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新世界
美麗新世界
美麗新世界
美麗新世界

美麗新世界

定價 $128.00 $0.00 單價
作者  :阿道斯.赫胥黎 Aldous Huxley
出版社 :CUP出版
出版日期:2021-07

 


分享產品

一切如常就是人間煉獄

歡迎來到美麗新世界

體驗1984

無選擇  最快樂

 

在美麗新世界的國度裡,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也不再有反對、異議、抗爭,人人都各安本份,飾演被指派的階級、角色,按著既定程序,做出「正確」的事情。所有慾望都不需壓抑,遇有不愉快的心情,便依靠藥物梭麻來解憂,你要甚麼,政府統統都給你!這就是美麗的新世界。

 

《美麗新世界》是英國作家阿道斯.赫胥黎於一九三二年發表的作品,與《我們》、《一九八四》並列為西方科幻三大反烏托邦小說,也是一本指向未來,卻點出人類文明發展困頓的科幻經典。

 

赫胥黎當時預想的未來是二十六世紀,那時科技發展至臻境,出行不再用汽車,而用直升機;生育嬰兒全由政府控制,以瓶子生產,出生之前先定基因優劣,並透過多種制約方法穩定階級結構。人們不用生病、不會變老,在工時以外可以盡情沉迷在色慾、娛樂之中,不用內疚、沒有後果。只有違反規定的念頭是禁止的,一切按部就班,收成期就是大家的。

 

這樣的世界,難道不是烏托邦?每日面臨各種痛苦、折磨、打擊的我們,難道不想活在其中?但,這就是我們想要的終極世界嗎?

 

 

⧗科幻小說家唐澄暐全新譯本 

⧗港台互相扶持 台灣授權 香港語境

⧗導讀→好青年荼毒室 白水

⧗插畫→妖嬈插畫家 Isaac Spellman

 

如果你看《美麗新世界》是為了預知未來,那恐怕你將不會如願以償。我們過往以為這本書是關於未來的,但原來它是關於現在的。其實可能我們沒有弄錯,只是它說的未來太早來。

——白水@好青年荼毒室

 

 

歐威爾擔心我們會毀於自身所惡,赫胥黎害怕我們會毀於自身所愛。

——尼爾‧波茲曼(評論家,《娛樂至死》作者)

 

 

二十世紀可視為兩種人造地獄之間的競賽——歐威爾《一九八四》那陷入困境的國家極權主義,以及《美麗新世界》享樂主義式的替代天堂,在那裡所有的一切都是消費品,人們被設計製造成永遠幸福。

——瑪格麗特.愛特伍(小說家,《使女的故事》作者)

 

阿道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 1894-1963),英國作家,一八九四年出生於英格蘭薩里郡,一九三七年移居美國洛杉磯荷里活直至去世。赫胥黎出生自赫赫有名的赫胥黎家族,祖父是著名生物學家、進化論支持者湯瑪斯.亨利.赫胥黎(Thomas Henry Huxley)。

 

他出版過大量文學作品,包括小說、散文、短篇小說、遊記、電影故事和劇本。當中以小說和散文著名,憑一九三一年出版的反烏托邦小說《美麗新世界》而聞名於世。

 

唐澄暐,喜歡怪獸和空想世界的創作者。著有短篇小說集《陸上怪獸警報》、長篇小說《蔣公銅像的復仇》等。譯有《怪獸大師圓谷英二:發現日本特攝電影黃金年代》、《五十億年的孤寂:繁星間尋找生命》、《錫安主義:猶太復國主義的起始、終篇與續章》、《他是否尚在人間:馬克‧吐溫幽默故事集》等書。

 

作者:阿道斯.赫胥黎
譯者:唐澄暐
繪者:Isaac Spellman
出版社:CUP出版
出版日期:2021-07
ISBN:9789887969969
頁數:395

 

(下文節錄自該書第二章,描述以電擊方法制約嬰兒,使其對花草自然產生恐懼和厭惡之情。)

孵化與制約中心主任進門時,護士全神貫注地繃緊起來。

「把書本拿出來。」他簡短地吩咐。

護士們沉默地聽從指示。書本便在玫瑰花盆間按要求擺了開來 —— 一整排四開本幼兒教育書,各自誘人地攤開到那些蟲魚鳥獸的鮮艷圖片上。

「現在把孩子帶進來。」

她們急忙離開房間,一、兩分鐘後回來時,每個人都推著某種高聳的小型升降梯,上頭的四個網狀架子都裝滿八個月大的嬰兒,全都一模一樣(很明顯是同一個博卡諾夫斯基組的),也全都穿著卡其色衣服(因為他們的等級是代爾塔)。

「把他們放到地上。」

嬰兒便全給卸了下來。

「現在把他們轉過來,好看見花和書。」

一轉過來,嬰孩先是沉默,然後就開始爬向那一整片平滑發亮的色彩,那些白色書頁上明亮鮮艷的圖樣。在他們向前進的同時,太陽從片刻遮蔽的烏雲後探了出來。玫瑰就彷彿瞬時從內產生一股熱情似地綻放;書本發亮的頁面上似乎洋溢著嶄新而深切的意義。爬來爬去的嬰孩冒出興奮的小小尖叫聲、咯咯的笑聲和充滿愉悅的啁啾聲。

主任搓了搓手。「好極了!」他說:「這時機準到像預先安排的一樣。」

最敏捷的幾名爬行者已經抵達目標。小小的手不太確定地往前伸,摸著、抓著、剝著變形的玫瑰花瓣,弄皺著書本的繪圖頁。主任等著,直到所有嬰兒都忙得不亦樂乎。接著他說:「仔細看。」然後,他舉手打出信號。

站在房間另一頭電盤旁邊的護士長,便按下一個小拉桿。

一陣劇烈的聲響爆出。一個警報器尖叫起來,聲音愈來愈刺耳。警鈴令人發狂地猛敲。

孩子們驚慌地尖叫起來;他們的臉孔都因恐懼而扭曲。

「現在呢 ――」主任大吼(因為聲響已震耳欲聾):「現在我們用輕微的電擊讓教訓再沉痛一點。」

他再次舉起手,護士長便按下第二個拉桿。嬰兒的尖叫瞬時變了調。現在他們間歇發出的淒厲叫聲裡,有著某種絕望而幾近發瘋的感覺。他們小小的身體抽搐僵直;他們的四肢就像接上看不見的線一樣拉扯著。

「我們可以把那整片地板都通電。」主任吼著解釋。「但這樣可以了。」他對護士打了個信號。

爆響聲平息下來,警鈴也不再作響,警報器的尖叫聲一個音一個音逐漸減弱直到完全靜止。僵直抽搐的身體放鬆開來,嬰兒發狂的尖叫與啜泣,再度回復為尋常恐懼下的普通哀號。

「再把花跟書給他們。」

護士們聽命行事;但在接近玫瑰的時候,嬰兒光是看到那些顏色鮮艷的貓咪、公雞、黑羊圖片,就害怕地退了開來,他們哀號的聲音瞬間響亮起來。

「仔細看啊。」主任得意洋洋地說:「好好觀察。」

書與巨響,花和電擊 —— 這些配對已經難堪地在嬰兒的心中結合起來;類似的課程重複兩百次以後,連結將牢不可破。人接連起的事物,自然界無力能將其打碎。

「他們會帶著心理學家過去所謂的『本能』,厭惡著書本和花長大。本能反應已制約完成,無法更改。他們一輩子都不會再被書本和植物學所害。」主任轉頭望向他的護士們。「把他們再次帶走吧。」

還在哭喊著的卡其服嬰兒便被裝上小型升降梯推了出去,留下一股酸奶味和最宜人的一片寧靜。

一名學生舉起了手;儘管他很能了解為何不能讓低等人在書本上浪費屬於群體的時間,也了解閱讀具有「將制約好的部分本能抵消」的危險,然而…… 老實說,他無法了解的是花朵。為甚麼要大費周章讓代爾塔打從心理層面不可能喜歡花朵呢?

孵化與制約中心主任耐心地解釋。讓孩子們一看到玫瑰就尖叫,是基於高度經濟政策。沒多久以前(一世紀左右),伽瑪、代爾塔甚至連艾普西隆都經制約而喜愛花朵 —— 特定的花種,而且整體來說是喜愛大自然的。當初的想法是要讓他們一有機會就去鄉下,迫使他們大量使用交通工具。

「難道他們沒大量使用交通工具嗎?」學生問。

「用得可兇了。」孵化與制約中心主任回答。「但就那一樣而已。」

他指出,櫻草花和野外風光有一個嚴重的瑕疵:無利可圖。喜愛自然沒辦法讓工廠忙起來。因此他們決定廢止低階級的人對自然的喜愛;廢止的是對自然的喜愛,而不是使用交通工具的傾向。因為,想當然地,就算他們討厭,還是有必要讓他們繼續往鄉下走。問題在於,要找到一個比喜愛櫻草花和野外風光更經濟健全的理由,來讓他們大量使用交通工具。他們後來便適時找到了這個理由。

「我們制約大眾使其討厭鄉下。」主任結論道:「但同時我們制約他們喜歡上所有鄉間運動。同一時間,我們也讓所有鄉間運動必定使用精良設備。所以他們除了交通工具外,還會大量使用大批生產的物資。所以才要有那些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