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胡適,1891-1917
青年胡適,1891-1917
青年胡適,1891-1917
青年胡適,1891-1917
青年胡適,1891-1917

青年胡適,1891-1917

定價 $175.00 售價 $194.00 單價
作者  : 湯晏
出版社 : 春山出版
出版日期: 2020-06-02

 


分享產品

周策縱先生知道我在寫胡適傳,
一再對我說:「胡先生是一個很可愛的人,不要罵他。」
我同意周先生的話,胡先生確是一個很可愛的人。
 
  從錢鍾書、葉公超到蔣廷黻,擅寫民國風流人物的湯晏先生,這次作傳對象,是曾大開風氣之先、引領時代之先的胡適。
 
  關於胡適,我們知道些什麼?我們好像知道很多。他是中國文學革命旗手、五四運動的軸心人物;他當過駐美大使、北京大學校長;一九四八年五十八歲當選中央研究院第一屆院士,一九六二年七十二歲心臟病發猝逝,其時他的身分是中央研究院院長。但這些豐功偉業,除做為文學革命第一聲的〈文學改良芻議〉,都是發生在一九一七年胡適留美學成歸國之後。
 
  那麼,關於青年胡適(1891-1917),我們又知道些什麼?好像知道的就少多了。湯晏先生的青年胡適傳,娓娓從胡適家世家史、父母親族談起,細細訴說這位「文青始祖」的成長,包括他的家族紛擾、求學周折、青春迷惘、赴美生活,以及他和美國女友韋蓮司的感情曖昧、和陳衡哲趣味橫生的你來我往。全書最後結束在梳理胡適的博士學位疑雲。
 
  一九一九年五四運動爆發之際,胡適是一個「新青年」,如今五四運動甫過百年,胡適已是徹徹底底的舊時代人物了。話雖如此,青年胡適如何走過清末民初的新舊交替,如何從他出生的舊時代,蛻變為開創新時代之樞紐,仍是值得重探深究的一段歷史。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湯晏先生則將帶給我們一個「非典型」的「可愛」胡適。

 

湯晏

江蘇海門人,幼隨父母到臺灣。臺灣大學歷史系畢業,美國紐約大學歷史系博士。平時喜讀史書、人物傳記與文學作品。很喜歡《紅樓夢》。已退休,居紐約。著有《民國第一才子錢鍾書》、《葉公超的兩個世界:從艾略特到杜勒斯》、《蔣廷黻與蔣介石》。 

作者:湯晏
出版社:春山出版
出版日期:2020-06-02
ISBN:9789869907200
頁數:536
規格:14.8 x 21 x 2.56 cm
 

余英時(中央研究院院士)
溫洽溢(《傳記文學》副社長)
詹宏志(作家、《胡適作品集》遠流版主編) 

自序
引言 胡適的神話
 
【第一部:童年,一八九一至一九一〇】
第一章 父親胡傳(1841-1895)
第二章 母親馮順弟(1873-1918)
第三章 上海─臺南─臺東─績溪,一八九一至一九〇四
第四章 又上海:新式學堂,一九〇四至一九一〇
第五章 「我怎樣到外國去」,一九一〇
 
【第二部:康乃爾,一九一〇至一九一五】
第六章 康乃爾與懷特:一所大學誕生了(一八六八)
第七章 初履綺色佳,一九一〇
第八章 皈依基督教,一九一一;棄農習文,一九一二
──附論:胡適公開演講訓練,一九一二
第九章 胡適與馬建忠:〈詩三百篇言字解〉(一九一一)、〈爾汝篇〉與〈吾我篇〉(一九一六)
第十章 胡適獲卜朗吟徵文獎,一九一四
──附記:卜朗吟徵文獎的後遺症,一九一五
第十一章 評解兒司誤讀《敦煌錄》,一九一四
第十二章 韋蓮司(1885-1971)
 
【第三部:哥倫比亞,一九一五至一九一七】
第十三章 洛氏與巴特勒(一八八九至一九四五)
第十四章 杜威門下,一九一五至一九一七
第十五章 胡適與梅光迪:文學革命的醞釀,一九一五至一九一七
第十六章 陳衡哲(1890 -1976)
第十七章 PhD:為何遲了十年?(一九一七至一九二七)
 
結語
胡適年表(一八九一至一九一七)
書目
索引

 

第三章 童年:上海─臺南─臺東─績溪,一八九一至一九○四

上海是胡適誕生的地方。胡適與上海有淵源,他於一八九一年十二月十七日生於此。他與上海有緣;在績溪九年家鄉教育之後,一九○四年又來上海求取新的知識。一九一○年他考取庚子賠款公費留美,是年八月十六日他從上海碼頭上船前往新大陸。一九四九年四月六日在上海搭克里夫蘭總統號(President Cleveland)去美國以後,再也沒有回到過上海。在胡適離開上海去美國之前幾天,陳衡哲夫婦邀請胡適還有錢鍾書夫婦作陪(一共五人)在陳衡哲家裡舉行雅集小聚,那天在座的五個人都講上海話,據楊絳晚年回憶,胡適的上海話講得非常道地。楊又說他傍晚時在陳衡哲家裡有人汽車來接他,臨走時他還拿了一個蟹殼黃燒餅帶走。 胡適與任鴻雋於一九一七年四月七日同赴紐約市北郊普濟布施造訪陳衡哲(莎菲),這是胡適與陳衡哲第一次見面。他們三人是最好的朋友。一九四九年四月六日胡適在上海赴美前夕,任、陳在他們寓所為胡適餞行,沒有想到這是三人最後一次聚首。一九六一年十一月任病逝。翌年二月二十五日胡適心臟病發猝逝,莎菲大女兒任以都告在香港友人:「無論如何不能讓好娘(即莎菲)知道。」
胡適出生時,上海是一個新興的城市。上海的歷史最早可追溯至春秋時代,但信史可據是從隋唐開始。中國有的是古老的城市,要是與其他歷史悠久的城市,如長安、洛陽、開封、北京、金陵、蘇州、杭州等古城相比,上海是最年輕的城市了。但今日上海是中國幅員廣袤、人口最多(兩千三百萬人)的大城市。歷史上的上海位於揚子江口的一個漁村,在宋代是一個小鎮,元代始設縣治,至明代始建城池,而真正迅速的開發在鴉片戰爭以後,《南京條約》設五口通商,上海是五個口岸之一,而後又有租界興起,發展神速;到了十九世紀末葉,一八九○年代胡適出生的時候,上海已形成一個國際大都市的雛形。胡適在上海誕生兩個月後,父親奉調臺灣,因為對臺灣人地生疏,於是隻身赴臺,把眷屬留在上海川沙。胡適與母親在川沙住了一年後才去臺灣。

II

胡適父親胡傳於一八九二年二月底抵臺灣。一年後,確切日期是一八九三年二月二十六日,襁褓中的胡適也跟著母親到了臺灣,他們先到臺灣南部的臺南(當時是臺灣首府),住在臺灣道署內。道署位於臺南府西定下坊道爺口,即今臺南市中西區永福路二段上的永福國小。胡傳一度擔任鹽務提調,臺南鹽務局即設在道署頭門右邊。胡適母子住在鹽務局二個月十六天。後來胡傳奉調臺東,也是隻身先行,胡適母子於五月十三日搬至道署西邊暫住,計六個月二十五天。依據朱鋒計算,胡適住在臺南前後總計九個月十一天。 胡適父親於一八九三年六月調任臺東直隸州知州,兼統鎮海後軍各營。那時臺東是新設的一州,一切草創。胡適在《四十自述》裡說:「故我父不帶家眷去。到〔光緒〕十九年(一八九三年)十二月十四日,我們才到臺東。我們在臺東住了整一年。」 因為胡適幼時在臺南及臺東住過,故當他於一九五二年十一月十九日第一次從美國到臺灣,曾特地於十二月二十六至二十九日去臺南及臺東訪故居,受到當地居民熱烈歡迎(一九四九年三月胡適也曾到臺灣短期逗留,但未曾去臺南及臺東)。 當時(甲午戰爭前)在臺灣的外省人很少能有像胡適那樣的機緣:幼時隨父母在臺灣居住過。因此本省人對胡適另有一種特殊的感情,把他當鄉親看待。而他自己亦自稱他是半個臺灣人,或者說臺南及臺東是他第二故鄉。關於胡適到臺南永福國民學校(今永福國小)訪問故居的報導,則以衡五在《臺南文化》上刊載的〈維桑與梓,必恭敬止──胡適之先生在臺南訪舊追記〉一文最為詳盡。其中一段衡五這樣記述:「胡先生住過的房子連整個道署被日本人拆毀改建,已經面目全非。後來幸而發現這久被忽視的清代老樓房,不管它是不是胡先生的舊居,總算是道署舊物,應該與他有關係。於是清理打掃,叫它飛上枝頭,掛起『胡適紀念館』的招牌來。胡先生到那房子裡,就有人替他說明這房子的意義,其中一個人甚至武斷地對他說『這就是胡博士以前住過的房子。』但是胡先生不肯放棄他懷疑的老態度說,『記不得了!記不得了!』」 胡適走出來後,就在這棟小樓房前攝影留念,然後手植一株榕樹做為紀念。胡適後在永福國校內題字:「維桑與梓,必恭敬止」八個字,並在題字左側題一小記:「六十年前曾隨先人寓居此地今日重遊,蒙諸父老兄弟姊妹歡迎,敬記謝意。民國四一.十二.廿六 胡適」,胡適還為永福國校家長會會長黃伯樂題「遊子歸來」。 中午胡適在新生社應各界歡宴,席上說,他今天回到第二故鄉臺南,願意以臺南市民的身分,將來再回來看看自己手植的榕樹。然後去臺南體育場演講,講題為「國際形勢與中國前途」,聽眾有一萬多人。第二天上午九時在臺南工學院(成功大學前身)七週年紀念會上講「工程師的人生觀」。講完後即搭十點四十分飛機飛往臺東。

III

胡適到了臺東,也是受到各界熱烈歡迎。就在當天(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在臺東公共體育場演講,題目是「中學生的修養與擇業」,這也是一場很好的演講。他忠告青年說:「語言文字,可以說是中學時期應該求得的工具當中非常重要的了。在中學時期如果沒有打好語言文字的基礎,以後做學問非常的困難。而且過了這個時期,很少能夠把語言文字弄好的。」胡適很有口才,能言善道,看到不同的人講不同的話。這天他在講本題之前,講了一段開場白,講他自己與臺南和臺東的歷史關係,他說:「剛才吳縣長報告了五十八年前我在此地的一段歷史──我在三歲至四歲間,隨先人在臺東州住過一年多,在臺南住過十個月──要我把臺東看作第二故鄉;昨天臺南市市長也向臺南市市民介紹我是臺南人;這番盛意,我非常感謝。吳縣長預備在這裡要做紀念我先人的舉動,實在不敢當。明天舉行縣議員選舉,我將以不是候選人也不是選舉人,冒充同鄉,到各投票所去參觀。」我想在場聽眾聽了一定很高興。接著他說:「今天我看到了吳縣長老太太,看到了她,我非常感動,她可算臺東年齡最高的了,他與先母年齡相當,先母如在世,已經有七十九歲了。」 胡適長於演講,這種開場白,不僅討人喜歡,也很感動人的。二十七日晚,胡適應各界歡宴。並為臺東文獻委員會之請,在《臺東州採訪修志冊》上題字。此書是他父親在臺東州知州任內所撰,對臺東歷史、人口、地理、社會風俗述之甚詳,這本著作為後人研究臺東歷史人文地理重要文獻(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東亞圖書館藏有此書,我曾參閱過某一部分)。二十八日胡適在忠烈祠前手植兩株樟樹以資紀念。二十九日上午參觀臺東地方選舉,又去參觀臺東女中童子軍觀摩會,並應該校校長之請,寫了一幅字:「一個人的最大責任是把自己這塊材料鑄造成器」。旋往卑南鄉檳榔村阿里擺蕃社訪他兒時故居,惜找不到了,除了一堆荒坵外什麼都沒有。這是一九五二年,故居遺址今為中華路臺灣銀行臺東分行職員宿舍用地。
(下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