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路:亞洲獨立音樂文化地圖

迴路:亞洲獨立音樂文化地圖

定價 $138.00 $0.00 單價
作者  : 黃津珏
出版社 : Dirty Press
出版日期: 2021-07-14

 


分享產品

   相比歐美音樂文化內層建築的成熟,亞洲中小型livehouse 在摸石過河的狀態中「見步行步」;它們所在的城市地理上靠近,卻因應不同文化政策、政治場域、經濟結構、宗教背景,等等,發展出各具特色的生存策略。

  香港獨立音樂人黃津珏是民族音樂學博士生,2018年在倫敦組成爵士後搖滾樂隊「remiso」,並進行亞洲巡演。樂隊在這些場地的演出過程,側面描寫了各地文化政策對非主流藝術發展的影響:

  • 香港的livehouse如何對抗瘋狂租金?如何應付牌照問題?
  • 台灣的勞動局如何影響外國演出單位進台?文化局的補助金對台灣獨立有樂有着怎樣的衝擊?
  • 在宗教右派的干預下,馬來西亞的獨立音樂如何自處?
  • 韓國在龐大的K-pop商業市場下,獨立音樂還有沒有立足地?
  • 澳門不乏資源,可是又面對怎樣的文化難題?

  remiso的巡演帶領讀者看到連接中小型livehouse羣、或是更特殊的演出空間的有機迴路,看它們如何連繫成一個複雜、多變、許多時僅夠維生的全球音樂網絡。

 作者簡介

黃津珏


  香港獨立音樂人、聲音藝術家、策展人、評論人、大學講師;前香港livehouse「Hidden Agenda」義工;前民間電台《非娛樂》、DBC《音樂聲名》、香港電台《書情空間》主持;樂隊「Pusshitachi」、「fragile」、「remiso」結他手;倫敦大學城市學院博士候選人。著有《我們來自工廈》(合著)、《Fractured Scenes》(合著)、音樂評論集《拆聲》。

編者簡介

李海燕


  主修英國文學,環球商業碩士。現為編輯、藝評人、獨立製作人,曾擔任香港電台藝術評論節目《演藝風流》主持。現為香港藝術發展局顧問(評論)。著有 《拾舞話》(合著),編輯 《香港視覺藝術年鑑》、 《香港舞蹈概述》、 《尋找香港舞蹈》、《迴路:亞洲獨立音樂地圖》。

作者:黃津珏
編者:李海燕
出版社:Dirty Press
出版日期:2021-07-14
ISBN:9789887890768
頁數:241
規格:12.5 x 19 x 1.21 cm

《迴路:亞洲獨立音樂文化地圖》的出版從廣義上來說,將有利於揭開獨立音樂現場文化的神秘面紗,讓那些霧裡看花的門外漢,不再持有獵奇心理。對於我們這些長期的受害者來說,這本書確實能讓人釋懷,把許多壓抑和不滿投射其中,尋找情緒出口。阿珏通過他一貫精煉的筆觸,以音樂札記和田野調查的方式,紀錄了他和樂隊remiso的首次亞洲巡演,重新窺探每個獨立空間清晰可見的面貌。
——麥偉豪(馬來西亞資深獨立音樂搞手、Soundscape Records」和「Live Fact」創辦人)


除了理論爬梳的貢獻之外,《迴路:亞洲獨立音樂文化地圖》同時開啟了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意識,也就是把情感或情動置放於重建社會倫理的中心位置。用作者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希望「重新激活或恢復情感的倫理性」,「幫助我們成為一個對他者及社會負上責任的人」……作者除了解釋世界,同時還想改變世界,希望在不斷打造「功績主體」、「倦怠主體」的當代資本主義中,追求一種關心他者的責任倫理與敢於直面自身脆弱的「情動主體」,以至建立一個與他者結連的情感共同體。希望幫助逐漸陷入犬儒與絕望的香港民眾走出當代資本主義——一個令人冷漠、弱於思考的情感困局。安那其主體尾隨着資本與政治的霸權。當後者如變形蟲般到處侵蝕着我們生活各個角落以及生命經歷和美感品味時,安那其主體採取變形和迂迴的型態,尾隨其後起身抗拒,對抗。閱讀此書,我覺得獨立音樂的討論若有超越與主流、商業對立意義的話,或許在我們身上滋養出安那其主體,會是一道出路。作者以「迴路」的比喻定義這道出路的型態。我以為迴路具有雙重意義。它是一系列交織的路徑,型態不一,也具多重面向與方向性。迴路也是一種抵抗的行動策略。迂迴轉彎、不必正面與宰制力量交鋒。如果我們依舊相信音樂的移動性感動力可以穿越民族國家、社會階層和資本所定義的社會關係的防禦邊界的話,那麼巡演、邊移動邊連結的足跡便有機會在自由、自治與平等互惠的社群間,打造出不一樣景致的生活。
——何東洪(台灣輔仁大學心理系副教授、「地下社會」創辦人)

代序一 負荷與超載,獨立迴路的迸發自燃麥偉豪
代序二 讓音樂作為共感與連結的力量 何東洪
作者序 試談亞洲現場音樂景觀

一‧香港觀塘:李氏第三工廈七樓
二‧釜山: Node: Art Hall
三‧首爾:Channel 1969
四‧福崗:gigi
五‧長崎:紫羅蘭社
六‧京都:吉田寮
七‧東京:素人之亂民宿大笨笨收容所
八‧東京:Silver Elephant
九‧台南:TCRC
十‧台北:Pipe
十一‧吉隆坡:無頭體
十二‧吉隆坡:Live Fact 現場因素
十三‧檳城:Soundmaker
十四‧新加坡:Lithe House
十五‧澳門:HUSH!! 沙灘音樂會
十六‧香港:嗰度有聲、二十八樓
十七‧香港:Cult Key
十八‧雅加達、東京、北京
結語‧在希望的灰燼下,還有噪音的迴路

附錄:場地資料
鳴謝

 「算了吧,我們不玩台北了。」 我們用facebook短訊跟雷敏說。當時可能是一時之氣,但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工作簽證太難辦了。 原來外國人到台灣演出,必需要先拿到勞動部的批文。只是很多中小型空間都繞過申請,台灣對實際執行檢查也不是很主動,因此我們在台南演出時沒有申請,辦巡演之前根本也不知道有批文這回事。台北的livehouse「Pipe」應該算是比較跟規矩辦事的場地,事出有因,後來有人告訴我,曾經有日本演出者在Pipe演出時被投訴沒有工作簽證。收到投訴,勞動部不得不行動;連帶場地每次都要揸正嚟做,會為外隊先拿簽證,沒有的話活動也辦不成。 跟我聯絡的雷敏是Pipe成員,本身是香港人,在台灣生活久了,跟我講廣東話時有點國語口音。我大概從巡演開始,就不斷遞交樂隊成員的個人資料︰護照副本、簽名、有中文名的要手寫中文名,有中文名的又不用交其他語言的手寫本。然後補交過往演出資料,證明樂隊的演藝實績,所以我把所有宣傳海報、演出錄像、唱片封套都發了過去。許多文件又退回來,不滿意用反光物料做的護照影相時反光,而錄像又嫌不夠光。老實說,除非是陽光海灘戶外音樂節,否則很難找到有光猛的演出錄像,我們的演出都是暗暗的,垂下頭看不到樣。雷敏說,勞動部再三要求我們證明樂隊的存在,兼要看到每個申報人演出的容貌。我才發覺要證明自己存在不是件容易的事,也不禁狐疑「Slipknot」在2016年是怎樣成功申請工作簽證的︰畢竟長年戴著面具演出的樂隊,應該與護照裡的容貌有分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