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傳

朱元璋傳

定價 $108.00 售價 $120.00 單價
作者  : 吳晗
出版社 : 啟動文化
出版日期: 2020-09-23

 


分享產品

現代明史研究的開拓者和奠基人吳晗
三十年嘔心瀝血
明史研究的經典之作
 
  本書作者吳晗,中國著名歷史學家、社會活動家。曾與毛澤東多次來回討論《朱元璋傳》,三易其稿。文化大革命期間,吳晗因其劇作《海瑞罷官》招來全面批鬥與迫害,代表作《朱元璋傳》,因其借古諷今的寫作手法,亦難逃其罪……
 
  對朱元璋的批判,就是對專制獨裁的批判
  「專制獨裁的君主,用以維持和鞏固皇權的兩套法寶,一是軍隊,二是官僚機構。用武力鎮壓,用公文統治,皇權假如是車子,軍隊和官僚便是兩個車輪,缺一不可。」——吳晗
 
  朱元璋收復了淪陷於外族四百多年的疆域,建立了漢族自主的大帝國。他是大明帝國的主人,幾十個屬國和藩國的共主,被後代人稱為「民族英雄」,也是有史以來權力最大、地位最高、專制獨裁、缺乏人性的大皇帝。
 
  ◎史上起點最低的皇帝
  元順帝至正四年(1344),安徽淮河流域,旱災、蝗災、瘟疫爆發,17歲的農家少年朱元璋,家破人亡,為了混口飯吃,出家當了和尚,每天掃地上香、燒飯洗衣,還經常受老和尚的氣,不久淪為乞丐……
 
  ◎從乞丐到皇帝,只用了 15 年的時間
  25歲投入郭子興麾下,從小兵直至元帥,四處打仗、南征北伐。41歲登基稱帝,為真正意義上的布衣皇帝。開創大明王朝,此後獨掌政權30年,史稱「洪武之治」,深刻改寫歷史走向,影響綿延至今。
 
  ◎新官僚,鞏皇權
  成為帝王後他勤政愛民,而治吏的手段卻極其酷烈:廢丞相,文字獄,錦衣衛,把持皇權。其出色的軍事謀略與政治手段全靠自己領悟,讓整個官僚階層噤若寒蟬,影響了明清五百餘年的政治文化。
 
  現代明史研究的開拓者和奠基人吳晗,三十年嘔心瀝血之作。吳晗用翔實的考據、生動的筆觸,刻畫了朱元璋從乞丐到皇帝、從「文盲」到「一國之主」跌宕起伏的一生。本書以一九四九年版本為底稿,尚未受毛澤東影響,註解詳盡,是至今明史研究的必讀書目,也是吳晗的代表作品。

 

吳晗(1909—1969)
 
原名吳春晗,字伯辰,浙江義烏人。
 
中國著名歷史學家、社會活動家,現代明史研究的開拓者和奠基者之一。畢業於清華大學,後任雲南大學、西南聯合大學教授,清華大學教授、系主任、文學院院長。畢生從事中國古代史研究,尤精於明史。
 
其劇作《海瑞罷官》招來全面批鬥,進而點燃了文化大革命,代表作《朱元璋傳》,因其借古諷今的寫作手法,亦難逃其罪。吳晗因此入獄,隔年即於獄中過世。
 
代表作《朱元璋傳》,先後寫作四稿,投入了畢生精力,是明史研究的經典之作。

 

作者:吳晗
出版社:啟動文化
出版日期:2020-09-23
ISBN:9789864931217
頁數:288
規格:14.8 x 21 x 1.6 cm
 

名人推薦
 
  seayu   「即食歷史」創辦人
  江仲淵 「歷史說書人 History Storyteller」團隊創辦人
  邱澎生 上海交通大學歷史系特聘教授
  徐泓  暨南國際大學榮譽教授、南開大學歷史學院講座教授
  張哲郎 政治大學歷史系名譽教授
  連啟元 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系副教授
  潘光哲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兼副所長
  ——聯合推薦(以上推薦者依姓氏筆畫排序)

 

第一章 小流氓
小沙彌
遊方僧
逼上梁山
 
第二章 紅軍大帥
小親兵
小軍官
大元帥、大丞相
 
第三章 從吳國公到吳王
鄱陽湖決戰
取東吳
南征北伐
 
第四章 大皇帝的統治術
大明帝國和明教
農民被出賣了!
新官僚養成所
皇權的輪子──軍隊
皇權的輪子──新官僚機構
建都和國防
大一統和分化政策
 
第五章 恐怖政治
大屠殺
文字獄
特務網
皇權的極峰
 
第六章 家庭生活
馬皇后
皇子皇孫
教養和性格
晚年的悲哀
 
後記
附錄:朱元璋年表 

【內文一】(節錄) 第一章 小流氓 一、小沙彌 元至正四年(一三四四,元順帝妥懽帖睦爾在位的第十二年),淮河流域的人民遭受了苦難,旱災、蝗災,加上瘟疫。 好幾個月沒有見過雨了,栽下的苗曬得乾癟枯黃,大地裂開了一條條的龜縫。到處在求雨祈神,老年人恭恭敬敬向龍王爺磕頭,孩子們戴著柳枝圈圈躥出躥進。正在焦急沒收成時,又來了瀰天漫地的蝗蟲,把穗上稀稀的幾顆粟粒吃得一乾二淨。地方上有年紀的人都在唉聲歎氣,哭喪著臉,說幾十年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年成,這日子著實過不得了。 不料禍不單行,疫癘大起,鍾離太平鄉的人,接二連三地病倒。已經吃了多少時候的草根樹皮了,病一起就挺不住,開頭只覺得渾身無力氣,接著是上吐下瀉,不到一晝夜便斷了氣。起初大家還不理會,到了一個村子裡一天死去了幾十個人,家家死人,天天死人的時候,明白這是上天在降罰,散佈瘟疫來收人,才著了慌。不管「在數的難逃」的老話,還是逃命要緊。各村莊的人攜兒帶女,只要有親戚朋友家可投奔的,連家裡的病人都顧不得了。不過幾天工夫,太平鄉數得出的十幾個村子,便鬧得人煙寥落,雞犬聲稀,顯出一片淒涼暗淡的景象。 孤莊村朱家,朱五四官名叫世珍的,一大家人,不過半個月,死了三口。五四六十四歲了,四月初故去。三天後,大兒子重四學名叫興隆的也死了。到二十二那一天五四的老伴陳二娘又死了。五四的二兒子重六(興盛)和小兒子元璋(原名重八,學名興宗),眼看著大人一個個倒下,請不得郎中,抓不得藥,只急得相對痛哭。尤其為難的是:家裡沒有一貫鈔、一錢銀子,買不了棺木,更談不上墳地。田主呢?幾年的主客,想來總該施捨佃戶一塊埋骨之地,誰知不但不理會,反而「呼叱昂昂」。鄰舍們都覺得難受、傷心。正沒計較處,同村人劉繼祖不忍心,慨然捨了一塊地。兩兄弟磕頭謝了,真是一頭有了著落。但是,衣裳呢?棺槨呢?還是沒辦法。只好將就把幾件破衣裳包裹了,抬到墳地草葬。兩兄弟一面抬,一面哭,好容易抬到了,還未動手挖坑,突然間風雨交加,雷轟電閃,整個天像塌下來似的。兩兄弟躲在樹下發抖,約夠一頓飯時,天霽雨晴,到墳地一看,大吃一驚,屍首不見了,原來山腳下土鬆,一陣大水把坡上的土沖塌了,恰好埋了屍首,薄薄的一個土饅頭,俗話叫作「天葬」。三十五年後,朱元璋寫〈皇陵碑〉時,還覺得傷心:「殯無棺槨,被體惡裳,浮掩三尺,奠何殽漿!」 父母的大事雖了,過日子呢?沒留下一寸土、一顆米,元璋餓了些日子,到處找零活做。誰知大戶人家都已逃荒逃瘟去了,貧民小戶自己都在挨餓,怎麼雇得起人?到處碰壁,懶洋洋地不願回家,一徑到村外給他父母上墳,蹲在新長著青草的墳邊,沉思如何來打發日子,對付肚子。 他長得軀幹魁偉,黑黑的臉,下巴比上顎長出一寸多,高高的顴骨,卻又大鼻子,大耳朵,就整個臉盤看,恰像一個橫擺著的立體形山字,腦蓋上一塊奇骨隆起,像一個小山丘。粗眉毛,大眼睛,樣子雖看著叫人不喜歡,卻怪勻稱,怪威嚴而沉著。 小時候替人看牛放羊,最會出主意鬧著玩,別的同年紀的甚至大幾歲的孩子都習慣聽他指揮。最常玩的一個遊戲是作皇帝,你看,雖然光著腳,一身藍布短衣褲全是窟窿補丁,他卻會把棕樹葉子撕成絲絲,紮在嘴上做鬍鬚,找一塊車輻板頂在頭上當平天冠,弄一條黃布包袱披在身上,土堆上一坐,自己作起皇帝來了。撿一些破木板,讓孩子們畢恭畢敬地雙手拿著,當作朝笏,一行行,一排排,整整齊齊地三跪九叩頭,同聲喊「萬歲」。 又最會做壞事。有一天,他忽然餓了,時候早又不敢回家,怕田主罵。同看牛的周德興、湯和、徐達許多孩子也都嘴饞起來了。大家越說餓,真的肚子咕嚕得越凶。這個說有一碗白米飯吃才好呢,那個又提真想吃一頓肉,一個又說肉是財主們吃的,不知道是什麼味道。個個的嘴都說得流涎。猛然間元璋一喊「有了」,大家齊聲說:「什麼?」元璋笑著說:「現放著肉不吃,真是呆鳥!」大家還不明白。元璋也不再說話,牽過一條花白小牛娃,放牛繩捆住前後腿。周德興看了,趕緊抄著斫柴斧子,當頭就是一斧。湯和、徐達也來幫忙剝皮割肉。別的孩子們撿爛柴樹葉子,就地生起火來。一面烤,一面吃,個個眉飛色舞,興高采烈,不一會兒,一條小牛娃只剩一張皮、一堆骨頭和一根尾巴了。這時太陽已經落山,山腳下村子裡,炊煙嫋嫋在半天空,是該回家的時候了。驀地一個孩子省悟了,小牛吃了如何回主人的話?大家都面面相覷,想不出主意,擔不起罪過。正在著急互相埋怨、亂成一團的時候,小一點的孩子竟「哇」地哭了出來。元璋一想,主意是自己出的,責任也該擔起來,一拍胸脯算自己的事。也真虧他想,把皮骨都埋了,把小牛尾巴插在山上石頭空縫裡,說是小牛鑽進山洞裡去了,只留下尾巴,拉了半天不出來。孩子們齊聲說好。當天晚上,元璋挨了一頓毒打,被趕回家。雖然吃了苦,丟了飯碗,但深深得到孩子們的信任,大家都甘心當他作頭腦。 【內文二】(節錄) 第四章 大皇帝的統治術 五、皇權的輪子——新官僚機構 朱元璋繼承歷代皇權走向獨裁的趨勢,對官僚機構大加改革,使之更得心應手地為皇家服務。 元代的行中書省是從中書省分出去的,職權太重,到後期鞭長莫及,幾乎沒法子控制了。朱元璋要造成絕對的中央集權,洪武九年(一三七六)改行中書省為承宣布政使司,設左右布政使各一人,掌一區的政令。布政使是朝廷派駐地方的代表、使臣,秉承朝廷,宣揚政令。全國分浙江、江西、福建、北平、廣西、四川、山東、廣東、河南、陝西、湖廣、山西十二布政使司,十五年增置雲南布政使司。布政使司的分區,大體上繼承元朝的行省,布政使的職權卻只掌民政財政,和元朝行中書省的無所不統,輕重大不相同了。而且就地位論,行省是以都省的機構分設於地方,布政使則是朝廷派駐的使臣,前者是中央分權於地方,後者是地方集權於中央,意義也完全不同。此外,地方掌管司法行政的另有提刑按察使司,長官為按察使,主管一區刑名按察之事。布、按二司和掌軍政的都指揮使司合稱三司,是朝廷派遣到地方的三個特派員衙門,民政、司法、軍政三種治權分別獨立,直接由朝廷指揮,為的是便於控制,便於統治。布政使司之下,真正的地方政府分兩級,第一級是府,長官為知府;有直隸州,即直隸於布政使司的州,長官是知州。第二級是縣,長官是知縣;有州,長官是知州。州縣是直接臨民的政治單位。 中央統治機構的改革,稍晚於地方。洪武十三年(一三八○)胡惟庸案發後,廢中書省,仿周官六卿之制,提高六部地位;吏、戶、禮、兵、刑、工每部設尚書一人,侍郎(分左右)二人。吏部掌全國官吏選授、封勳、考課,甄別人才。戶部掌戶口、田賦、商稅。禮部掌禮儀、祭祀、僧道、宴饗、教育及貢舉(考試)和外交。兵部掌衛所官軍選授、檢練和軍令。刑部掌刑名。工部掌工程造作(武器、貨幣等)、水利、交通。都直接對皇帝負責,奉行政令。 統軍機關則改樞密院為大都督府,節制中外諸軍。洪武十三年分大都督府為中、左、右、前、後五軍都督府,每府以左右都督為長官,各領所屬都司衛所,和兵部互相表裡。都督府長官雖管軍籍軍政,卻不直接統帶軍隊,在有戰事時,才奉令出為將軍總兵官,指揮作戰。戰爭結束,便得交還將印,回原職辦事。 監察機關原來是御史臺,洪武十五年改為都察院,長官是左右都御史,下有監察御史一百一十人,分掌十二道(按照布政使司政區分道)。職權是糾劾百司,辨明冤枉,凡大臣奸邪,小人構黨作威福亂政,百官猥茸貪污舞弊、學術不正和變亂祖宗制度的,都可隨時舉發彈劾。這衙門的官被皇帝看作是耳目,替皇帝聽、替皇帝看,有對皇權不利的隨時報告。也被皇帝看作是鷹犬,替皇帝追蹤、搏擊一切不忠於皇帝的官民,是替皇帝監視官僚的衙門,是替皇帝檢舉反動思想、保持傳統綱紀的衙門。監察御史在朝監視各個不同的官僚機構,派到地方的,有巡按、清軍、提督學校、巡監、茶馬、監軍等職務,其中巡按御史算是代皇帝巡狩,按臨所部,大事奏裁,小事立斷,是最威武的一個差使。 行政、軍事、監察三種治權分別獨立,由皇帝親身總其成。官吏內外互用,其地位以品級規定。從九品到正一品,九品十八級,官和品一致,升遷調用都有一定的法度。百官分治,個別對皇帝負責,系統分明,職權清楚,法令詳密,組織嚴謹。而在整套統治機構中,互相鉗制,以監察官來監視一切臣僚,以特務組織來鎮壓威制一切官民。都督府管軍不管民,六部管民不管軍。大將在平時不指揮軍隊,動員復員之權屬於兵部,供給糧秣的是戶部,供給武器的是工部,決定戰略的是皇帝。六部分別負責,決定政策的是皇帝。在過去,政事由三省分別處理,取決於皇帝,皇帝是帝國的首領。在這新統治機構下,六部府院直接隸屬於皇帝,皇帝不但是帝國的首領,而且是這統治機構的負責人和執行人:歷史上的君權和相權到此合一了,皇帝兼理宰相的職務,皇權由之達於極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