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島之龍:越南脫離中國,追求自由與認同的原動力

半島之龍:越南脫離中國,追求自由與認同的原動力

定價 $144.00 售價 $160.00 單價
作者  : 小倉貞男
譯者  : 林巍翰
出版社 : 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 2020-12-02

 


分享產品

越南――「龍的真正傳人」!

在帝國夾縫之間奮力求生的越南,
在世界史上持續發出響亮的怒吼!
龍的真正傳人,秉持東南亞文化認同和民族自豪,
讓越南成為史上唯一擊敗中國、蒙古、法國、美國等強權的國家!

以清晰的學者之思,流暢的記者之筆
透過說故事的方式,完整解答越南史
──日本越南史專家小倉貞男的畢生代表之作!
■最陌生的鄰居:越南

說到越南,你(妳)會想到什麼?是風光旖旎的下龍灣、古色古香的順化皇城?還是價格實惠又美味的越南河粉、法式麵包?台灣和越南隔著南海遙遙相望,台北飛河內,只不過兩個小時。可是,即使兩者的地理位置如此接近,台灣人對越南史恐怕仍是一知半解。其實,台灣和越南有非常多的共通點:兩者都受到中國制度和文化的深遠影響,也都曾身為列強的殖民地而邁入現代化,最重要的是,兩者都在追求自我認同的道路上勇往直前。

日本學者小倉貞男曾長期擔任《讀賣新聞》西貢(今胡志明市)特派員,第一線觀察越南社會數十年來的脈動與變遷,甚至親身經歷越戰;可謂窮盡他一生心血的代表之作——《半島之龍》,以清晰的學者之思,流暢的記者之筆,透過說故事的方式,完整解答越南史。

小倉貞男以「A、B」兩軸建構出一部完整的越南史:「A軸」是指越南和中國長達一千年的互動歷史;「B軸」則是指越南脫離中國統治後,躍上世界舞臺,與其他國家互動的另一段千年史。唯有正確地理解「A、B」兩軸的脈絡,才能完整地明白越南何以成為今日的越南。

■A軸:越南中國,一邊一國!

越南史的第一個千年,不得不提它和中國的牽扯糾葛;而這一切,得從漢帝國說起。自從漢帝國征服趙佗所建立的南越王國後,越南便受到中國長達千年的高壓統治。與此同時,中國也向越南輸入官僚體制、漢字、儒家等文化,企圖把越南打造成東南亞版的「小中華」。但越南人民對於自身文化的高度認同,使他們意識到越南從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另外,由於派駐在越南的中國官員長年貪汙腐敗,導致越南人頻頻揭竿起義,其中更有深具越南特色的女性所主導的抗爭,例如「徵氏姊妹」、趙嫗等人所領導的反抗。

越南史上有三次著名的白藤江之戰,即分別發生於九三八年的越南(吳朝)對抗中國的南漢政權、九八一年的越南(前黎朝)對抗宋帝國,以及一二八八年的越南(陳朝)對抗蒙古帝國,三次戰爭最後都以越南勝利告終。面對來自北方的中國大軍和蒙古鐵騎壓境,為何越南人總是能以寡擊眾?關鍵在於越南朝廷和人民同仇敵愾,團結一致。小倉貞男指出,中國對越南長達千年的壓迫,不只意外地形塑了越南人的民族認同,更成為日後越南對抗帝國主義、追求自由與認同的原動力。

■B軸:與東南亞王國和法國的互動,形塑今日的越南

身為東南亞文化圈的一部分,脫離中國壓力的越南,還得面對其他東南亞王國的挑戰,例如當時雄霸一方的真臘、老撾、素可泰等(即今天的柬埔寨、寮國和泰國)。雖然它們彼此兵戎相向、爭奪土地,但更多是商貿往來和文化交流。越南有自己獨特的村落共同體,管理村落的是「長老評議會」,而「竹垣之內不受君令」、「水田屬皇帝,寺院歸村落」等說法彰顯出越南獨有的東南亞式的制度文化。正是在「南進」的過程中,越南吸收了其他國家的文化精隨,創造出今日豐富的越南文化,更形塑了今日的國家雛形。

十九世紀清法戰爭之後,越南從此切斷了和中國的「藩屬」關係,變成法國的殖民地。法國傳教士亞歷山德羅所創造的越南語拉丁字,更成為今日越南國字的基礎。法國殖民時期,正好也是越南在傳統與現代之間掙扎和調試的轉型期。為了抵抗法國統治,越南的知識分子們百般嘗試,有採取武裝游擊抗法的潘廷逢、黃花探等人,也有主張在體制內和平抗爭的潘周楨;而「最後的皇族」保大帝、「東遊運動」潘佩珠、「越南國父」胡志明、「紅色拿破崙」武元甲等人的傳奇故事,也在這般動盪的年代裡流傳開來,至今仍膾炙人口。

■對台灣來說,越南很重要!

翻開《半島之龍》,會發現這是一段越南人民團結起來、抵抗外侮的壯闊史詩,也是一本以東南亞文化的脈絡而解釋越南何以成為越南的佳作。小倉貞男透過講述精彩人物故事的方式,完整描述了在漢字世界裡覺得錯綜複雜、充滿誤解和不屑的越南史,並且解答越南人柔韌不屈的民族性是如何形塑而成。

最重要的是,越南和台灣一樣,都因為地緣因素,更多收到中國型制度文化的影響,也必須正視和中國的互動關係。而台灣或許能從越南對抗中國、追求自主的千年歷史中,獲得寶貴的啟發和共鳴。 

作者簡介

小倉貞男
越南、東南亞研究專家,畢業於慶應義塾大學經濟學部,曾擔任《讀賣新聞》西貢特派員,親身經歷越戰,並曾於都留文科大學比較文化學科、中部大學國際關係學部擔任教授。

校訂者簡介

鄭天恩
台大歷史所碩士,曾任日文小說編輯,目前為專職翻譯。譯有《人民解放軍的真相》、《文明的遊牧史觀》、《凱爾特.最初的歐洲》(以上均為八旗出版)、《東方直布羅陀爭霸戰》、《珍珠港》等書。

譯者簡介

林巍翰
畢業自日本關西外語專門學校、清華大學,現專職日文翻譯。譯有《人類該往何處去》、《金正恩的外交遊戲》(以上均為八旗出版)、《移動的世界史》等書。 

作者:小倉貞男
校訂:鄭天恩
譯者:林巍翰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20-12-02
ISBN:9789865524319
頁數:384
規格:16 x 23 x 2.7 cm
 

江懷哲│「說書」編輯委員
阮蓮香│國立臺灣大學越南語言文化講師
許燦煌│越南史料蒐藏家
陳嘉行│焦糖、知識型網紅
黃宗鼎│《天下雜誌》獨立評論「東南亞風輕史館」專欄作者
廖雲章│《天下雜誌》獨立評論頻道總監 

【推薦序一】我的越南史,以及台灣(人)的越南史/張正(「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創辦人)
【推薦序二】帝國縫隙的玫瑰/蔣為文(國立成功大學越南研究中心主任)
【推薦序三】越南,惦惦的贏家/潘美玲(《經典雜誌》文稿召集人)

【序章】越南與印度支那
◎越南的誕生
「越南」之名的由來/自號「大南」/A、B軸呈現的國際關係/友誼關與鎮南關

【第一章】中國統治的時代
◎國家的起源──雄王
雄王祭/越南人來自何處?/印度支那文化的起源/和平文化/東山青銅文化
◎悲劇的抵抗──徵氏姐妹
南越王趙佗的反抗/中國支配的歷史進程/漢帝國時期的行政組織/引進漢字/目無法紀、冷酷無情、慾望深重/漢帝國的同化政策/二徵揭竿而起/趙夫人的起義/層出不窮的反抗/阿倍仲麻呂的鎮壓/南詔的征服/龍神與高駢的故事

【第二章】越南獨立和國家體制
◎英勇大將──李常傑
中國派和越南派的對決/吳權──白藤江決戰的奇計/越南獨立和吳朝建立/水獺——丁部領的故事/丁部領掌握主導權/國號「大瞿越」/黎桓──白藤江大破宋軍/勇將李常傑/「南國山河南帝居」/首度出現的中央集權國家
◎救國救民——陳國峻
遭遇元軍三度進攻的國難時代/興道王陳國峻被任命為全軍總指揮/陳國峻於白藤江大破元軍
◎越南的國家體制
「李、陳時代」/皇帝的出身是族長和漁民……/君主和農民/「救國全靠民眾的力量」/重視堤防的修築/佛教的普及與發展/印度僧人和美麗女子的故事/對超能力的信仰/習禪的帝王-—陳太宗/儒教集團的反擊
◎國民詩人──阮薦
天下大亂/胡季犛的改革/「孩子,要為國家雪恥……」/明朝的合併與同化政策/黎利和阮薦起義/黎利的救國之戰/鄭重送還投降的明朝士兵/「帝既平吳,大告天下」/阮薦令人唏噓不已的下場/
◎光輝之君──黎聖宗
光順中興-—最璀璨的時代/遠征占婆王國/集結全國的優秀人才/每三年和六年進行一次人口普查/注重民事的《洪德律例》/完善「公田制度」/「竹籬之內不受君令」/越南的傳統村落共同體構造/管理村落的「長老議會」/「水田屬皇帝,寺院歸村落」/村落發展的不同面貌

【第三章】南進的時代,與國際社會接軌
◎形成印度支那半島國家的動態過程
「扶南」出現在史籍上/「占婆」的興起/貿易王國占婆/占婆的宗教建築藝術/占人和沙黃文化/「柬埔寨」的建國/泰族南下
◎南北夾擊下的越南
越南和占婆的攻防/來自柬埔寨和寮國的侵略/「不利於防守」的國家
◎民族英雄──阮文惠
南北抗爭時代/莫氏奪取政權/鄭、阮的兩百年戰爭/農村面臨的危機/叛亂層出不窮/「廣南阮氏」的混亂統治/西山三兄弟/擊退暹羅軍/擊破清軍的侵略/阮文惠的功績
◎統一全國──嘉隆帝
廣南阮氏併吞柬埔寨的領土/百多祿和《法越凡爾賽條約》/阮福映的反抗/紅顏薄命──金雲翹新傳/女性波瀾壯闊的悲情生涯/越南詩的獨特風格/「字喃」是民族的靈魂/阮攸的生涯/對權力腐敗的憤怒
◎法國傳教士──亞歷山德羅

【第四章】法國殖民地時代
◎民族悲憤──潘清簡
黎文悅總鎮的故事/二代皇帝明命帝的復仇/對基督教進行徹底鎮壓/法國軍艦砲擊峴港/全國統一的真實狀況/潘清簡入朝為官/法國透過武力,合併交趾支那的東部三省和西部三省/潘清簡的悲劇/「是在條約上簽字,或是把王位讓出來」-—柬埔寨成為法國的保護國/城市和村落的衰敗實況
◎抵抗法國──潘廷逢
阮知方憂憤而死/東京、安南、交趾支那/安南、東京成為法國的保護領/反法強硬派——阮文祥和尊室說/從中國世界到印度支那聯邦/持續到今天的國境糾紛/絕望──咸宜帝的抵抗/勤王詔/潘廷逢的抗爭活動/潘廷逢之死/長期戰──黃花探/北部的抵抗運動/南部──張公定的戰鬥/「對解放祖國的熱情,不會消失……」/「拿起刀劍面對軍艦」
◎革命事業──潘佩珠
獨裁總督──保羅・杜美/推行「國語」/杜美的苛稅/杜美對越南土地的強取豪奪/潘佩珠赴日/「東風一吹,實為大快人心」/潘佩珠的東遊運動/失望的潘佩珠/潘佩珠被捕/「越南國內有政府可言嗎?」/潘周楨抨擊順化政府/「陛下,我在此宣布要和你進行鬥爭」/國民黨員阮太學的壯烈成仁
◎獨立建國──胡志明
阮愛國的大團結/前往法國/「讓越南獲得自由……」/協調者──阮愛國/義靜蘇維埃運動/阮愛國被判處死刑/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日軍進駐印度支那/成立越南獨立同盟/「胡志明」之名首次亮相/胡志明下達一起發動攻勢的命令/日本軍發動明號作戰/法軍的行動遭到封鎖/越盟奪權/越南《獨立宣言》/胡志明的遺言/革新政策的發展/胡伯伯和越南的「村社會」

◎致謝
◎參考文獻
◎越南年表
◎書中主要人物檢索 

推薦序
 
帝國縫隙的玫瑰
蔣為文(國立成功大學越南研究中心主任)
 
  不少台灣人受到過去黨國教育的影響,將越南及東南亞國家視為文化落後甚至野蠻的國度。但事實上,黨國時期的教科書常避重就輕且違反史實。中國自古有「五服制」的觀念,總把周邊民族視為番邦並企圖以政治及文化的方式去同化他人。越南不僅是成功抵禦中華帝國侵略的少數國家之一,也是歷史上打敗中國最多次的民族。不僅如此,越南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擁有打敗蒙古、中國、法國與美國經驗的國家。
 
  為什麼是越南?原因很多,也可以從不同角度去解答。這也是我二十幾年前投入越南研究的動機之一。日本學者小倉貞男這本專書從歷史的角度介紹歷代越南人在獨立建國中所做出的犧牲與奮鬥,也為讀者提供了可靠的答案。本書條理清晰,簡單易讀又不失關鍵重點,值得推薦給台灣讀者。
 
  從歷史上來看,中國每次改朝換代後必定出兵攻打越南,而越南軍隊最後一定又將中國軍隊趕回去。按照越南知名史學家陳仲金的分期,越南古代曾有一段被古代中國殖民統治的「北屬時期」,大約從公元前一一一年漢武帝消滅南越國後,一直到公元九三九年越南吳權稱王為止。
 
  為何越南史學界用「北屬」而非「中國統治」?主要有兩個理由:第一,越南位於南方,古代中國位於北方,故以北方統稱來自北方的敵人。第二,「中國」是二十世紀以後才正式使用的國名,在此之前尚無「中國人」、「中國」之意識與正式稱呼。歷來越南均以北方各朝代稱呼來自北方的人,譬如唐人、明人、清人等,直至二十世紀初中華民國建國之後,越南才出現「中華人」(người Trung Hoa)或「華人」(người Hoa)的稱呼,至共產中國建國後才以「中國人」(người Trung Quốc)稱呼當代中國人。
 
  這顯示出越南人相當清楚在當代中國版圖上曾出現許多不同的國家或朝代。譬如,越南的名將陳興道(又稱陳國峻)在越南史書上以成功對抗「蒙古」軍入侵而得名。相形之下,台灣的歷史教育卻承襲過去黨國時期的中華五千年道統思想,誤導中國自古以來政治一脈相傳至中華民國而不變。事實上,所謂的「清朝」或「元朝」,真正的本質是漢人被滿族人及蒙古人殖民統治。
 
  越南自吳權稱王以後,除了幾次短暫受北方入侵之外,其餘時間均維持獨立王朝的地位。何以越南能建立獨立王朝,甚至在一九四五年建立現代的民族國家?我認為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越南文化的主體性。譬如,有些風俗習慣是中、越兩國同時存在,但越南總會把它本土化成具有越南特色的風俗。
 
  舉例來說,越南也有農曆新年,但越南不流傳中國式「年獸」的傳說,而是以雄王、粽子及麻糬建構出越南式的新年;越南的端午節不談屈原的故事,而是注重身體及環境衛生的節日;越南的中秋節不是家庭團圓節,而是兒童的燈籠節、不談嫦娥奔月,而是阿貴與神奇藥樹飛上月球的民間傳說;越南的十二生肖有貓而沒有兔子。
 
  不僅如此,越南人甚至提出顛覆當代中國人的既有想法。譬如,越南學者陳玉添教授在其名著《探索越南文化本色》中就主張「龍」的概念及「神農」的傳說係源自越南的祖先──百越民族。換句話說,越南人才是龍的傳人、炎帝的子孫。若對越南歷史文化有深入研究者,對陳玉添的說法應該不意外。若檢視中國的「盤古開天」起源傳說,其內容與龍完全沒關係。在封建時代的中國,龍是皇帝的專屬,一般民眾哪敢自稱為龍的傳人;相形之下,龍在越南並非皇帝的專屬,一般民眾生活中均可出現龍的圖騰。
 
  越南自古以來即有「龍子仙孫」(Con Rồng cháu Tiên)的民間傳說。傳說中,龍種的「貉龍君」娶仙女「甌姬」後生下了一百個孩子,於是形成越南各民族的起源。傳說中的「神農」為農業及草藥之神。如果「神農」的概念起源自中國,這個詞彙應該照漢語的語法稱為「農神」才對。然而,「神農」(Thần Nông)偏偏符合越南語構詞法順序:詞根(Thần)+詞綴(Nông)。越南自古即為農業社會且身處炎熱地區,對照之下,古代中國發源自寒冷北方的遊牧社會,南方當然較容易發展出又稱為「炎帝」的神農概念。
 
  越南文化的主體性可說是越南抵禦中國入侵的文化抗體。這種抗體是在長期與中國對抗當中而逐漸形成的免疫力。台灣當前面臨中國霸權的政經及武力威脅,除了向美國增購武器以加強國防力量之外,提升文化免疫力也是相當重要的工作。如何才能提高抗中的免疫力呢?透過台灣與中國周邊國家的比較研究將能有效學習他國的生存之道。
 
  在這些國家當中,越南算是相當成功的案例之一,而越南也確實有不少值得台灣借鏡效法之處。譬如,越南曾使用漢字達兩千年之久,卻能在一九四五年獨立建國後,廢除漢字並改用越南羅馬字,這也是越南文化主體性的極致表現。此外,鄭成功去世後,曾有三千名部下前往越南投靠阮主,協助阮主打敗柬埔寨人並開拓南部疆域,這些人被稱為「明鄉人」,後來均與當地人通婚並本土化成新越南人。越南阮主如何讓這些「明鄉人」日久他鄉變故鄉,借重新移民成為越南擴大版圖發展的力量呢?
 
  二次世界大戰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後,麥克阿瑟於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發布第一號命令,委託蔣介石至中國(不含東北地區)、台灣及越南北部等地接受日軍投降。越南的國父胡志明深知蔣介石企圖占領越南的計謀,急忙發動成功的八月革命,並於九月二日當天宣布越南獨立建國。即便後來蔣介石仍派二十萬大軍進到北越,並藉機大肆掠奪越南物資且扶持越南國民黨,但完成日軍投降後只得在國際壓力下撤退回中國。當初若無胡志明智慧之舉動,越南恐怕將淪為中國之一省。
 
  總之,再次推薦讀者閱讀本書。台灣和越南同樣面對中國霸權的威脅,認識越南如何在帝國縫隙中求生存將給予我們寶貴又有用的參考經驗。

 

◎「李、陳時代」
李朝和陳朝是越南脫離中國統治後,最初的兩個長期政權。從十一世紀到十四世紀的四百年間,被稱為「李、陳時代」。在這個時代裡,越南的政治、軍事、社會、經濟、文化都獲得了長足的發展。

然而,越南也經常被視作中國的「拷貝版」。畢竟,受到中國長達一千年的統治,儒教早已成為越南的核心規範。結果,不論在政治體制或社會、經濟體系,以及文化傳統上,越南仍有很多部分很像中國。

但是,我們也不能把越南的歷史看得這麼簡單。越南這個國家的形成,經歷了複雜的過程,不能簡單地將其視為中國體系的複製品。像是在政治制度上,越南就可以稱為「分散型國家體制」。在長達一千年的統治中,中國能夠直接控制或發揮影響力的地方,其實只限於省、縣層級,至於作為越南自古以來的社會體系基礎的「村落共同體組織」,則一直維持現狀,沒有多大的改變。就算在越南從中國獨立出來之後,皇帝的權力也沒有滲透到村落共同體的自治組織和自主運作中,傳統的「村落」仍具有相當強大的力量。「李、陳時代」就是在傳統社會的基礎上,慢慢形成中央集權國家體制的一段大變革時期。

◎皇帝的出身是族長和漁民……
作為越南國家型態的框架,是由王權、族長和農民三者,在該國獨特的歷史中形塑而成的。首度擊敗中國勢力、完成越南獨立的吳權雖然自稱為王,但其實也只是一個地方豪族出身的族長而已。為了抵抗入侵的敵人,吳權糾結了一群紅河三角洲的族長及豪族們,成功組成了救國聯盟。然而,他本人並非控制整個紅河三角洲的獨裁者;更進一步來說,吳權的政權其實也稱不上王國,因為當吳權過世後,紅河三角洲的地方豪族和族長們,立刻陷入了群雄割據的狀態,也就是所謂「十二使君」相互攻伐的時代。在這十二位使君中,有不少人都是過去的貉侯、貉將的後裔,他們於中國統治期間在地方上頑強地生存下來,並且割據一方。

在這段群雄割據的期間,不屬於十二使君的丁部領如彗星般躍上歷史舞台。丁部領是一州之長和未婚女性的私生子,他小時候在農村生活時就是「孩子王」。抵抗宋軍侵略的黎桓曾是丁部領的家臣,之後才成為越南的統治者。目前,雖然還不清楚他的身世,但他曾在宮廷內接見外國使節後脫下禮服,全身赤裸只剩一件兜襠布,隨即跳進河裡用魚叉捕魚。在丁部領和黎桓的時代,君主身邊都是一些過著像農民般簡樸生活的人,他們基本上都不懂漢語。據聞,因為黎桓本身也是一個文盲,所以當宋朝使節來到越南時,他都會找來兩名優秀的僧侶,一位扮演船長,讓使者搭上他的船來移動,另一位則假扮成黎桓本人,代替他和宋朝使節談話。

李朝開國之君李太祖的出生一樣撲朔迷離,目前只知道他於孩提時期曾在寺院修行過。至於陳朝的第一位君主陳太宗,在他五代之前的祖先原本居於中國福建,之後才移民到越南從事漁業。正因為陳氏一族從事漁業,所以在開創陳朝之後,才能為越南帶來勇敢、寬大且開放的嶄新氛圍。

雖然原本居住在紅河三角洲的人們過得並不寬裕,但自從陳朝建立政權後,他們便將視野轉向海洋,變得遼闊了起來。這些人除了開拓沿岸地帶,還在河口附近建立港口城鎮,更進一步和近海的島嶼以及東南亞地區展開積極的貿易。據說,陳朝的宮廷貴族和將軍們,都有在船上生活的習慣。皇帝和地方上的豪族們,也都分別擁有各自的船隻,船上的空間可以處理政事、休憩、晚餐和下棋。陳朝的水軍也相當強剩,在水上作戰的能力堪稱一流。

根據記錄,就在陳朝三度擊敗元軍、意氣風發的一二九一年,當時的越南已經能夠建造需要一百名水手才能操作的遠洋船隻;到了十四世紀,越南甚至已經擁有數艘砲艦。陳朝還組織了東海艦隊和西海艦隊,控制了將近今天越南一半的沿岸區域,並時常注意疏濬重要的河口地帶。當國內發生戰爭並且遭敵軍壓境時,陳朝經常採取的戰術是先撤退到河口附近,於海上重整旗鼓後再發動反攻。

陳朝的宮廷貴族們和沿岸地區的漁民一樣,也都有刺青的習慣。一二九九年,陳仁宗曾告訴兒子英宗:

「我們家出身庶民,幾個世代以來都特別重視膽識。族人為了彰顯勇敢,會在大腿刺上龍的圖案。這個龍的刺青,是提醒我們莫忘自己的出身。」

◎君主和農民
「李、陳時代」的統治階層所留下來的逸事,都像前述這般充滿了濃厚的人情味;在宮廷貴族面前,穿著一條兜襠布就下水捉魚的君主是如此的樸實。當然,如果換個角度來看,或許說他是個野蠻人也不為過。在越南的歷史中,開國之君都不是出身世襲的貴族階級,這是一個有意思的特徵。也就是說,這些君王都是和他的伙伴們一起胼手胝足打天下的;而最具有越南特色的一點,莫過於不論是君主、貴族或宮廷官僚,似乎都離不開村莊。統治階層和農民之間幾乎沒有隔閡,為政者也和農民一起在農村中生活。

「李、陳時代」的歷代君王都居住在河內舊城──玉河地區的王宮裡。這裡建有一些宮殿、城門和樓閣,木造的建築物上雕有龍和鳳凰,並塗上象徵神祇的紅色顏料。在王宮主殿的門上建有鐘樓,當有人有事情拜託國王時就會鳴鐘。國王身穿深黃色的長袍、披著紅色的大衣。雖說是宮廷,但並非中國或歐洲那種大型的城堡,當元軍隊入侵越南時,首都昇龍還幾度遭到棄城。
李朝的皇太子生活在宮廷以外的地方,皇帝這麼做是希望能藉此讓皇太子知道人民的生活方式。王子和貴族們一般都居住在自己的領地,只有工作時才會前往宮中。「李、陳時代」的行政組織高層,都被出身王室的皇親國戚們給占據了,而朝廷官員的出身又來自地方豪族,不過,實際執行政務的官僚則出自庶民,他們透過科舉考試來獲得功名,至於軍中司令官等級的將領則是徵募而來的。地方上的統治階層由社會名流來擔任,這些人是在中國統治期間,從地方族長中茁壯起來的階層。

擊敗宋軍侵略的英雄人物李常傑,從國王那裡得到四千戶的農民家族和領地。這些農民家族需要對領主李常傑繳納地租和稅金,還有義務服領主規定的賦役和兵役。除此之外,李常傑還另外再得到一萬戶的農民家族和領地。這一萬戶除了要繳納地租和稅金給領主外,還要對國家納稅和服勞役,受到國家的控制。領主並非世襲,只要國王沒有答應由領主的子孫來繼承的話,領地就會被國家收回去。

農民們生活在不同村落共同體的群體中,根據共同體的規範來過生活,就算是領主,也不能對農民私下的生活指手畫腳。當農民違反了村落共同體的規範時會遭到除名,無法繼續在原本的村落生活下去。如果這個農民又不被其他村落接納的話,他就會喪失自我認同。因為越南的農民以這種形式從屬於村落共同體,所以領主無法將領地裡的農民當成農奴來對待,要是領主無心和農民們生活在一起,更是無法經營自己的領地。

隨著時代的發展,李朝時期私有化的土地持續增加,這個現象讓朝廷必須制定土地買賣的相關法令來加以因應。就這樣,社會上出現了擁有大規模土地的地主階層,其勢力強大到足以和貴族對抗。

進入陳朝之後,領地的數量更是大幅增加。貴族或朝臣只要宣稱擁有某塊新土地的所有權,基本上那就是屬於他們的財產了;不論是村莊或個人的土地,他們都可以靠力量強行占為己有。雖然領主在自己的領地內,已經擁有大批的農奴,但很多時候,還是有數量可觀的農奴隨著土地一起被轉賣。雖然李朝規定不能買賣年輕人,但陳朝卻自動省略掉這條法令。

奴隸包括罪犯、破產的人、戰俘,還有些人是在饑荒時期被父母賣掉的孩子;一些貴族擁有數千名農奴和奴隸。奴隸不但沒有自己的財產,也失去和公領域的一切關係;就連佛教寺院也擁有農奴和奴隸,以及大片的土地。然而,陳朝同時也是一個加強中央集權的朝代,由中央指定的地方官會統轄兩到四個村落,這樣一來,從中央到村落層級,全都掌握在政府手中了。

陳朝之所以能夠三次抵抗元軍的侵略,其中一個最直接的原因是,紅河三角洲的農民在國難關頭時,可以參軍成為農民兵。雖然要正面抵抗元軍的集團戰鬥並不容易,但農民兵會把糧食藏起來而不是交到敵人手上,然後在各地組織游擊戰,進行頑強的抵抗。陳國峻擔任陳朝總帥時,他的麾下擁有二十萬大軍,其中有許多人都是居住在三角洲的農民。可以這麼說,越南抵抗元朝的原動力,正是從以農民為主體的社會中所蘊育出來的。陳國峻麾下的農民兵,既是為了領主,也為了國家而戰。

陳朝軍隊司令部的指揮權,完全掌握在王族中地位最高的貴族手上。當國家遇到緊急狀態時還可以徵用屯田兵,適時進行大規模的動員,這對朝廷來說實在很便利。陳朝時,越南軍隊訓練精良,陳國峻還為麾下的將領們撰寫了軍事戰術手冊,這些手冊依然流傳到今天,堪稱家喻戶曉。

◎「救國全靠民眾的力量」
越南是一個以農業為主的國家,歷代王朝均把農業當成最先處理的事務。據說,從黎桓開始執政後,每當新年伊始,宮廷都會舉行國王手拿鋤頭、模擬耕田動作的儀禮;在這個儀式結束後,接著還會進行祭拜農神的儀式。一〇三八年正月,正值李朝第二代皇帝李太宗執政,在舉行新年的儀禮上,宮裡的人向太宗進言:「像這樣的事情,不需要由皇帝親自來做。」但太宗卻回答:「如果我沒有耕田,並向神明祈願的話,還能在人民面前成為大家的表率嗎?」從上面這則故事可以得知,掌握越南最高權力的人,也是農業禮儀的司祭者。同時,對於歷代王朝來說,最要緊的事情莫過於如何好好地和農民統合在一起。

還有一則關於李太宗的故事。某年,越南的農作物歉收,於是農民們向朝廷請願,希望能夠免除地租和稅金。朝臣詢問太宗:「如果答應人民的要求,那麼該如何確保宮中的糧食呢?」李太宗淡定地回答:「只要人民能夠溫飽,我就心滿意足了,還有什麼好煩惱的呢?」

李朝第三代皇帝聖宗的妃子倚蘭出身民間,在聖宗過世後成為皇太后。她曾經替因為貧困而被販賣的女子贖身,還幫她完成婚事。第四代仁宗時,身為皇太后的倚蘭還與兒子一起推行仁政,人民都尊稱她為「慈母」。在李朝兩百年的國祚中,幾乎沒有爆發過農民叛亂,這或許和歷代皇帝都很關心農民有關吧!

關於陳朝的開國之君陳太宗,越南史書是這樣評價的:「寬仁大度,有帝王之器,所以能創業垂統,立紀張綱。」關於陳太宗的好評其實不少,例如以下這則記錄:
 因為國內的河川時常氾濫,所以要在各地修築堤防;如果有人因築堤工程必須交出自己的田地,則可以得到相對應的補償。此外,國家還設有稱為「河堤使」的監督官員,每年在農閒時期修築堤防,為了預防水災,事前就會進行河川的疏濬。

除了兩度擊退元軍,陳仁宗也相當重視細節。例如,當他外出時,經常會和貴族底下的傭人們說話,還禁止護衛們去欺負這些傭人。陳仁宗過世時,大批群眾湧向皇宮,為他的死致哀,人數之多甚至讓送葬的隊伍動彈不得。

◎重視堤防的修築
在越南,不論是國王、領主或村落共同體,都相當重視堤防的修築。說到堤防建設,很多人都會聯想到大規模的土木工程。然而,在越南,小規模的堤防修築工程反而是其特色。

越南的村莊是由少數村民所聚集形成的。因此,栽種水稻所需的土地開墾、以及水利設施的建設,都需要村或郡等級的單位共同作業才行。然而,如果田地既要保水又要排水的話,就不得不縮小耕地面積;而堤防和水利設施的構造也很複雜,需要費心修建。另外,三角洲地帶的農民還需要避免海水在漲潮時灌入田裡,因此對農民來說,充實防止海水的水利工程也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隨著人口增加和國土的擴大,興建大型堤防、修建運河、疏濬河道,以及設施的修復和維持等,成為了國家的重要事項。於是,海岸線開始出現了堤防;而若要開發新的田地,還需事前開墾河口附近的沉泥土地。在越南的編年史中,存在著許多關於水利建設的記錄;一三八二年,首都昇龍城便興建了木造堤防。陳朝進行了許多大規模的堤防修復和疏浚運河的工程,例如在一三八二年於清化和義安省興修水利,一三九〇年在田杜興建運河工程等;另外,每年還會定期對紅河、太平江、馬江、朱江等河川進行堤防建設。

朝廷官員們肩負著維修堤防的責任,當農忙時節結束後,他們就會開始視察各地堤防的狀況,並監督當地的維修工程。一三一五年八月,當水上升到危險水位時,陳明宗甚至還親自主持堤防的修建工程。當時,朝廷裡有一位朝臣反對皇帝的作法,他對明宗說:「希望皇上不要做這種事,帝王要顯示出威儀,不應該插手去處理這些瑣碎的事情。」但其他朝臣則回應:「當國家遭遇大洪水或旱災時,帝王理應採取必要的措施。因此,此刻不正是陛下展現威望的時候嗎?」上面這則故事反映出水利建設對「李、陳時代」的政權來說,是何等重要的大事。

(本文節錄自:第二章「越南獨立和國家體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