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間讀詞――42首歌詠心醉與心碎的動人詞話
花間讀詞――42首歌詠心醉與心碎的動人詞話
花間讀詞――42首歌詠心醉與心碎的動人詞話

花間讀詞――42首歌詠心醉與心碎的動人詞話

定價 $72.00 售價 $80.00 單價
作者  : 琹涵
出版社 : 九歌
出版日期: 2020-11-27

 


分享產品

  引領古典詩詞現代化的散文名家琹涵,用溫暖真摯的文字,將歷代好詞用現代語言做了嶄新的詮釋,令人穿越時空進入詞的世界。
 
  全書精選流傳千古的經典詞句,涵蓋李白、李煜、辛棄疾、柳永、馮延巳、溫庭筠、王國維等不同年代的詞家,共四十二闋詞作。作者閱讀詩詞多年,信手拈來都是令人心醉與心碎的詞句:「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琹涵融合詞的高妙意境與現代人的日常事件,以平易近人的筆觸寫出四十二則生命故事,讓詞不僅能抒情的低吟,更是滿懷悲憫與智慧的心靈啟發。丈夫外遇的妻子夜夜無法入睡的情景,宛如李煜描述:「無奈夜長人不寐,數聲和月到簾櫳」;分居兩地無法與男友共結連理的思念心情,如同劉基的傾訴:「無情明月,有情歸夢,同到幽閨」;與老友把酒言歡,人生風雨都成下酒的閒談,不正是楊慎所說:「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琹涵說:「有多少在人前無法啟齒的心事,有多少憤恨不平,心中的委屈找不到安放的所在,我的淚不可抑制的落下,險險就要氾濫成災的時刻,是在古人的詞裡得到了慰藉、寬容、諒解和同情。」花間讀詞,字字絕美,句句溫柔。多少委曲求全的心事,抑鬱愁苦的心情,都因書中的溫情,獲得最大的撫慰。詞人走過悲歡的體悟,激盪起對生活的共鳴,使人學會從容自在的看待各種人世常情。
 
本書特色
 
  ★ 書中引用各個朝代的雋永詞句,結合生活中的小故事,引導出做人處世的哲理,將古典詞句的智慧應用在現代人的日常生活中。
  ★ 不限於宋代詞人的作品,文章中每首詞完整收錄,所選的都是傳誦千古的絕美之詞。
  ★ 隨書附贈精美書籤,好詞搭配溫馨的插畫,值得收藏。

 

琹涵

曾任國中教師,勤於筆耕,著作豐美,曾獲中山文藝獎散文獎,目前專業寫作。其作品〈成功〉、〈酸橘子〉先後入選國中國文課本,〈樂趣〉、〈山林小記〉、〈欣賞的心〉、〈聰明的人〉等入選海外國文華文教科書,文章也被大量採用作為高中職聯考及北一女等名校甄試閱讀測驗的範文,作品亦多次入選「好書大家讀」、「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年度優良課外讀物」等。
琹涵的文字清麗雋永,內容情真意切,總是因其自然誠摯而動人心弦。不論寫人、寫事、寫物、寫景,莫不基於愛和同情,常映現出澄明的心境及自勉勉人的情懷。近十年作品《慢享古典詩詞的節日滋味》、《慢享山水田園詩 :偷得浮生半日閒》、《好詞:從唐宋到清初,停在最想念的時光》、《好詩:從先秦到明清,回到初相遇的一刻》、《唐詩真滋味:五十則悠悠古風、永生永世不變的美麗意境》、《宋詞藏情錄:緩步微吟,勾起四十幅心底深處的和煦光景》、《慢讀泰戈爾:源自印度哲人的雋永小詩,時時在心底吐著歡樂的絮語》、《慢讀王維》、《品茗•夜話》、《寫給自己的情書》、《慢讀唐詩:悠然人生的55次美好相遇》、《慢讀宋詞:悲歡人間的40回深情眷戀》、《慢讀元曲:豁達人生的 55 種真摯灑脫》、《最美是詞:四十帖溫潤生活的詞句,勾勒生命的幸福光景》、《最愛是詩:五十則擁抱生命的詩句,喚回人生的美好記憶》、《我的心,停在最想念的時光》等,引領古典詩詞現代化風潮,深受好評。 

作者:琹涵
出版社:九歌
出版日期:2020-11-27
ISBN:9789864503209
頁數:240
規格:14.8 x 21 x 1.5 cm
 

寫在前面:但願,一切都是剛剛好   
 
卷一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提燈籠‧慶元宵——柳永〈甘州令〉:凍雲深   
荔枝樹下——程垓〈水龍吟〉:夜來風雨匆匆
湖景絕美——王觀〈卜算子‧送鮑浩然之浙東〉:水是眼波橫
流水落花春去——李煜〈浪淘沙〉:簾外雨潺潺
只是,詩人不寫詩——李煜〈望江梅〉:閒夢遠,南國正芳春
我的畫畫朋友——黃庭堅〈清平樂‧晚春〉:春歸何處
傾聽相思——馮延巳〈鵲踏枝〉:蕭索清秋珠淚墜49
聚散依依——馮延巳〈歸自謠〉:寒山碧,江上何人吹玉笛
哀傷裡的祝福——柳永〈訴衷情近〉:雨晴氣爽
只有等待——蕭泰來〈霜天曉角‧梅〉:千霜萬雪,受盡寒磨折
永遠的美少女——馮延巳〈醉花間〉:晴雪小園春未到
 
卷二  無情明月,有情歸夢
若有人知春去處——張先〈青門引〉:乍暖還清冷
掬一把幸福——劉基〈眼兒媚‧秋閨,一作「秋思」〉:萋萋芳草小樓西
暗夜裡的情人——范仲淹〈御街行‧懷舊〉:紛紛墜葉飄香砌
幽夢花影——馮延巳〈謁金門〉: 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
紅了相思——馮延巳〈菩薩蠻〉:回廊遠砌生秋草
鶼鰈情深——納蘭性德〈蝶戀花‧出塞〉:今古河山無定據
我的哀傷,妳的淚——陳文述〈漁父詞四首其二〉:雨後蜻蜓散夕陽
 
卷三  一縷新歡,舊恨千千縷
且看彩霞滿天——賀雙卿〈望江南〉:春不見
人間悲歡——溫庭筠〈更漏子‧本意〉:柳絲長,春雨細
人生的單程車票——李重元〈憶王孫‧春閨〉:萋萋芳草憶王孫
春去花落——辛棄疾〈祝英臺近‧晚春〉:寶釵分,桃葉渡
菟絲花——吳文英〈風入松〉:聽風聽雨過清明
風過處,清香依舊——秦觀〈如夢令‧春景〉:鶯嘴啄花紅溜
相思誰寄——劉迎〈烏夜啼〉:離恨遠縈楊柳
欲說還休——王國維〈點絳脣〉:屏卻相思
城裡城外——李璟〈攤破浣溪沙〉:手捲真珠上玉鉤
愛情易碎——況周頤〈減字浣溪沙‧聽歌有感‧其二〉:惜起殘紅淚滿衣
想起當年——王國維〈蝶戀花〉: 閱盡天涯離別苦
心的傷痕——盧絳〈菩薩蠻〉:玉京人去秋蕭索
思念的回眸——黃燮清〈浪淘沙〉:秋意入芭蕉
秋閨深院靜——李煜〈搗練子‧秋閨〉:深院靜,小庭空
 
卷四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青春夢痕——陳銳〈望江南〉:春不見 
心中的歌——李白〈菩薩蠻‧閨情,一作「別意」〉:平林漠漠煙如織
轉角,看到希望——楊慎〈臨江仙〉:滾滾長江東逝水
晨霧——潘〈牛方〉〈南鄉子〉:生怕倚闌干,閣下溪聲閣外山
春日落雨的早上——晏幾道〈木蘭花〉:東風又作無情計
人生滋味如茶——王國維〈浣溪沙〉:掩卷平生有百端
幸福在哪裡——張孝祥〈念奴嬌‧過洞庭〉:洞庭青草
相逢的時候——柳永〈訴衷情〉:一聲畫角日西曛
給自己的祝福——龔翔麟〈好事近‧沂水道中〉:極目總悲秋
紅塵過客——江昉〈清平樂〉:新陰滿徑

 

自序
 
寫在前面:但願,一切都是剛剛好
 
  一切都是剛剛好。剛剛好的溫度,剛剛好的相遇,剛剛好的深情繾綣。
  我是什麼時候喜歡詞的呢?
  應該是少女的時期吧。
  人說:「少女的情懷如詩。」這話是不錯。仔細追究起來,恐怕更應該是「少女的情懷如詞」呢。
 
  當我還是個少女的時候,有多少在人前無法啟齒的心事,有多少憤恨不平,心中的委屈找不到安放的所在,我的淚不可抑制的落下,險險就要氾濫成災的時刻,是在古人的詞裡得到了慰藉、寬容、諒解和同情。那時候,我才驚訝的發現,原來,我們一生的知己,未必一定是某一個人,也可以是一本讀來心弦為之應和的詞集。
 
  我把書當好友相待,願意晨昏相隨,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
 
  相遇得早,加以後來讀了中文系,對詞有更多的涉獵以及更為深入的探討,畢業以後,我去教書,歲月靜好,和詞卷攜手相伴的時光很長,果真日日都是好日,我何其幸運。
 
  到底詞和詩有什麼不同?
 
  中華文化源遠流傳,歷五千年之久,可謂博大精深,自有其脈絡可循。以文體的發展看來,是先有詩而後有詞,詞被認為是詩的餘緒,或詩的下一階,所以,詞又被稱為「詩餘」,也可見兩者關係的緊密。
 
  我喜歡清代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的說法:「詞之為體,要眇宜修。能言詩之所不能言,而不能盡言詩之所能言。詩之境闊,詞之言長。」
 
  這種見解中肯、深刻,而且有趣。
 
  他認為:詞這種文體,有如女子,不只要天生麗質,還要精於妝扮,方能人見人愛,芳名遠播。如果和詩相較,詞顯然更為精緻,且帶有女性陰柔之美的特質。詩可以說理議論,言情敘事,不一而足。詞的特長卻在抒情。有時空與人事,現在與過往,變與不變等等不同的相互對照,呈現出多方的情味。這是詩所不能及的所在,更是詞最為人們一再稱道之處。詩也言情,但多半只在點到為止,而不在幽微細節之處的描摹刻畫。詩的內容多有家國之愛、親情、友情的表達,主要題材有送別,懷人,思鄉等等。詩的境界寬闊,詞則著重在深情的鋪陳與描繪。
 
  讀詞對您的創作有何助益?
 
  詞的優美、含蓄和雋永,對我的創作必然是影響深遠的。尤其,是在心靈世界對美的仰望和提升,更是無可估量。
 
  文學創作的養分:
  1 來自閱讀,那是有字的書,對創作的影響直接而迅捷。前人的人生經驗透過文字而傳達,其間還包含了寫作的技巧,只要用心體會,都能大有啟發。
 
  2 來自實際的人生經驗,那是無字的書,對創作的影響珍貴。是第一手的資料,別人未必能有。
 
  人生是漫漫長途,有多少離合悲歡,有多少歡喜的淚、哀傷的歌?這些都能讓創作更加深刻,更為動人。然而,人生也在回顧時感嘆短如一瞬,明白了這個事實,我們更要學會活在當下,雲淡風輕。
 
  我的創作快樂是在分享,分享我的生活故事以及所思所想;也希望經由不斷的反省和學習,能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過更有意義的人生。
 
  為什麼會想要寫這本書?
 
  詩詞一直是我的隨身書,總是抽空翻閱,不多的文字,易讀易記,卻又優美雋永,長存心中。
 
  在寫作的漫漫長途裡,寫過很多各式各樣的書。有一年,有個朋友要了我《慢讀泰戈爾》的書稿,由於那本書編輯用心,推出後,頗有好評。朋友大為高興,跟我說:「《慢讀泰戈爾》已成為經典,您再寫一本吧?」其實,我沒有意願。泰翁的詩雖然聞名遐邇,舉世皆知,詩作是好的。只是,在整個書寫的過程裡,我依舊覺得仍遠遠不及我們的詩詞深邃美好,詩詞是中華文化的瑰寶,歷久而彌新,是文學夜空中永恆的星辰。當時,我就決定,要重新回歸詩詞境界的引導寫作。
 
  生命中所有的美好,都不應據為己有,分享將擴大了美好的範疇,如果人人得而賞之,那真是中華兒女的驕傲。這是一件多麼有意義的事!
 
  雖然,我的詩詞系列也寫了十年,可是,我深知自己不敏而學海無涯,唯有持續的努力,毫不停歇,冀望能稍有進步。只要不忘初衷,不負歲月,日久天長之後,終究可以看到小小的成果,那麼,余願足矣。
 
  什麼時候適合讀詞?生活困頓或生活順遂的情況下去讀詞,會有不一樣的體會嗎?
 
  隨時隨地都適合讀詞,為甚麼還要遲疑呢?
 
  詩詞都是中華文化的精髓,字字珠璣,不足以形容它的高妙,那麼,就從此刻開始讀起吧。一切都是剛剛好。剛剛好的機緣,剛剛好的相遇,剛剛好的心靈契合。
 
  詞有深淺之別,如果年紀小,就從字數少,容易理解的,作為入門。以後呢?就選自己喜歡的讀,讀有興趣的詞作,再及於詞家的全面作品……這都是很好的選擇。
 
  我們多麼幸運,能擁有這許多不朽的經典。
  好作品讀多了,潛移默化,將使我們成為溫柔敦厚且深具內涵的人,我們的人生境界也已經在無形之中得到了提升。
  即使是在生活順遂時讀詞,心中歡快,彷彿每一闋詞都充滿了快樂的音符,繽紛美麗,讓人愛不釋手,我們都是幸福的人。
 
  縱然生活困頓,顛沛流離,詞的美好和深意,在在撫慰了我們內在的徬徨和無依,讓我們心中自有丘壑,可以篤定地繼續前行。終於度過人生淒寒的暗夜,而盼到了曙光的重現;也終究走過了苦難,一路的堅苦卓絕,回贈了我們人生旅程豐美的收穫。
 
  多少詞家的人生,或流離失所或遭時不遇或艱苦備嘗或有志未伸……跌宕起伏的一生,卻依舊留給了我們不朽的篇章,到今天仍熠耀生輝,光芒不減,我每一思及都感動不已,真心嘆服。
 
  美,是有力量的,何止是永恆的悅樂!
 
  為什麼您說文學成了您的救贖?
 
  年少的時候,如果你問我:文學有什麼用?
  我完全無法回答。
 
  我以為,我的親近文學,只是因為我喜歡。文學,帶給我滿心的歡愉,它讓我的心靈豐足自在,活得更加快樂,我並不以為它需要有用。
 
  當我長大,終於面臨人生狂風暴雨的侵襲,充滿了艱難困頓,簡直讓人難以前行,就在信念即將崩毀之際,文學成為我的救贖,它讓我可以持續前進,終究跨越苦難。
 
  奇怪的是,在那期間,閱讀一無作用,彷彿是船過水無痕。明明是認真地讀過,卻很快地被遺忘。怎麼會這樣呢?何況,我的記憶力一向是很不錯的。我完全無法理解。
 
  寫作卻可以給我安定的力量。
 
  或許是因為寫作太需要專注,於是,當我決定去寫一本新書,那樣的勞神苦思,也讓我忘卻紅塵擾攘,專心致志,心無旁鶩。當書寫成,心中的結解開了,困頓也成為過去了,讓我再一次看到朗朗晴空。
 
  我的確是這樣平安的走過一個又一個艱困的考驗。
  我垂下眼來,我真心感謝文學所給予的心靈支持。
  我更感恩:幸好,我能寫。
 
  當日子如飛的逝去,我們逐漸走到了生命的秋日,離合悲歡都成了心中的歌,
  可以唱給風聽,唱給花草聽,也唱給歲月的流水來聽。
 
  詞,總是最懂得我的心情;我心中的愛恨、笑聲和淚痕,也都可以在詞裡尋覓到蹤影。如今,我還是喜歡詞,讀詞,常讓我想起許多遠去的,屬於青春的記憶。
 
  您也喜歡讀詞嗎?
  我曾經花費了許多心力來寫《花間讀詞》:42首歌詠心醉與心碎的動人詞話。就要和讀者們見面了,這會不會也是一本您喜歡的書呢?
  喜歡的書,值得時刻相隨,彷彿故人的把臂言歡,真有說不出的暢快,竟也彷彿是靈魂的知音。
  何處不可以讀詞?隨心,隨興,都好。
 
  在花間可以讀詞,在窗前可以讀詞,在每一個安靜的白天和夜裡都可以讀詞,我們內在的絃因好詞而怦然心動,引發共鳴,竟像是莫逆於心,如此應和,如此相得,如此難忘,一切都是剛剛好。
 
  剛剛好就是最好,沒有過與不及的憾恨。這也成了人生最美的祝福,願您安康,願您幸福,願您的一切都是剛剛好。

 

流水落花春去
 
讀詞,不可能忽略了李後主的作品,他被後人稱譽為「詞中之帝」。
 
我常想,如果他後來不成為亡國之君,不是階下之囚,沒有國破家亡之痛,他會不會有今天文學藝術上如此崇高的地位呢?
 
他的詞好,是因為感情誠摯。以三十九歲被俘為界,前期作品旖旎浪漫,多的是歡樂甜美;後期則血淚斑斑,無一不哀痛逾恆。兩者截然有別,前者喜樂,後者傷痛。喜樂不能免於輕淺,傷痛則引發了人間共有的悲情,相形之下,後者深刻多了。
 
我們來讀他的〈浪淘沙〉: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
夢裡不知身是客,一餉貪歡。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從夢中醒來,聽著簾外有雨水潺潺的流著,不眠不休,竟然無有止時,這時節已是春意衰殘,多麼讓人感到惆悵啊。絲綢薄被早已抵擋不住五更的風寒。在夢裡,忘記了自己的客居異地,竟彷彿又回到了美麗的江南,重溫充滿了歡樂的歲月。     
 
千萬別獨自憑欄遠眺,面對著那大好的江山,內心的感傷怕也更為深重了。想到當時的辭別宗廟家園,何其倉皇,卻又何其輕易啊!今後若要再見,又會是何等的艱難不易啊!看著眼前的流水,負載著飄零的落花悄悄遠去,春天也將跟著消逝了。好想知道春歸何處?到底是天上,還是人間!
 
這樣的作品由於出自真心,沒有花間詞的矯揉造作和空幻多情。摒棄所有的雕飾,彷彿是從胸臆間流出,更加顯得自然動人。因為清純,沒有世故的偽飾,才能「不失其赤子之心」,格外令人動容。他的思維敏銳,就像一池春水,只要投下一塊小小石頭,水波就會自然向外擴展,境界也跟著擴大了。
 
讀這樣的詞,讓人心弦為之震顫,久久無法自已。文學藝術的深刻,足以淪肌浹髓,不能忘卻。
 
國家不幸詩家幸,讓人感慨深矣。
 
南唐‧李煜(九三七~九七八)
 

【簡介】
 
或稱李後主,為南唐的末代君主,原名從嘉,字重光,號鐘山隱士、蓮峰居士。在南唐滅亡後被北宋俘虜,政治上一敗塗地,但藝術才華非凡。精通書法,善繪畫,詩與文皆有造詣,以詞的成就最高,被譽為「詞中之帝」,作品千古流傳。
 
【文學評價】
 
王國維《人間詞話》評曰:「李重光之詞,神秀也。」、「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夫之詞。」

晚清文人劉毓盤評曰:「於富貴時能作富貴語,愁苦時能作愁苦語,無一字不真。」
 
掬一把幸福
 
追求幸福,是需要努力的。
 
小雲有個男朋友認識多年了,可是由於父母反對激烈,個性溫婉的她不敢力爭,婚事便也暫且擱著。
 
幾年前她的父親突然中風住院,母親無力照料,她只好離職,親力親為去陪病,以及後來的長期復健。春去秋來,幾年以後,父親終於康復了,她便留在家裡作家事,每個月父親給她一萬五,算是薪水吧。
 
我曾經問她,「對自己的未來有什麼打算?如果少了這一萬五,跟男朋友結婚,生活會有問題嗎?」
 
她說:「這一萬五是用來支付保險,必須要有,男朋友每個月賺的薪資不多,經濟上是吃緊的。」
 
我說:「既然他是個司機,要不要考慮就當個計程車司機,辛苦一點,月入五六萬,也是不難的。你們結婚,妳可以照顧他的生活,收入更多,還可以存起來,以備未來所用。」
 
她卻欲言又止:「我們也想過,可是買車要錢,目前會有困難。」
 
我很驚訝:「你們的積蓄不夠買一輛車嗎?還差多少呢?」
 
她說:「我跟男友說,不要那麼辛苦,身體重要。」
 
我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如果得過且過,她將永遠無法脫離父母的掌控,也不能和男友共結連理,難道她希望一直過著眼前的日子,卻不為自己的終身做打算?而且,男友肯永遠這樣生活下去,將來老病,又該怎麼辦?
 
如今的分居兩處,無法共結連理,難道不思念嗎?
 
會不會也如同明‧劉基的〈眼兒媚   秋閨  一作「秋思」〉:
 
萋萋芳草小樓西,雲壓雁聲低。兩行疏柳,一絲殘照,萬點鴉棲。   
春山碧樹秋重綠,人在武陵溪。無情明月,有情歸夢,同到幽閨。
 
小樓西邊一片芳草萋萋,厚重的雲層壓雁低飛,聲音更顯得淒清。眼前所見,有兩行疏柳,一抹殘陽,萬點歸鴉。
 
春山碧樹,到了秋天更顯翠綠,心中所繫念的人仍留在武陵溪。無情的明月,有情的歸夢,一起都來到了深閨。
 
圓滿是期待,若只能在夢中團圓,縱使夢裡情意殷殷,醒來又如何呢?難道不是加倍的淒涼嗎?
 
如果父母疼她,在錢財上有所挹注和祝福,那另當別論。只是,顯然她必須自求多福,我以為,她最好能仔細思量,以謀對策。

賺錢沒有不辛苦的。可是能為一個美麗的未來,能和心愛的人在一起,辛苦也很值得。何況,年輕力壯時,不就應該為年老時未雨綢繆嗎?只要積存足夠的錢,我們就比較可以輕鬆以待。
 
我們很難要求別人的協助,靠自己,才是最好的。
 
一定要努力,如果我們不努力,卻抱怨別人不照顧自己的生活,這話說得過去嗎?
 
小雲和她的男友基本上都是樸素、務實的人,認識都這麼久了,我真心希望他們有個美好的明天,那麼,今天就要認真的工作,以勤奮不歇,來打造舒適安逸的未來,其實是很值得的。
 
追求幸福,也是需要勇氣。
 
不能一無打算,也不該得過且過,人生是你的,更應該細細思量,好好的珍惜和掌握,才不致辜負了人生的這一遭。
 
明‧劉基(一三一一~一三七五)
 
【簡介】
 
字伯溫,浙江省青田縣人,南宋抗金將領劉光世的後人。
 
元末明初軍事家、政治家及詩人,通經史、曉天文、精兵法。
 
他以輔佐明太祖朱元璋完成帝業、開創明朝並保持國家安定,因而馳名天下,被後人比為諸葛武侯。朱元璋多次稱劉基為:「吾之子房也。」授資善大夫、上護軍,封誠意伯。正德時追贈太師,諡文成。
 
【文學評價】
 
和宋濂、方孝儒合稱「明初散文三大家」,亦和宋濂、高啓合稱「明初詩文三大家」。
 
幽夢花影
 
她居然差一點就成了別人眼中的「小三」。
 
她和湯家豪是同事,在同一個辦公室。由於工作上的聯繫,加上近水樓臺,他們的確走得比較近。當然,也早就知道他已婚,有一個小女兒。
 
她完全沒有介入別人婚姻的意圖。自己的日子也過得好,除了上班,餘暇時候,她學瑜珈,還找老師學國畫。她希望自己能獨立自主,在經濟上,也在感情上。經濟上不能獨立,將減損自尊;感情上不能獨立,將不會快樂。
 
她的確是努力的,努力讓自己活得自在從容,興致盎然。
 
一般來說,男士們比較不願意在異性朋友面前說出自己內心的想法,不像那些手帕交,說這說那,還愛看悲劇電影,甚至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所以也有人說,女性有比較多的管道來發洩自己內在的鬱積,所以心理上比較健康,這也是平均年齡,女高於男的因素之一。
 
湯家豪卻不是這樣。或許是因為他們熟了,或許是由於把她當「哥兒們」,所以有話也就直說,也包括內心所想的。

哈哈,她有趣的想:一定是自己欠缺女性魅力。她也的確從來不是那種愛嬌耍賴的女人,她光明磊落,真誠友善不說謊。說不定湯家豪從來就以為她是個男的,只是做女性的穿著打扮罷了。
 
就這樣過了幾年,他們還是工作上的好友伴,有時候說話,喝咖啡,在辦公室裡就行,不必外求,也少了斐短流長。她謹守分際,絕不願意落人口實。
 
最近她迷上了打網球,知道湯家豪大學時曾經是網球校隊的成員,她在辦公室裡請教一二,可是紙上談兵還是鴉鴉烏,不甚明白。湯家豪只好約她在夜間球場實際演練一番,她心存感激,球技也大有進展,還把教練給嚇了一跳。殊不知,她幸運的有高人指點。
 
從此,他們每周有一場球敘,湯家豪的技法高超,她也學得快速。打完球,還吃了簡單的消夜才分手。
 
她問:「太太不說話?」
 
「對健康有好處,她是支持的。」想來也是個好妻子。
 
她還問:「怎麼不慫恿太太也一起來打球?」
 
「帶孩子也累。她說,她看電視就好。」
 
一晃眼,幾年都過去了,原本住鄉下的媽媽還常在她的面前嘀嘀咕咕,說是「快點找個人嫁吧,老來無依,很可憐的。」年過三十五以後,就不太說了,或許打定主意要養個「老姑婆」吧。她不知,在臺北,三十幾歲,年華正好呢。急急奔向婚姻的人,尤其是女性,其實遠比媽媽想像中的少很多。  
 
她在臺北,當然也是如魚得水的。工作,則是最好的護身符,要不,早就被抓回去相親了。
 
其實,相親也沒什麼不好,至少客觀條件不會背離太遠,要遇到窮光蛋假稱大富少或小學畢業假稱大學教授的機會,簡直掛零,也是一種保障啦。她不排斥相親,只是此刻不想。
 
她的工作表現不俗,按理該升她為主管了,不料平地起波瀾,主管竟然從別處室空降而來,聽說是總經理的連襟。這種事在私人機構早就屢見不鮮,雖然令人不滿,卻也稱不上什麼新聞。她忍了下來。新主管什麼都不懂,仰仗她的地方多了,一年以後,大約自覺上手了,居然找個理由,明升暗降,把她改調研發處,其實她還是做得來,只是心灰意冷。表面上她接受新職務的安排,默默的換了辦公室。湯家豪跳出來,替她說話,長官粉飾太平,話說得冠冕堂皇,全都是空。
 
對他的仗義執言,她很感激。

湯家豪請她吃飯,她也去了。大概是有心事吧,兩個人都喝了酒。湯家豪表明了心中的愛意,卻把她給驚醒了。她沒有做任何表示,只說要仔細考慮。
 
她很快的上網找到新工作,地點在高雄,遠離臺北是她的目的,沒有什麼放不下的,談妥了,馬上託住在高雄的大學同學,替她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安置妥當,她提出辭呈,停部落格和臉書,換手機,另換電子信箱,聯絡搬家公司……
 
處事明快,一向就是她的風格。就在短短的三周,她一切搞定,赴新的工作,原有的同事無人知道她的行蹤。她給湯家豪留了一封信,謝謝對方多年來的照顧,可是人生另有新的規畫,請不必尋找,或許有機會再相逢等等。她自己心裡清楚,機會微渺。不過是基於禮貌,這麼說的。
 
能做到這樣的壯士斷腕,速戰速決,也因為她的理性抬頭,也或許是小阿姨的真實人生故事讓她警惕,小阿姨是別人的小三,斷又斷不了,人又溫婉,加以原配跋扈,更是忍氣吞聲,不快樂的活了一輩子,很悲慘,卻又無力可回天。
 
每次想到小阿姨,她都非常不忍。
 
那樣的日子,那樣的心情,會不會有幾分像南唐‧馮延巳筆下的〈謁金門〉:
 
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閑引鴛鴦芳徑裡。手捼紅杏蕊。
鬪鴨闌干獨倚,碧玉搔頭斜墜。終日望君君不至,舉頭聞鵲喜。
 
春風突然吹拂了起來,池水漾起了一片綠色的漣漪。在花園小徑裡隨意逗引鴛鴦,兩手搓揉紅杏花蕊。
 
獨自倚著鬪鴨闌干,頭上的玉簪已經有點斜墜。整天盼著心愛的人,卻不見蹤影,抬頭聽見了喜鵲的叫聲,想必是前來報喜。
 
讀這樣的詞,只覺得孤單而惆悵。
 
不倫之戀,不過是幽夢花影,終究成空,她不曾有過幻想,也不想讓自己陷落在這樣的困境中,難以自拔。
 
或許,該認真考慮也去相親,好讓媽媽放心一些?
 
高雄是個陽光城市,遠離了臺北的陰霾,也讓她開朗了許多。
 
剛來,要認識新環境,新工作,忙碌,對她來說,也許是好的,她大步的往前走去,千里獨行,一無反顧,暗地裡,也給自己按了一個讚呢。
 
紅了相思
 
丈夫才剛從教職上退休下來,是該好好休息的時刻,他們還打算一起出國去玩。
 
有誰想到呢?丈夫突然覺得不舒服,很不舒服。學醫的女兒立刻機警的說:「爸,必須上醫院!」丈夫堅決不肯,倒地,就再也無法起來了。
 
他走於心肌梗塞。

她一直自責:「為什麼不堅持,不強迫他到醫院去呢?說不定,救得回來的。」
 
女兒安慰她說:「媽,我在醫院裡看多了,爸能走得快速,沒有受到什麼痛苦的折磨,也是好的。」
 
然後,在一場混亂裡,哀傷的辦完了後事。她真是身心俱疲。
 
將近三十年的婚姻,因著丈夫的遠逝而不得不畫下了句點。
 
「一切都是命吧。」她想。
 
他們是恩愛的,可惜恩愛夫妻不能到白頭。
 
女兒在臺北的醫院工作,她暫時回臺中,由於兩地都有住處,以前她和丈夫就經常來來回回,臺中離臺北不遠,隨時都可以過來探望。
 
丈夫的退休比她晚,原是等他的,現在說什麼計畫都是空談了,毫無意義。她告訴自己:「不要再想了,不要再想了!」可是思念如此殷切,直到她在淚水中困極睡去。
 
她喜歡詞,只是此刻想到南唐‧馮延巳的〈菩薩蠻〉:
 
回廊遠砌生秋草,夢魂千里青門道。鸚鵡怨長更,碧籠金鎖橫。
羅幃中夜起,霜月清如水。玉露不成圓,寶錚悲斷絃。
 
在曲折的走廊外,臺階已經長出了秋草。夢魂飛越過千里,到達青門遠道。鸚鵡怨恨秋夜太長,碧綠的鳥籠還有金鎖橫掛。
 
半夜裡,我從羅幃中起來,只覺得霜月清涼如水。玉露濕潤,卻不成珠圓,心中的悲傷難以承受,連寶箏也斷了絃。
 
夢魂縱使千里追尋,也無法找到他的影子,再回他的身邊了。漫漫長夜,只剩下無盡的哀思圍繞。……
 
臺中的房子,現在只住她一個人了,更顯得空蕩蕩,沒有生氣。
 
女兒不放心,每天都打電話來,還勸她上臺北去。她想,女兒行醫,忙成那樣,大部分的時間她還是一個人啊。與其這樣,不如留在臺中,還有以前的同事、鄰居、朋友,可以相互往來。……
 
丈夫曾經是她的同事,那時候,他們是同一所國中的新進老師,她比較活潑,爬山、打球、說笑話。他則內斂,話不多,感情很細膩。兩個人的類型不太相似,可是,該怎麼說呢?姻緣天注定吧。連校長都看出了端倪,到她家幫忙提親,極端保守的父母認為既然校長出面了,想來人品不差,便也同意了。
 
他們的確是佳偶。互補的個性成就了這樣一樁好姻緣。也許,更重要的,在於雙方的互信互諒。來自不同的成長背景,也需要有一段磨合的時期,不長,很快的,他們都能甜蜜的相隨,一起快樂的生活。

以為這樣的歲月可以長長久久。或許,是她太天真了。可是,丈夫走時,還不到五十五歲,也未免太早了一些。
 
往後的日子,對丈夫有很深的思念,紅了櫻桃,綠了芭蕉。不管流光怎樣的更迭,他都在自己的心中。
 
有一天,她在抽屜裡看到了舊日他所寫的書信,久遠以前,初相逢的悸動,似乎又重現眼前,惹得她淚眼婆娑。
 
相思是紅的,她終究相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