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國與國際政治: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 (1893-1952)
建國與國際政治: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 (1893-1952)
建國與國際政治: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 (1893-1952)

建國與國際政治: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 (1893-1952)

定價 $163.00 $0.00 單價
作者  : 莊嘉穎
出版社 : 季風帶文化
出版日期: 2020-12-31

 


分享產品

  ●建國與「外國勢力」有何關係?
  ●民族主義論述有關「外國勢力」與建國的部分有何盲點?
  ●於近代,主權國家如何漸成各國間的主流國家形態?
 
  近年,香港議題成為國際焦點。中國慣常的外交回應,是「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立法的問題,純屬中國內政,任何外國無權干預,而放眼世界亦無任何國家,允許自己的領土上,有人從事分裂等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 美國近年對台灣的舉動,也總會引來中國外交回應,中國官方經常指控美方「嚴重干涉中國內政」。 
 
  在中國官方論述之中,「外國勢力」會分裂國家,削弱中央政府權威,令本土無法命運自主。這與過去的民族主義論述同出一轍。 
 
  新加坡學者莊嘉穎在其著作《建國與國際政治――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1893-1952)》顛覆既有觀點。莊嘉穎指,在中國﹑印尼﹑泰國近代主權國家建構進程中,外國勢力其實也是維護國家領土完整﹑外交自主乃至主權的重要助力。有別於民族主義者之想像,國家能否順利建立主權,取決於一眾外國勢力對介入本土政治機會成本之評估。國族意識可以是國家主權確立之產物,而非成因。 
 
  於全球化時代,本土與國際政治環環相扣。《建國與國際政治――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1893-1952)》是有助反思何謂國家主權的公民讀本。

 

作者簡介
 
莊嘉穎
 
  現為新加坡國立大學政治系副教授,研究領域包括國際關係、比較政治、政治社會學。對同盟結構、政治制度轉型、爭議政治、外力介入、亞洲安全、中國外交和中美關係等課題皆有涉獵。現為Asian Survey期刊編輯會會員,曾任哈佛燕京學社訪問學人、International Studies Review期刊副編輯、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旗下Maritime Awareness Project國際諮詢委員,華盛頓東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亞洲學人、國際暨戰略研究中心(CSIS)研究員。
 
  學術著作:
  在《世界經濟與政治》、Asian Security、China Quarterly、Contemporary Southeast Asia、East Asia Forum、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International Security、Security Studies、The National Interest以及《二十世紀中國》等期刊發表。
 
  專書:
  《External Intervention and the Politics of State Formation China, Indonesia, and Thailand, 1893–1952》(劍橋大學初版社,2012年)榮獲國際研究協會(International Studies Association)國際安全研究組(International Security Studies Section)2014年度最佳書獎得獎研究著作。
 
譯者簡介
 
鄺健銘
 
  台灣季風帶文化總編輯。曾負笈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在新加坡從事研究工作。著有《港英時代:英國殖民管治術》與《雙城對倒:新加坡模式與香港未來》,合著著作包括China’s Influence and the Center-periphery: Tug of War in Hong Kong, Taiwan and Indo-Pacific(即將出版)﹑East Asia: Developments and Challenges﹑Hong Kong Under Chinese Rule: Economic Integration and Political Gridlock與《社運年代:香港抗爭政治的軌跡》。文章散見於The Diplomat、Asian Survey;香港《信報》、《明報》、《經濟日報》、《亞洲週刊》、《立場新聞》、《端傳媒》、《評台》;新加坡Channel NewsAsia、《聯合早報》;馬來西亞《當代評論》、《燧火評論》;台灣《上報》﹑《新新聞》﹑《風傳媒》、《關鍵評論網》、《故事》;中國《參差計畫¬¬》等。

 

作者:莊嘉穎
出版社:季風帶文化
出版日期:2020-12-31
ISBN:9789869745888
頁數:488
規格:14.8 x 21 x 2.44 cm
 

前言(中文版作者新序):外力角逐的影子――國族主權國家與外國勢力⊙莊嘉穎 3 
推薦序(一) 作為依變項與自變項的中國⊙吳介民 (台灣中央研究院社會所研究員) 12
推薦序(二) 打破「外力」與「自主」的假二元對立⊙孔誥烽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韋森費特政治經濟學教授) 19 
推薦序(三) 官方論述之外的「外國勢力」⊙許田波 
(美國聖母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 25 
導言 主權國家的神話――關於建國的想像與現實⊙鄺健銘 29 
《建國與國際政治》全書概念圖 35 

第一章「主權國家」的前世今生――重構建國理論 
1.1 從歷史視野看國家主權之確立 50
1.2 回顧東亞建國史 54
1.3 國家形態與主權國家 58
1.4 研究案例與時代背景 66 
1.5 結論 74 

第二章 建國、外國勢力、國家形態 
2.1 建國理論與外國勢力之角色 84
2.2 國家形態變化的三大替代理論解釋 92 
2.2.1 意識形態論 93 
2.2.2 制度承諾論 95 
2.2.3 國家鬥爭論 98 
2.3 近代中國、印尼、泰國建國的理論解釋 100 

第三章 外國勢力與近代中國之邦聯化發展(1893-1922)
3.1 外國勢力與近代中國的政治集權、領土自主、外部自治 107 
3.1.1 地方分權之源起 107
3.1.2 外國勢力之下的中國領土自主度 114 
3.1.3 近代中國的外交自主度 115
3.2 中國邦聯化的理論解釋 119
3.2.1 意識形態論――民族主義與自決 120
3.2.2 制度承諾論――中國內憂外患之影響 124 
3.2.3 國家鬥爭論――地方力量之累積 130
3.2.4 外國勢力干預與中國邦聯化 133
3.2.4.1 外國勢力與近代中國中央政府之權威 134
3.2.4.2 外國勢力與近代中國之領土自主 139 
3.2.4.3 外國勢力與近代中國之外部自治 144
3.3 結論 145

第四章 中國邦聯化(1893-1922)背後――外國勢力干預模式
4.1 英國國力與中國開放 150
4.1.1 英國版中國「門戶開放」政策 156
4.2 美國國情與在華利益 162
4.2.1 美國版中國「門戶開放」政策 167
4.3 日本在華發展目標 173
4.3.1 日本審慎對華策略 179
4.4 俄國在華之帝國經營 185
4.4.1 俄國在華領地之代理人管治模式 190
4.5 德國、法國與其他列強之對華政策 194
4.6 結論 198

第五章 外國勢力之下的中國建國歷程(1923-1952)
5.1 日本在華之帝國經營 210
5.1.1 日本鷹派的對華政策 215
5.2 英國在華力量之消逝 222
5.2.1 日漸疲軟的英國版中國「門戶開放」政策 229
5.3 美國之共享在華利益主張 235
5.3.1 美國版中國「門戶開放」政策 240
5.4 蘇聯在華角色 249
5.4.1 蘇聯排拒其他在華列強勢力之方式 253
5.5 德國之對華政策 264
5.6 法國之不積極對華政策 268
5.7 結論 270

第六章 外國勢力作為中國建國助力
6.1 從外國勢力角度看介入中國事務之高昂成本 276
6.2 中國邦聯化時期的國家形態變化 284
6.2.1 政治集權 284
6.2.2 領土自主 287
6.2.3 外部自治 289
6.3 中國邁向確立國家主權之路 290
6.3.1 政治集權 291
6.3.2 領土自主 292
6.3.3 外部自治 294
6.4 中國建國的理論解釋 296
6.4.1 意識形態論――民族主義與自決之追求 296
6.4.2 制度承諾論――農民起義 299
6.4.3 國家鬥爭論――資本與武力 302
6.5 結論 305

第七章 外國勢力與印尼建國 (1893-1952)
7.1 荷屬東印度殖民地時代(1893-1922)的外國勢力活動 310
7.1.1 外力干預之機會成本評估與行動 311
7.1.2 英國在荷屬東印度殖民地的勢力發展 315
7.1.3 日本與美國的取態 317
7.1.4 法、德、俄三國的取態 317
7.2 殖民地時代晚期的荷屬東印度殖民地政體形態 319
7.2.1 政治集權 319
7.2.2 領土自主 322
7.2.3 外部自治 323
7.3 外力干預的機會成本之增加與印尼國家主權之確立(1923-1952) 324 
7.3.2 日本對介入機會成本評估之取態變化 330
7.3.3 美國對荷屬東印度殖民地的取態 331
7.3.4 英國對荷屬東印度殖民地的取態 334
7.3.5 蘇聯對荷屬東印度殖民地的取態 336
7.4 印尼政體形態之變化 338
7.4.1 荷殖時代 338
7.4.1.1 政治集權 338
7.4.1.2 外部與領土自主 340
7.4.2 日殖管治 341
7.4.2.1 政治集權 342
7.4.2.2 外部與領土自主 343
7.4.3 革命之後 344
7.4.3.1 政治集權 345
7.5 印尼建國的理論解釋 349
7.5.1 意識形態論 350
7.5.2 國家鬥爭論 351
7.5.3 制度承諾論 351
7.6 結論 352

第八章 外國勢力與泰國建國(1893-1952)
8.1 外來勢力之下的泰國建國歷程(1893-1922)356
8.1.1 外力介入的機會成本評估 357
8.1.2 英國的共享泰國主張 359
8.1.3 法帝國擴張的限制 360
8.1.4 其他列強的取態 363
8.2 泰國主權國家形態之成形過程 364
8.2.1 政治集權 364
8.2.2 領土自主 367
8.2.3 外部自治 368
8.3 外國勢力作為泰國建國助力 369
8.3.1 外力介入之機會成本評估 369
8.3.1.1 英國與法國 370
8.3.1.2 日本 372
8.3.1.3 美國 374
8.3.2 政治集權 379
8.4 泰國建國的理論解釋 382 
8.4.1 國家鬥爭論 382
8.4.2 制度承諾論 382
8.4.3 意識形態論 383
8.5 結論 385

第九章 國際政治本土化,比較政治國際化――世界政治中的外國勢力與國家
9.1 外國勢力與本土力量 391
9.2 外力干預、本土協作、國家形態 393
9.2.1 外力干預與建國之當代國際案例 395
9.3 民族主義之神話 398
9.4 建國之未來研究進路 401
9.5 結語 404

附錄 研究方法――解構外國勢力與本土建國之關係 408
參考書目 409 

外力角逐的影子——國族主權國家與外國勢力
莊嘉穎(二〇二〇年十月於新加坡)

為了︽建國與國際政治――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1893-1952)》(External
Intervention and the Politics of State Formation: China, Indonesia, and Thailand, 1893–1952)的中譯版,我重新翻閱了多年前寫的文稿、筆記和收集的資料。當時研究的背景是美國進軍、占領阿富汗和伊拉克,不但推翻政權,還試圖重建政體和社會。這段殘酷的歷史,當時讓我對「主權」和「主權國」的源由起了疑問。畢竟,今天熟悉的「主權國」產生於十七世紀,早期現代歐洲的政治氛圍,其法理依據出自歐洲三十年宗教戰爭結束之際,參戰國簽署的︽明斯特和約》(Treaty
of Münster)和《奧斯納布呂克條約》(Treaty of Osnabrück)。兩份文件奠定了《威斯特伐利亞和約》(Peace of Westphalia)和現代「威斯特伐利亞式主權」的基礎。這種強調高度集權、領土自治和對外自主的現代政治組織模式,雖然早在十九世紀,就開始啟發許多不同民族和政治自決想像,但卻要等到二十世紀中葉後,才開始真正在世界各地落實。其中,有一件事情讓我十分好奇:包括中國在內,有如此多民族、國族主義運動,經常宣稱自己不但代表某種正義,背後還有強大的民意,那他們確立主權國家的歷程,又為什麼如此漫長和艱難?其他包括殖民地和帝國的政體和政治組織,面對民族、國族動員時,又怎麼能維持數十年, 甚至上百年?後來發現,現代主權的建立和持續,其實摻雜了相當的偶然性。對脆弱政體而言, 是否會形成主權國,經常取決於大國角逐下,所產生的衝突、抗衡、合作、干預,與「民族」、「國族」和「國家」意識的碰撞。中國今天的國家形態、台灣和香港面對的處境等,算是這些動態的一種案例。

國族主權國家的想像
在某個程度上,中國官方和民間堅持的領土主權,代表著一種權力和政治想像的結合。曾位於今天中國的各王朝、帝國,統治「天下」和主宰屬地的方式相當多元。1 從東周列國到大清帝國,不同統治者所持有的江山版圖,自古以來不斷演化。國家組織政治的形態,也一直改變。一度富有高度地方自治的漢代郡國制、清代蒙古族的盟部旗制、南宋稱臣向金國求和、琉球王國同時向薩摩藩稱臣和自認清國藩屬,這一系列作法與現代國族主權國(national state)制有明顯的差異。
把國體的政治正當性和民族自我認知寄託在國族主權國家的想像,逐漸排除以往可能的彈性,縮減了領土完整問題上讓步的餘地。今天許多領土糾紛,是因為透過以往並不存在的主權、民族和國族主義視角,刻意詮釋疆土和海域,企圖使用國家機器和武裝力量,實踐全權管制而產生。有趣的是,讓香港能夠成功、繁榮,甚至帶動中國金融投資發展的特殊地位,就建立在國族主權國家的灰色地帶。香港開埠於清帝國的割讓和租借地,在十九至二十世紀的戰亂和政治動盪中,給中國市場和外商提供相對穩定的自由港,成為促使多方可以獲益的關鍵經濟樞紐。這個位置確立在香港一方面與中國關係往來密切,另一方面又在英國管轄下,享有一套穩定、足以牽制行政權力和私人利益的制度,讓外界有信心投入。︽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當時就是希望在一九九七年後,能維持這種模糊的優勢。近期中國政府釋法、港府修法,某程度上代表了中國官方,認為實力上升,對於主權的要求愈來愈嚴格,不再容忍這種對主權的模糊尺度。 台灣今天的自主空間,也可以說是立於不同國家形態之間的縫隙。今天的台灣在政治體制形式上,與其他主權國家並無兩樣,就差廣大國際的承認和國際組織的正式參與。這樣的處境反映中國官方和民間,長期把台灣視為國族主權中國所有,盡力否決台灣的國際空間,卻無法完全掌握台灣內政、外交。這種局勢其實也符合台灣的歷史脈絡。台灣本島上的原住民,直到日本殖民時期,向來不受外地政權管治。台灣在不同時段也經歷過殖民、被搬遷的政權當作根據地以及民主共和體制,政治定位不斷改變。連孫中山和毛澤東都曾各別宣稱支持台灣獨立。3 美國官方如今仍視台灣主權為「未定」(undetermined),頂多「認識到(acknowledge)在台灣海峽兩邊所 有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而對此「不提出異議」。

外力與政治組織形態
光靠想像,是不足以實質地影響如國家形態等政治組織。這類的變化背後往往需要一定的經濟財力和軍事實力。國軍和共軍在戰場上的表現再好,也沒有擊敗同時在太平洋和東南亞與美軍、英軍作戰的日本皇軍。最後是美軍投原子彈、蘇軍進攻滿洲,才迫使日本投降。在脆弱政體內部鬥爭的個別勢力,經常還得透過各種外力干預,才能立足,甚至得到最後的勝利。國共雙方能抵抗來自日本的強大壓力,部分是因為有來自美國和蘇聯的援助。毛澤東也幾度稱共產黨在國共內戰中獲得最後勝利,與日本因為侵華、打擊國民黨勢力有關。5 在抗戰時期的淪陷區,之所以沒有更大規模的起義,表示民眾或多或少接受日本統治。6 這可能出自畏懼,也可能出自生存或投機的考量,不過這種壓抑民族主權訴求的屈服,或許與世界其他地方的殖民經歷略同。香港的歷史也充分表現了外力角逐和干預,對於政體形態的實際影響。香港的經濟樞紐角色, 畢竟是經過英帝國積極爭取,其他強權因為可從中獲益而支持,以及清廷和之後歷任繼承政府的接受才能形成。即便日本一九三〇年末代占領華南地區,東京還是一度容忍香港成為國民政府進口物資的口岸,直到一九四一年底日本帝國向英國開戰,占領香港。一九五〇年代初,時任英國首相的邱吉爾,稱與北京建交是為了「行個方便」(secure a convenience),從中以讓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繼續經過香港賺取外匯的方式,換取英國在香港地位的保障,使香港持續作為重要商業據點。7 若任何一方放棄或反悔,則會嚴重影響香港的繁榮、法治、開放、自由。今天中外經濟走向脫節,加上多方互不接受彼此對港政策,或許是香港模式面臨的最大挑戰。外力當然也對台灣政治形態有著極大的影響。國共內戰末期,除了國軍在古寧頭大捷戰勝之外,美國杜魯門政府因為不希望韓戰擴散,命令美國海軍巡邏台海,阻止國共雙方重新開戰,共軍主力又被調往朝鮮半島,撤退到台灣的國民政府才能在島上立足。8 後來一九七〇代美中和解, 造成台北與華府中斷正式外交關係、脫離聯合國,但也促使台灣解嚴、民主化。美國對台灣的準安全保障和政治支持,和北京政府一時專注於經濟發展,暫時減緩了政治和武裝壓力,讓台灣雖然沒有正常外交,卻能鞏固內政和參與國際經貿往來。今天支撐著台灣高度集權、領土自治和對外自主,但缺乏國際承認的狀態,不但是島內民間動量,還有中美政治張力。若台美中之間,沒有一方徹底改變立場,那當前的局勢就不易更變。

外力長而持久的影子
外力對於政治組織和國家形態的影響,不限於歷史產物,它一直在不同地方發生和演變。中國推廣的「一帶一路」雖然表明沒有參與投資受惠國國內政治的野心,但是大量資金流入、基礎建設的建立,往往會影響當地在資源收益、成本和風險上的分配,因而可能改變在地政治和社會氛圍,甚至中央和地方的權威關係。從緬甸、泰國、斯里蘭卡和菲律賓等地的經驗可見,自「一固當地政權或引起政治湍流。在某個程度上,基礎建設發展和其他投資對當地情勢的影響,有些類似於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外力在中國各地貸款築鐵路、建立港口的現象。外來利益和資金湧入,無論來源、對象或動機,難免會對當地政治、社會和經濟帶來一定的衝擊。一個政體無論是邊界劃定、政治組織形式,甚至國際參與,經常離不開外部勢力的角力、介入和拉攏。但是外力的影響並不一致。它當然可以造成分裂,有時也會促使體制變化,甚至可能推動不同國家形態的出現。如庚子事變之際,外力在加入八國聯軍等侵略性行動的同時,也因為自己的利益,力挺穩住本土政局和現狀的東南互保。9 主權國家想像的實踐,不是單靠內部情勢和民族或國族動員,往往還必須在適當的時機結合外力。類似現象不但曾在中國出現過,在東亞和世界許多地區也可以觀察到,特別是在本身勢力較弱的地方。國族主權國大一統之類的論述, 之所以成為一種主流甚至正統,時常是其本土主張者在達到某程度的成效後,希望進一步鞏固或推動自己的立場,而作出的認知處理。這種形勢或多或少遮掩了外力在整個過程中扮演的關鍵角色。
對以往經過的遺忘,或變相理解,甚至有助於新興壯大的主權國家,在有意無意中,複製以往外力對它的行為。在成功和壯大之後,原本處於弱勢、受外力深入影響的國家,都可能以經濟、政治、法律等途徑,介入其第三地。無論歷史背景,任何有足夠能力的行為者,在機會成本允許的情況下,也是可以對境外政體作出治外法權、最惠國待遇、以借款和發展方式掌握在地優勢、或是武裝干預等要求和舉動。許多帝國和殖民者,在建立自己勢力之際,也經常會以自己獨特、獨有的「道德」或「文明」,來解釋和美化自己的所作所為。或許沒有政治行者,包括脫殖或革命後的國族主權國家,能壟斷介入的行為、逃過介入的誘惑。 

主權國家的神話
——關於建國的想像與現實

鄺健銘(季風帶文化總編輯)

近年香港與台灣的政治共振,皆源於中國大陸。從中國大陸角度看,港、台「自古以來」是「中國」的一部分,「外國勢力」不得介入港、台事務,不得干預「中國內政」,因為「國家安全是國家生存與發展的基本前提,是一個國家的頭等大事。國家安全立法是一國行使和維護主權的體現, 符合國際法和國際通例︙︙無論是普通法國家還是大陸法國家,都制定有國家安全法,或在其法律中明訂條文防止和懲治危害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和安全的行為。」(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二〇二〇年五月言論)

「外國勢力」vs. 主權國家——是敵是友?
中國官方言論對「主權國家」的理解,或可以三點概括:第一,「主權國家」是「自古以來」都一直存在的政體形態;第二,「主權國家」必定與「外國勢力」相對立,「外國勢力」必定會危害「主權國家」之發展;第三,於國際體系之中,「主權國家」擁有無上權力。在全球化時代,新加坡政治學者莊嘉穎所著的《建國與國際政治——近代中印泰主權國家建構比較史(1893-1952)》(下稱《建國與國際政治》),是每一位公民都需認真閱讀的著作。《建國與國際政治》指出,以上中國官方對「主權國家」的理解,其實都屬迷思,有違歷史事實—— 第一,「主權國家」其實只是近代產物,在此之前,政體形態繁多,故此莊嘉穎在書中探究「主權國家」漸於各國之中成為主流政體形態的部分,值得重視;第二,《建國與國際政治》比較中國、印尼與泰國三國的主權國家確立進程,當中以中國案例研究為主,印、泰案例研究為輔。顯而易見,這三國國情不盡相同,但三國案例的共通點是,外國勢力乃維護三國國家領土與外部自治乃至中央政府權威的重要助力(下文會詳述)。民族主義運動甚至需要借助外國勢力支援以進行,於泰國案例,更是先有國,才後有充滿民族主義色彩的國族意識;第三,《建國與國際政治》的要旨,是梳理建國與外國勢力的關係,某程度上,書中理論所指的民族主義論述迷思,亦可被用以描述與解釋中東、香港乃至台灣這類處於大國之下的政體處境。本土與國際政治總是環環相扣,作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之一的中國理應深明這一點。

民族主義的三大迷思
《建國與國際政治》是一部梳理近代國際關係史,重構基本政治概念的讀本。書中內容,可以三點介紹: 第一,外國勢力,可以是主權國家成形背後的重要推力。以上中國官方論述認為,外國勢力與建國必然處於對立關係。這種理解假設,外國勢力介入一地本土政治之時,只重追求絕對控制權,視目標政體為附庸。但這種假設其實不具說服力。書中之所以以近代中國為主要研究案例, 是因為近代中國實為觀察外國勢力與建國力量如何互動的理想實驗場。於近代中國,在華外國勢力眾多,英、美、法、德、俄、日比比皆是。這些外國勢力固然各有盤算,但在介入中國政治之時,這些外國勢力的決策思維大同小異――一眾外力於全球擴張勢力之時,都需要思考如何在各地域妥善配置有限的資源。各個西方外力同樣認為,對國家發展而言,歐洲局勢較亞洲發展重要, 故此即使這些外力在華擴張勢力,意欲介入中國本土政治,外力都會思考以最少資源得到最多在華利益之法。正因為一眾外力於國內乃至歐洲都不無各種政經包袱,在介入中國政治之時,外力著重的是制衡而非講求絕對控制。外力制衡的對象有三:一,其他在華外力對手;二,可作本土政治盟友的中國地方力量;三,同樣可作本土政治盟友的中國中央政府。制衡的目的,是為控制介入中國政治所需的成本。對外力而言,要實現制衡目標,很重要的一步,是維護中國中央政府的權威,將之籠絡。這個策略的好處,是鞏固中國中央權威,有助防止任何一方在華外力獨大, 進而獨占中國利益。可以說,要制衡在華外力對手,便先要鞏固中國中央政府權威。支援中國地方勢力的用意,是為制衡中國中央政府,使之願意配合外力,保障其在華利益。中國地方勢力之發展依賴外力支援,因此一旦外力發現地方勢力或會危及中央政府之地位,便會以中斷支援壓制地方勢力。在此脈絡下,地方勢力以爭奪中央政府權力為目標,而非專注於各據一方,故此即使在二十世紀初,於外力影響下,中國處於邦聯狀態,國家也未至於完全分裂。外力甚至會為中國中央政府提供各種支援,主動撤銷在華特權,容讓中國外交自主,方便自身以最少資源維持在華利益,這都為中國建立主權國家鋪路。縱使日本為亞洲強權,其歐洲包袱顯然不及其他西方外力, 但日本作為後起強權,也不免受制於其他外力阻止任何一方獨占中國利益的意願,在頗長的一段時間內,日本也不能不以間接方法擴展其在華勢力。直到二戰後,於國共內戰,外力蘇聯在華北為中共提供土地與物資,為中共提供生存空間,是中共能夠建政的重要成因。第二,為民族主義論述祛魅。民族主義理論往往傾向認為,主權國家之確立,是民族主義者成功動員,驅除外力的結果。換言之,外力與民族主義力量處於零和遊戲關係,但在現實世界中, 民族主義興起與建國之間的因果關係不盡如此。《建國與國際政治》所研究的中、印、泰案例皆顯示,民族主義力量或則隨外力支援而生,繼而變得繁盛;或則被用以鞏固主權國家之構建。在印尼建國之前,外來統治者都需培植在地政治盟友,以維持其統治。例如,在二戰期間,日本仿傚荷蘭統治者,透過民間組織,走入群眾,以鞏固其管治。於此時期,日本招攬蘇卡諾(Sukarno) 與哈達(Hatta)等著名印尼族主義運動領袖,以嘗試將印尼民族主義力量為己所用,將之變為能夠正當化外來統治的工具。二戰後,蘇卡諾等民族主義領袖宣布印尼共和國獨立,並沿用日治時代管治模式(包括其軍事管理架構)建國。在泰國案例之中,民族主義論述的迷思更為明顯。從二十世紀初至二戰後,一眾外力都認為,介入泰國政事的機會成本偏高,這為泰國主權國家及早成形創造了空間。泰國甚至是在英法兩國技術支援下,開設軍政部門,建立新的現代化中央軍隊, 並由此瓦解境內敵對地方勢力,進而鞏固中央政府權威。在此脈絡下,於二十世紀初,泰王拉瑪六世以國家力量利用傳媒與教育系統,建構境內民族主義意識,「國家―宗教―國王」三為一體進而成為泰國民族主義的核心內容。可以說,於泰國建國歷程中,民族主義意識之建構與傳播, 其實是在外力支援下,泰國權力精英用以集權的產物。第三,在歷史之中,主權國家並非唯一政體形態,以主權國家方式建國,並非完美無瑕。《建國與國際政治》書內第一章比較歷史中各類國家形態的圖表相當精彩。按莊嘉穎的梳理,地方政體形態可概分為帝國、城邦、附庸國、邦聯、城邦聯盟、主權國家、殖民地等類別,不同政體形態的領土自主度、外部自治度、中央集權度各異,這為我們的國家想像提供了極具啟發性的思考框架。民族主義者總會認為,帝國與以民族國家姿態示人的主權國家相對立,前者象徵邪惡,後者象徵正義。但我在年前出版的《港英時代》增修版新終章〈從全球史視野看九七之後香港管治模式轉變〉已指出,這種概念二分並不嚴謹,近年各國域內分離主義運動此起彼落,更能印證這一點。從全球史角度看,帝國與民族國家其實有一體兩面之關係,帝國擴張其實是民族國家發展的內置環節,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日本、中國等案例皆如此,何謂帝國領地,何謂國家領土, 當中界線其實非常模糊。例如原為英國一部分的愛爾蘭,其管治方式成為後來的印度殖民管治模式之原型;曾被認定為法國殖民地的阿爾及利亞,向來被法國官員視為「法國的延伸」;也有學者以新疆為例,將中國視為「民族帝國」而非「民族國家」。可以說,帝國是否真正意味邪惡, 其實視乎被預設象徵正義的「民族國家」如何建國,從中我們應當反思「主權國家」這種政體形態有何潛在缺陷,為何如此,以及我們如何能從歷史中各類政體形態得到靈感,思考如何彌補主權國家的缺陷。

主權國家與日常生活
法國學者傅柯(Michel Foucault)以研究國家權力聞名於世。按他的梳理,國家以各種論述與知識,建構民眾的「生活常識」,進而將國家權力延伸至每一個角落。在二〇二〇年全球疫情期間,傅柯的觀點變得更具啟發性。由此角度看,對每一位公民而言,何謂「國家」其實是很在地的問題,《建國與國際政治》其實是每位公民皆需認真閱讀的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