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幅畫,還可以看這裡

這幅畫,還可以看這裡

定價 $107.00 $0.00 單價
作者  : 宮下規久朗 
譯者  : 楊明綺
出版社 : 新經典文化 
出版日期: 2016/11/30

 


分享產品

2015年熱銷書籍《這幅畫,原來要看這裡》好評續集

繪畫的秘密就藏在細節裡!

 ★日本神戶大學教授口碑專欄集結成書

★國高中美術老師課堂推薦閱讀

★超過260幅東西方繪畫一次收錄

  誰說沒有美術背景的一般人,欣賞畫展時只能不懂裝懂、外行看看熱鬧,對繪畫的認識僅停留在「知道」或「看過了」?建築大師密斯凡德羅曾說:「上帝就在細節裡。」繪畫背後的秘密也在細節裡。

  〈藝術家與妻子的自畫像〉堪稱史上第一幅自畫像,但賞畫一大關鍵不在畫面構圖、人物細節,而是兩隻不起眼的蒼蠅?「櫻桃」是天國的果實,卻也暗喻性愛?可愛的「松鼠」竟同時象徵預知與遲鈍?無論東西古今,這些物件就像畫中的一句開門暗號、一道解謎線索,埋藏在不起眼的角落裡,只消解讀它,就能一窺全貌。

 

◎暢銷好評續作──這幅畫,還可以看這裡!

  在參觀展覽時,從未受過美術訓練的一般大眾難免會有無所適從的失落感,日本神戶大學藝術史教授宮下規久朗有感於此,先後在《東京新聞》、《中日新聞》、筑摩WEB中開闢專欄,從具象、常見的動植物和物件著手,深入解析東西方共400幅多畫作,帶領讀者以實用有趣的方式領略賞畫之樂。專欄集結成《這幅畫,原來要看這裡》出版後,旋即獲得好評迴響,如今進一步解析更多生活物件,羅列200餘幅全彩作品,以及一般藝術鑑賞書較容易忽略的東方繪畫,大聲宣告:這幅畫,還可以看這裡!

 50道關鍵線索,揭開細節裡的藝術史

  在所有藝術範疇中,經常反覆出現且顯著的元素、旨趣或中心思想,稱之為「母題」,它可以是動物、植物、器物,或任何出現在畫中的具體形象,如:硬幣、骰子、貝殼等等;它不會是畫中最醒目的主角,卻是解讀畫中奧秘的關鍵之鑰。

  波提且利筆下的〈維那斯的誕生〉為什麼一定得有貝殼?抱著獨角獸的少女又暗喻著什麼?不依循歷史脈絡,不強記生硬技法,也無須知識背景,本書依「動植物」、「器物」、「天候」等類別區分50個「母題」,帶領讀者抽絲剝繭,細細領略每幅畫背後的真實意涵,即使是沒有美術知識的一般人,也能快速具備專業視野,拋開知識缺乏的困頓,像行家一樣看懂世界名畫。

 ◎國內藝術史學者【專業審訂】

    謝佳娟 | 牛津大學藝術史博士、國立中央大學藝術學研究所副教授
◎藝術界知名人士【共同推薦】

    黃國珍 | 品學堂創辦人

    蕭宗煌 | 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

◎本書特色

【更多名畫線索】精選50個常見「母題」,提供鑑賞的嶄新視野

【全彩畫作收錄】收錄超過260幅經典畫作,快速累積鑑賞實力

【東方繪畫解析】除西洋名家外,更廣泛收錄東方作品,均衡不偏廢

【最適合初學者】不需要美術知識,零基礎也能讀懂的鑑賞入門書

 

作者簡介

宮下規久朗


  1963年生於名古屋。東京大學文學碩士,藝術史家,神戶大學人文學科教授。以《卡拉瓦喬:靈性與觀點》獲三得利文藝獎。另著有《飲食西洋美術史》、《安迪沃荷的藝術》、《欲望的美術史》、《巡禮卡拉瓦喬》、《刺青與裸體的藝術史》、《維梅爾的光與拉圖爾的火焰》、《瞭解世界名畫》(以上書名皆為暫譯)等多本著作。

審訂者簡介

謝佳娟


  英國牛津大學藝術史博士,現任國立中央大學藝術學研究所副教授,專長為近現代歐洲藝術史、收藏與展示文化。

譯者簡介

楊明綺


  東吳大學日文系畢業,赴日本上智大學新聞學研究所進修,目前專事翻譯。代表譯作有《這幅畫,原來要看這裡》、《接受不完美的勇氣》、《超譯尼采》、《孤獨的價值》、《說真話的勇氣》等。 

作者:宮下規久朗 
譯者:楊明綺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 
出版日期:2016/11/30
ISBN:9789865824686
頁數:272
規格:14.8 x 21 x 1.36 cm
 

◎讀者好評推薦

l   「許多到美術館看展覽的人,都是像我這種缺乏美術知識的素人,對於藝術鑑賞,充其量只是看過、知道某幅畫而已吧!但只要讀過這本書,就能用與以往不同的眼光欣賞繪畫。」

l   「對美術、西洋史、基督教不甚熟悉的讀者也能充分理解,是非常棒的美術入門書!」

l   「除了哥雅、維拉斯奎茲、林布蘭、波提且利等美術巨匠外,也介紹了在日本鮮為人知的名畫,令人欣喜。喜歡美術的人若有一本在手,就能長時間品味的好書。」

l   「本書不是那種書店裡隨處可見、千篇一律的美術指南書。若你對內容彷彿網路就能輕易取得、附錄圖片也大同小異的書感到厭倦,我強烈推薦。這是一本放在手邊,隨時想到就能反覆閱讀的好書。」

l   「一般美術館的講解都很正式,但大多數人卻不精通歷史,也沒有相應的美感,因此在欣賞繪畫時,常會陷入該怎麼辦才好的狀態。這本書提供了新的視野,透過『母題』這個觀點詮釋高雅、難以理解的繪畫,即使是我這種沒有藝術涵養的人,也能像解謎一樣愉快地欣賞。」

「將繪畫中出現的象徵意涵做了個總整理,是很方便的一本書。作為一本繪畫的入門書,我非常推薦。書中收錄的畫作也印刷得很漂亮。」 

 

蒼蠅/蜜蜂/蝗蟲/蜘蛛/大象/熊/犀牛/鯨魚/麒麟/獨角獸/狼/狐狸/野豬/鹿/松鼠/天鵝/鸚鵡/青蛙/烏龜/蝦/貝類/蔬菜/櫻桃/橄欖/棕櫚/櫻花/松樹/小提琴/鋼琴/盔甲/傘/旗幟/鐮刀/扇子/硬幣/骰子/紙牌/眼鏡/泡泡/菸草/雲/彗星/泉水/雨/雪/浪/風/影子/坡道/眼淚
後記
參考書目 

松鼠──象徵勤勉與貪婪



  松鼠雖然長得像老鼠,但那有著蓬鬆尾巴的可愛模樣惹人憐愛。松鼠過去在北美洲不但是食材,毛皮也被製成物品,而且總是動個不停的牠們也同時象徵勤勉和貪婪。此外,古羅馬學者認為松鼠有預知暴風雨將至的能力。



  德國肖像畫名家小霍爾班(Hans Holbein the Younger)描繪抱著松鼠的女人肖像,女人身後有一隻歐掠鳥,應該是暗示女人的名字或章紋。



  與小霍爾班同時代的義大利畫家羅倫佐.洛托也擅長肖像畫,而且經常以畫來暗示模特兒的個性和人生,他的作品〈夫婦肖像〉(Husband And Wife)就是一例。抱著白色小狗的妻子伸手搭著丈夫的肩,丈夫的左手拿著紙片,右手指著蜷縮在桌上的松鼠,強風吹拂著窗外的樹木,暴風雨表示逆境。雖然可以解釋成畫家用松鼠象徵勤勉和先見之明,狗兒代表忠貞和節操、地毯代表富裕與高尚,種種美德足以克服這對夫婦遭遇的人生困境,但近年來藝術史學家卻提出不同見解。



  有個說法是畫中描繪的是已逝的妻子,是一幅丈夫悼念妻子的畫作。丈夫手上的紙片寫著「Homo Nunquam」,松鼠則是反應比較遲鈍的動物,即便外頭強風暴雨,牠還是渾然不覺地熟睡,而丈夫指著松鼠,像是在說:「人身處逆境,無法像松鼠這樣沉睡。」換言之,這幅畫描繪的是失去妻子、墜入失意谷底的男人追悼妻子的心情。妻子所處的位置高於丈夫,暗示陰陽兩隔,而且妻子面色蒼白,丈夫雙眼則像哭過般紅腫。



至於松鼠,起初有先見之明的含意,後來又有代表反應遲鈍的負面說法。順道一提,不少流傳後世的夫婦肖像畫都有一方是已逝故人,好比〈阿諾爾菲尼夫婦像〉(Portrait of Arnolfini and
His Wife
),也有認為妻子是已故之人。



  元朝有位叫松田的畫家擅長以水墨畫手法描繪松鼠,日本中世紀時曾傳入幾幅他的松鼠畫作,雖然中國完全沒有這位畫家的史料紀錄,但松田應該是元末明初活躍於浙江一帶的職業畫家。他的〈石榴松鼠圖〉描繪三隻松鼠想要吃下垂樹梢上的石榴,以纖細的墨線描繪松鼠的毛,充滿躍動感。最上方的松鼠想跳到樹枝上,樹枝上的松鼠往下移動,彷彿呈現連續動作,是以異時同圖的手法捕捉剎那動感的創新畫作。



 



*      * *



 



櫻桃──天國的果實



  櫻桃是史前時代就有的水果,在古羅馬時代被廣為栽培,因為果實甘甜,素有「天國的果實」之稱,也因為果實是紅色的而暗喻鮮血,代表耶穌基督的受難與死亡。此外,傳說聖家族前往伯利恆的途中,上帝讓花在寒冬綻放、結果實,讓他們免於挨餓之苦。



  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卡羅.克里韋利經常在聖母子圖裡畫入水果,櫻桃也頻頻出現在畫面一隅。畫中的聖母露出憂鬱的神情,暗示將來耶穌的受難。威尼斯派巨匠提香(Tiziano Vecellio)也有描繪幼兒耶穌拿櫻桃給聖母看的畫作。



  英國維多利亞王朝的畫家弗雷德里克.雷頓(Frederic Leighton)的〈母與子(櫻桃)〉(Mother and ChildCherries)),描繪少女餵躺著的母親吃櫻桃的情景,不難想像這是一幅將提香的〈櫻桃聖母〉(Madonna of the Cherries)世俗化的作品,耽美中帶有頹廢的氣息。櫻桃不但有性暗示,也有愛的意思,英文的「cherry」在英語系國家中,是暗指處女、童貞的俚語。



  十六世紀的米蘭畫家普瑞第斯(Giovanni Ambrogio de Predis)曾畫過少女捧著裝滿櫻桃的水果籃,這位畫家深受達文西的影響,所以這幅畫曾被視為達文西的作品。與其說畫中的櫻桃代表天國的果實,不如說因著少女意有所指的眼神,有暗示情色之意。



  同樣出身米蘭的卡拉瓦喬(Caravaggio)也因襲這樣的含意創作〈抱水果籃的少年〉(Boy with a Basket of Fruit)。水果籃的一端有櫻桃,露出一邊臂膀、微張著嘴的少年端出水果和自己的肉體誘惑觀者。卡拉瓦喬另一幅〈被蜥蜴咬傷的少年〉(Boy Bitten by a Lizard)中,少年被躲在代表愛的玫瑰花中的蜥蜴咬傷,暗喻愛情勢必會伴隨痛苦,畫中描繪的櫻桃也代表性愛。



  櫻桃是靜物畫的人氣母題,美國的鄧寧(Robert Spear Dunning)有一幅細膩描繪櫻桃放在草地上的麥桿帽與籠子裡的作品。相較於此,塞尚(Paul Czanne)的靜物畫則是奔放不羈的描繪櫻桃,畫中的櫻桃看起來既不鮮嫩欲滴,也不美味,因為他描繪的重點在於以梨子圖案的盤子與白布形成的對比為中心,展現形體、色彩和造型的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