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獨裁:二十一世紀的中國

完美的獨裁:二十一世紀的中國

定價 $133.00 $0.00 單價
作者  : 斯坦.林根
譯者  : 薛青詩
出版社 : 左岸文化
出版日期: 2017/02/22

 


分享產品

中國的政治體系跟所有人想的都不一樣,也從來不曾出現在人類歷史上。
這本書就是要向讀者解釋這個體系如何運作以及未來會如何發展。


作者認為,中國的政府體系在習近平的領導下,已經轉變為一個比後鄧小平時代更為嚴峻也更為意識形態導向的政權。中國在經濟上不再那麼強勢,但在政治上卻更加獨裁,遠遠超乎這個世界的想像。

透過分析習近平治下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貪腐、黨國機器、共產黨勢力、壓迫機制、稅收與公共服務、國家社會關係,本書不僅豐富了中國研究的內涵,也擴大了政治經濟學、比較政治、發展與福利國家研究的領域。 

作者簡介

斯坦.林根(Stein Ringen)


  挪威學者,奧斯陸大學政治學博士,曾任職於司法部與統計部門。1990年代獲英國牛津大學延攬,擔任社會學與社會政策教授,現為牛津格林坦普頓學院名譽教授。著有《公民、家庭與改革》、《政治的可能性》、《民主的目的何在》、《布朗首相的經濟後果》、《群魔的國度:民主的領導與服從的問題》等。

譯者簡介

薛青詩


  牛津大學訪問學者,來自中國。 

作者:斯坦.林根
譯者:薛青詩
出版社:左岸文化
出版日期:2017/02/22
ISBN:9789865727482
頁數:384
規格:15 x 21 x 1.92 cm
 

「一本探問中國未來的上乘之作。作者以積極說服的態度,針對關鍵數據進行比較與理論上的分析。關於中國共產黨的獨裁體制如何運作的最佳導讀。」
──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校區/Edward Friedman
 
「中國之外,不乏有學者與權威人士會說,中國的獨裁體制是為了更大的善。而斯坦.林根這本及時的著作,則有系統地把這項宣稱的每個部分給一一摧毀。」
──香港大學/馮克(Frank Dikötter)
 
「斯坦.林根告訴我們,中國的國家體制如何運用恐懼與物質誘因,來構建一個史上最大規模也最具複雜性的「管控專制」。這個獨裁體制既完美又殘暴、毀滅與浪費。作者對這個主題有如百科全書式的理解,建立在他充分地掌握了相關的研究;全書的表達清晰、嚴肅、不向任何人低頭。是一本理想的教科書。」
──加州大學河濱分校/林培瑞(Perry Link)
 
「關於中國黨國體制的一項新詮釋,充分顯示一位比較理論學者看待中國體系時的優點。」
──哈佛大學/托尼.塞奇(Tony Saich)
 
「中國是一個複雜的國家,各家都有對其政治體系的合理詮釋。林根教授的詮釋和我的不同,但中國觀察者有必要讀一讀他這本引人深思並小心論證的作品。如果目前緊縮的趨勢惡化了,那麼比較不悲觀的分析者就要承認林根的分析可能是先見之明。」
──北京清華大學/貝淡寧(Daniel A. Bell)
 
「具有啟發性且清晰有力。斯坦.林根的著作是一本了解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政治、經濟、意識形態與社會控制,以及如何進行調適與面對挑戰的必讀作品。」
──哈佛法學院、紐約大學/滕彪

「斯坦.林根以其政治科學家的洞見,在尖銳的分析中針對中國國家提出有力的檢視,並得到某些人會視為爭議的強烈結論。本書具備學術性、客觀性,又免於意識形態的偏頗與圈內人的成見。無論最終是要挑戰他或擁抱他的發現,都應該先閱讀本書。」
──諾丁罕大學/宋麗娜 


導言:一個好的政權?
 
第一章 領導人
第二章 他們說什麼?
第三章 他們做什麼?
第四章 他們生產什麼?
第五章 他們是誰?
 
跋:一個更好的政權?
 
注釋
參考書目
譯名對照  

【摘文】

導言:一個好的政權?



語言大師喬治.歐威爾在西班牙內戰時期是共和派的志願軍,當他回顧這段歷史時他說,在他看來,真正重要的價值是「為人民服務」。而我在本書的問題則是,歷經改革的中國政權(state)是否有在為人民服務。這個政權應該如此,因為它稱自己是人民共和國,它的領導人也誇口說他們是為人民服務。但這個國家真的是人民共和國嗎?這些領導人真的有在為人民服務嗎?

中國的政權正在成為一個具有自己特色的好政權這件事並非不可能。許多外界的觀察家也逐漸接受了這個觀點。不過,這個政權的國內追隨者並不天真。他們也知道這個政權的瑕疵,但他們會爭辯說它要處理各種難題,更何況人民的處境已有好轉。他們會拿中國與另一個亞洲大國印度相比,印度雖然民主,但治理不善,民眾為此受苦。

我將把下面這句話視為一項嚴肅的主張:中國模式是如此特殊,特殊到它確實是為人民服務的一種方式。隨著新的領導人在二○一二年上任,人民共和國進入了歷史發展的新階段。前一個階段,即鄧小平及其追隨者的階段,有可能是中國這座大廈進行整修的過渡期;而新階段,即習近平的階段,則是要在那個整修的基礎上為中國人民的福祉而努力。

如果說他們是在為人民服務,那他們也是按自己的方式做。他們的制度有「中國特色」。當他們聲稱自己是民主的,或是市場經濟的,或是法治的體制時,他們都會加上一個「中國特色」。中國的體制與其他任何現在的或歷史上的體制都不同。它需要按它自己的標準來加以理解,比如,它不是一個奇蹟般倖存下來的蘇維埃政權,它也不是一個新加入的資本主義國家。外界對於中國有一種根深柢固的誤解,即隨著經濟上的增長,中國也將在社會上、政治上變得「正常」;這是從西方的、資本主義的、民主的制高點來看,也就是說,中國會變得更像我們。但是,中國不會像我們,中國也沒有變「正常」,無論是現在還是將來,中國一直都會迥然不同。尤其在新的領導之下,治理的實質及形式都已經從根本上被改變了,中國現在甚至與先前經過改革的自己大不相同。

中國是一個由北京的統治者聲稱擁有領土控制權的國家(country)和帝國。這個帝國擁有龐大的、非漢人居住的土地,諸如西藏、新疆及部分蒙古(雖然「漢人」與「非漢人」的稱謂含糊不清)。這個國家(country),在某種意義上,是一個包含在一組邊界之內的帝國。這個民族(nation)的歷史悠久,對自身的偉大有著很強的認知。治理中國永遠是一項國家(national)工程,事關中華民族(nation)的偉大。

今天的中國接近於帝國時代曾有過的規模。十八世紀的大清帝國自稱有更多的領土,包括蒙古全部、沿著哈薩克及俄國南部東部的一長串疆域,而朝鮮和越南是藩邦。現在的中央控制可能比以往更強大,但還是一貫地脆弱。北京的力量可能足以把國家(country)兜攏在一起,但是遠不足以指揮各省的發展。這個國家既廣袤又分歧,無論從發展、經濟、傳統、文化、語言、民族、宗教及許多其他方面來看,每個地區都和其他地區相差甚大。

這是一個在世界上崛起的力量:巨大的、官僚主義的、經濟突飛猛進的、有自信的、備受讚頌也令人畏懼的。它歸根究柢是一個由國家機器(state)所領導的國家(country),這個國家(country)就像它強大的國家機器(state)那樣強大。那麼,這個國家機器(state)是如何領導這個國家(country),還有從何下手呢?

要認識一個國家(state)──屬於哪一類,會做什麼事──我們有必要解剖其領導人說了什麼,政府機器如何建構起來、如何運作,以及會產出什麼。所有的政權都必須向民眾、向全世界展示自己,並解釋和合理化為什麼他們可以擁有權力。要在國內得到順從、在國外受到尊重,他們需要建立一段敘事(narrative),來幫助他們贏得順從與尊重。那麼,一個有效的政權必須擁有能力去行動。它必須擁有一架機器,通過它,意圖能夠轉化成行動。他們如何能有決心去做,部分由其所掌控的管理機構的形態所決定。但是,由於領導人在能夠運用其官僚集團的優劣上有差別,我們要等到看見一個政權的意圖及行動如何運作下去,並在其民眾中、社會上及世界上產生後果,才能最終認識該國家(state)。

中國將絕對不是一個美麗的烏托邦,但由於中國的歷史及當代的複雜性,它在自己的大背景下,可以使自己朝著成為盡可能仁慈的一個專制的路上前進。它可以把自身鍛造成這樣一個政權,即對中國人民來說是進步的,又在中國歷史的此時,是他們現實地所能有的最好的一個政權。

在考慮這個問題之時,第二個問題湧現出來——意識形態的問題。從偉大的現代化改革家鄧小平以來,中國的領導人一直被視為實用主義地工作著,不再背意識形態的包袱。但是,當我努力深入到這個國家內部,這個問題自己橫在我的面前:它是否可能看起來是務實的,但仍是講意識形態的。在毛澤東時代,它是個意識形態之國。現在,它放棄了意識形態了嗎?或是它以非毛主義的標準,正在把自己鑄造成一個新的意識形態國?正如中國若不作為一個黨國(party-state)來看,中國這個國家(state)就無法理解一樣,黨國若不把意識形態包括進來,也就不可能對黨國有好的理解。

兩個問題相互對立。中國會偏向哪個道路?是朝向一個永久務實之國,或是朝向一個意識形態之國、舊瓶裝新酒而已?

兩種觀點之間的激烈競爭,將是下面討論的基礎,一直到最後,並超越終點。

關於經濟增長與腐敗
 
■經濟增長

毫無疑問,中國經濟在一個時期增長很快,但那是在早期和容易的起飛階段。對一個從破壞中重新起步的經濟體來說,總是會有增長的,除非遭到新的破壞。對於中國經濟來說更是如此,因為到目前為止,它的背後一直有順風推著走:大量的廉價勞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但是,我們不知道經濟增長得有多強,或到了何等規模。官方統計數字不可靠,部分是因為地方當局偽造資料以求政績。各省的官方GDP加在一起,要比全國GDP高十%。不同政府部門及各省的統計數字互不相符。全國的GDP數字有兩套官方標準,稍微有些差別,一套以「生產法」來衡量,一套以「支出法」來衡量。中國可能已經成長為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但即使官方數字是真的,以占全球二十%的人口來說,中國的GDP仍僅占全球GDP的約十%。就算中國真的已經超過了美國,成為世界第一的經濟體,按人均計算,中國的全國人均收入最多也只是美國人均的六分之一。

強增長現在結束了,並開始(正確地)進入一個相對短暫的恢復期。增長正在慢下來,且將繼續減慢。人口不再增長,增長的是年齡。全國的出生率是每位婦女一.六或一.七個孩子,在城市低於一, 在大城市低至○.七或更少。十五年後,中國人口的組成是,六十歲及以上將從十四%增到二十五%。正當中國經濟需要依賴人力資本時,人力資本的儲存庫卻開始緊縮。

衡量中國經濟明顯不易,而且有很多理由可以解釋為什麼統計數字如此搖擺不定,倒不一定都是搞陰謀。雖然關於中國經濟的規模及增長的官方數據通常都會被國際機構所接受,並得到國際媒體及中國模式的崇拜者不加批判地轉述,但經濟學家們都知道,這些數據就只有參考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