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夏

自由之夏

定價 $120.00 $0.00 單價
作者  : 璇筠
繪者  : 黃曉楓
出版社 : 艺鵠
出版日期: 2020-11-06

 


分享產品

  2020新版《自由之夏》

  「可是你不明白。
  可是你不用怕。
  世界給你出的每一道題
  都是出過的。
  但是要用自己的方式
  交給死亡。」

  新版《自由之夏》,以全新封面更換形象,並增訂詩人璇筠於2019年間寫下的五首新詩,以記香港的自由之夏。

  《自由之夏》於2017年出版,收錄璇筠由05年起的新詩創作,內容涵蓋我城的城市風景,生活回憶,與及香港人共同經歷的公義關注事件。

  書封新設計由《海浪裏的鹽》設計師西奈負責。書封打開,就是包含新詩作的海報;摺疊起來,成為書套,留下一抹藍色,像一線自由的天空,也微妙地呼應原本封面設計那一扇望向自由的窗口。

  在藍與白的天空中,盛載著我們一場共同的夏天記憶,與海闊天空的想望。 

作者簡介

璇筠
本名梁璇筠 ,作家、詩人、中學教師。香港中文大學語文教育系學士,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研究碩士。曾獲〈青年文學獎〉、〈大學文學獎〉、〈香港文學季小蜂鳥兒童故事徵文比賽亞軍〉。作品散見《明報》、《字花》、《大頭菜》等,著有詩集《水中木馬》。

繪者簡介

黃曉楓
喜歡畫畫, 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曾於香港舉辦個人展覽〈T a l k i n g t o M y s e l f 〉, 作品曾獲〈T h e D e r w e n t A r t P r i z e 〉,〈H o n g K o n g C l i f t o n s A r t P r i z e 〉等獎項。作品可見於w w w . a p p l e - w o n g h i u f u n g . c o m 

作者:璇筠
繪者:黃曉楓
出版社:艺鵠
出版日期:2020-11-06
ISBN:9789881658135
頁數:166
規格:15 x 21 x 1 cm
 

溫柔與堅定 樊善標
序 璇筠
序 黃曉楓


朝向那縷無目的的光
巨蟹座——給K.H.
妹妹
看雲——再讀蕭紅
記塔門旅行
高雄小詩三首
堅島遊樂場
與婆婆到華豐買衣裳去
課上白描
學習生活
白龍傳說——給K.Y.
同學聚會
拇指姑娘

孤獨是一盞自由的燈
夏天,在家中看日出
伸展運動
自白
然而你仍然在跑
中秋寓言

童話
廢墟——羅馬紀行
帶一支槍迷路——給書院

我們都是外星人
64,或富士康
生存節奏
叙利亞的長睫毛
天后、海和煙花
回到香港仔
給海怡半島的詩
六月——致中國母親
布谷鳥——致報人
記哨兵——給獄中的愛國者
撕裂——記雨傘運動
信條
走調
我們都是外星人——致巴黎

跋 馮美華
 



溫柔與堅定 樊善標


  璇筠這本《自由之夏》原來上距第一本詩集《水中木馬》九年了,可是我總覺她得大學畢業沒多久,剛到社會上來歷練。那種溫婉而帶點稚氣的樣子,令人喜歡和她開玩笑,於是她又露出一臉害羞的表情,好像鼓勵人繼續和她開玩笑。讀到詩集裡那首〈妹妹〉,她說「一直自以為(是)冷靜理智的姊姊」,我真忍不住想說,只是你以為罷了。璇筠以前有位畢業比她晚一點的同事也是作家,二人都上過我的課,但那一位愛用中年人的語調行文,以致我長期誤會了璇筠是學妹。

  璇筠給人和善的感覺,似乎一顆尖刺也沒有。在她看來,連學校裡的小食部也是溫暖的(〈課上白描〉)。她念舊而重情,〈與婆婆到華豐買衣裳去〉完全符合我的印象。咦,但詩裡有一句「這件太潮氣」。儘管是婆婆的話,但現在的婆婆應該也不用這個詞了。可見璇筠是有些閱歷的。

  在詩藝上,璇筠偏向輕的,但那是舉重若輕。〈看雲——再讀蕭紅〉:「現在也沒有戰爭了。/他們已換了另一種方式。/小狗們甚或更安好的。現在已沒有人進食他們。/好些還穿上人樣的衣衫。/花兒也自個兒開的好。/夢悄悄藏匿。」語氣愈是淡然,諷刺愈是強烈,就像柔弱的蕭紅偏偏射出堅執的眼神:「默默/不看又非看不可/弱小者、窮困飢餓的大地/男人和女人/罪惡和隱身的軟弱——/沒有一天形狀相同/看來卻都一樣。」實在是輕而不弱。

  說到不弱,不妨再看看這幾行:「追不上網路與流行/在投身的工作中/至今仍未言悔——/輕微的快樂與平凡的痛苦——/不錯,我就在這裡。」題目是〈自白〉。雖然苦樂只屬「輕微」、「平凡」,卻也不覺得後悔。我向來認為誠實地表白需要決心和勇氣,這可不止是溫婉、害羞了。但僅僅自白,無論多真誠,也不保證能夠成為詩。〈自白〉前面還有這一節:

  不錯,我就在這裡。
  早晨劃過維多利亞港的巴士上
  午飯的人潮中間
  一幅油畫的冷色系
  卡位後面的竊聽者
  偶爾迷失在書堆中

  這位芸芸上班者的一員,不是高談闊論的主角,不是畫面的焦點,有時失掉方向,然而在主體的感受裡,都不是遺憾,因為還有暫未表白的「投身」任務──說成使命,未免太崇高,死怕破壞這裡的語調。有取必須有捨,這是人生正理,詩人璇筠令我深有共鳴的,卻是她的剪裁與縫合工夫。看似零碎瑣屑,簡樸率直,但一經連綴,輕微平凡就有了形象,生活片斷也添了隱義。〈自白〉不是詩集裡最出色的作品,我只是借來指出,璇筠沒有忘記她用以言志的是詩。

  說到言志,《水中木馬》已不限於個人的世界,《自由之夏》更有一輯名為「我們都是外星人」,寫良心犯、雨傘運動,還一再寫到六四。我知道在社會上工作多年後,坦然站出來表態,需要比初出茅廬時更大更大的勇氣。同一輯裡還有寫香港的天后、香港仔、海怡半島等地方,當然也不止是懷舊。人文地理學把地方看作變動的過程,璇筠一如不少參與社運的詩人,並沒有忽略變動背後的力量:「可是原來家又會變成商場/那巨獸終會砍斷了鴨頸/然後生活被更大的標籤包裹著/成了一道被消費的風景/大概還包括那海風和夕陽」。但我想指出的是,在本輯第一首詩裡,璇筠把六四和富士康連結起來:

  當人球終於從輸送帶上滾下來
  星星就記起那一個夜晚︰
  記得那晚的火光熊熊
  記得那些帳篷的微笑
  記得那些年青的臉
  記得那些溫柔如鐵的身軀。
  記得母親,也記得孩子。
  記得那些嚴肅話語的
  真正意義。
  記得曾經活著的希望和幻想
  記得那段真誠的人類友誼。

  而最關鍵的是,「記起怎樣生活」。

  璇筠畢竟是一位溫柔的、中國文學老師,「月亮爬到水中央。月亮是知道的。樹會把我們的思念都寄出去,像清風輕拂,撫慰心靈,舒服無比。樹木掛念山脈,溪流掛念大海,長風掛念白雲。七月流火,心宿星從西邊滑下,稍冷的銀河。而這夜,大家重新抬起頭來」(〈中秋寓言‧金水〉),可是不僅如此,她還是意志堅定的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