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愛(2版)

幻愛(2版)

定價 $108.00 $0.00 單價
作者  : 蔣曉薇
出版社 : 突破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0-10-19

 


分享產品

善良戇直的小學教師阿樂,是精神分裂症康復者,雖然渴望愛情但從來不敢戀愛。偶然機遇下,他在街頭偶遇了清麗脫俗的欣欣,一見鍾情卻掙扎應否透露病情。躊躇之際,不幸再次病發,被幻覺纏繞。他更發現她的真正身分,竟然是個攻於心計的心理輔導員?二人發展出一段懸疑曲折的禁戀,疑幻似真。 

蔣曉薇

香港中文大學文學院及相互文化研究文學碩士畢業。2014年寫了首個劇本《成長.說名書》,翌年於黑盒劇場發表。2016年出版小說《家.寶》,入選中學生好書龍虎榜,其後給本地劇團「三角關係」改編成舞台劇;2017年創作《秋鯨擱淺》,於沙田大會堂公演。曾於TBC連載短篇小說《單身公寓》,並在《虛詞》發表評論文章。2020年,為「普劇場」撰寫兒童文學劇《蛐蛐》。同年在台灣出版長篇小說《秋鯨擱淺》。

曾俊榮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碩士,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藝術學士。畢業後任職電影電視編劇,亦曾於多間大專院校任教。編劇短片作品《浪奔》榮獲鮮浪潮短片競賽公開組最佳電影獎(2008)及「巨浪」獎(2009)。

其後與周冠威創辧「光籽電影」,在創業作《幻愛》(2019)中擔任監製及編劇,榮獲第三十九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等六項提名,及第五十七屆台灣金馬獎包括最佳改編劇本等三項提名。

周冠威

電影監製、導演、編劇,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一級榮譽藝術學士、電影製作碩士。

2013年執導首套劇情長片《一個複雜故事》,2015年聯合執導《十年》榮獲第三十五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最新劇情長片《幻愛》榮獲第三十九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六項提名,包括最佳導演,及第五十七屆台灣金馬獎包括最佳改編劇本等三項提名。 

作者:蔣曉薇
出版社:突破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0-10-19
ISBN:9789888562374
頁數:320
規格: 140 x 210mm
 

劉進圖序
許龍杰序
李卓敏、曹燕茜序
周冠威序
曾俊榮序
蔣曉薇序

I.幻愛

II.幻愛之外
電影創作對談  周冠威 X 曾俊榮
影評  《幻愛》:相愛很難,但願酣夢不用醒  登徒
影評  《幻愛》:什麼是真愛?  賴勇衡
影評  《幻愛》:誰的視點?誰在敍事?  朗天
《幻愛》電影製作單位及主創人員 



沒有幻想,哪有愛情?
周冠威


  在我的成長中,學校沒有教過我什麼是愛,這是電影教曉我的。電影像幻夢,有美夢有惡夢,愛情同樣,有歡愉與浪漫,有殘酷與艱難。

  《幻愛》不想太突顯精神病患者或心理輔導員的不同,只想強調作為一個人的相同。每一個人都渴慕愛情,同時都有恐懼愛情的時候。

  這是我第一個編寫的劇情長片劇本,第一稿完成於二〇〇六年,這個愛情幻想,可算是我第一個電影夢,經歷熱情又痛苦的創作歷程,輾轉十幾年時間,終於完夢!

  感謝曾俊榮先生與我合作編劇,感謝監製曾麗芬女仕及蔡廉明先生的信任,感謝董身達先生、唐才智先生及甄惠梅女仕的投資,感謝電影發展基金的資助,感謝製作團隊的付出,感謝蔣曉薇老師的小說改編,讓這個夢可以延續,還增添了一個與電影不同,卻同樣如夢似幻的結局。感謝劉進圖先生、許龍杰醫生、李卓敏博士及曹燕茜博士賜序,而李博士及曹博士更為《幻愛》電影及小說提供了不少寶貴意見。這個夢不再是我一人,電影有自己的生命,小說亦然,希望每一個人都可以在這夢裏找到自己,找到一些力量,找到愛!

  沒有幻想,哪有愛情?

  《幻愛》的兩個角色很努力去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去追求愛與被愛。真愛很難,難到有些人不再相信,但這個故事相信,他們勇敢去愛,像很多香港人一樣,在這充滿恐懼的艱難時代,仍然相信改變的可能,勇敢突破,為美好的將來,繼續發夢!

  時勢真惡,我們需要想像,需要盼望,需要愛! 

阿樂
 
1
 
夜悄悄降臨,為街道譜出與日間不一樣的調子。大街上燈火通明,人羣紛雜,車流如梭,不遠處還有輕鐵在路軌上走過時發出「咔、咔」的聲音。這聲音極像音準跑調的樂器,要是留心細聽,或許會發現這音色其實是某種預告,不過街上的人來去匆忙,誰人也沒有閒情去留意它在暗示什麼。
 
人羣中有一個中年女人踏着碎步,思思想想,走走停停。她望向夜空,雲間透着幽秘的月光,似是見到什麼常人看不見的恐怖。她無視交通燈訊號,直走過馬路,站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售賣影音器材的店舖一如日常每一天,在繁囂的街道播放着吵耳的普通話流行曲。足浴店閃燈招牌前,依舊有流鶯站着在招生意。她穿過街道兩邊的凍肉檔、茶餐廳、手機舖,慌張地東張西望,走着的每步都是緊緊抓住自己的雙臂。
 
這個中年女人神情極其痛苦,臉有淚痕,身體不由自主地抽搐。她的頭髮亂蓬蓬的散披在肩頭,嘴唇在顫動着,似是喃喃地唸着將會發生的可怕事情。忽然她用力脫去身上衣服,但一下子又彷彿回復理智,用力把脫去的衣服拉上,像是有兩股力量在她身上拉扯着。幾經掙扎,她還是敵不過那鬼魔的聲音,她屈服了,投降了,她把衣服一件一件脫下,直至身上僅餘胸圍及內褲,然後蜷曲着身體坐在地上。
 
四周途人看到那個中年婦人不尋常的舉動都為之側目,有男人猥瑣地駐足觀看,有太太則用手遮擋着小孩的眼睛,急步離開。阿樂當時正在回家路上,看到大批途人在圍觀,不禁好奇走近。可是圍觀的人太多,他只看到黑壓壓的頭顱,還未知道在他面前發生的是什麼事情。
 
忽然,阿樂聽到一把女聲激動地說:「你拍什麼?」
 
原來圍觀的人羣中,有一個穿着西裝的男士正用手提電話拍攝,一個年輕的長髮女子仗義執言,出聲阻止。阿樂這才注意到人羣中間原來有個僅穿着內衣的女人蹲在地上,眼神恍惚,神經兮兮的,向着天空自言自語。阿樂一下子認出她是阿玲,便立刻衝上前去,脫掉身上的風衣,把風衣套在她身上。
 
「阿玲,不用怕。」阿樂說。
 
「聽!他說會殺掉我媽!」
 
「那是幻覺,不是真的!」阿樂一再強調。
 
那個長髮女子看見阿玲渾身顫抖,也把身上的披肩脫下,圍在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