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下拾零(增訂二版)

燈下拾零(增訂二版)

定價 $108.00 $0.00 單價

  白天上班,入黑才有自己的時間,似乎是現代人的寫照。不過,原來香港早在上世紀已有人如此,他夜已深才在燈下拾起零碎思緒,堆砌文字為樂,最後結集成此書——便是作者舒巷城先生。

  今人讀《燈下拾零》,端詳所載的生活小事和經歷,也許會發現文字多少與自己產生共鳴;「今月曾經照古人」,人的情感,不論時代,總有共通的地方。本書初版於一九七四年,而花千樹內則為繼二○○三年後再次出版。更新封面、重新排版外,又增加作者青、老年照片及短文手稿等,以新面貌連結起舊日風采,呈現於讀者眼前。夜深時不妨一讀此書,在自己的燈下賞別人的夜。

  迢迢的路繞千重山萬重水,風霜過後,那可不是昔日的長街麼?但誰把那一地的花枝棄在紅塵裡?是去年的除夕,抑是年年如是的燈火闌珊後?當燈市漸沉如急管繁弦上的箏聲隱去,怎麼忽然來了夜深人靜前那一陣又一陣的熱鬧?那可不是我童年與少年的西灣河「太寧」麼?是的,春容燦爛的桃花,又是琴聲、人聲、歌聲,還有爆竹聲。跟著,抹抹半睡的倦眼,一看,紙上真的是這三個字:太寧街,我生長之地。

  於是,拿起一根煙點著,噴一口,放下,重新執筆做我夜深人靜後的工作,默默地。

  ——舒巷城

 

作者簡介    

舒文朗


  舒文朗原名王深泉,祖籍廣東惠陽,一九二一年生於香港,是一個道地的文藝作家,其短篇《鯉魚門的霧》及長篇《太陽下山了》等小說,只有在西灣河長大的人才可以寫得出來。

  博學多才,古今中外無所不達,舒文朗一方面以新詩飲譽香江,另一方面精於音律,古詩舊詞皆可一揮而就。他對聯絕妙;為了過癮而寫的打油詩,凡下筆,皆獲獎。

  舒文朗為人幽默、寡言,但說起話來如長江大河,滔滔不絕。他看事的深入,見解的精闢,學問的淵博,識者無不拜服。朋友說他是他們認識的人中最完美的。

  能詩、能詞、能文、能畫、懂粵曲而又能唱。當今之世,這樣的才子似乎是不存在了。

  王深泉於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五日下午五時,端坐而逝。除舒文朗外,他用過的筆名還有舒巷城、秦西寧、邱江海、方維、王思暢、向於回、于燕泥、陸思魚、石流金、尤加多等。

  斯人無覓矣!


分享產品

  白天上班,入黑才有自己的時間,似乎是現代人的寫照。不過,原來香港早在上世紀已有人如此,他夜已深才在燈下拾起零碎思緒,堆砌文字為樂,最後結集成此書——便是作者舒巷城先生。

  今人讀《燈下拾零》,端詳所載的生活小事和經歷,也許會發現文字多少與自己產生共鳴;「今月曾經照古人」,人的情感,不論時代,總有共通的地方。本書初版於一九七四年,而花千樹內則為繼二○○三年後再次出版。更新封面、重新排版外,又增加作者青、老年照片及短文手稿等,以新面貌連結起舊日風采,呈現於讀者眼前。夜深時不妨一讀此書,在自己的燈下賞別人的夜。

  迢迢的路繞千重山萬重水,風霜過後,那可不是昔日的長街麼?但誰把那一地的花枝棄在紅塵裡?是去年的除夕,抑是年年如是的燈火闌珊後?當燈市漸沉如急管繁弦上的箏聲隱去,怎麼忽然來了夜深人靜前那一陣又一陣的熱鬧?那可不是我童年與少年的西灣河「太寧」麼?是的,春容燦爛的桃花,又是琴聲、人聲、歌聲,還有爆竹聲。跟著,抹抹半睡的倦眼,一看,紙上真的是這三個字:太寧街,我生長之地。

  於是,拿起一根煙點著,噴一口,放下,重新執筆做我夜深人靜後的工作,默默地。

  ——舒巷城

 

作者簡介    

舒文朗


  舒文朗原名王深泉,祖籍廣東惠陽,一九二一年生於香港,是一個道地的文藝作家,其短篇《鯉魚門的霧》及長篇《太陽下山了》等小說,只有在西灣河長大的人才可以寫得出來。

  博學多才,古今中外無所不達,舒文朗一方面以新詩飲譽香江,另一方面精於音律,古詩舊詞皆可一揮而就。他對聯絕妙;為了過癮而寫的打油詩,凡下筆,皆獲獎。

  舒文朗為人幽默、寡言,但說起話來如長江大河,滔滔不絕。他看事的深入,見解的精闢,學問的淵博,識者無不拜服。朋友說他是他們認識的人中最完美的。

  能詩、能詞、能文、能畫、懂粵曲而又能唱。當今之世,這樣的才子似乎是不存在了。

  王深泉於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五日下午五時,端坐而逝。除舒文朗外,他用過的筆名還有舒巷城、秦西寧、邱江海、方維、王思暢、向於回、于燕泥、陸思魚、石流金、尤加多等。

  斯人無覓矣!