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斷的天命:伊斯蘭觀點的世界史

中斷的天命:伊斯蘭觀點的世界史

定價 $195.00 售價 $217.00 單價
作者  : 塔米.安薩里
譯者  : 苑默文, 劉宜青
出版社 : 廣場出版
出版日期: 2017/03/22

 


分享產品

● 一個擁有16億信眾的宗教及其文明是如何看待人類文明的歷史?作為一位移民美國的阿富汗裔穆斯林,作者塔米‧安薩里為了讓目前在伊斯蘭世界的政治涉足很深的美國能對伊斯蘭與穆斯林多一份理解,為此以英文寫作而完整的敘述伊斯蘭的整部歷史——從伊斯蘭曆元年到伊斯蘭曆一四二一年(西元622年~西元2001年)
● 伊斯蘭教義並不抗拒民主、更不否定現代科學與工業技術,有一部份穆斯林認為現今世界最嚴重的分界線並非出現在是否現代化、是否為民主政體,而是世俗與腐敗V.S.虔誠與守潔。
● 雖然鄂圖曼在雷龐多海戰失利、1683年未能攻克維也納城,但是真正擊倒這個帝國的,不是西歐的將領軍人而是在市場買東西的西方商人。
● 20世紀上半葉除了出現納粹對猶太人的種族滅絕行動,為何在鄂圖曼帝國境內也爆發了「亞美尼亞種族大屠殺」?
● 對於伊斯蘭極端分子而言,假如他們曾經成功地把蘇聯拖垮趕出阿富汗,為何就不可能把美國勢力趕出伊斯蘭世界?
● 「哈里發」、「蘇丹」、「Jihad」、「什葉派」、「蘇非教團」、「穆斯林兄弟會」等等常見的新聞用詞、思想流派都可以在這本書中找到其意涵與源流。
● 伊斯蘭與基督教、 穆斯林與世俗主義者有無和解的可能? 

作者簡介

塔米‧安薩里(Tamim Ansary,1948-)


  塔米‧•安薩里生於阿富汗喀布爾,並且在當地接受中壆育直到移民美國奧勒岡州。他所著的回憶錄《喀布爾之西,紐約之東(West of Kabul, East of New York)》被選為舊金山2008年當年度的選書(ONE BOOK ONE CITY),另外和阿富汗地雷爆炸的遇難者法拉•阿瑪迪(Farah Ahmadi)共同寫作了紐約時報暢銷書《另一邊的天空(The Other Side of the Sky)》。塔米姆•安薩里是一些小學歷史教科書的主要作者。他每個月都會為Encarta.com網站撰寫專欄文章,並且在San Francisco Chronicle,Salon,Alternet, TomPaine.com,  Edutopia,  Parade,  L.A. Time等媒體上發表散文和評論文章。他也是舊金山作者研修會(San Francisco Writers Workshop)的主席,居於舊金山。

譯者簡介

苑默文


  苑默文畢業於北京語言大學漢語學院碩士、新疆師範大學對外漢語學士,目前為自由譯者,本身也是穆斯林。熱愛歷史與伊斯蘭藝術,喜愛行走各地探詢文明的遺跡。譯有《伊本‧巴圖塔遊記》

劉宜青

  劉宜青,台灣彰化人,因為工作旅行世界,熱愛訓詁語漢字歷史研究,現居莫斯科。 

作者:塔米.安薩里
譯者:苑默文, 劉宜青
出版社:廣場出版
出版日期:2017/03/22
ISBN:9789869408837
頁數:528
規格:15 x 21 x 2.64 cm
 

前言
第1章 中央世界
第2章 遷徙
第3章 哈里發的誕生
第4章 教派分立
第5章 伍麥亞帝國
第6章 阿巴斯時代
第7章 學者、哲學家、蘇非行者
第8章 突厥人的入侵
第9章 浩劫
第10章    重生
第11章    同時期的歐洲
第12章    從西方到東方
第13章    改革運動
第14章    工業化、立憲與民主主義
第15章    世俗現代主義的崛起
第16章    現代性的危機
第17章    潮流與逆襲
第18章    後記與致謝 

鄂圖曼帝國何以衰敗
 
鄂圖曼人和歐洲基督徒的戰爭已經進行了好幾個世紀了;他們的西方國境正是東西方的前線,摩擦就是在這裡出現的。但是在各次戰役的期間,甚至是雙方在一個地方激戰正酣的時候,在另一個地方,雙方正進行著大量的貿易往來,因為這並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戰那種形式的全面戰爭。戰爭是在一定的區域範圍內進行的。有時候雙方正在戰場上對陣,但在幾英哩之外的地方卻在正常地進行貿易。這樣的衝突的確有十字軍運動留下的意識型態上的衝突,的確有——基督教與伊斯蘭之間的衝突,但就實際層面來說,戰爭只是侷限在君主之間針對領土的職業性戰爭。總之,還是有大量基督徒和猶太人居住在鄂圖曼帝國的境內,有些人還屬於鄂圖曼軍隊,為了鄂圖曼帝國參展,這不是出於對鄂圖曼帝國的愛國熱忱,而是因為對他們來說,這只是一份工作,他們需要的是錢。這類型的戰爭自然是讓其他人得以穿梭其中,靠買賣而獲利。
   
十七世紀時,不僅僅是威尼斯人,還包括法國人、英國人、德國人、荷蘭人及其他的歐洲商人來到了穆斯林世界,他們並不是帶著錢,而是帶著槍。這些商人的到來幫助鄂圖曼帝國進入了一個緩慢卻不可逆轉的轉換進程,只是他們並不是帶著黃金,而是帶著槍械來到這裡,這些生意人導致一段緩慢卻無法逆轉的進程,將強大的鄂圖曼帝國變成被歐洲人叫作歐洲病夫(the Sick Man of Europe)的遲鈍畸形體,歐洲人有時候也更溫和——但是在某些方面卻更有優越感地稱鄂圖曼帝國為「那個東方的問題(the Eastern question)」。上述進程的發展非常的慢,然而卻如此地影響廣泛和複雜,以至於不太可能有人能在這段歷史長河中逐日審視,找出歐洲人的闖入和迅速衰落之間的聯繫。
   
在這項進程中第一件值得留意的事就是有什麼事是沒有發生的。面對外來勢力的進逼,即便鄂圖曼帝國早已奄奄一息,只是比兀鷹來吃的腐肉稍強一點點而已,鄂圖曼帝國卻還是掌握有破壞性的軍隊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