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風台灣: 民主開放崎嶇路 我們一起走過
逆風台灣: 民主開放崎嶇路 我們一起走過
逆風台灣: 民主開放崎嶇路 我們一起走過
逆風台灣: 民主開放崎嶇路 我們一起走過

逆風台灣: 民主開放崎嶇路 我們一起走過

定價 $114.00 售價 $127.00 單價
作者  : 周慧菁, 尹萍, 莊舒淇, 林怡廷, 鄧凱元
出版社 : 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 2018-12-25

 


分享產品

打開歷史,是讓我們清醒地看懂現在,不再迷惘未來
在這個訊息多於事實、缺乏共識的年代
你需要完整易解的台灣民主發展地圖

九二共識哪裡來?兩岸為何從開放探親到飛彈危機?
族群撕裂從何時開始,讓我們只能問藍綠,無法辨黑白?
匯率變化如何吸引熱錢讓台灣股市、房市泡沫化?
貿易戰爭如何牽動各行業的生機?

大家樂一夜致富、無殼蝸牛四處為家
黑白無間道,天天上演
鄉間一棟棟鐵皮工廠,撐起台灣經濟一片天
伍澤元.鄭太吉是誰?
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 如何讓台灣民主顛簸上路?

全球巨變浪潮下,民主的崎嶇路上,沒有人是局外人
1987~2016,拉一條30年的橫線
帶你一起理解台灣逆風前行之路

逆風台灣,不是小說,是我們的歷史 

周慧菁
主編《發現台灣》、《林獻堂環球遊記》,現為天下雜誌出版編輯委員。

尹 萍
著有《夢土南極》、《永夜.不黑》、《凝視--霍榮齡作品》、《武士家族》等;譯有《世界最險惡之旅》、《超棒小說這樣寫》、《山居歲月》等,現旅居紐西蘭。

莊舒淇

著有《徐重仁青春筆記》、《無私的開創--高清愿傳》,曾任天下雜誌總主筆,現為天下雜誌出版二部總編輯。

林怡廷
天下雜誌資深記者

鄧凱元
天下雜誌資深記者 

作者:周慧菁, 尹萍, 莊舒淇, 林怡廷, 鄧凱元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8-12-25
ISBN:9789863983866
頁數:280
規格:17 x 23 x 1.4 cm 

「大家都要面對夢想,繼續工作,同時,也要檢討。檢討,調整了,再往前走,因為台灣是一艘動盪的船。」
--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

「我覺得這本是很好的工具書,是理解台灣現狀的一本百科。
如果有中國,新馬,港澳的讀者想理解台灣民主的發展歷程,這本是很好的入門。」
--雅言出版社創辦人/顏擇雅

「一本所有年輕人必須知道的台灣起飛近代史
他們讀完,必須找到再度起飛的邏輯」
--台中惠文高中教師/蔡淇華 

寫在前面 民主開放崎嶇路 我們一起走過
 
Part1民主上路
錢淹腳目 擋不住的錢潮
>金錢遊戲 大家樂
>金錢遊戲 地下投資公司
>金錢遊戲 房市
>金錢遊戲 股市
泡沫從日本開始 貿易戰,是這這樣打的
【90年代世界潮流】華盛頓共識
【90年代世界潮流】摩爾定律
【90年代世界潮流】第三波民主
【90年代世界潮流】區域經濟整合

民主上路 蔣經國 解嚴與開放
宋楚瑜 改革要講方法,要有溝通
>報禁解除,媒體戰國

民主上路 李登輝 修憲與金權
林濁水 憲政機器為何無法轉動
郭為藩 大學那麼多,要怪選舉
>教改,改出什麼?

民主歧路 九○年代黑白無間道
許信良 誰在栽培黑金?

開放與交流 兩岸第一次接觸
>開放探親
>大陸熱
>從密使到飛彈

民主上路 陳水扁 沒有準備好的執政
呂秀蓮 用和平中立融合大家

民主上路 馬英九 忽略人民的情感
【21世紀世界潮流】民粹主義
朱雲漢 從歷史 清醒看現在
陳芳明 我們要有兩倍的心胸
 
Part2產業拓荒
GATT到WTO 台灣重返世界的第一局棋
【21世紀世界潮流】中國模式

產業拓荒 讓全世界都買得起PC
【21世紀世界潮流】網路革命

產業拓荒 創造晶圓代工的傳奇
【21世紀世界潮流】人工智慧

產業拓荒 鄉村工廠賺世界的錢
>彰化社頭 襪子故鄉
>高雄岡山 螺絲窟

全球供應鏈 蘋果的滋味
>鴻海 乘著蘋果全球化的翅膀

重返高屏溪 深山裡的麵包坊
【21世紀世界潮流】氣候變遷
 
Part3民間轉折
八○年代的鄉愁

民間轉折 漂移
>出走
>旅行,流浪
>去中國化

民間轉折 扎根
>回歸田園
>世紀末大地震
>國家公園與荒野保護
>誠品書店
>微笑台灣
>心靈環保
【台灣生活新貌】全民健保
【台灣生活新貌】台北捷運
【台灣生活新貌】台灣高鐵

民間轉折 村落
>原住民
>客家油桐花
>小確幸
一起長大 一起迎向未來  

錢淹腳目
擋不住的錢潮

進入九○年代前夕,
美國逼迫日圓、新台幣大幅升值,
擋不住的熱錢流入股市、房市興風作浪,
大家一起追逐飆漲……。

一九八六年六月,台灣外匯存底突破三百億美元,居世界第三。對外順差寫下一五六億美元的創新紀錄,而其中的一三○億美元來自美國。台灣成為美國貿易逆差第二大來源國。就在前一年,美國透過「廣場協議」逼迫它的最大逆差國日本貨幣升值。如今,它將矛頭指向台灣。

一九八六年七月二十九日,華府,美國財政部助理部長墨福德(David Mulford)邀我駐美代表錢復前去他辦公室談話,這是個不尋常舉動,因為自與美國斷交後,中華民國的官員不能進入美國政府機關。不苟言笑的墨福德向錢復透露,美國政府希望台灣能盡快在一段時間內將新台幣至少升值百分之二十。就在前一天,美國《華爾街日報》已披露美國將與我國進行匯率談判的消息。

台幣兌美元匯率,從一九八二年起就定在四十塊兌一美元上。到八六年稍有調整,第二季時接近三九元。當美國要找台灣談判消息一傳出,台幣跳升到三八. ○六元。

一九八七年二月二十六日,美財長貝克約見錢復。「貴國已在大聯盟打球,不能再用少棒的規則,美國所要求的是貴國立即採取浮動匯率,勿再釘緊美元。」

此後三年,美國與台灣多次進行匯率協商,並不時拿出美國的尚方寶劍「三○一條款」,威脅對台灣出口產品進行提高關稅等報復性制裁,逼台灣就範。台幣就此一路攀升到二五. 五兌一美元才止穩。熱錢因此大量流入台灣,在股市與房市興風作浪。

快速升值 緩慢升值
「當時美國人要我們快速升值,一次就巨幅升值完畢,我沒有答應。台灣工商界以中小企業為主,中小企業無法承受急遽升值,必須以緩慢升值方式,讓中小企業慢慢適應。當時,有一些學者在報紙上發表意見,批評政府做法,認為新台幣對美元匯率應該一次巨幅升足。如果遵照這些學者的意見處理升值問題,台灣中小企業早就倒光了!」俞國華在《財經巨擘 — —俞國華生涯行腳》一書中感慨地回憶,當時他是行政院長,過去長期擔任央行總裁。

錢復日後回憶,任駐美代表與美方匯率談判時,台北給的訓令都是台幣無法大幅升值,否則出口廠商都將倒閉,結果被美財政部給了個綽號「狼來的孩子」(the wolfboy)。

一九八七年九月全國工業總會投資團訪美時,錢復詢問,到底有多少出口廠商因台幣升值倒閉。結果得知,這些廠商活得很好,雖然出口方面少賺了些,但在遠期外匯上大賺一筆。

當時央行為顧及巨幅升值對企業衝擊太大,採取漸進方式,以便企業界有調整機會,但這種用心反被利用,業者看準台幣會慢慢升值,於是匯美金到台灣,換成新台幣又投入股市,在股市與匯市兩次套利。

在美國壓力下,一九八七年七月政府宣布開放外匯市場管制,新台幣不再釘住美元,此後到九○年代中期,美元兌新台幣匯率基本穩定在二五到二八元間。

三年的台幣緩步升值,央行為此付出六千億元的匯兌損失,而讓央行在一九八七至一九九○年間,沒有任何盈餘可上繳國庫。央行每年的上繳,約占政府總收入的五%,也就等於將全民的錢,移轉給會操作外匯的廠商,以及一些熱錢投機者。更嚴重的是,大量熱錢流入,讓游資更加氾濫,也將台灣人民捲入各式追逐快速致富的金錢遊戲中。

金錢遊戲 大家樂
深夜零時,彰化八卦山下一座埋著七具屍首的孤墳附近,聚集了萬餘人。墳前燒香膜拜的信徒,個個口中唸唸有詞,祈求面前的沙盤浮現幸運號碼;酬謝的野台戲吵吵嚷嚷演著電影《賭王鬥千王》,吸引趕來看熱鬧的民眾圍觀;賣肉圓、冬瓜茶和賣香火紙錢的流動攤販也聞風而至。

「有人車禍受傷,路人喊不准動,先看看血怎麼流。去土地公廟拜拜,香灰掉到地上,也說不要動,要看會不會浮出號碼,」當時在台銀繪製愛國獎券上圖案的林幸雄,在大家樂最瘋狂的那一年半期間,曾被綁架了三次,「真正肖!」大家樂自一九八五年七、八月出現後,半年內即迅速蔓延,在中南部更銳不可當。大家樂容易玩、獎金高,中獎機率高達三%,參加的人只要花三百元或五百元,就可以從○○到九九共一百個號碼中任選一個,開獎時以愛國獎券貳獎三組號碼的末兩位數字為中獎號碼。獎金是賭注的十五到十九倍,比愛國獎券加倍有魅力。

當時台灣超過五千億的郵政儲金,和二兆五千多億的各種金融資金,都在找出路。而股票市場不健全、銀行爛頭寸過多,大量的游資奔流向大家樂,憑運氣以錢滾錢。到底有多少資金在流向大家樂,很難估計。每期跟著愛國獎券開獎的大家樂,全部賭金的一○%歸組頭(莊家)所有,九○%做為彩金流回大眾手上。據當時省政府非正式估計,全省組頭每期從大家樂吸走的資金約三億元,每個月三期,每年可吸收一百多億的游資。

「玩大家樂的人比大家想像的還要多很多,」中部某分局一位刑警指出,參與的人各行各業都有,九○%以上是中下階層。而大家樂在一九八五年夏天開始風行,也與經濟不景氣和高失業率有關。一九八五年八月,台灣地區失業率曾達四. 一%,是十年來從未出現的最高紀錄,當時台灣有三十二萬人處於失業狀態。「現在做組頭,比開工廠卡好賺,」彰化一位四十多歲的莊家,叼著菸悠哉的說。早些年他搜購破銅爛鐵,每個月有四、五萬收入,去年經濟不景氣,收入慘跌到一、二萬元。正打算上台北,擺攤位賣燒肉雞,恰巧賭風吹到彰化,他乾脆當起小組頭,現在每個月賺十幾萬元。只要情況穩定,他會一直做下去。

「現在全國有三百多萬人在玩大家樂,社會已經變成一個大賭場,」立法委員痛切質詢。一九八七年,省主席邱創煥宣布暫停發行愛國獎券,十二月二十七日愛國獎券在發行一一七一期後,走入歷史,而大家樂也因此漸褪流行。游資轉身立刻去追逐另一場金錢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