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國的糖衣:你應該要知道貿易戰、經濟衰退、自由市場、產業轉型的陷阱與解方
富國的糖衣:你應該要知道貿易戰、經濟衰退、自由市場、產業轉型的陷阱與解方
富國的糖衣:你應該要知道貿易戰、經濟衰退、自由市場、產業轉型的陷阱與解方
富國的糖衣:你應該要知道貿易戰、經濟衰退、自由市場、產業轉型的陷阱與解方

富國的糖衣:你應該要知道貿易戰、經濟衰退、自由市場、產業轉型的陷阱與解方

定價 $144.00 售價 $160.00 單價
作者  : 張夏準 Ha-Joon Chang
譯者  : 胡瑋珊、林步昇
出版社 : 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 2020-06-03

 


分享產品

授權超過18國語言,獨家收錄作者台灣版序言
最犀利的經濟正義辯論,變局中最實用的經濟指南

努力在世界拼經濟,卻發現訂定規則的富國說一套做一套!
與國際接軌暗藏多少陷阱?外資是掠奪或促進發展?
如何避免落入富國過河拆橋的陷阱,真正自立自強?

聲譽卓著的劍橋大學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張夏準,仔細檢視西方富裕國家和東亞經濟體的發展進程,指出當今的經濟大國如美國和英國,還有台灣、韓國、日本,崛起過程都得利於施行保護主義,掌控國營事業與金融、管制國外投資、忽視智財權等來刺激經濟成長,並且以發展自己的高生產力產業為優先。

如今,富國卻不允許開發中國家採取經濟干預措施,甚至透過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以及WTO等代理人,威脅和收買開發中國家,嚴重妨礙長期投資、經濟成長,以及創造工作機會的能力。

在富國主導的貿易框架下,包括台灣在內的開發中國家被迫要遵守規則,因此更需要審視自身和各國的發展歷程,才能有更開闊的思維,找出最適合我們的發展策略。

國際貿易獨厚富國,我們正在被壓榨:
◎智慧財產權制度失衡:知識猶如向下的水流,但是國際智財權的保護卻像攔水壩,讓原本可以灌溉肥沃的農田變成技術的荒地,落後國家更難獲得新知識。

◎外資的風險多過好處:開放資本市場後,對金融和外匯存底造成負面衝擊。當地員工只能組裝,學不到新技能,短期能讓貧國富有,卻扼殺國內本來可能成長的產業。

◎勞工在未來賺得更少:緊縮性貨幣政策減少經濟活動,降低勞動力需求,增加失業。富國自己放鬆貨幣政策,卻強迫開發中國家縮衣節食,造成高失業率,甚至引發衝突和民粹。 

■作者簡介

張夏準

劍橋大學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曾任聯合國、世界銀行、亞洲發展銀行顧問。
1992年獲得劍橋大學政治經濟學博士,並開始在劍橋大學教授發展經濟學,研究領域為產業政策、發展經濟學、制度經濟學等。擔任《劍橋經濟期刊》編輯之一,《衛報》專欄作家。
2003年獲得繆達爾獎(Gunnar Myrdal Prize)。2005年獲得列昂提夫經濟學獎(Wassily Leontief Prize),是獲得此獎的最年輕學者。
著有《踢開梯子》(Kicking Away the Ladder)、《富國的糖衣》(天下雜誌出版)、《資本主義沒告訴你的23件事》(天下雜誌出版)、《拼經濟》。

■譯者簡介

胡瑋珊


中興大學經濟學系畢業,曾任英商路透社財經新聞編譯、記者,目前為專業口筆譯人員,譯作散見財經、企管、科技、勵志等各領域。

林步昇

喜歡語言、綠豆湯和傑尼龜。譯作包括《成為這樣的我:蜜雪兒‧歐巴馬》、《知識的假象》、《精準成長》等。翻譯本書台灣版作者序。
 

作者:張夏準
譯者:胡瑋珊、林步昇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20-06-03
ISBN:9789863985471
頁數:376
規格:14.8 x 21 x 1.88 cm
 

★各界熱烈推薦
瞿宛文|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
林立青|《做工的人》作者
喬姆斯基|MIT榮譽退休教授,當代最具影響力的思想家
史迪格里茲|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馬丁‧沃夫|《金融時報》首席主筆
賴瑞‧艾略特|《衛報》經濟版主筆

★好評推薦
這本書很有趣也很好讀,作者針對當今世界流行的關於後進地區經濟發展的政策處方,一一展開針鋒相對的批判,並提出相反的主張。同時,當今正值世界大變局,新世紀中國經濟崛起,二○○八年全球發生金融危機,二○二○年出現新冠病毒疫情等,而美國在主客觀方面都改變了其主導性位置,大局變動中更需要反思既有的新自由主義思潮,而這本書確實把這工作做得很好。─ 瞿宛文,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

如果你知道法律、社政、文化和弱勢照顧議題等社會科學,不能只聽單方面的說詞,需要辯證和看看過去的背景和條件後,再確認是否為真實,那麼為什麼談到生活中最重要的金錢和財富時,我們的社會卻輕易地只接受了一套簡化的說法呢?這本書的存在正是告訴我們,必須先知道自己的狀況,不要隨便相信那些所謂專家的建議是對的,也不要把他們當成好撒馬利亞人,因為他們正可能為了自己的利益,將毒藥包裝在糖衣之中,讓你吃下去。─ 林立青,《做工的人》作者

一本充滿智慧、活力,以及具有爭議性的著作,讓我們透過嶄新的視野來看待全球化。─史迪格里茲(Joseph Stiglitz),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本書清晰易懂且論述深刻,並輔以生動的例證,如此具有洞悉力的研究可稱之為「真實世界的經濟學」。張夏準比較經濟發展的標準理論以及工業革命以來的實際情況,揭露兩者間的背離之處。他犀利的分析顯示,奉行主流理論如何又為何會造成嚴重且無止盡的傷害,特別是對於最脆弱而缺乏保護的國家。他更進一步提供切實且建設性的方案,以可靠的經濟理論和歷史依據為基礎,能夠重新規劃全球經濟,並且朝向更人道且文明的方向邁進。他並警告未採取正確行動可能造成的後果,嚴正而貼切。─諾姆‧喬姆斯基(Noam Chomsky)

這是一本讓人讚嘆的好書,經過深入的研究,探討的視野具有全觀性,而且文筆優美。對於執著於成長和全球化「一體適用模式」的人士而言,無疑是一記當頭棒喝。我強烈呼籲各位要好好看過這本書。─賴瑞‧艾略特(Larry Elliott),《衛報》經濟版編輯

無論是什麼主流的意識型態,都需要有人可以直指問題的核心。本書作者對全球化的評論,說不定是這世界上最鞭辟入裡的。他不會否認開發中國家融入世界經濟之中的好處。但他援引歷史的殷鑑主張,必須讓這些國家以自己的條件進行整合才行。─馬丁‧沃夫(Martin Wolf),《金融時報》首席主筆、《新世界藍圖》作者

抨擊正統的自由貿易之作,研究詳實且淺顯易讀。─《美國商業週刊》

書店架上隨處可見的經濟學家及評論家著作,以枯燥貧乏的方式,試圖解釋何以全球性的自由貿易對所有國家皆不可或缺。如今,這本書是我所見過對自由貿易的批判中最聰敏的回擊。對正統的開放市場說法一直存有戒心的讀者,將會欣喜於本書的說服力。張夏準來自劍橋大學經濟學院,懂得如何述說資訊龐大且引人入勝的故事,以面對全球化擁護者的教條式宣傳。自由貿易的信奉者將會被迫重新檢驗,甚至收回意見。張夏準的著作理應擁有廣大讀者,尤其是對於開發中國家,能喚起他們對私募市場及自由貿易更謹慎的態度。─保羅‧布魯斯坦(Paul Blustein),國際治理創新中心高級研究員

本書為貿易保護主義提供一個強而有力的論據,論述詳實且審慎嚴謹,遠遠超越大多數反全球化的泛泛之作。─《紐約太陽報》

只要是對這些議題有興趣的讀者—任何一位讀者—我都會推薦這本書。─包柏‧傑多夫(Bob Geldof),創作歌手,曾籌辦1985年Live Aid和2005年Live 8 

台灣版作者序 給台灣讀者在動盪中前行的實用指南
推薦序 如何讓更多後進國家成功發展經濟? 瞿宛文
推薦序 關於金錢和財富,我們不能只接受一套簡化的說法 林立青
前言 莫三比克的經濟奇蹟:如何逃脫貧窮?
第1章 重探凌志與橄欖樹:全球化的迷思和事實
第2章 丹尼爾‧狄福的雙重人生:富國如何致富?
第3章 我六歲的兒子該找個工作?自由貿易是萬靈丹?
第4章 芬蘭人和大象:應該管制外資?
第5章 人們互相剝削:私營企業好,國營事業就不好?
第6章 一九九七年的Windows 98:「借用」點子不對嗎?
第7章 不可能的任務?財政穩健政策會太過頭?
第8章 薩伊與印尼:我們應該放棄貪腐和不民主的國家嗎?
第9章 懶惰的日本人和不老實的德國人:是否有些文化注定難以發展經濟?
結語 未來會更好嗎?
謝辭
註釋 

台灣版作者序

給台灣讀者在動盪中前行的實用指南


  現在是二○二○年,我為《富國的糖衣》再版寫下這篇序時,全球經濟岌岌可危。

  我不是在說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戰」、英國退出歐盟(所謂的英國脫歐)、中東政治緊張局勢升溫導致油價可能出現震盪等特殊案例,我說的是世界經濟整體現況。

  二○○八年全球金融危機受創最深的富裕國家,其實尚未從危機中真正站起來。自從金融危機以來,這些國家經濟成長欲振乏力,現在甚至愈來愈多人提到「長期停滯」(secular stagnation)的可能。如此微不足道的復甦幅度,卻已是得來不易的成果,仰賴著史上最大規模的銀行紓困方案、資本主義問世以來的最低利率,以及各國主要央行挹注數兆美元提供市場額外流動性(所謂的「量化寬鬆」)。

  更糟糕的是,大量增加的低利率資金並沒有流入致力生產的企業,也沒有進到勞工的口袋,反而全都投入金融產業,(再度)導致股票和住房等資產價格飆升。資產價格的通膨不僅造成貧富懸殊加大,更在醞釀著另一場金融危機,因為高資產價格脫離實體經濟,遲早會導致金融危機;一九八○年代以來,世界各地層出不窮的金融危機便是如此,像是斯堪地那維亞半島、墨西哥、俄羅斯、巴西、東亞等地的金融危機,最近的例子則是二○○八年全球金融大海嘯。

  前面提到的二○○八年全球金融危機與後續餘波,證實了本書的兩大核心論點。這本書初版於二○○七年上市,即金融危機爆發前一年。

  首先,二○○八年的金融危機與各大經濟體的束手無策,暴露了新自由主義經濟教條的明顯缺陷,這些缺陷正是《富國的糖衣》的批判主軸。本書論述了法規鬆綁、開放、私有化等新自由主義政策何以導致成長放緩、收入不平等加劇與經濟更加動盪。二十一世紀初以前,許多人以為只有開發中國家才得承受這些新自由主義的缺陷,因為他們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推出的所謂結構調整方案(Structural Adjustment Programs)下,只能被迫接受新自由主義。然而,二○○八年的危機顯示,新自由主義政策在富裕國家也造成了巨大的問題。金融危機後的一連串事件,包括川普當選美國總統、英國脫歐、法國黃衫軍抗議、排外右翼政黨在大多數歐洲國家崛起,在在凸顯富裕國家推動新自由主義政策,讓因此遭遺棄(或狠狠被甩到後頭)的民眾深感憤怒和挫折。

  其次,二○○八年金融危機與相關因應政策,極為戲劇化地證實了我在《富國的糖衣》中所討論的主題:富裕國家的虛偽。我在本書中,說明富裕國家如何對開發中國家說一套做一套。歷史上,富裕國家往往透過奉行保護主義、掌控國營事業與金融、管制外來投資、忽視智財權法律的執行等手段來刺激經濟成長,卻又告訴開發中國家不要推行這些政策,因為這些政策「有害」。這種虛偽的心態不僅僅存在於過去。舉例來說,我在第7章指出,富裕國家硬逼開發中國家在金融危機期間達到預算盈餘,以實現「量入為出」的原則,但他們自己卻在金融危機時入不敷出,二○○八年的危機就是一例,我在本書把這項原則形容為「富國擁抱凱恩斯主義,窮國苦吞貨幣主義」。另一個例子是,二○○八年金融危機以來,美國和其他富裕國家在因應中國崛起時,愈來愈常把中國塑造成猖狂無比的「小偷」,專門從科技更先進的國家竊取創意。然而,這些國家自己過去也從更進步的經濟體竊取先進技術,牽涉的層面甚至更廣,而且偷得更加光明正大,像是明文允許替外國人的發明申請專利、拒絕保護化學(尤其是製藥)領域的發明,有時(書中以荷蘭和瑞士為例)甚至拒絕引進專利法。

  儘管明眼人都看得到各種失敗,全球經濟仍舊按照新自由主義的邏輯運轉,因為這對有錢有勢的國家最有利。然而,最近全球局勢發展已顯示,這樣的情況無法持續下去。我先前提到在富裕國家中,許多被新自由主義「遺棄」的民眾引發暴動,但就連智利、哥倫比亞和黎巴嫩,即一般公認新自由主義政策相對成功、社會接受度也高的國家,近來居然也出現政治動亂與暴動。

  台灣是迄今避免大規模實施新自由主義政策的少數國家之一。然而,即使是在台灣,國家經濟的未來也日益嚴峻。有鑑於台灣得在當前動蕩的時代摸索前行,我希望《富國的糖衣》對台灣讀者而言是一本實用的指南,藉此理解為何全球經濟會如此運轉(或如此失靈)。
 

二○二○年二月 劍橋

 

●前言 這些「經濟奇蹟」是如何辦到的?

新自由主義經濟是十八世紀經濟學家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和其追隨者對於自由經濟(liberal economics)提出的更新版,最早興起於一九六○年代,自一九八○年以來一直是經濟觀點的主流。十八世紀和十九世紀的自由經濟學家相信,在自由市場無限制的競爭是組織經濟最好的方法,因為這會激發出每個人最大的效率。他們認為政府干預是有害的,因為不管是透過進口管控,或採取壟斷的方式,都會限制潛在競爭者加入市場,進而降低競爭的壓力。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家支持的選項中,有些是舊自由主義學者不支持的,最明顯的是某種型態的壟斷(例如專利權,或中央銀行壟斷紙幣的發行)和政治民主。不過一般說來,他們和舊自由主義一樣,對於自由市場懷抱熱情。只是過去二十五年來,開發中國家施行新自由主義政策,卻接二連三出現許多令人失望的結果,因而造成一些「苦惱」,但新自由主義的核心信念,也就是放鬆管制、私有化,以及開放國際貿易和投資,自一九八○年代起一直維持不變。

富裕國家的政府更向開發中國家推展新自由主義的理念。由美國領軍的富國,並且掌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以及世界貿易組織(WTO)等國際經濟組織,也就是所謂的「邪惡三位一體」(Unholy Trinity)居間調停。這些富裕國家政府以金援預算和進軍其國內市場為餌,誘使開發中國家採取新自由主義政策。有時這種做法是為了圖利特定的遊說公司,可是通常是為了在開發中國家營造友善外國貨物和投資的環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提供這些國家貸款是有條件的,要求這些政府採取新自由主義政策。世界貿易組織更從旁協助,在富裕國家較擅長的領域,而不是在他們比較弱的領域(例如農業或紡織業),制定對自己有利的自由貿易規則。這些政府和國際組織廣為理論家支持,其中有些是訓練有素的學者,這些人理應知道自由市場的極限,但是在提供政策建議時,卻往往忽視這些限制,特別是他們在一九九○年代對前共產經濟體提出的建議。這些機構和個體結合起來,形成強大的宣傳機器,一個由金錢和權力支撐的金融─智識組織。

但是,如果真是如此,富裕國家為什麼不建議開發中國家採取對自己有利的政策?為什麼營造資本主義歷史的假象,而且還是一個不好的假象呢?

在一八四一年,德國經濟學家弗里德里希‧李斯特(Friedrich List)批評英國自己透過高關稅和大量的補貼方式,攀上經濟的巔峰,卻鼓吹其他國家奉行自由貿易政策。他指控英國在到達世界經濟巔峰的地位後,一腳「踢開梯子」,也就是過河拆橋之意。「這是相當顯而易見且聰明的做法,任何人只要達到卓越的巔峰,便會踢開讓他達成目的的梯子,以防止其他人跟上來。」

如今在富裕國家確實有些人鼓吹貧國採取自由市場和自由貿易,想要在這些市場掌握更大的占有率,並以先發制人的策略防止潛在的競爭對手崛起。等於是說「照我們說的去做,而不是效法我們以前的作為」,就跟聖經中的「壞薩瑪利亞人」一樣,從別人的困境中攫取好處。最值得憂心的是,現今許多的「壞薩瑪利亞人」並不了解他們的政策傷害了開發中國家。資本主義的歷史已經完全被改寫了,以至於富裕國家並沒有察覺,對開發中國家推薦自由貿易和自由市場,其實有著雙重的標準。

我在第1章和第2章中,會以檢視資本主義和全球化的歷史真相開場,希望讀者明白以往接受的「歷史事實」,有許多是謬誤或只有部分屬實。英國和美國並不是自由貿易之家,事實上,長期以來他們都是世界上最具貿易保護主義色彩的國家。並非所有採取保護和補貼政策的國家都會成功,但成功的國家幾乎都是採取這些措施。就開發中的國家而言,自由貿易通常不是他們能夠選擇的,而是外界勢力不公平的要求,有時甚至是透過武力脅迫。在自由貿易的枷鎖下,這些國家大部分很貧窮,當採取保護主義和補貼措施時,情況就大幅改善。那些表現最亮麗的經濟體,都是採取選擇性和漸進式開放的方式。在新自由主義之下,秉持自由貿易理念的自由市場政策宣稱犧牲品質以追求成長,事實上卻是兩頭落空,因為過去二十五年來,國界大開和物流自由流通的市場之下,成長速度反而減緩。

接下來,我會在第3章至第9章中,結合經濟理論、歷史和當代的實證,徹底顛覆發展的經驗法則,諸如:
◎自由貿易會降低貧窮國家選擇的自由度。
◎長期而言,或許將外國公司摒除在外是有益處的。
◎投資一家可能會虧損十七年的公司,說不定是個絕佳的提議。
◎有些世界級的頂尖企業是國家控制和國營的。
◎跟生產力較高的外國人「借用」點子,對經濟的發展至關重要。
◎低通貨膨脹和政府過於謹慎的態度,可能危害經濟發展。
◎貪腐的存在是因為市場過多,而不是太少。
◎自由市場和民主不是天生的夥伴。
◎國家之所以貧窮,不是因為人民懶惰。應該說,他們的人民之所以「懶惰」,是因為貧窮。

就像前言一樣,本書最後一章以「未來歷史」的方式提供替代方案,不過這一回卻是非常黯淡的前景。這個情境是刻意悲觀的,卻完全根據現實,如果我們繼續施行壞薩瑪利亞人宣揚的新自由主義,就會更接近這種未來。此外,我還將陳述一些關鍵原則,從書中探討周詳的替代政策措施中,萃取出開發中國家可以提升經濟表現的行動方案。雖然開場白令人沮喪,這也是為什麼本章最後洋溢著樂觀的氛圍,闡述為什麼我會堅信壞薩瑪利亞人可以改變,並且能夠確實幫助開發中國家改善經濟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