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少創多: 我們如何用更少的資源創造更多產出?
以少創多: 我們如何用更少的資源創造更多產出?
以少創多: 我們如何用更少的資源創造更多產出?

以少創多: 我們如何用更少的資源創造更多產出?

定價 $117.00 售價 $167.00 單價
作者  : 安德魯‧麥克費 Andrew McAfee
譯者  : 李芳齡
出版社 : 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 2020-07-31

 


分享產品


《以少創多》帶你打破對「資本主義」的印象
21世紀最鼓舞人心的趨勢洞見
資本主義不是環境保護的敵人,而是朋友
我們正進入經濟成長與改善環境並存的世界
 
★全球暢銷書《第二次機器時代》、《機器,平台,群眾》作者最新力作★
 
  我們都有一個根深柢固的觀念:伴隨著經濟成長,必定會消耗更多資源。然而麥克費發現兩者之間的關係正逐漸脫鉤。證據是自1970年代起,美國人口與經濟正向成長,但使用的資源逐年減少。此外,美國的空氣與水汙染逐漸降低,溫室效應氣體排放量減少,瀕臨危機的動物數量再度增加。這些現象不只發生於美國,其他國家也有同樣正面的轉變。
 
  為什麼會有這種轉變?為什麼在經濟成長的同時,我們的環境汙染更少?耗費的資源更少?
 
  麥克費認為,一切都是「樂觀四騎士」在世界上馳騁的結果:
 
  ●資本主義:為了降低成本、追求利潤最大化,促使我們使用的資源更少,而且尋找更多資源
  ●技術進步:促使我們在使用資源上進行減量、替代、蒸發與優化
  ●公眾意識:因為大家注意到對環境的負面影響,會想採取對地球更好的措施
  ●回應民意的政府:政府官員看到大家關注環境汙染,因而回應民意,設下有效的限制來減少汙染
 
  只要我們持續讓樂觀四騎士多做他們正在做的事,就能帶來更富足繁榮且更環保的未來,我們也才能獲得更富足而健康的生活,繼續生活在更健全的地球上。

 

■作者簡介

安德魯‧麥克費 Andrew McAfee
麻省理工學院數位經濟研究中心共同主任,麻省理工學院史隆管理學院首席研究科學家,專長於研究資訊科技對經濟、商界與企業的影響,以及電腦化如何影響競爭、社會、經濟及勞動市場。
麥克費自哈佛大學取得電機工程學士學位、管理碩士學位、商管博士學位,同時也自麻省理工學院取得兩個學士學位及兩個碩士學位,曾任教哈佛商學院。
著作包括《企業2.0》(Enterprise 2.0),以及與布林優夫森合著的《與機器競賽》(Race Against the Machine)、《第二次機器時代》(The Second Machine Age and Machine)、《機器,平台,群眾》(Machine, Platform, Crowd)。另有論述常見於《哈佛商業評論》、《經濟學人》、《富比士》、《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等,獲評為數位趨勢頂尖思想家之列。

■譯者簡介

李芳齡
譯作超過百本,包括近期出版的《專案管理革命》、《心態致勝》、《Uber與Airbnb憑什麼翻轉世界》、《金錢心理學》、《區塊鏈革命》、《中國模式》、《複利效應》。

 

作者:安德魯‧麥克費 Andrew McAfee
譯者:李芳齡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20-07-31
ISBN:9789865535377
頁數:384
規格:14.8 x 21 cm
 

安德魯.麥克費又寫出傑作。配合他先前的著作,本書將幫助我們以意義深遠的方式探索社會的未來。
──哈佛商學院教授,克雷頓.克里斯汀生(Clayton Christensen)

我向來相信,技術進步與創業精神將為我們帶來更美好的生活,安德魯.麥克費在本書中剖析這些力量如何也幫助我們把地球變得更好,而不是剝蝕摧殘它。任何想幫助創造一個既永續、又富足的未來的人,都應該閱讀此書。
──LinkedIn 創辦人 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閃電擴張》(Blitzscaling)合著者

這本樂觀、人文精神的著作分析一個非常重要、但沒有獲得足夠關注的大趨勢:我們經濟的去物質化。在這有太多令人憂心之事的世界,安德魯.麥克費的樂觀分析很受歡迎。閱讀本書,將使那些對未來憂心忡忡的人減輕害怕,提高希望。
──勞倫斯.桑默斯(Lawrence H. Summers),前美國財政部長,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

安德魯.麥克費在本書中提出一個頗具說服力的藍圖,闡釋我們如何使用更少的自然資源來供應人類生活所需,改善人類境況及大自然狀態。
──Salesforce 董事長暨共同執行長,馬克.貝尼奧夫(Marc Benioff)

安德魯.麥克費在本書中明確闡釋為何環保主義需要更多的技術進步和資本主義,而非更少。我們的現代技術實際上已經使得我們的消費去物質化,以更少的物質投入要素,創造更大的人類福祉。這是迫切需要且具有洞察力的觀點,向我們展示如何擁有科技大餅,同時也能吃得到。
──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網景公司(Netscape)及安德森賀羅維茲創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共同創辦人

這是一本必讀之作,既及時,又令人耳目一新!在充斥著氣候變遷浩劫無法阻止的聲音當中,麥克費提供一個迫切需要的細膩觀點:政府及社會做對了什麼。他也極具說服力的論證,我們已經做出值得讚揚的進步。這本書不是要我們志得意滿,而是要我們有見地的認知到我們已經成功的地方,並提出一條務實的前進途徑,讓我們在自然資源的使用上更有效率。這是一本難能可貴的傑作!
──丹碧莎.莫尤(Dambisa Moyo),《當中國買下全世界》(Winner Take All)等書作者

安德魯.麥克費的這本新著探討現今世界迫切需要的東西:定義一個用以解決全球重大挑戰的架構。他的提議以周詳的世界情況分析為根據,並結合令人耳目一新的積極樂觀態度。
──世界經濟論壇創辦人暨常務主席,克勞斯.史瓦布(Klaus Schwab) 

各界推薦

前言:請聽我說
第一章 馬爾薩斯的預言
第二章 工業時代
第三章 犯下的大錯
第四章 世界地球日的論辯
第五章 令人驚奇的去物質化
第六章 CRIB策略
第七章 資本主義與技術進步
第八章 略談資本主義
第九章 公眾意識與回應民意的政府
第十章 四騎士奔馳全球
第十一章 人類與大自然境況顯著進步
第十二章 集中化的力量
第十三章 社會資本衰減
第十四章 展望未來
第十五章 如何改進
結論:我們的下一個星球
致謝
注釋 

文/賴虹伶(天下文化編輯)

世界正在變好,而我們可以讓它更好

  現在許多人在購買電器產品時,考量的不只是性能和價格,還包括是否節能與得到環保標章認證;Google自2017年起要求全球各地所有營運資料中心及辦公室,百分之百使用再生能源;蘋果公司也不落人後,偕同供應鏈上所有合作廠商改採行較環保的產品製程,同時展開保育紅樹林的行動……

  在這個世界上,小至個人、大至科技公司,都已經意識到環境的變化不僅危及北極熊的生存,也使人類的生活更加險峻。為了避免地球走向電影曾描繪 (或預言)的末日景象,人人透過自身或團體組織發揮正向影響力,這種「公眾意識」的展現,正是紐約時報暢銷專欄作家麥克費認為,地球環境可以愈來愈好的重要原因。

  我們總是以為世界人口按照目前的趨勢持續增加,我們會因為愈來愈多的消費而加劇地球資源的枯竭。然而麥克費在新作《以少創多》提出反直覺的立論:我們可以用更少的資源,創造更多產出、以及更繁榮的未來。幫助我們抵達這個境界的最大功臣,除了前述的公眾意識,還有資本主義、技術進步與回應民意的政府,四者合稱「樂觀四騎士」。

  怎麼說呢?

  麥克費認為由於資本主義和技術進步,促使人們用更少的成本和資源,來做出更有效能的產品。最好的例子就是我們現在人手一支的智慧型手機,它收容了計算機、鬧鐘、相機、收音機等許許多多電子產品的功能,卻不再需要這些產品本來要花用的所有材料,大大減少了資源的浪費。

  但只有這些還不夠,我們必須要有公眾意識和回應民意的政府,讓群眾與主政者攜手為地球作出保護措施。就連專制國家都曾因應人民要求,強制燃煤發電廠減少廢氣排放量以達到減少空汙的目的;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們,對於環境皆應採取更積極正向的行動。

  《以少創多》中提出的樂觀論述與種種鼓舞人心的數據證明,並不是要我們自滿於現況,即便不必擔心資源不足,我們還有許多要共同面對與解決的問題,包括全球暖化、物種消失等,皆有賴眾人齊心來努力。

  為了讓人類生活得更好,同時也讓地球更美好,麥克費提醒我們,必須保持開放的心態,屏除成見去認識世界真實的樣貌,如此才可獲得最佳資訊來指引我們的行動與決策。這是一條漫長的路,但不是沒有方向的迷途,期許我們在「樂觀四騎士」的陪伴下,共同走向更好的未來。

 

 

第七章 資本主義與技術進步

 如果第一屆世界地球日後發生在美國經濟的去物質化並非CRIB策略所促成,那究竟是什麼促成的呢?我們如何達到用更少的資源創造更多產出的情況呢?我認為有四股主要力量,把它們分成兩組來思考與探討更有助於了解,本章探討第一組力量,第九章將探討第二組力量。

  驅動去物質化的第一組力量是資本主義和技術進步。這種說法很多人會很訝異,但這有很好的理由,畢竟,就是資本主義與技術進步的結合,導致整個工業時代的資源消耗量大增。如第三章所述,威廉.傑文斯和阿佛列德.馬歇爾的思想指出這個讓人苦惱的結論:資本主義和技術進步總是促使我們使用更多資源來創造更多產出:產生更多的經濟成長,但也耗用更多資源。

  所以,究竟發生什麼改變?為何資本主義和技術進步使我們現在能夠使用更少的資源創造更多產出?為了回答這些重要的疑問,我們先看看一些近期去物質化的例子。

農場生產力提高
  長久以來,美國一直是個農業強國。1982年,在歷經超過10年的穩定擴張(這樣的擴張有部分是因為穀物價格持續上漲),美國的農田總面積達到近3.8億英畝。

  但在接下來10年,這些增加的農田面積幾乎全部反轉,太多農田被農夫放棄而回歸大自然,以至於到了1992年,美國農田總面積幾乎回到25年前的數量。有幾個原因導致這樣的減少,包括穀物價格下跌、嚴重的經濟衰退、農民負債累累,與國際競爭加劇。

  不過,最後一個原因是,同樣的農田面積、數量相同的肥料及農藥,以及數量相同的水能夠產出更多的玉米、小麥、大豆,以及其他作物。如第五章所述,美國農業的物質生產力在近幾十年大幅提升,1982年至2015年間,有相當於整個華盛頓州面積(約4500英畝)的農田回歸大自然。同個時期,鉀、磷酸鹽及氮(三種主要肥料)的絕對使用量全都減少。在此同時,美國的穀物總產量卻增加超過35%。
  這樣的發展固然驚人,但與美國乳牛的生產力提升相比,那可就小巫見大巫了。1950年時,美國的2200萬頭乳牛產出1170億磅牛奶;2015年時,美國的900萬乳牛產出2090億磅牛奶。這段期間,平均每頭乳牛的生產力提高超過330%。

罐子變輕薄
  錫罐其實是鐵鍍了一層錫,以提升防腐蝕功能。人們自十九世紀開始使用錫罐來儲存食物,自1930年代起,錫罐也被用來裝啤酒及清涼飲料。

  酷爾斯啤酒公司(Coors)在1959年率先使用鋁製啤酒罐,鋁比鐵更輕、防腐蝕功能更好,5年後,皇冠可樂(RoyalCrown Cola)跟進推出鋁罐裝汽水。人類與地球關係研究學者瓦克雷夫.史密爾就描述:「10年後,鐵罐已經開始步入歷史,自1994年起,已經沒有鐵罐裝啤酒了,自1996年起,也沒有鐵罐裝的清涼飲料了⋯⋯最早的鋁罐約85克,相當重;到了1972年,兩片罐(two-piece can)的重量降低至不到21克,1988年時減輕至不到16 克,10年後,鋁罐的平均重量約為13.6克,到了2011 年再減輕至12.75 克。」

  製造商減輕重量的方法是把鋁罐的殼打得更薄,用一張金屬片拉伸出一體的罐身及罐底,這樣就只需要一個相對較重的接縫(罐蓋和一體的罐身與罐底相接縫)。史密爾指出,若2010年使用的所有飲料罐重量都跟1980年時相同的話,需要多使用58萬噸的鋁。鋁罐可以持續變得更輕薄,2012年,飲料及食品容器製造商波爾公司(Ball Corporation)在歐洲市場推出一種容量比美國標準少7.5%的330毫升鋁罐,但這個鋁罐重量僅9.5克,比之前的鋁罐輕25%。

小型電子設備不見了
  紐約州水牛城作家、已退休的電台新聞工作者史帝夫.齊宏(Steve Cichon)在2014年用3美元買下一大疊1991年頭幾個月的《水牛城新聞報》(Buffalo News)舊報紙,1991 年2月16日星期六那份報紙的背頁有電子產品連鎖零售店睿俠(Radio Shack)刊登的一幅廣告。齊宏從這個廣告中獲得一個驚人洞察:「這份廣告中有15種小型電子設備類商品⋯⋯15種中有13種現在一直在你的口袋裡。」

  這些「小型電子設備類商品」已經消失而融入齊宏口袋裡的iPhone中,包括:計算機、攝影機、鬧鐘收音機、行動電話、錄音機等等。雖然這幅廣告裡並沒有包含羅盤、相機、氣壓計、高度計、加速儀或全球定位系統設備,但這些商品也全都消失而融入iPhone及其他智慧型手機裡頭。無數的地圖集和光碟也被裝進智慧型手機裡了。

iPhone的成功完全出乎意料之外,2007年11 月的《富比士》(Forbes)雜誌封面故事吹捧芬蘭手機製造商諾基亞(Nokia)在全球已經有超過10億的顧客,並問:「有誰能趕上這個手機之王呢?」

  但是,蘋果在2007 年6月推出iPhone後的10年內就賣出超過10億支,並成為史上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諾基亞在2013年以72億美元把行動電話事業賣給微軟,這筆買賣成交的當時,諾基亞的執行長史蒂芬.埃洛普(Stephen Elop)說,這是為了取得「更大的結合力量,為消費者提供重大突破」。

  不過這個策略顯然沒能成功。微軟在2016年5月以3.5 億美元把剩餘的諾基亞行動電話事業及品牌賣給臺灣富士康集團旗下子公司富智康集團(FIH Mobile Limited)。睿俠在2015年申請破產,2017年再次申請破產。


怎麼回事?
  去物質化的例子很多,我在本章選擇這些例子,是因為它們顯示出商業、經濟、創新及我們對地球的影響交會之下的一些基本原理。這些基本原理如下。

我們總是想要更多,但我們不想持續不斷使用更多資源

  阿佛列德.馬歇爾說的對,但威廉.傑文斯錯了。我們的需求及欲望持續增加,顯然無窮無盡,因此,我們的經濟也持續成長,但我們使用的地球資源數量並沒有持續不斷的增加。

  我們想要更多飲料選擇,但我們不想持續不斷的使用更多鋁來製造飲料罐。我們想要通訊、電腦運算與聽音樂,但我們不想要一大堆小型電子設備,擁有一支智慧型手機我們就很滿意了。伴隨人口成長,我們需要更多食物,但我們不想消費更多肥料或使用更多土地來種植作物。

  傑文斯當年提出的論述並沒有錯,縱使蒸汽引擎變得更有效率,我們對煤炭的需求仍然持續增加。換言之,他說的沒錯,1860年代時,燃煤發電的需求價格彈性大於1,但他說這種情形是永久性的,這個結論錯了。基於幾個理由,需求價格彈性可能會隨時間改變,其中最根本的理由是技術改變,煤炭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當壓裂法使天然氣變得更便宜後,美國的煤炭總需求量顯著下滑,縱使煤炭價格下跌,也阻擋不了這種下滑的趨勢。

  在創新及新技術的幫助下,美國及其他富裕國家的經濟成長(人們在所有欲望和需求上的消費支出成長)已經和資源消耗量脫鉤,這是新近的發展,也是重要且影響深遠的發展。

使用資源得花錢,在市場上競爭的公司會想盡辦法降低或去除成本

  傑文斯的錯誤根源很簡單:使用資源得花錢,他當然知道這點,但他認知不足的一點是,在市場上競爭的公司有多麼想要減少在資源上的支出(或其他支出),藉此多擠出一點利潤,畢竟,多省一分錢就是多賺一分錢。

  壟斷廠商可以把成本轉嫁給消費者,但有很多競爭對手的公司無法這麼做。因此,相互競爭的美國農夫(他們也愈來愈面臨其他國家的強大競爭者)急切想要降低在土地、水與肥料上的支出;啤酒及汽水公司想降低在鋁上的支出;稀土金屬價格開始飆漲時,磁鐵及高科技設備製造商就想盡辦法要甩掉它們;美國在1980年通過「史塔格斯鐵路法」(Staggers Act),廢除政府對貨運鐵路公司的補貼,迫使它們競爭及降低成本,使它們更急切的避免昂貴的車廂閒置。無數例子一再顯示,競爭驅動了去物質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