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大師的迴響:【哈佛最受歡迎教授的13堂經濟入門課】搞懂經濟大師的缺陷與洞見,以及他們塑造的世界

經濟大師的迴響:【哈佛最受歡迎教授的13堂經濟入門課】搞懂經濟大師的缺陷與洞見,以及他們塑造的世界

定價 $174.00 售價 $193.00 單價
作者  : 陶德.布希霍茲
譯者  : 葉婉智, 林子揚
出版社 : 一起來出版
出版日期: 2021/01/27

 


分享產品

從GDP、利率、失業率、物價指數到貨幣政策……
經濟大師對一切都有意見。
在200年後的今天,這些大師們的褲子是否還在?
而他們的老生常談如何讓我們看清楚未來?

★諾貝爾獎得主傅利曼、美國前財政部長薩默斯──指定閱讀
★作者曾任歐巴馬經濟顧問、傳奇基金經理人,本書是其最重要的著作
★新版唯一中譯本,國內外專家、學者與教授共同推薦
★掌握經濟指標!一本所有投資人必讀的經濟思想史

「如果今年只讀一本經濟學書籍,務必閱讀本書。」──薩默斯,美國前財政部長
「本書廣泛收錄各大經濟思潮,結合了智趣與精闢的解說。」──傅利曼,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國際情勢會變化,股票也會有漲跌──這世界有太多不確定性,唯一不變的是人性!從市場法則、選舉到你的薪水,經濟大師的思想歷久彌新,將能幫助我們面對未來的新挑戰。

►最有趣的經濟學!看經濟大師如何解釋自己的預言
➔亞當.斯密如果看見今日資本主義盛行,股市極度熱絡,一定會大聲驚呼:「這真是太神奇了!」
➔馬爾薩斯曾預言大饑荒,並提倡節育,他大概作夢也沒想到現代人竟然崇尚減肥,而且出生率越來越低。
➔馬克思說自己根本不是馬克思主義者,如果他看見人人都成為資產階級,會如何改寫《資本論》?
➔李嘉圖認為自由貿易才能帶來繁榮。但在今日,面對隨自由貿易而來的國際動盪,他會給我們什麼啟發?
➔范伯倫瞧不起「炫耀性消費」,認為只有工程師才能帶來生產力。他會怎麼評論iPhone的排隊熱潮?
➔凱因斯認為「國家干預」能為人民謀求福祉──但他怎麼知道政客都是善良的?

在經濟學的世界,真正值得我們關心的是「當下」與人性,而不是理論的新或舊。正如百年老店可能因為引入新方法而倒閉,新企業也無法靠老方法來完成願景──只要能解決當前危機,都是好方法!經濟大師們嘗試找出當代的隱憂,並提出富有洞見的觀點,至今仍深深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

►經濟學不是理論、圖表或數字,而是對「未來的判斷力」!
為什麼要讀經濟學?知名經濟學家費爾德斯坦說:「人人須有經濟學知識,否則無法成為精明的選民,甚至連日常新聞都看不懂。」每個人的食衣住行都離不開經濟學──該投資還是存錢?該投入哪個產業?景氣好是真的,還是錯覺?
本書以輕鬆、幽默的方式,全面討論形塑今日世界的經濟思潮。從亞當.斯密、馬爾薩斯、李嘉圖、馬克思、馬歇爾、凱因斯、弗里德曼到布坎南……每一位都對世界都有不同的詮釋。跟著作者來一趟生動而活潑的經濟思潮之旅,你將在書中看懂大師思想,以及他們的智慧交鋒! 

作者簡介
 
陶德.布希霍茲(Todd G. Buchholz)
 
  ►歐巴馬的經濟政策顧問
  ►老虎基金傳奇經理人
  ►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
 
  布希霍茲是一位國際知名的經濟學家,為ABC News與許多全球知名的投資基金提供諮詢。擁有劍橋大學、哈佛大學經濟學和法學的高級學位,作品散見於《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富比士雜誌》等。其他著作包括《經濟學的第一堂課》(From Here to Economy)、《徹底解析工作》(Bringing the Jobs Home)以及《奔忙》(Rush)。
 
譯者簡介
 
葉婉智
 
  中英雙向譯者,中原大學應用外文系翻譯組畢業,輔系企管系。曾任翻譯公司全職審稿師、多家翻譯社譯者。翻譯資歷十多年。
 
  在讀書共和國的譯作有《鯊魚經濟學》、《理財盲點》等。
  歡迎賜教或邀稿,E-mail & LinkedIn:elvayeh823@gmail.com
 
林子揚
 
  新北人,淡江大學中文系畢,現職出版社編輯。擅長出版領域包括商業、人文、科普與生活,譯有《漫天飛蛾如雪》等。

 

作者:陶德.布希霍茲
譯者:葉婉智, 林子揚
出版社:一起來出版
出版日期:2021/01/27
ISBN:9789869911559
頁數:416
規格:17 x 22 x 2.5 cm
 

「如果今年只讀一本經濟學書籍,務必閱讀本書。」──勞倫斯.薩默斯(Lawrence H. Summers),美國前財政部長、哈佛大學政治經濟學教授

「本書廣泛收錄各大經濟思潮,結合了智趣與精闢的解說。」──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值得一讀,其樂無窮。對於非專業人士的讀者來說,本書頗有價值,有助於聰明討論經濟學和世界市場。」──《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雜誌

「一流書籍。」──《基督科學箴言報》(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一部經濟思想史,風趣詼諧、平易近人,就連最嚴重的經濟學恐懼症患者也不會被嚇到。」──《鳳凰共和國》(Phoenix Republic)

「一本極為必備的指南,寫得很好。書中概念依然活靈活現,符合當今景氣時代潮流。」──阿爾弗雷德.馬拉巴爾(Alfred L. Malabre, Jr.),著有《理解新經濟》(Understanding the New Economy)

「針對當代總體經濟學理論和議題,提出絕佳觀點。無人能出其右。」──《選擇》(Choice)月刊

「寓教於樂,大力推薦!」──《圖書館學刊》(Library Journal)

「成功說明各種經濟學理論和哲學概念,轉譯為容易理解的日常觀點。」──《書單》(Booklist)期刊 

■ 推薦序:生活中的經濟學,從亞當.斯密開始
■ 新版作者序:態度最重要
柏林圍牆:重塑全球秩序
日本:日落之國?
中國醒獅咆哮
態度勝過緯度
 
■ 第一章 緒論:經濟學家的困境
從哪裡開始?經濟學的《創世紀》
我們該忽視經濟學家嗎?
 
■ 第二章 亞當.斯密:捲土重來
哲學家亞當.斯密登場!
法國之旅與重農學派
影響世界的《國富論》
這就是「自由市場」
勞動分工:增加財富的妙方
城鎮與國家之間的「勞動分工」
平民百姓有福了
政策與實踐
捲土重來,強勢回歸
 
■ 第三章 托馬斯.馬爾薩斯:預言末日與人口爆炸的先知
烏托邦只是個泡沫
最嚇人的經濟理論
精準的預言家?
世界末日只是延期了嗎?
馬爾薩斯與移民
全球暖化:馬爾薩斯復仇?
晚年生活
 
■ 第四章 大衛.李嘉圖:高呼自由貿易
難以置信的絕妙理論
迎戰「保護主義」
國家未來的岔口
「供過於求」與方法論:李嘉圖 V.S. 馬爾薩斯
 
■ 第五章 約翰.彌爾:狂風暴雨的心智
邊沁的「快樂、痛苦與計算」
思考機器一度當機
低潮後的浪漫與重生
彌爾的方法論
關於稅收與教育
彌爾的遠見
 
■ 第六章 卡爾.馬克思:憤怒的神諭
年輕記者馬克思
唯物史學家馬克思
《資本論》與資本主義的垮台
評價馬克思
 
■ 第七章 阿爾弗雷德.馬歇爾:邊際主義精神
早年生涯
漸進主義者的路徑
經濟學的時間維度:短期與長期
邊際主義的消費者
無所不在的「彈性」
放眼大局
 
■ 第八章 新舊制度學派之間
范伯倫與舊制度學派
鄙視「有閒階級」
工程師的「創造欲」
高伯瑞與廣告誘惑
新制度學派與法律經濟學
過失賠償法
財產法
犯罪的經濟學
公司金融學
 
■ 第九章 約翰.凱因斯:講究生活的救世主
逃離維多利亞主義
戰爭與搖搖欲墜的和平
經濟大蕭條,古典經濟學失勢
凱因斯學派解方
未來觀點
 
■ 第十章 米爾頓.傅利曼:重貨幣學派迎戰凱因斯
貨幣是什麼?
貨幣主義模型與凱因斯的批判
傅利曼的反擊
贏家的謙遜
讓贏家苦惱的「貨幣流通速度」
貨幣供給面面觀
 
■ 第十一章 公共選擇學派:政壇就是市場
特殊利益團體的矛盾
受監管者如何控制監管者?
誇張的承諾、膨脹的預算與官僚體制
社會安全
政治循環
凱因斯為何沒有預見公共選擇學派?
凱因斯的「政府干預」處方
文化與知識對凱因斯的影響
政治上的「無形之手」
審判凱因斯
 
■ 第十二章 狂野世界:理性預期學派與行為經濟學
向你的經紀人丟飛鏢
華爾街的經濟學家
盧卡斯批判:傳統的政策分析有問題
主流學派的回擊
行為經濟學:探究人性
 
■ 第十三章 穿透烏雲的一線光明

 

推薦序
生活中的經濟學,從亞當.斯密開始

政府經濟政策與民營經濟決策,總是影響社會大眾。人人須有經濟學知識,否則無法成為消息靈通的選民,甚至看不懂日常新聞。況且,若不能意識到何種驅力形塑了我們的經濟生活,又有誰能夠規劃未來,為我們及後代子孫創造出生活與工作的前景?
現今,許多經濟政策議題依舊爭論不休,例如:貿易政策、通貨膨脹、政府的正確角色、根除貧窮、經濟成長率提升手段等等;超過兩百年來,經濟學家依然熱烈探討這些話題。當今的經濟政策,不論好壞,很多皆是源自以前經濟學家的想法。時至今日,只有那些至少略懂早期經濟學家想法的人,才可理解不少經濟政策的相關爭論。
過去兩百年來,經濟學巨擘批判自己時代的政策議題,一向關心眾人。他們鑽研經濟學的工作成果,以便提倡更好的經濟政策。但是儘管他們憂國憂民,卻非辯論家或政治家,而只是一群想要說服當代人士的普通人,不論是針對政府或普羅大眾,皆是如此;他們提出分析與證據,以符合專業辯論的標準。
如同任何學科領域,經濟學家覺察早期想法的限制,力求進展。自然科學的特性在於能夠進行實驗,但是經濟學卻沒機會做實驗,雖然如此,經濟學家可以運用系統性的觀察與經驗分析,駁斥舊式理論,然後發展新的理論。
由於科技、政治、機構環境等方面的變化,下定論的過程受到阻礙,難以精準指出替代經濟政策可能帶來的效果。一個議題可能要花數十年時間才可解決。新世代的經濟學家和政策官員或許也須學會:在現今變化多端的環境裡,過去的結論仍舊有效合理。
十八世紀的亞當.斯密(Adam Smith)是現代經濟學之父,在他的時代中,他駁斥當時的傳統智慧,主張「政府的經濟干預通常有害」,並且「透過私營賣家與私人買家之間的競爭,最能謀求公眾利益」。
近年來,全世界的政府已經認同私營企業會帶來市場經濟美德,而非政府規劃和公共所有權。美國降低稅率,英國與法國將國有產業民營化,中國的個體戶農場復興,而蘇維埃的經濟結構調整被貼上「改革重建」(perestroika)標籤──全都直接衍生自亞當.斯密早期的想法。一九三○ 年代經濟大蕭條期間,英國的約翰.凱因斯( John Maynard Keynes)發展理論,幫助政府避開廣大失業潮,不再重蹈覆轍。
然而,凱因斯主張不要儲蓄,反而要擴大消費支出。就現今的經濟狀況而言,由於環境條件非常不同,他的主張逐漸遭受棄置,被認為不合時宜。現在我們了解到:增加儲蓄的行為,可普遍當作基礎,使新廠與設備等方面的投資額擴大,加速經濟成長,進而提高生活水準。
美國聯準會針對貨幣政策和利率進行決策時,所仰賴的想法和證據可回溯至十九世紀的經濟學家,如約翰.彌爾(John Stuart Mill),同時也會根據華府已經開發出來的最新數據資料。每一次財政部官員激烈討論企業與個人適用的稅務規定時,他們會可能利用分析性的主張,而這些主張可追溯至一百多年前的大衛.李嘉圖(David Ricardo)和阿爾弗雷德.馬歇爾(Alfred Marshall)。同樣地,至於貿易政策分析、能源和環境的法規、反壟斷法律,他們基於那些歷經好幾世紀發展的想法。若想理解新政策如何影響經濟體,以及為何某些特定政策會比較有利,那就必須熟悉相關經濟學概念。這對每個人都很重要。
偉大的經濟學家形塑了這門學科。在本書裡,作者陶德.布希霍茲深入討論了這些經濟大師們,並介紹經濟學的關鍵概念,內容既生動鮮明又容易理解。一直以來,正規的模型和複雜圖表乃是經濟學教科書裡的重點,但布希霍茲不提這些,反而清楚提出非技術性的解說,並適時引用實例。
我初次認識布希霍茲時,他正巧在哈佛大學講授一門經濟學概論課程。布希霍茲是非常優秀的老師,他從這門課的其他三十名教師之中脫穎而出,獲選為經濟學概論課程的「年度傑出教學獎」得主。本書讀起來相當有趣,頗能展現他的講課技巧。

──美國經濟學家馬丁.費爾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 

試讀
﹝節錄﹞

■經濟學家的困境

要當經濟學家可不是那麼容易。企業主管罵經濟學家,說他們計算成本效益不夠精準。利他主義者指控他們太挑剔成本效益。對政治家來說,經濟學家只是個掃興之人,不讓政治人物胡謅美好榮景。包括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和卡萊爾(Thomas Carlyle)在內的某些諷刺作家,也會偶爾停下腳步,辱罵經濟學家。的確,從卡萊爾批評經濟學是「憂鬱的科學」以來,經濟學家就一直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經濟學家發現自己遭受不實指控,因為他們自己通常不是壞消息的起因,充其量只是傳訊人。訊息很簡單:人類必須做出艱難抉擇。我們不再身處伊甸園。世界不再充滿牛奶與蜂蜜。我們必須做出抉擇,在清新空氣與便捷車輛之間,或者是更大的房子與更寬廣的公園、勤奮工作與放肆玩樂之間。對於任何一種抉擇,經濟學家不會說沒有用。他們只會說各有利弊,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經濟學就是在研究抉擇,不是告訴我們如何選擇,而只是協助我們了解抉擇的後果。
當然,經濟大師們不甘心只做個傳訊人。雖然經濟學家遭到無禮嘲笑,例如蠢蛋亞當.斯密、書呆子彌爾、虛榮的凱因斯等等,但他們的動機卻不容貶斥。正如凱因斯的觀察,大多數有名的經濟學家一開始都求好心切,尋求方法改善世界,但諷刺的是,他們今日卻受到這麼多惡毒批評。馬歇爾尤其認為經濟學是一種專業,必須混融「精明的科學」與「對人類的奉獻」。中世紀世界有三大主要專業:旨在促進身體健康的醫學、著眼政治健全度的法律學、瞄準心靈健康的神學。話雖如此,馬歇爾希望經濟學成為第四種崇高使命,目標在於求得更佳的物質生活,不僅是為富人,也是為了全體人類。馬歇爾試圖英勇調解兩股互不相容的強大趨勢,其走向分別是:不實際且無聊的數學式經濟學,以及感性不嚴謹的激進主義。他奮力在劍橋建立學派,聚集最熱情、最科學化的腦袋。當然,凱因斯就是其中最耀眼的星星。
經濟學與真實世界之間最強的連結,一直是政治。確實,經濟學在本世紀前都還被稱為「政治經濟學」。幾乎所有最傑出的經濟學家或多或少都在政府部門任職過。大衛.李嘉圖(David Richardo)和約翰.彌爾是其中兩位,曾贏得英國國會選舉。在最偉大的經濟學家身上,我們總能看到,他們的動機不僅是對科學的興趣,還湧現了極大熱情。他們在無數微積分符號與統計學之中,展現令人拍案叫絕的大膽論點。
翻遍整個經濟思想史,可以看到政府與經濟學家有時衝突對峙,有時互助合作。亞當.斯密痛斥歐洲君主政體與商人勾結。現代經濟學從那時起開始推展。亞當.斯密、卡爾.馬克思和托斯丹.范伯倫(Thorstein Veblen)有一些共同點,其中一項即是他們意識到:企業家為了幫助自己,喜愛利用政治。亞當.斯密在一分知名論述中提出警告,說企業家經常暗中與消費者作對,圖謀達成目標。我們至今都還能確信,在地方商會的會議中,會有吹捧自由市場的演講者抓住機會,穩固某項專賣權、某分獨家政府合約,或是某項可以保障自身盈利的法規。幸虧政治家不一定會傾力相助。二戰之後,英國的社會主義領袖承諾了一種近似天堂的繁榮前景,方法是透過工會主義與國有化,結果英國經濟反而愈來愈糟。有個邱吉爾的傳記作家寫了一個故事:在英國下議院外面的男廁所,邱吉爾遇到工黨領袖。工黨領袖先進入,挑了一個小便斗。邱吉爾不久之後也進來了,他一看到政敵,就跑到整排小便斗的另一端。工黨領袖問:「邱吉爾,我們今天真是相隔老遠,好疏離啊!」邱吉爾大聲說:「沒錯,為什麼你每次只要看到大東西,就想收歸國有!」
美國的總統大多不甚理解經濟原理。威廉.馬丁(William McChesney Martin)曾任美國聯準會(Federal Reserve Board)主席,他的中間名簡寫為「M」。甘迺迪總統曾經承認,他只能用中間名做聯想,來記住聯準會是在控制貨幣政策(monetary policy),而非財政會計政策(fiscal policy)。顯然,甘迺迪的人選絕對不會是知名的沃爾克(Volcker)或葛林斯潘(Greenspan)。
對經濟學家而言,競選期間是最難熬的時刻。每當政治人物允諾選民更多富庶願景以及更多民生展望,經濟學家就必須預警多災多難的後果。候選人各個狂言建立空中樓閣,瞬間抹煞經濟學家辛苦培育出的經濟素養。競選期間的演說等同黃金時段的高收視率。總統候選人只要上了電視,就想盡辦法讓自己看起來像是喜劇《豪門新人類》(The Beverly Hillbillies)裡純樸的角色傑德。當然,這對某些政治家來説根本輕而易舉。
我們不難發現,政治人士為何老是誤解他們的經濟顧問。比起對公眾發表的言論,經濟學家彼此交談用的是不同語言。他們以「模型」(model)的語言說話。為了試圖解釋複雜的世界,他們首先要在既定時間裡,把最重要的少數因素簡化,因為每個經濟現象可能都受到千萬個事件影響。舉個例子,美國人的消費水準可能取決於下列某些事:天氣、音樂品味、體重、收入、通貨膨脹、政治競選活動,以及美國奧運代表隊的表現。為了離析最重要的元素並且排出等級,經濟學家必須設計模型,從無數的可能中過濾出某些緣由。最厲害的經濟學家,即是能夠設計最堅固耐用模型的人。
當然,所有科學家都必須建構模型。多年來,物理學仰賴牛頓的萬有引力模型;天文學家仍然使用哥白尼範式(Copernican paradigm);湯馬斯.庫恩(Thomas Kuhn)頗受爭議的經典之作《科學革命的結構》(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追溯各種模型的發展。所以,為何經濟學比這些「硬科學」還難?某個例子有助說明。想像一位外科醫生正要進行腎臟手術。他檢閱X光報告後,知道病患的右腎位置在結腸下方一英吋。但這位外科醫生切了一個開口後,才發現腎臟位置不一樣。如同此例,經濟學家離析緣由且預估相關影響,就在此時,影響的程度卻變了。隨著人際關係與社會制度的改變,我們的科學探究主題也隨之變化。經濟學或許不是硬科學,但這不代表經濟學是輕鬆容易的學科。由於經濟學如此流動易變,因此難以站在適當位置加以鑽研。難怪偉大的凱因斯堅信,經濟學大師具有某些特質,比騎士甚至聖人所需的特質還要非凡:

經濟學大師必須是數學家、史學家、政治家、哲學家……要能了解符號,懂得使用文字說明。必須全盤細思整體情勢箇中關鍵,且以同樣的思緒飛翔過程,觸及抽象與具體的事物。務必鑑古知今,預思未來。人類的本質或風俗習性,盡在這位大師考量範圍之內。不但有明確目標,客觀公正的心緒也不受外界干擾;如同藝術家超然清高,有時卻如政治人物精明現實。

﹝節錄﹞

■《資本論》與資本主義的垮台
馬克思並不傲慢地等著雞啼,他卻傲慢地寫下《資本論》,針對資本主義提出最可靠完整的剖析。馬克思一八五○年代前往倫敦大英博物館,埋首苦讀成堆的經濟學素材。他對無產階級的苦痛進行了抽象分析,但同時他的家人正在挨餓。馬克思住在倫敦貧民窟一間骯髒邋遢的公寓裡。有個警探調查馬克思,對馬克思一家貧困髒亂的描繪極其生動:

一進入馬克思的居室,眼睛就會被煤煙和菸草的煙霧熏到睜不開,乍看之下,你必須像是在洞穴一樣,在黑暗中摸索前進……一切骯髒不堪,布滿灰塵,就連要找個地方坐下都非常困難。屋裡有一張剩三隻腳的椅子,孩子們玩耍嬉戲,在另一張剛好完整的椅子上準備食物。

至於馬克思本人,「是一個極為無序又憤世嫉俗的人,是很糟糕的男主人,過著真正吉普賽式的生活。他很少梳洗打扮、更換內衣褲,總是一派醉漢模樣。他通常終日懶散,但如果必須工作,他會日以繼夜地工作。」他的妻子珍妮雖然出身權貴,曾享盡榮華富貴,卻「對這樣的悲慘日子卻怡然自得」。
在倫敦悲慘的五年之中,馬克思的三名子女因為肺炎、支氣管炎和肺結核相繼過世。最慘的是,喪葬業者不讓他們賒帳。珍妮非常沮喪,一度為了支付兩英鎊的棺材費用而乞討。雖然不懂馬克思的人通常會討厭他,但他的子女激發了他性格裡的人性面。子女去世讓他悲痛欲絕:

培根說,真正重要的人與自然和世界有這麼多關聯,有這麼多興趣目標,所以可以輕易克服任何失落感。我不屬於這些重要人物。子女的死亡深深撕裂我心,粉碎我腦中意念。這樣的失落感歷歷在目,永無消褪之日。

當然,馬克思怪罪中產階級,承諾勢必讓中產階級為他的家庭災禍付出代價,甚至認為小病的罪魁禍首也是中產階級,就連皮膚疔瘡也是。
馬克思很少認為自己有錯,他應該反省才對。他管理家計的程度跟嬰兒差不多幼稚。有人形容嬰兒像是管子,一端是大聲叫嚷,另一端不負任何責任。如果把珍妮老家和恩格斯的送禮都算在內,再加上《紐約每日論壇》(New York Daily Tribune)的稿費,馬克思這一家「賺足了中下階級家庭所需。即使在最窮困的日子裡,他們的收入也是非專技員工的三倍左右。一位遭到流放的激進派德國詩人曾說,馬克思這種收入能為他的流放生活帶來肥美多汁的牛排」。
比起按規矩養家餬口,馬克思反而把錢投入政治期刊,還讓小孩去學鋼琴、音樂和舞蹈!珍妮雖然是革命人士之妻,卻仍舊使用高檔的信紙,並沿用「維斯斐萊男爵夫人」的稱謂。
馬克思讓女傭懷孕(從維斯斐萊家裡陪嫁過來的),使問題更加惡化。他再度拒絕負責。他告訴珍妮,這小孩的生父是恩格斯。後來女傭離開了一段時間,回來之後抱著一個膚色黝黑且全身很多毛髮的小孩,最後給人送養了。
由於如此家庭生活,馬克思一八五○至五一年期間,寧可長時間待在大英博物館也不想待在家,這一點都不意外。他幾乎讀遍館藏的所有經濟學書籍,耗費幾個月將大約八十位作者的長篇大論抄成筆記。恩格斯催促他加快,但他仍舊是學究的緩慢步調,實在有點令人討厭。他也找不到出版商願意接受他提議的《資本論》規格。恩格斯力勸這位頑固的共產主義者:「這次秀一下商業腦袋吧!」
等到馬克思完成研究、寫作和編輯,以及從幾場大病之中復原,已經是一八六七年了。第一冊終於出版,另外三冊在他死後才公開於世。
若要描述《資本論》,可隨便翻一頁《羅傑之詞彙寶庫》(Roget's Thesaurus),隨機大聲讀出一個形容詞即可。《資本論》有兩千五百頁,包含一千五百個引述。有些部分堪稱文學經典,有些則閃爍著清晰的邏輯思維。但有些部分太過技術性,枯燥乏味毫無價值可言,讓人聯想到作家楚門.卡波堤(Truman Capote)抨擊另一位作家傑克.凱魯亞克(Jack Kerouac):「這簡直不是寫作,只是打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