品供在床頭,日夜翻閱,以致粉碎每個人生活當中、愛情裡外的各項哀愁。她就像是個社會觀察家,將一些狗屁倒灶的事,利用自成一格的荒誕手法加以詮釋,使苦辣的百態有著鮮豔的糖衣,準確達到五味雜陳之觀感。令人為之一亮的更有她通透徹底的坦誠,字裡行間皆如利器般存在,之於自己成就檢視、回放,之於讀者則作為利刃,剖開一道道紊亂的傷疤,再以獨具的幽默感將之縫合,讓人宛如置身手術台,起身後逐一回望那些歷歷在目的生活,進而重新拾起對它們的熱愛。──吳芬(詩人)

推薦  黃秋生、吳芬
 
子宮和臍帶
索取、給予和摧毀
契約、受害人和零食
心跳、呼吸和舔屁股
 
後記

造作的人在咖啡店
寫詩
壓抑的人在自修室
寫詩
疲憊的人在巴士上
寫詩
瘋掉的人在空氣中
寫詩
我在你們的身體裡
寫詩
 
-

我愛他的牙齒
笑起來像 King Kong
他說你也一樣
當我們笑的時候
可以摧毀北韓
 
-

不要在我月經來時逼迫我
 
不要來裝寬頻
膨脹欲裂的時候
我不為任何人穿胸罩
 
不要躺在我身邊就扯旗
我會用經血在你的臉上劃十字
 
不要叫我為你的書寫書評
也不要看見我走進展場就給我堆笑臉
此刻我太真誠
 
不要叫我到低窪地區教畫畫
如果沒在路上淹死
就來把你的小孩咬碎
 
不要叫我洗碗
甚至洗澡
 
給我刮痧
或者拔罐
還要用精油仔細的
按摩—來吧!奴才!
等甚麼!
 
沒有奴才… …
 
那就讓我睡覺
夢裡我可以在水上行走或潛進
幽幽的水跟背著青苔的龜暢泳
夢裡我要從你公司順手牽羊一大堆
書寫流暢的原子筆但我甚麼都不寫
夢裡我不是詩人
我是一首詩
 
-

那時我趴著睡
頭向左
或向右都沒所謂,後來
她懷孕了,肚子比頭部
胸部
臀部
都大— 她怎麼
睡覺?我悄聲問媽
女人不能趴著睡,她說
會壓死寶寶
於是我練習了七天
朝天花板閉目然後
放棄了… …
我不能生育… …
我會殺死寶寶… …
現在我已沒法趴著睡
—可能是我的胸部
如果將來有女兒
我會跟她說別擔心
到了時候上帝就會
把煎餅翻轉
 
-

我的枕頭下有一顆心臟
兩腿之間有一團貓
手心有兩個太陽
胸口有數不清的繭
背後沒有翅膀但
有十二個拔罐留下的

 
—數綿羊
 
-

當寫不出隻言片語
我不深呼吸我深蹲
一年之後
我要不擁有一堆動人的詩句
要不擁有一個堅硬的屁股

-

如果他要你吞下
他的傲慢,溫柔地
接受,像一個女人般
抬頭,親吻他然後
把他的驕傲  
灌進他的咽喉

-

武夫親吻我的唇,大喊:
SHIT!
武夫掀起我的上衣,大喊:
SHIT!
他用嘴吸吮我的乳頭,大喊:
SHIT!
他的手急不及待往更深處進發,不忘大喊:
SHIT!
我要進來了,武夫說,然後:
SHIT! SHIT! SHIT! SHIT! SHIT!!!!!!
 
文人親吻我的唇,輕道:
Honey and milk are under your tongue.
文人掀起我的上衣,讚嘆:
A lovely deer, a graceful doe!
他用嘴吸吮我的乳頭,低吟:
Let your fountain be blessed.
他的手急不及待往更深處進發,喃喃:
You are my river, my deep blue sea......
文人沒有進來,因為
他已經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