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瓜時代的兒女們

吃瓜時代的兒女們

定價 $120.00 $0.00 單價
作者  : 劉震雲
出版社 : 九歌
出版日期: 2018/03/28

 


分享產品

◎ 結合真實事件,以人名為篇名,看似分線進行,實如蛛網緊密互牽。◎本書榮獲:《亞洲週刊》2017年十大好書(小說類)。劉震雲挑戰時代的最新長篇小說全民看熱鬧荒誕無極限吃瓜時代,誰能置身事外?◎聯合推薦李昂邱祖胤「什麼叫荒唐?事情荒唐不叫荒唐,把荒唐當工作做才叫荒唐;把荒唐當工作做也不叫荒唐……你荒唐,我也荒唐,大家共同靠荒唐過日子,荒唐可不就成了正常?」牛小麗,精明能幹的小鎮姑娘,卻總是接連上當吃虧;李安邦,善於打通上下人脈,宦場贏家;楊開拓,地方公路局長,工程發包不避親;馬忠誠,市環保副局長,突然升官的幸運兒。這四個人在不同的地方生活,在不同的階層打拚,各自的荒唐故事互不相干。一場意外事件的調查,突然地,這四人的命運竟可笑地緊密相連,生死交關。劉震雲的小說文字俐落乾淨,結構特殊,充分掌握閱讀節奏與時代脈動,創作題材貼近生活,因此廣受大眾及影視圈的喜愛。「吃瓜」為網路用語,用以比喻圍觀看熱鬧的群眾。劉震雲以「吃瓜」定義時代,取材真實新聞事件,全書無一句俏皮話,卻能在小說中展現高段幽默,挑戰荒誕的底限。過往劉震雲小說人物關係層層緊扣相連,此次讓四個獨立荒謬的鬧劇,各自精采,各自發展,引起諸多臆測,最後驚天一爆,令人哂然一笑,耳目一新。如果能嗅出真實事件的影子,那就證明,大家都是吃瓜時代的兒女們。 

作者簡介

劉震雲


  一九五八年五月生,漢族,河南延津人。北京大學中文系畢業。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

  曾創作長篇小說《故鄉天下黃花》、《故鄉相處流傳》、《故鄉面和花朵》(四卷)、《一腔廢話》、《手機》、《我叫劉躍進》、《一句頂一萬句》、《我不是潘金蓮》等,中短篇小說《塔鋪》、《新兵連》、《單位》、《一地雞毛》、《溫故一九四二》等。

  作品被翻譯成英語、法語、德語、義大利語、西班牙語、瑞典語、捷克語、荷蘭語、俄語、匈牙利語、塞爾維亞語、阿拉伯語、日語、韓語、越南語、泰語等多種文字,獲獎無數,根據其作品改編的電影也榮獲多次獎項。 

作者:劉震雲
出版社:九歌
出版日期:2018/03/28
ISBN:9789864501847
頁數:320
規格:14.8 x 21 x 1.6 cm
 

第一部分  前言:幾個素不相識的人

第一章  牛小麗
第二章  李安邦
第三章  你認識所有人
第四章  楊開拓
第五章  牛小麗
附錄一
附錄二

第二部分  前言:你認識所有人

第三部分  正文:洗腳屋
 

第一章 牛小麗



當初見過她的人,都說值。丹鳳眼;左眼比右眼大一圈,但不仔細端詳,覺不出來。小骨頭架;可從西南省分來的女人,沒有誰人高馬大;牛小麗的哥哥牛小實,一米五九,牛小實找了她,兩人走到街上,倒般配;弄一人高馬大的,牛小實倒顯出矮的毛病來了。她唯一的毛病,說起話來,喉嚨有些沙啞,乍一聽像個男的;也許正因為這樣,她不愛說話;別人說一句,她笑一下;非答不可的話,能一個字說清楚,不費第二個字,倒顯得不囉唆。

問:

「你叫個啥?」

答:

「宋彩霞。」

問:

「家是哪兒的?」

答:

「××省。」

××省是西南一個偏遠省分。

問:

「××省大得很,哪個縣呀?」

答:

「沁汗。」

沁汗在哪兒,問的人就不知道了;又問:

「家裡幾口人?」

答:

「七口。」

問:

「都有誰?」

答:

「爺,奶,爸,媽,弟,妹,我。」

問:

「為啥要嫁到俺這兒?」

答:

「窮。」

問:

「窮就跑幾千里呀?」

答:

「俺爹病了。」

再問,不答了,淚在眼裡打轉。

問的人倒說:

「想家了。」

人是牛小麗從辛家莊老辛家領來的。老辛的老婆也是××省人。老辛的老婆說,這是她娘家侄女。老辛老婆替她侄女喊價,張口就是十五萬。這錢不說是買人,說成彩禮,並不犯法。牛小麗抓住宋彩霞喉嚨沙啞的短處,與老辛老婆討價還價:七萬。老辛的老婆急了,拍著巴掌說,古家寨老古家老三,前年找了個××省的媳婦,還是兔唇—雖然補過,但一笑能看出來,一哭也能看出來,十二萬;吳家莊的老吳家老二,去年找了西南另一個省的媳婦,這女子在老家離過婚,帶一孩子,還十一萬;再少不能少於十三萬;十三萬急於出手,還是因為宋彩霞的爹患了腎病,一個月要透析三四回,急等錢用;又說,不要就算了,你們家不要,司家寨的老司還等著呢,出價十四萬,無非想著老司五十多了,侄女二十一歲,一個黃花大閨女,不忍心被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子給糟蹋了。牛小麗又抓住宋彩霞個頭低矮的短處,與老辛老婆繼續壓價。最後在九萬與十一萬上頂上了牛。牛小麗做出轉身要走的樣子,這時宋彩霞一把拉住她:

「多大了?」

牛小麗一楞:

「誰?」

宋彩霞:

「你哥。」

牛小麗:

「三十一。」

宋彩霞:

「你?」

牛小麗一楞:

「二十二。」

宋彩霞:

「你有沒有對象?」

牛小麗:

「下個月出嫁。」

宋彩霞:

「家裡還有……」

牛小麗明白了宋彩霞的意思,說:

「爹娘八年前就死了,到家裡沒人難為你。」

宋彩霞:

「你哥三十一……」

牛小麗又明白了宋彩霞的意思:

「結過一回婚,離了,留下一個女孩,四歲。」

老辛老婆這時拍著巴掌:

「看看,我還忘了,你哥是二婚,還拖一油瓶。」

宋彩霞:

「你哥跟你嫂,當初誰甩的誰?」

牛小麗怔了一下,如實說:

「出門打工,嫂子跟了別人。」

沒想到宋彩霞拉拉牛小麗的衣襟:

「十萬,我跟你走。」

老辛老婆攔住宋彩霞:

「錢太少了,不去。」

這時宋彩霞說,牛小麗的家庭,又值一萬。老辛老婆問為啥,宋彩霞慢聲細語地說:一是牛家家裡沒有父母,牛小麗下個月出嫁,她進門就能做主;二是牛小麗她哥被人甩了,證明脾氣不大;三是留下一個女孩四歲,還不到降住自己的年齡;四是她不想嫁給五十多歲的老頭子—司家寨那個老司。聽宋彩霞說完,牛小麗怔在那裡,一是覺得這些話有理,這些道理牛小麗沒有想到,宋彩霞想到了,證明她是個有頭腦的人;同時,對今後日子的方方面面都想到了,證明她是個出心過日子的人;牛小麗的哥哥牛小實做事沒有主意,牛小麗下個月出嫁,家裡正缺一個這樣的人。

牛小麗把宋彩霞領回牛家莊家裡,讓哥哥牛小實相看。牛小實看了,村裡的人擁了一院子也看了。待看熱鬧的人散去,牛小麗讓宋彩霞一個人在東屋喝水,領牛小實去堂屋商議。

牛小麗:

「咋樣?」

牛小實:

「就一眼,能看出啥毛病?」

牛小麗:

「既然看不出毛病,就是她吧。」

牛小實:

「不能再看看嗎?我不急呀。」

牛小麗:

「我下個月就出嫁了,沒人給你和斑鳩做飯了。」

斑鳩是牛小實四歲的女兒。牛小實還猶豫:

「一說話,像個男的。」

牛小麗不耐煩了:

「好嗓子十五萬,咱買得起嗎?」

牛小實低下頭不說話了;半天又說:

「弄了半天,買了個老婆,又是外省的,讓人咋看?」

牛小麗:

「不買也行啊,你出門談一個去。」

牛小實又不說話了。半天又說:

「就算願意,十萬塊錢,也不是個小數。」

去年剛翻蓋完堂屋,家裡就剩兩萬塊錢,兄妹倆心裡都清楚。

牛小麗:

「這你甭管。」

牛小麗回到東屋,與宋彩霞把事說定,宋彩霞回辛家莊等錢,牛小麗騎車去了鎮上,找到自己的未婚夫馮錦華。牛小麗跟馮錦華是中學同學,馮錦華在鎮上開著一家摩托車修理鋪。牛小麗:

「借我八萬塊錢。」

馮錦華正在修摩托,一手油:

「不是小數,鋪子也值不了這麼多錢。」

又說:

「修一個摩托,才幾十塊錢。」

牛小麗:

「借去。」

馮錦華:

「幹啥用?」

牛小麗:

「給俺哥娶老婆。」

馮錦華一楞,接著問:

「借錢時人家問,啥時候還,我咋說?」

牛小麗:

「有錢的時候。」

馮錦華:

「啥時候有錢?」

牛小麗急了:

「錢還沒借,你就替人刁難上了,安的什麼心?」

又說:

「他不還,我還,行了吧?」

又說:

「不算給我哥借,算我的彩禮,行了吧?」

轉身走了。

下午,馮錦華騎著摩托,來到牛家莊,給牛小麗送來七千塊錢。馮錦華:

「這是去俺舅家、俺姑家、俺二姨家借的……急手現抓,誰家也沒錢在那兒閑著。」

看著七千塊錢,牛小麗:

「我找對象不該找你,該找個有錢人。」

馮錦華臉憋得通紅:

「事情有些突然呀。」

牛小麗不再囉唆,轉身出門,騎車又來到鎮上,找到地下錢莊的莊主屠小銳。牛小麗跟屠小銳的妹妹屠小榮也是中學同學。當年牛小麗來鎮上找屠小榮玩,被屠小銳看上過,屠小銳對牛小麗死纏爛打過大半年;當時牛小麗覺得屠小銳身上有股匪氣,選擇了另一個同學馮錦華;當年找馮錦華是看中他的人品,誰知幾年之後,人品無法當錢花。屠小銳開的是地下錢莊,門頭上卻寫著「蘭亭茶室」四個字。牛小麗進了「蘭亭茶室」,屠小銳正仰在太師椅上發呆,牛小麗開門見山:

「小銳哥,借我八萬塊錢。」

屠小銳:

「做的就是錢生意,進門的全是上帝。幹啥用?」

牛小麗:

「你甭管。」

屠小銳:

「醜話說前頭,三分利,一年起步啊。」

牛小麗:

「我跟小榮是同學。」

屠小銳:

「不要利息也行,有個條件。」

牛小麗:

「啥條件?」

屠小銳:

「讓我弄一下。」

牛小麗:

「弄你妹。」

屠小銳:

「換個條件也行。」

牛小麗:

「啥條件?」

屠小銳:

「二分利,讓我親一下。」

牛小麗把臉伸了過去。屠小銳親臉的時候,突然雙手抱緊牛小麗的頭,把舌頭伸到了她嘴裡。牛小麗掙脫後,照地上啐了一口:

「×你媽。」

當天下午,牛小麗來到辛家莊老辛家,當著老辛老婆的面,把十萬塊錢,給了宋彩霞。三人來到鎮上,牛小麗在銀行門外等著,宋彩霞和老辛老婆進去,把錢匯給了宋彩霞老家。離開銀行,老辛老婆回辛家莊,牛小麗領宋彩霞回到牛家莊。當晚,牛小實和宋彩霞在堂屋入了洞房。牛小麗和侄女斑鳩睡在東屋。

第二天吃早飯的時候,牛小麗看到哥哥牛小實偷偷在笑,長出了一口氣。

沒想到五天后,嫂子宋彩霞失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